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又遇龟托方圆
    就在阿胖把碗中的最后一颗汤舔干净后终于发言了:“嗯,经过了我们的艰苦奋斗的一段时间。相信大家都熬过来最不多这最后的一刻钟了,现在正是最后的路程。所以希望同志们拿出自己的主意,是要决定退出还是继续走下去。”

    “妈的,还打什么官腔嘛。”陈思旧把头外在一旁嘀咕道。

    “那个,陈独秀同学。你是不是有什么意见呢?”正巧阿胖听到了他的嘀咕声,瞥了陈思旧一眼说道。

    “有,意见大去了。我这人就有一个毛病,就是对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事过于热情。所以我决定了,要好好的跟着胖肚子的领导学习学习。”陈思旧瞪了阿胖一眼算是回敬,便说道。

    “我要它付出代价,妈的。居然敢偷袭我。”黄毛见阿胖正转过头盯着自己,急忙说道。

    “可是你这副身体好像有点不同意啊!”陈思旧好笑的看了正在咬牙切齿的黄毛一眼说道。

    “随他去吧,他就是这种脾气;劝不了。”阿胖递给了陈思旧个包说道。

    临走前,外面的天边已经翻出了洪丹丹的鱼肚云。阿胖把还在冒着青烟的篝火踩灭后拿起了高仿的关公便朝着下坡路走去。

    黄毛似乎也好转了许多,走在他身后的陈思旧看着步伐坚定的他心里想道:估计他没被摔晕。只是被吓晕了而已,不过这很正常;要是换做是他自己的话估计被吓得两腿到现在还在抽经呢。也不知道阿胖干嘛非要找我这个心理素质差的人,希望到时候别拖他们的后腿吧。

    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昨晚深夜的露水大得如同雨滴,但现在大地上的一切偏偏却是很干燥。也许是受到地势的影响吧,这个山坳的幅度太大;所以导致了地表上的水一直顺着斜坡渗透到山坳中去了。

    “哎哟我去,”阿胖突然叫唤了一声便要向前倾倒而去,幸好手疾眼快的黄毛一把抓住了阿胖的衣袖这才幸免他摔倒在地上。本来摔倒了倒是不要紧,但顺这这个斜坡一直滚到谷底中去估计得剩半条命。到时别说找人参果,就连回去都够呛。

    “妈的,我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抓住了我的脚;快和我找找。。”被黄毛拉扯回来的阿胖叫骂道。

    “就你事多,你也不想一想要是你被拉住还会摔下去吗?”陈思旧看了一眼正在地上乱抓的阿胖骂道。

    不过他的骂声可没管什么用处,这下不止阿胖;还有黄毛也跟着在地上摸索了起来。

    这里虽然不算是密林深处,但这里藏风;所以导致了密林中只要风能够吹动的一切都往这斜坡上埋,一层又一层的。

    现在我们所在的这个枯叶堆最深处已经到达了大腿上位置,或许不久还会更深。枯叶堆中几乎没什么植物,光秃秃的一片;唯一显眼的也就边上的那几棵绿油油的茅草了。

    “胖哥,我抓到了。”黄毛脸色十分古怪的说道。

    “抓住了就赶紧把它这狗日的扯上来,我胖哥非得要好好的教训教训它。妈的,居然敢玩弄老子。”阿胖挽起了衣袖把手叉在了腰上说道。

    “可不是我拉它,而是它拉我啊。”这时黄毛有些惊恐颤抖的说道。

    “卧槽,莫非这青天白日的见鬼不成?”阿胖一听这话也被吓了一跳,急忙从陈思旧的手中一把夺过了撬棍向黄毛快步走了过来。

    看了一眼正在死死挣扎的黄毛一眼说道:“哥们别慌,我们绝对不会丢下同袍战士而自顾逃命的。”

    可阿胖不说这话还好,这话黄毛一听却挣扎得越厉害了。阿胖也没理他,双手半举着五六斤重的撬棍。用力向下一戳,

    本来枯叶堆积的很深的脚下就很松软,只见那略有一米长的撬棍瞬间便被地上的落叶给埋进去了半米多深。随后便听见一道“铮铮”的沉闷声从地底发出。

    直叫人耳膜一阵发麻的“嗡嗡嗡”的嗡鸣声随即从阿胖手中的撬棍上向四周干燥的空气中传开,虎口被震得发痛的阿胖立即便放开了手中的撬棍;咧着嘴躲在一旁甩手去了。

    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的陈思旧也愣在了当场,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九哥,现在也只有你了。“黄毛带着哭腔的声音对愣住一旁的陈思旧求救道。

    “哦”陈思旧这才醒悟过来,在地上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什么可用的物品。也不知他究竟想要找些什么,突然拍了一下后脑勺;便手慌脚乱的从背包中掏出了折叠式十字镐向把手伸向了枯叶堆中黄毛身前挖了起来。

    “九哥,现在你挖坑干嘛?你要是想挖的话待会让你挖个够,可现在救人如救火啊。”阿胖甩了半天手这才恢复过来,看见陈思旧在一旁挖坑不解的说道。

    “我怀疑刚才的撬棍一定是击中了什么坚硬的物品,所以才发生那么猛烈的撞击声。可是这里光秃秃的一片,地下不可能有什么过于庞大的岩石。所以我估计这下面一定藏着什么我们不知的秘密。”陈思旧擦了一把脑门上几粒汗珠吐了口气说道。

    “你是说地宫的大门或者墓墙就在这里?”阿胖欣喜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不过不排除这种可能。对了,你还愣着干嘛?等吃饭吗?”陈思旧白了一眼正在两眼发光的阿胖说道。

    阿胖这才醒悟过来,搓了搓手掌后便直接用手卖力的刨了起来。

    “你们这是?”黄毛看了下他们二人的奇怪举动,不觉所以的问道。不过正忙得不可交加的陈思旧和阿胖可没那功夫理会正在震惊中的黄毛小子。

    经过了半个钟头的不懈努力,终于刨出了被阿胖称之为“地宫的大门”东西。阿胖看了一眼便没了兴趣,走到了一旁自顾自的点燃了香烟躺躺在地上说道:“妈的,扫兴。”

    被他们二人刨出来的正是上次昨晚他们所遇见的龟托方圆,不过这只可比那一只还要完整得多。这只那四四方方的四边上刻满了密密麻麻的手臂,有头有眼。在它的四周伸出了四条高度几乎一样的石雕手臂,有的握紧了拳头、有的半松、有的舒展、有的五指分开。惟妙惟肖的它们在阳光的照射下如同真人一般,紧凑的肉皮、暴起的青筋、突出的骨头等等很是逼真,如同活人一般。

    “你小子还愣着干嘛?握够了就赶紧下来。”陈思旧抬头对站在这尊形似古怪的龟托方圆上黄毛说道。

    原来黄毛的手并不是被抓住了,而是被那只半松开的手指给掐住了。还好没伤到他,要不然他可得守营地了。

    (本章完)

    ps:本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