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还真是的
    回到营地后,重新升起了篝火的阿胖便忍不住直叫骂娘:“妈的,地宫都还没下去,便遭遇了这么多事。”

    我也在一旁抱着手臂忍不住唉声叹气的心中直叫发苦,“要不我们回去吧,也许这就是命。”我看了阿胖一眼说道。

    “‘陈独秀’同学,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难道你忍心看着哥们被他们追杀吗?”阿胖听到我这话后不可思议的说道。

    “陈独秀”这是阿胖给我起的绰号,当时起着绰号的原因就是我做的有些事情不太仗义;但这次真的不一样。

    “阿胖,你看看我们现在还能干嘛?黄毛昏睡不醒,我们又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再说了我们又不是不回来,好歹也准备点有具有攻击力的武器吧。免得遭遇像黄毛这次这样的袭击。”我劝道。

    “你要是怕了那就不要参与为好,你可是你们家的独苗;命贵着呢。”阿胖说完后便起身头也没回的走进了帐篷。

    我见此也只好摇着头无奈的跟着进了帐篷,妈的。要不就陪着这疯子疯上一次吧。

    “他怎么样了?”我看了睡袋中的黄毛一眼对阿胖问道。

    “还能怎么样,继续昏迷呗。”阿胖一副愁眉苦脸的说道。

    “现在我和你商量一些事情,不过你得考虑清楚了。”我摸出手机看了一眼安抚着阿旁说道。

    “我清楚着呢,有什么事就说吧。”阿胖从兜里拿出了根烟,自己点燃一根又丢了一根给我;自己狠狠的抽上了几口回应道。

    “假设我猜想得没有错的话,我们得想些方案。要不然就这样冒冒失失的闯进去只会羊入虎口。”我说完后看了看阿胖,见他没有反应便继续说道:

    “这种生物的智商一般都会很高,要不然就不会趁我们不备偷袭黄毛。而且拥有领地意识,要不然它不会无缘无故的攻击我们。”

    “打住打住,陈独秀同学。麻烦你挑简短的说行吗?”阿胖摆了摆手说道。

    “蜈蚣一般都是独居动物,所以我们最多也只能碰到两只。喜欢阴暗潮湿的地方,怕光。还有一般的武器我估计伤害不了它们,毕竟体积太大了。如果我们找的那个墓就处于山坳深处的话,蜈蚣所居住的地点也和相差不了多少。毕竟那种地方太暗太潮湿了。所以我们要挑白天动手,也要带上一些能易燃的物品。”我手托着脑袋对阿胖说道。

    “现在五点,那我们准备一下装备;争取日出前出发。”阿胖看了一眼手表说道。

    “那黄毛怎么办?”我揉了揉差不多一夜未闭的眼睛问道。

    “先把东西准备好再说,黄毛如果还没醒来的话也只能另外安排了。对了,大深山追中日出估计得九点过钟了;不如一个小时后出发怎么样?”阿胖一边翻找行李一边征求我的意见问道。

    “自己决定,我只不过是来给你做参谋的。”

    ·······

    这次我们准备的下墓装备都是一些认为有用的,比如野外照明灯、绳索、荧光棒和全部手电、水壶、撬棍、十字镐、折叠梯、冷烟花等等。

    “九哥,你说那家伙怕汽油不?”阿胖拎着半装水的壶兴高采烈的对我问道。

    “有汽油最好了,操。你在哪搞的汽油。”我疑惑的问道。

    “你车里面的油箱中搞到的,我不是让你和黄毛先走吗?”阿胖笑嘻嘻的说道。

    “还好你小子够聪明,要不然我们还得搭上半条命进去呢。咦,你不是去做早餐了吗,怎么才出去没多久便跑回来了?”我拍了拍已经装好的行李包问道。

    “妈的,黄毛那小子忘记把吃得收回来了。现在不是湿了就是被蚂蚁给啃了,操。要不是他现在是伤员我非得把他大卸八块不成。”阿胖递给了块干的方便面说道。

    “那你好歹也用开水烫一下啊”就在我准备将手中的方便面抛向阿胖时,突然听见了一道咳嗽声朝我们身后传来。

    “黄毛醒了,我就说吉人自有天相嘛。”阿胖转过头看了黄毛一眼欣喜的说道。

    “滚,你还不去准备病号饭吗?”我把手中的方便面塞给了阿胖白了他一眼说道,看得出来。阿胖是真的关心黄毛,要不然他也不会露出那一副欣喜的模样了;这么说他之前在车上对说的可能是气话。

    “怎么样?有哪里不舒服吗?”把阿胖赶出帐篷后,我来到了黄毛身旁。蹲下身子问道。

    “九哥,我这是在哪?”黄毛吐了口气问道。

    “帐篷啊,使我门及时赶到把你从危险的漩涡中解救出来的。”我扭开了水壶递给了黄毛说道。

    “我好像记得我被一根炸弹给炸伤,没死。”黄毛勉强的爬了起来接过水壶喝了口水说道。

    “哦,那可能是你摔伤前的临时幻象。你能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回事吗?”我尴尬的笑了声问道。

    妈的,这么准。还好他不知道那根冷烟火是我扔的,要不然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呢。

    “那是一种从未见过的巨型蜈蚣,足有四米多长。在黑夜中我也不知道它究竟有多大,一路上只听见“唧唧唰唰”声。对了,它还特别的臭。就像中药味一样难闻,甚至百倍都不止。

    我是被它用嘴上的大钳子咬住我的睡袋;一路上我基本是被它拖着走的。”黄毛掀开了身上的衣服,指着他身上被刮伤青一道紫一道的伤痕对我说道。

    “那你又是怎么逃脱的呢?”我摸着下巴好奇的问道。

    “你是不知道我当时有多害怕,我当时把睡袋给拉得严严实实的。大气都不敢喘,然后趁它不备,拉开睡袋上的拉链逃跑的。”黄毛紧抱双手唯唯诺诺的的说道。

    “没看清它的样子?”想了又想的我问道,虽然我尽管知道是什么答案。但还仍然不死心的问道。

    “没,当时得天太黑了。再说当时逃命都来不及怎会敢多看一眼呢。”

    “来,把这东西吃了我们继续上路。至于还是病号的黄毛待会再商量如何处置他。”这时阿胖端着三碗热腾腾的方便面走了进来说道。

    (本章完)

    ps:本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