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别有洞天
    洞底很窄,不过还能勉强的容得下他们二人,就只是有些拥挤罢了。

    朝四周看了一圈后,没发现存在着什么危险的陈思旧这才松了口气。这才把手电对准了头顶上的那个小天空,在底下望去似乎还能看见有一颗圆形的物体在来回晃动着;这不是黄毛又会是谁呢?

    把手电灭了两下又重新打开,这才把手垂下。把身上的保险绳给解下,系在了阿胖的身上。确保万无一失后这才把手电又重新按照刚才的步骤做了一次。

    看着头顶上渐渐向上升起的阿胖身影后,陈思旧这才暗自松了口气。幸好找到了阿胖,要不然还不好办了。不过说真的,这次真的太不顺利。先是黄毛出事,再后来又是阿胖。莫非如果有下一次的话不会是轮到自己了吧,希望自己能活着出去把停在黄毛村子下的车开走吧。

    ·······

    陈思旧这同志灭掉了手中的手电,背靠着松软的洞壁;不知不觉中又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

    忽然,他隐隐约约的好像发现脚下被微微凉风吹过。洞下面全是腐烂的植物,早就形成了沼气。是热的,但现在有凉风吹过那就有些不正常了;这就说明了这洞底的某处存在着别有洞天的可能性。

    打开手电便蹲下了身体,用手来回的在洞底边缘轻轻拂过,像是在空中摸索着什么无形的物体一般。

    果然不出所料,就在小腿边上。很明显的感受到了有阵阵凉风吹过的痕迹,但那里却是发黑的泥土;也没看见洞口之内的。

    突然陈思旧好像想起了什么,急忙张开嘴把手中的手电给含在了嘴中。用空出来的双手向自己脚下的位置翻动着那些碎渣,风是无孔不入的。

    或许他们就是从脚下松动的植物间隙中穿透而来,而自己脚下或许距离猜想的那个洞口比较近;所以这才能明显的感受到了它所经过的痕迹。

    就在他刨出了略有小腿深的坑洞时,这时候从底下传来的臭味就越浓,浓得刺鼻刺眼。满头大汗的他也没有在乎那臭味,露出了丝丝笑意。因为他知道,自己猜想得果真没错。这下面真的存在着别有洞天,臭味越浓那只能说明距离那个洞口就越近了。

    没过多久,陈思旧便从刚才脚下踩过的地方挖出了一个能容得下刚好一只手伸进去的洞口。但也只能到此结束了,因为再刨下去就是那已经和泥土混合为一体的混合土了;十分坚硬。

    刚好直起身来,便发现了从洞口处慢慢滑落的绳索。看样子阿旁已经上去得救了,也只剩自己了。接过掉落的绳索后,在自己的身上牢牢的套上一圈,拿起手中的手电向上方打了个信号后便抓着洞壁上的泥土;配合着在上方接应的黄毛。

    但他在洞半腰时却发现了一些有趣的痕迹,在质地松软的泥土上居然有着两道深深的凹痕。用手电探照了一下居然是新的,有可能是阿胖刚才掉下来所留下的纪念品吧,陈思旧想道。

    不过最让他惊讶的是他自己上升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点,刚刚还在洞底的他现在居然快要到达洞口了。这才几分钟的时间,没想到黄毛那厮的力气还是蛮大的嘛。陈思旧心底略有惊讶的想道,不过似乎是他想错了。现在已经午间,早上吃的泡面到现在也抵不住身体的一阵消耗;已经饿得眼花的他已经开始眼花了。

    距离洞口越来越近,但陈思旧的心却在这可居然跳得十分厉害。或许是害怕的幻想吧,可能上面在等待自己的是一群全副武装的警察;又或者是黄毛那厮突然砸下来的砖头。尽管陈思旧已经如此的信任了他,但防人之心不可无。或许是自己想多了吧,陈思旧自我安慰道。

    突然眼前一亮,不知不觉中阳光已经照到了此处。难怪得光线这么刺眼,陈思旧趴在地上喘着气想道。

    “九哥,你终于上来了;没事吧?”

    旁正收着掉落在地上的绳索,看见了陈思旧爬了上来急忙上前将他扶起问道。

    “没事,就是肚子有点饿。”陈思旧用手挡住了头顶上刺眼的阳光,晃了晃身子这才站直的这才好半天适应过来说道。

    ”哦,我们只剩下泡面了。不过我刚刚抽空去抓了几只野兔,刚好凑合凑合。“黄毛指向了地上的野兔说道。

    “嗯,死胖子呢?”陈思旧眯了眯眼睛问道。

    “诺,在哪呢。”黄毛示意了一旁昏睡的阿胖回应道。

    “哦,那你去忙吧。”陈思旧摸了摸肚子道了句便没有说话了,稍微休息了几分钟便向一旁昏睡的阿胖走去。

    黄毛见到陈思旧没有其它事便识趣的走开了,拎着两只野兔走向了一旁,估计是去开肠破肚了。

    陈思旧来到阿胖身旁,蹲下身子后在他的人中穴上掐了掐。阿胖好像在睡梦中,感觉到了上唇的疼痛后用手怕了拍又继续打盹。估计昨晚他没怎么休息好的缘故吧,便借此机会晕乎乎的睡着了。

    其实昨晚不光是阿胖没休息好,陈思旧他们也没怎么休息;特别是在一边忙碌的黄毛,昨晚估计得把他吓得够呛。想道这的陈思旧便感觉到了阵阵睡意在大脑中不断袭来,头越来越重。最后他也没能支撑住,倒在了阿胖的一旁呼呼大睡了起来。

    太累了,这小子从小到大一直是个娇生惯养的公子哥。一般是早睡早起的他平时除了日常生活中偶尔锻炼一下身子之外几乎没什么剧烈的运动,这几日跟着阿胖吃了不少苦头,要不是念及他是发小的份上估计按照他的脾气早就拍屁股闪人了。

    就在睡得正香时鼻尖传过了一股香味,随后一道声音问道:“喂,陈家小少爷,烧兔烤好你要不要来点。”

    “别烦我,滚远点。”睡在地上的陈思旧扫了扫身前骂道。

    “这样啊,那也行。黄毛我们一人一只,吃完可就没咯。”阿胖转过头对正在篝火边翻转烤肉的黄毛叫道,原来是这小子在搞怪。

    “什么?那我呢?”突然躺在地上的陈思旧急忙从地上弹坐了起来问道。

    “哟,醒了,那就吃泡面将就将就好了。”阿胖笑嘻嘻的说道,脸上的笑容都快扯到嘴角去了;看起来怪吓人的。

    “你妹,”陈思旧大骂了句便急忙起身,趁着阿胖不注意便把他手中的烤兔一把夺在怀中狼吞虎咽,眼睛还不断的瞟向正在瞅着他的阿胖,似乎他会过来抢似的。

    “为什么只剩兔头和前脚了?”陈思旧咬了几口才发现有些不对,站起身对阿胖口齿不清的问道。

    “哦,吃什么补什么。让你吃兔头是变得更加聪明,这样我们得手的几率要大上一些。”阿胖回应道。

    “你妹”·······

    又是一顿饭饱后,三人半躺在篝火旁的落叶上闭目养神。

    “胖哥,现在我们怎么办?要从哪里找地宫的大门?”黄毛问道。

    “我也不知道,只能等到晚上才能确定具体方位了。”不知阿胖从哪里找出的牙签,剔了牙剔牙把牙签从口中掏出回应道。

    “哥们,或许我们用不着找地宫的入口。”陈思旧有些神秘兮兮的对他们二人说道。

    (本章完)

    ps:本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