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龟托方圆
    “妈的,这是人还是鬼?”黄毛被吓了个不轻,好半天才吐出了这句话。

    “谁知道呢?过去瞅瞅不久知道了。”我攥了黄毛说道。

    “九哥,你们快过来看看。这玩意个什么来历?”阿胖把手中的柴刀给丢到了一旁对我们招手道。

    我快步上前,围着地上的那只手转了一圈又看了看阿胖说道:“这东西莫非是天生的不成?”

    此刻引入眼前的块外方内圆的奇特大理石,四周除了雕满了许多奇怪的形似符号或是世间万物之形的雕刻,简单而粗糙;有很多早已模糊了起来,估计是岁月冲刷留下的痕迹。

    “这东西应该是块残的,人工作品。”阿胖用手在上面来回抚摸了几圈后说道。

    “何以见得?”黄毛不解的问道。

    “你们看,这块方形石雕虽是外方内圆。但在它的边上却多出条人工雕刻的手臂,古人最讲究对称和严肃。在它完好的地方却多出些不该有的东西,换做是你你愿意吗?”此时的阿胖两眼放光的仍在上面来回的抚摸,像是怀中的那块方形大石头是块宝贝似的。

    “阿胖说的不错,你们看。在它的四周还保留着一些破裂的痕迹,依我看这是被人工破坏。”我此时蹲下了身体身体的我的说道。

    “不过这么精美的石雕干嘛要把它给破坏?好端端的。要是拿出去卖的话估计能卖个好价钱。”黄毛不解的问道。

    “管它呢,走。先去吃上一顿再商讨。”阿胖站起乐身子摸了摸正在抗议的肚子说道。

    说得也是,现在都凌晨了;除了中午的那一顿之外其它的还没有着落呢。想道这我便要站起身子,突然好想发现了这座石雕下好像有些异端;急忙拦住了他们说道:“慢着,这下面还有东西。”

    他们二人一听顿时来了兴趣,三人便蹲在方形石雕前又是一阵摸索。

    在我们的努力下,没几分钟便把石雕下的杂草枯叶给清理了个干净。这块石雕被埋得很深,幸好被埋进去的那一部分被是那腐烂成渣的植物给覆盖了;要不然从土里刨来得费上不少的功夫呢。

    “我滴个乖乖,这玩意值钱吗?”黄毛瞠目结舌看着被我们清理出来的那一部分问道。

    “也许吧。”阿胖也吃了一惊,好半天才回应道。

    一只一米见长的石刻玄龟正静静的躺在土中,尽管四肢仍旧还埋在土中。它双目怒视前方,像是在面对场一触即发的生死存亡大战。这只被埋在土中不知多少岁月的玄龟身上已被周边坏境所侵蚀,全身上下黑乎乎的。像刚从黑色墨水中打捞出的一般,也不知这是它原本的颜色还是后来受到周围坏境所产生的变化。

    “龟托方圆?没听过。”阿胖随口说了句,不过又很快的摇了摇头说道。

    “扯淡,玄龟在古代可是神兽般的存在。天是圆,地是方。这好像是一个寓意,那就是龟镇一方;好像印度就有这么一个说法。”我怒骂了阿胖一声说道。

    “摆脱,九哥。这里可是中国,可不是什么印度不印度的。”阿胖这时也挺不服气的,反驳道。

    “哎哎哎,各位哥。要不我们先去吃上几口再争吵,毕竟吃饱了才有力气吵嘛。”黄毛一见气氛有些不对,急忙上上前劝阻道。

    我冷哼了一声便没有说话,捡起了阿胖仍在地上的柴刀便转身往营地的方向走去。

    ·····

    回到营地,全身上下湿漉漉的。不过我还好上一些,至少里面的内衣没受到什么影响。特别是阿胖和黄毛,黄毛在我前面开路,到现在裤管还在滴着水呢。阿胖那厮就更不用说了,浑身是水不说;还一身脏兮兮的。

    “那东西不是现代的。”我咬了口烤肉说道。

    “我当然知道它不是现代的了,如果要是按雕刻风格和艺术来看的话估计是汉朝前后期的。”阿胖说道。

    “汉朝差不多四百年,前后期加起来的话也就五六百年;如果从汉高祖刘邦建国算起的话距今也差不多两千多年了。阿胖,这种事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再动手?”我在心中盘算了一番,咽了口唾沫对阿胖问道。

    黄毛听完我这话后也明显被吓得不轻,也歪着头看向了阿胖;似乎在等他拿出个主意。

    “什么年代的都是盗墓,为什么还要顾及这么多呢?”阿胖一听顿时不乐意了,拍了拍大腿说道。

    “我们进去如果有可能的话那么把人参果拿到手就算完事了,记住;里面的东西最好不要碰为妙。”我想了想说道。

    “放心好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脾气。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君子爱财取之不净;只能脏的。”阿胖打了个哈哈说道。

    我见此也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脏的;古墓中的财物没一件是干净的。

    “对了,胖哥。我可是听说里面危机重重,说不准还会遇到诈尸;到时候咋整?”黄毛似乎想道了什么,挪了挪盘坐在地上的腿问道。

    “这,你们尽管放心好了。刚才九哥不是说了吗,两千多年了;估计机关也烂得连渣都没了。至于诈尸那种事都是吓唬人的,信不得信不得。”阿胖连忙摇了摇手手说道。

    尽管如此,我和黄毛依然面面相觑。我平时就连看见尸体都会绕路走的人,要让我去下墓不如让我去乱坟岗还要好上一下。

    阿胖说的这些全是些无用功的话,真的信不得。一个半吊瓶子的顺眼,最会忽悠人了。

    一顿饭饱酒足后商量好明天再下那个山谷中探探,黄毛便忍不住的打着哈欠回到了帐篷休息了,只留下了阿胖还陪着我坐在帐篷外数星星;尽管现在阴云布满了原本绚丽多彩的天空。

    “刚才你说的那个龟托方圆我好像在那看过。”我从阿胖的怀中摸出了一支香烟点燃后说道。

    “哦,那我就不追究你来源了;那种东西怪怪的,你还有什么其它的线索没?”阿胖听我这么一说,顿时打起了精神问道。

    “好像是年幼之时吧,在我爷爷的书房中的一本书上看见过。不过当时只觉得上面画的乌龟吓人,其它的没怎么注意。”我摇了摇头说道。

    “有个毛用,不如不说。”阿胖骂了句。

    “不过那种东西很邪门,而且不止一个。说不准还能找到几个完好的出来。”我叫住了阿胖说道。

    “嗯,知道了。你先看一会星星吧,哥先睡了;待会来换你。”阿胖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说道。

    ······

    (本章完)

    ps:本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