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南北派
    盗墓本是件技术活,不是随随便便那么简单。有可能还会当场丧命,但不是一般人就能学会的。自从有了陵墓便有了盗墓,几千年的延续。早就留下了丰富的经验和技术。当然,受到一些封建思想的影响;有些还是没能流传下来,也不知让人觉得惋惜还是拍手称好。

    盗墓是一门技术活,既然是一门技术活那它得有师父。没师傅这当然是无法传承下来的,但不管是师父也好家父也罢。家规门规总是要有的,比如什么传男不传女、传长不传幼、传幼不传次等等,最终传来传去手中的那份手艺早就不知道丢在了何方。

    当然,盗墓贼的经验可不是考古队可以相比较的。有许多由盗墓贼发明的探墓工具考古队仍在使用,比如竹签、探针等等,这里就不一一指出了。一般来说关于盗墓有很多的令人感到心惊的事迹和宝贵的丰富经验。

    这里我们暂且把它分为五个绝技秘诀:

    探穴秘诀:“入地眼”“翻山镜”“望气发墓”“秦埋岭,汉墓破”等等,湖南学者刘鸿伏就曾经提过这么一个故事:

    民国年间,长沙一位出身盗墓世家的蔡姓“土夫子”(湖南人把盗墓贼称之为土夫子),极擅风水之术。他每次外出,屁股后面都会有一群人跟着,在当时得盗墓圈中享有盛名。据说此人能在荒野平丘无坟处,准确地能看出地上早无痕迹的千年古墓,从来就没有失手过······

    看土秘诀:就是通过探铲带出的土按分类来进行判断,这里分为两派。分别为洛阳周边的盗墓贼和长沙周边的盗墓贼,历史上都是以黄河为界,这里我们便以黄河为界把他们分为南北两派。不过他们的区别说明了点就是北派盗墓并没有太多技术含量,只是单纯依靠工具锋锐,所以我们将“北派”盗墓称为“粗放型”。

    而南派则以“巧技”见长,可谓是精耕细作的“集约型”。他们手段超强,“南派”的绝活是寻找墓葬。在寻找古墓的过程中,通过自己或是祖传的经验,结合所掌握的堪舆理论来探穴盗宝,他们对中国古代的风水知识有独到研究。北派发明洛阳铲,南派则善于使用“望”、“闻”、“问”、“切”四法,此法便是南派中的“长沙帮”盗墓贼所总结,是他们惯用手段,当然也是绝技。

    这里有些扯远了点,我们回到主题上继续。据考古专家博振伦所记,民国时,洛阳盗墓贼一般将土分为两类;那就是死土和活土。

    死土又被称为生土(南派称为老土),是未被人类扰动过的原生土。如自然沉积泥、冲积泥、黏土、沙土等,死土层薄厚不等、土色浅、结构紧、比较硬等这些特征,一般死土形成年代都在一万年以前。

    活土又叫熟土(南派称为填土),是被人类所翻动过的。有人类生产和居住过的痕迹、遗址的土壤,如耕土、夯土、烧土、花土。扑腾土等等;土色深、结构松、比较软。一般来说活土的形成时间不超过一万年。

    而活土中的花土比较受到盗墓贼的重视,可能是挖坑造墓时,原生土被翻开,混乱杂堆在一起,原有的结构层和层次秩序被打乱、各种颜色的土壤杂合,形成了含有不同颜色的特殊人工土层——花土层。不过年代多久,这种人工土层也不会改变,一看就知道;所以用一个词“精确”便可以把北派的看土的方法给做为统计。

    而南派的盗墓贼看土则是较为“细心”,据某个博物馆的馆员有过这么一个调查。南派土夫子有这么一个规矩,那就是一看二挖。“一看”首先得先看上,其技术绝不逊色于北派盗墓贼,在建国后就有不少的土夫子被招进博物馆;成为了文物、考古方面的专家等等。(这里为了剧情发展,所以不便过多的占字数了。)

    ···········

    我看着眼前正在忙碌的阿胖一言不发,内心被我这个想法瞬间给颠覆了。从阿胖带来的比较齐全的工具和熟练的手法来看这绝对不是阿胖的第一次,但也绝对不是他的最后一次。

    对于和他一起玩长大的阿胖我最熟悉不过了,君子爱财那有不取的道理。更何况这还是费了不小的功夫从上面爬进来的盗洞,尽管这条盗洞不是我们打的。

    就在我正在迟疑要不要揭穿阿胖的真面目时,身后的黄毛便从我身后走了过去。这墓墙外的这半截盗洞倒是可以让人站立,但必须要低着头才能通过。不过这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容下五六个人在这里面抽烟喝酒应该不成问题。

    这时我才发现这半截盗洞中全是狼藉一片,什么烟头塑料袋之内的东西扔得满地都是。在从半截洞壁的边缘上还看见挂在墙的一盏煤油灯,估计这是几十年前的那群盗墓贼留下的杰作。不过可惜的是没留下什么对我们有用的装备,正当我把挂在墙上的煤油灯给取了下来想要给点着时。

    突然一道“哗啦哗啦”的声音从墓墙边响了过来,心中还以为是盗洞塌方了的我急忙转过身子向墓墙边望去。只见黄毛那厮愣在了原地一动不动,反观正在撬墓砖的阿胖这时却不见了踪影。

    “怎么了这是?你胖哥呢?”我急忙走步的走上前去对黄毛问道。

    “胖哥在里面,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黄毛脸色有些苍白的摇晃着头对我说道。

    原来黄毛走过后,便径直朝阿胖走去。原本是想问阿胖需不需要搭把手的,谁知阿胖的神经正处于高度的紧绷状态。黄毛打声招呼也就算了,却偏偏好死不死的伸出了手搭在阿胖的肩膀上。

    这下可好,就算阿胖的心理素质再这么好也经不起这么一下。阿胖突然间感到了肩膀上的手掌时居然吓得大叫了声便一头撞在了他已经掘开的墓砖上,估计是想躲开肩膀上的手掌或者背后的那双手的主人。却没怎么注意便撞上了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掘开的墓壁上的窟窿,这才失足掉落下去。

    “待会再找你算账”我铁青着脸对正低着头的黄毛说道。

    ·········

    (本章完)

    ps:本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