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盘算
    第二天天蒙蒙亮,我突然被一阵恶臭给惊醒了过来。

    醒来才发现阿胖的那双臭脚丫居然搭在了我的肩膀之上,距离鼻子也就巴掌宽的距离了。

    一拳给他塞了过去后就怎么睡也睡不着,心中如同一个打翻了的五味瓶。在脑海中不断的翻滚、倒灌着。

    也许今天就能到达目的地,或许明天就可能进监狱。我这辈子敢说这次是最疯狂的一次了,也是最害怕的一次。

    我从来没想过我这次会触碰这条红线,而且对我来说是很陌生也是最要命的红线。如果这次不是为了阿胖这个惹事精,打死我我也不会干这种事情的;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有时候就连自己在想些什么都不清楚,甚至连半只腿被身体压麻了都没有任何知觉。

    我母亲在我出生后没几天就去世了,父亲也在我小学即将要毕业时分也失踪了。听说是去新疆找我二叔,但我二叔回来了也不见他的踪影。快十年了,或者已经····

    这些年也曾经找过他,可新疆那么大。人海茫茫,如同大海捞针一般。果真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到了后面就连我也已经放弃了。

    这些年我虽然过得比较光鲜,但始终如同无根浮萍一样。我从出生就被抱到了我曾外祖父的身边,为此我很不理解。在我初一时爷爷也相继去世,小叔也常常不曾落家。二叔更甚如此,甚至是一年都很难见到一次他的身影。

    但也不得不说,他们对我十分的要好。差不多是有求必应的那种地步,有可能我是陈家唯一一根独苗的缘故吧;又或者来源于我曾外祖父的压迫或是压力。

    曾外祖父差不多是一脉单传,不过到了我母亲的那里似乎一切都变了。从以前的一脉单传变成了几乎绝后,唯一的希望母亲也相继去世。为了此事,他们似乎好在争吵着我要不要改姓呢···

    破晓时分,隔壁家中的鸡叫了起来。天边也从原先的模糊变成了较为清晰的点点朝霞。洪丹丹的,甚是好看。

    这时我才发现我的腿已经被自己的半个身子给压麻了,翻了个身后揉了揉那已经没有知觉的大腿;这才好上一些。

    此时的天色早已放亮,另一头的阿胖不知嗑了什么药。突然间的从床上一下子的弹跳了起来大叫道:“这什么时候了?”

    我摸了摸枕头下的手机打了个哈欠回答道:“七点过了。”

    “妈的,昨晚高兴和黄毛那小子碰了几杯。没想到今儿个居然睡过头了。”阿胖一边叫骂道一边从床上翻身说道。

    穿戴整齐后才发现我还在床上纹丝不动,不由得大骂道:“哎,我说陈家少爷,这里可比不上你们陈家大院。”

    我白了阿胖一眼后便忍住了还在隐隐作麻的大腿,这才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说你昨晚个是咋了,是不是趁着我和黄毛喝多了一个人在被子里面打飞机去了;要不然怎么老是感觉你怪怪的。”阿胖看了我扫了我的腿一眼后笑着调侃道。

    “打你老妹。”我瞪了他一眼后把床上的枕头直接扔在了他的怀里继续说道。

    “腿麻了,妈的。一点知觉也没有。”

    “要我说你那是太过于紧张所引起的突然症状,或者是因为饥饿所引起的;走。我昨晚已经让黄毛给我们下面条吃去了,也许去吃上一顿就好了也说不一定。”阿胖说完后便走过来扶住了我朝门边走去。

    我昨晚睡之前也听他们二人说了不少,黄毛这些年也过得不易。看来阿胖说得不错,果真是同病相怜。不过还别说,黄毛的厨艺还真是不错。

    我有点好奇为什么有这么好的厨艺为什么不去开家小饭店,为了此事我还和他开过玩笑呢。

    直到太阳照到山半腰我们才整理好一切,开始了为止的征途···

    这次我们把能带上的都已经带上了,包括之前购买的帐篷、野外照明灯、绳索、荧光棒、手电、水壶、望眼镜、撬棍、十字镐、折叠梯、冷烟火等等。其中还少不了阿胖期初折腾了半宿的那把仿制的青龙偃月刀。

    除了这些之外黄毛也带上了些进山用品,云南白药、纱布、胶带、指南针、食物。好像是年糕来着,可能是在大街上买的。鞭炮等,听说是用来驱赶野兽野兽之内的东西。

    我们一人分摊了点装备,考虑到我个小的缘故吧。所以我有他们背的多,估计略有四十来斤的背包。

    除了我的背包有点瘪之外,他们二人的都是胀鼓鼓的。我曾经试过,少说也有六七十斤重的包囊。

    阿胖原先的那个牛仔包里的东西我也打开过,让我没想到的是里面居然全是些“装备”。

    洛阳铲、蜈蚣梯、手套、口罩等等一系列的盗墓必用装备,也不知道他是来寻人参果的还是来盗墓的。

    我之前已经做了盘算,我进去之后什么也不会触碰。也不会和他们分赃之内的,说白了我就是来陪同观光旅游的。

    如果出来后遇上什么不可挽救的事,那也只能听天由命了。最多判个几年的有期徒刑,总比他们无期的要好上许多。

    也别怪我心狠怕事,毕竟人都是为了自己。如若不是,阿胖也不会把我拉下水了。黄毛也不可能吃饱撑的和我们一起背黑锅。

    就这样,我们三人背着胀鼓鼓的装备迎着初升的太阳;一路踩着遗传的尘埃沾满了初晨的露珠朝着前方凶险万分的目的地走去。

    穿越在尖峰岭山高林密的原始森林,我深深地被茂密的植被和多样化的树木所吸引,我们三个人在无向导的情况下,冒然的走进了尖峰岭的深处。

    不过好像黄毛几乎是半个向导吧,就算他没住在这里;但好歹这里也是他的老家,而我们就穿行在这样艰险无比的丛林之中,森林中根本没有路,没有太阳,没有空地,也不能有片刻的休息,因为密集的丛林中到处都是一些腐烂的落叶,有的地方甚至还会出现大群的红蚂蚁。

    (本章完)

    ps:本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