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一包“劳动牌”香烟引发的争议
    瞪了黄毛一眼后便打开戴在头顶上的头灯探出身子向下张望而去,原来地面距离此处也不是很高。顶多半人高的高度,地面上尽是些残砖断瓦。

    从地上爬起来的阿胖摸了摸后背,龇牙咧嘴的对我们骂道:“他娘的黄毛,你想害死我不成?”

    “胖哥,小弟我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了谁知在古代也有豆腐渣工程,轻轻被你撞了下就塌了。”黄毛见状急忙跳了下来一边为阿胖揉着后背,一边连连道歉道。

    “妈的,我的腰啊。”阿胖没理会黄毛的道歉,一只手扶着被砖头搁伤的腰哭叫道。

    黄毛看了一眼不高的盗洞和正在揉着腰的阿胖,突然笑出了声来说道:“胖哥,对不起,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当时我就觉得你撞塌墓壁时的那一刻别提多拉风了,我还以为你天降神力呢。”

    阿胖白了黄毛一眼,踢了他一脚便没有说话了。

    我在上方见阿胖没事顿时松了口气,没工夫听他们二人闲扯的我便把目光望向了被阿胖暴力破开的一片漆黑的地宫之中。

    看得出来,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条墓道。三边都是些用青砖砌成墓墙和墓顶,地面上是用一层青石板铺垫而成的地砖。墓道很长,朝向两边。也分不清那边通往地宫的大门和出土。

    “你以前就干过这种事情吧?而且还不止一次。”我扫了四周一眼便跳了下来对正在地上拾盗具的阿胖问道。

    “啊!这怎么说呢,也没几次。”阿胖正在骂骂咧咧的的把掉落一地的盗具往口袋里装,突然听到我这话后急忙站直了身子一脸惊愕的回答道。

    “为什么把我拉下水?”我看了一眼满脸愧疚和惊愕的阿胖,深吸了口气不解的问道。

    “有个人向我推荐的,他说尸参要你参与进来才能活着带着出去。”阿胖沉默了片刻,这才缓缓的张嘴说道。

    “谁?”我急忙追问道。

    “这不能说,但他说了你们以后有机会会见面的;你不妨等到那时才当面好好的向他请教一番。”阿胖说道。

    “这是最后一次。”我内心挣扎了半天,这才对阿胖说道。他虽然是我的发小没错,但这种事真不能做。犯法不说,关键还是缺德事。至于阿胖说的那个人是谁我也不想知道,就算是真心的帮阿胖这一次。

    “这是不是最后一次我倒是不知道,但我知道下一次绝对不是我。”阿胖听完我的话后意味深长的说道。

    “说吧,接下来该往那走?”我没理会阿胖,看了四周一眼对他问道。殊不知心中已经对他起了疏远之心,毕竟时间已经过去了五六年。这期间哪怕是关系很铁的哥们也经不起岁月的煎熬,有句老话说得好,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先不急,这座墓被人盗掘过;说不准就连墓主人的尸骨都找不到了。估计里面也找不到我要的人参果,先看看情况再说。”阿胖摆了摆手说道。

    在一旁蹲在地上的黄毛似乎对我们的争吵毫不关心,拿着手电在地宫中乱晃的他急忙对我们大叫道:

    “哥们,你们快来看看,这有一件奇特的物品”

    我和阿胖对视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便朝黄毛走去。

    往地上黄毛指着的地方一看,原来是个烟盒。觉得奇怪的我便把它给捡了起来拿在手中端详了起来。

    只见烟盒上写着两行刚劲的钢笔字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在烟盒末端也有这么一行宋体字:国家许昌卷烟厂出品。

    估计是六七十年代的产物,毕竟这种烟在当时被称为“劳动牌”香烟,早就绝种,抽过它的人估计孙子最低都已经在高中谈恋爱去了。

    “胖哥,这不会是你干的吧。”黄毛看了阿胖一眼说道,黄毛不抽烟;我又是才刚刚再次抽烟,所以身上没带烟。我们三人中也就只有阿胖是个烟民,黄毛这句话一点也奇怪。

    “毛线,哥只抽黄鹤楼。”阿胖撇了黄毛一眼说道。

    阿胖说得不错,自从前几天我和他重逢以来他都是一直抽16元的黄鹤楼。我突然想起了这座墓曾经被光顾过,便对黄毛说道:“不是你胖哥抽的,如果我估计得不错的话应该是黄毛你爷爷他们留在这里的纪念品。”

    “九哥你可别吓我,我爷爷走得早。”黄毛听完我这话打了个激灵,还以为我是开玩笑呢。毕竟那时候抽这种烟的放到现在做他的爷爷已经是足够有余了。

    “这就对了,你是不是对你的爷爷生前的事迹或者死因知道得很少,甚至一点都不知道。”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急忙对黄毛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莫非你调查过我?”不知不觉中,黄毛的语气已经变了。脸色有些阴沉的对我说道。

    “好好听你九哥说的,怎么说话的你;你九哥又不是吃饱撑了,调查你干嘛。那个’陈独秀‘同学,你肯定猜想到了什么。现在只有你一个人说,我们也好听听你的发言。”阿胖反手给了黄毛的后脑勺抽了一个耳光,然后问道。

    黄毛吃了阿胖一个耳光后便低下了头没有再说话了,不过他肯定也想知道他爷爷的那里发生了什么故事。

    我说得的确没错,黄毛从小就没有见过他的爷爷。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附近的邻居在谈论,好像对他家有些偏见。但具体也不知道些什么,对于这件事情他也问过自己的父亲。但他只要一听到黄毛当面问这件事情,黄毛都少不了得吃一顿皮带炖粉条。似乎他的父亲对黄毛的爷爷也有很大的偏见。

    后来黄毛这才从他二爷爷的那里得知了一些事情,不过只是冰山一角加谎言。上面有提到黄毛的二爷爷,他和黄毛的爷爷算是亲兄弟。但奇怪的是他没有子嗣,也没有妻子。邻居们更是对他的偏见似乎更大,就差在他背后扔石头吐唾沫了。

    黄毛起初也没有太在意,渐渐的随着年龄的增长便把这件事情给忘记了,似乎它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

    (本章完)

    ps:本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