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分叉的盗洞
    片刻过后,三个装满了装备的背包这才在黄毛的手中放了下去。

    紧接着,黄毛和陈思旧对视了一眼他便先踩着软梯爬了下去。略过了几分钟,看到了下方传来闪过的手电光芒后陈思旧这才松了口气;内心稍微犹豫了片刻这才缓缓的踩在了梯子上,看了明朗的天空一眼这才一步步的向下走去。

    或者他是在怀念现在和以前的日子,因为他知道。一旦这次下去后自己将会背上一种负罪感,再也不能回到以前的那种生活了;也许不知哪天等着被揭穿·······

    软梯很短,但此刻他的心中却无比的希望这条软梯是无止境的长。尽管头灯随着他下降的幅度在不停的晃动,但它仍然还是那么的明亮。陈思旧如同没有看见一般,眼前全是一望无际黑暗。此刻他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内心很是枯燥、烦闷、厌恶;甚至他连脚已经踩在了那松软的地上也丝毫没有察觉。

    “九哥,你这是怎么了?”直到黄毛关切的对他问道,陈思旧这才转醒过来。

    “没、没什么。我只是在想里面会有什么。”陈思旧随口应付了句便没有再说话了,或许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他内心的想法吧。

    “哦,你说这些盗墓贼的功夫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啊。瞧瞧这下面的洞壁,tm的多么整齐;要不是这些痕迹已经变得很模糊了我还以为这是昨天才留下的痕迹呢。“黄毛用头移动着头灯,瞠目结舌的滋滋说道。

    “人家本就是专业的,打几个盗洞对他们来说最简单不过了。”阿胖这时已经掏好了刚刚陈思旧发现的洞口,从里面身处半个脑袋说道。

    “里面有什么?”陈思旧这才问道,他的话语平平淡淡。

    “”还能有什么,除了泥巴还是泥巴;也没见着什么陪葬物。”阿胖骂骂咧咧的说道。

    “不留下一个人在上面吗?”陈思旧突然问道。

    “要不你留下如何?”阿胖看了一眼手上的手表略有深意的对陈思旧说道。

    “这···还是算了,就知道你小子不怀好意。”

    陈思旧脸色先是顿时变得惊喜万分,刚要答应下来便突然想起了一件被他忽略的事。外面正有蜈蚣精在虎视眈眈的盯着,要是落单了那就可以和他们各走一边了。再说了现在少说也有三点过钟,过会天就差不多暗了下来;到那时会发生些什么那可就不得而知。想到这的陈思旧这才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凉,脸色急忙一遍骂道。

    “哎,胖哥。这里面什么情况你摸清楚吗?”黄毛问道的问道。

    “这也是一个盗洞,里面很深。但好在地面稍平,我没到达另一边便回来了。不太难走,我们这就进去吧;这样应该能节省不少的体力。”阿胖拍了拍手上的灰说道。

    说罢不等他们二人回话,在洞外转了个身调头回去了。

    陈思旧转过头看了黄毛一眼,便弓下腰爬进了洞中。盗洞很小,从阿胖刚才出来重新调头回去就能看得出来。凉风阵阵,来自盗洞深处的阵阵凉飕飕的阴风好似吹在身上冷到了灵魂深处。

    一个十五六岁从中爬过已经绰绰有余,但像阿胖那种体型的可就显得十分的拥挤。陈思旧进了盗洞后这才发现阿胖身上的背包和一直带着身边的大刀早就被他给解下来系在脚腕上,用脚来拖着它们走。估计背着胀鼓鼓的背包进不去这狭窄的盗洞;还真是难为他了。不过幸运的是这条盗洞是横穿入地面的,要是遇到斜的或者竖井那种盗洞想要进去可不是那么容易了。

    看着在前方爬行着的身躯和不断挪动胖腿,陈思旧不由得停了下来。太慢了,要是前方突然出现什么意外的话,估计阿胖连逃出来的机会都是那么的渺茫。

    难怪刚才阿胖为什么会一言不发的走在了前面,估计是他当初也想道这一点;所以才把他们二人给抛弃在后方的,陈思旧在盗洞中看着前方挪动着身躯的阿胖阿胖想道。

    “怎么不走了?”突然身后传来了一道疑惑的声音,险些把正在发呆的陈思旧给吓了一跳。

    “太累了,歇歇;马上就走。”陈思旧对身后的黄毛回应道。

    狭窄的盗洞四周很平整,地面上洒满了一层薄薄的黄色泥土,似乎是时间悄悄划过而留下的痕迹,也是人类留在上面的足迹。

    也不知为何,明明属于山坳的深处的这里。按道理来说此处正位于山脚下应该很潮湿才对,但是这里却恰恰相反。地上的那一层泥土很细,就像曾经在太阳下暴晒过的细沙一般,如同粉末。

    盗洞中没有鲜活的生命,也没有任何骸骨。这条黑暗的通道如同是通往地狱般,是属于生人与死人之间的桥梁,也是通往犯罪的道路。

    盗洞中没有任何多余的声音,除了他们沉重的呼吸声和四肢挪动声之外再也听不到其它的任何声响。很安静,谁也没有说话;仿佛怕惊醒这里的主人一般。

    小偷在偷赃物之前一般都不敢发出声响,或许是怕被发现。如果你让他一个人去那个房间拿点东西的话我敢保证,你同样也听不到任何声响。或许这是内心的自知力,在盗洞中爬行的三人也不例外。不过从古至今偷盗之辈都不屑于盗墓贼为伍,甚至还戏称它们那一类人为:土耗子。寓意你偷别人家东西也就算了,刨人家祖宗的坟那就真的不厚道了。

    略过了十来分钟后陈思旧这才忽然间发现这后半截盗洞和先前见到的不太一样,先前在盗洞中发现了盗洞的地面上残留着许多掉落在细泥土。但这部分的盗洞几乎没见到刚才的那种情况,盗洞也稍微变倾斜了。

    前方被阿胖那肥胖的身躯给遮挡得严严实实,也看不出什么名堂。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条已经变为方形的盗洞正在向下延伸,似乎没有尽头一般。

    时间似乎在此刻变得很慢很慢,被头灯照得明亮的盗洞四周静悄悄的。耳朵边甚至可以听见心脏跳动发出的“扑通扑通”声和衣服摩擦在洞壁上发出的声响。

    突然,前面开路的阿胖停了下来。过了好办天才对身后的二人说道:

    “前面有分叉口,两条盗洞。但有一条好像已经垮塌了,”

    “那还有一条呢?”在后面垫底的黄毛擦了擦额头上的灰土问道。

    “剩下的一条好像已经到尽头了,但看样子不像是地宫的大门;好像是地宫的砖墙。”阿胖说道。

    “那现在该怎么办?难道我们还要再重新打挖盗洞吗?”黄毛脸色难看的问道。

    “不行,这个地宫被地面上的那些覆盖物埋得太深。再说了挖盗洞的事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了,就算打了盗洞也不知道方位准不准。”阿胖在心中盘算了一下,摇摇头说道。

    “那好吧,既然都这样了那大家先出去再另做打算吧。”陈思旧眼色顿时一亮,急忙半蹲起身说道。不过等待他的却是头顶上的一阵疼痛,尽管现在的盗洞比刚才的要大上几圈;但它仍是盗洞。

    “不急,你们在这里先等等。我过去看一眼再说。”阿胖脸色有些复杂,摆了摆手说道。

    也不等身后的两人回应,便身先士卒的向那条被地宫砖墙堵死的盗洞爬去。

    (本章完)

    ps:本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