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洞底
    黄毛听后果然老实了许多,在一旁悄悄的蹲着没有在说话了。

    陈思旧找到了绳索后便用绳子的一头在身上打了个结,在把绳子的另一头给系在了撬棍上;完了还不忘了试一试够不够结实,这才将将近一米左右长的撬棍给钉在了被枯叶堆满的土中。不过他犹豫了,便又拨出来重新钉在了茅草堆里。这被枯叶堆满的地里面不知是否松软,要是土质松软的话别说救人了。就连自己也恐怕栽进去,不如茅草丛里比较坚固。因为根多嘛,这样一来就算土质较松也不会出现什么意外的事情发生。

    在背包中取出几根电筒和冷烟花装进了背上的背包后才来到了洞口边,戴上了在铜仁买的手套后这才对一直在盯着自己看的黄毛说道:“黄毛,我们这一去不知何时回来。要是洞底安全的话我就闪一次手电,要是能找着阿旁的话我就闪两次手电。你要在外面接应我们,不过多多注意安全。”

    “九哥你尽管放心吧,我一定会死死的盯着这根绳子的。”黄毛拍了拍胸脯说道。

    吩咐完黄毛记得放绳子后,陈思旧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确保万无一失后这才看了看黑乎乎的洞中一眼这才缓缓的拉着身上的绳索踩着洞中的边缘慢慢的走了下去。

    说实话,陈思旧比较喜欢刺激。这算是攀岩吧,但以前都没敢这么玩过。以前全是在专门的场所练过练上几个礼拜而已,不过那是有保险绳和负责安全的一些工作人员。所以严格来说他最多能算是个业余的爱好者,就算练过了几个礼拜在野外中还真不一定能实用。这次不一样,这次算是他的第一次在野外实践操纵。也没什么专业人员和什么保险绳之类的,唯一可靠的就是他自己小心翼翼踏出的每一步紧固的脚印。

    略过了十来分钟后,陈思旧这才下来了距洞口十来米的距离。手中当初买来的绳索少说也百米远的长度,当他仍然忍不住时不时的看向了自己手中的绳索。或许每个人在紧张的时候都会有这种动作,又或者这种动作是身体的本能。

    洞中不算很潮湿,但却是长满了青苔;甚至有些地方全是一片绿。土质很软,也很松;这一路走来的他只听见到洞底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这就是被他踩过而掉落的泥巴。

    又过了略有几分钟后吧,陈思旧这才发现这个洞存在着一些问题。比如上半截的洞壁上看起来很乱,凹凸不平的。所以起初他还以为这洞是天然形成的,但现在那是经过时间的积年累月所形成的;又或者说那是由于土质较松而引起的自己塌方。

    在下半截这一部位,居然是圆形的。这就让人有些意外了,关键是洞壁上还能看到一些镐子挖过的痕迹。虽然不是很清晰,但由此敢断定这就是人工挖出的洞。

    这洞上宽下窄,洞口略有两米的宽度,而洞底则是不到一米的直径距离。

    但让陈思旧不解的是谁吃饱了在这里挖这个洞干嘛用的?莫非是古代工匠们所挖出的逃生通道不成?

    ········

    墓主人在修建自己的陵墓时都会派上一些大批的工匠来为自己修建地宫。但又有许多让人防不胜防的机关暗器,这就是专门为盗墓贼所打造的防盗工具。

    但不管你造出的或者安放的机关再好也是人造出来的,在中国近代史上就有一个典故。

    那就是民国初期清朝末年时期,当时的大军阀孙殿英就曾经盗过清东陵;就是世人皆知的慈禧陵。

    起初孙殿英是以围剿土匪的理由而溜进了清东陵,连续几天晚上一直动用好几个师的人马寻找地宫的大门。因为当时得清朝陵墓全是摆在明眼处,所以用不着找陵墓。但就算他知道陵墓位置也无从下手,因为陵墓修得很坚固。坚固得甚至用上了炸药也无法破开地宫的顶层,所以这才不得已到处让士兵刨坑寻找地宫的大门。

    但地宫的大门是多么的隐蔽,当年修建陵墓的匠人等全部被杀,负责修建陵墓的官员估计也死的差不多了。不过幸运的有一位装死逃过了当初官兵的杀害,孙殿英一听有此事便把那人给抓了过来。在孙殿英的威胁下,此人不得已妥协了。后来还为孙殿英指出地宫大门的所在位置,这才有后世臭名昭彰的孙殿英夜盗慈禧墓的事迹。

    在古代杀害工匠们的事迹也不算太少,但更多的是封死地宫的大门。让那修修建陵墓的匠人们给墓主人陪葬,毕竟这种比起杀害工匠们的办法要好上许多。消息也不容易流传出去,所以古代许多建造陵墓的匠人们在修建陵墓时都会悄悄的为自己留下一条逃生通道。

    心中正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陈思旧,突然脑海中划过了什么。如同无穷无尽的黑夜中亮起了一盏指明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时。似乎脚底踩上了什么东西,松软的。

    这才打断了他的思路,在心中默默的算了一下距离。略估计这个洞大概有二十来米深的深度,不过也不对。古代的工匠不会修建这种逃生通道,如果这是他们修造的话那他们怎么出去?这距离地面可是有二十来米深的高度。

    不过此时着地的他也没想那么多了,此刻一心只想找到阿胖重新回到地面;剩下的留着出去再想也不迟。

    用手电朝地面照去时,只看见一层又一层的落叶和烂草枯叶。估计最深处的已经腐烂成渣了,臭气在洞中久久不见散发出去。难闻的气息呼入肺里顿时感觉到很闷,估计这就是所谓的沼气了。

    陈思旧来紧靠着洞壁来回用手电扫射了几眼后这才发现洞边上竟然躺着一个人,走近一看就是阿胖那厮。

    背靠着洞壁的他下半身已经深深的陷入了腐烂的落叶堆中,头歪着一旁。上前探了探他的鼻息后这才松了口气,没事。估计是掉下来的时候头撞到洞壁了,还好洞底依旧是些松软的泥巴;要是洞壁上镶着几块石子的话估计阿胖是凶多吉少了。

    (本章完)

    ps:本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