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残破的貔貅
    “那群土夫子也真是的,掘了人家的墓不说。却把人家的门也给毁了,这也太可耻了点。”我咬着牙说道。

    “走吧,这里不是地宫的大门。”阿胖略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说道。

    说罢,我们三人便转身便往回走去。

    黑漆漆的墓道不是很宽,青砖砌成的墓道两边墓墙略有两三米宽的距离。阿胖走在中间,我和黄毛便走在两边,三人相距不到半米远。

    回走的同时,我不经意的伸出了右手顺着墓壁摸去。突然间我的右手的指尖处好像摸到了什么,心中有些疑惑的便打开了手电朝墓壁照去。

    但手电所照之处,除了光滑的青砖之外,光秃秃的一片。看着眼前的青砖,我又急忙向两边的墓壁看去,但皆是如此。

    “阿胖,情况不对。”我轻声的对走在我身旁的阿胖叫道。

    “你又发现了什么了?”阿胖停下来对我问道。

    “墓道里面除了陪葬品之外还有什么?”我说道。

    “当然还是陪葬品了,尽管这座墓被搬空了。不过你放心,墓室里面一定会留下好东西的,到时候我们去捡漏就成,哥哥为你挑上几件好的。”阿胖扫了四周一眼说道。

    “挑你妹,墓壁上没有壁画你知道吗?我说你的眼睛是不是真的被堆积成山的陪葬品给蒙住了?”一听完阿胖的话我便忍不住心中那翻腾的怒火,大骂道。

    “哪呢?”阿胖被我一阵训斥后有些不知所措,抬起头有些不知所措的问道。

    好半天才明白我说的是什么,眼睛里闪过疑惑的光芒呆呆说道说道:“妈的,这群土夫子还真是够厉害的,就连人家的壁画也不放过。”

    “不对,盗壁画是北派的专长,南派什么时候学会这招了?”阿胖想了一会,觉得有些不对的他急忙改口道。

    “会不会是当时战乱,南北派交流,所以导致了技术的融合?”黄毛在一旁插嘴道。

    “滚一边去,几十年前谁会把自己的传家本领拿出来给外人观摩。”阿胖白了一眼打岔了他的思路的黄毛说道。

    “会不会是这座古墓尚未完工,又或者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故,所以导致了地宫建到一半便废弃了。”我没理会他们二人,沉思了片刻说道。

    “这种说法很不可信,但不能排除这个可能性。”阿胖摸了摸头上的平头说道。

    “要我说管它有没壁画,有没完工。进入地宫这不是全部都明朗了,还用得着在墓道中瞎猜测吗?”被阿胖瞪了一眼的黄毛嘟囔道。

    “说得也是”我和阿胖点了点头便没有再说话了,一声不吭的三人继续在狭长漆黑的墓道中继续前进。

    ·······

    略过了一支烟的功夫吧,我们三人终于见到了所谓的地宫大门。

    那是由两块白色大理石修饰过的两扇石门,石门紧闭。由于距离较远的缘由,也看不出有没被之前的土夫子给打开过。

    在紧闭的石门边上的两根门柱上,除了雕刻了些粗糙的浮雕之外,门墩下还蹲着一对貔貅,其身形如虎豹,其首尾似龙状,其色亦金亦玉,其肩长有一对羽翼却不可展,且头生一角并后仰。有短翼、独角、卷尾、鬃须常与前胸或背脊连在一起,突眼、长獠牙等等。

    不过只剩一只完好的,另一只已经残破了。如今只留下了半只身体还蹲在守在原地,似乎在诉说着这些年经历的沧桑浩劫。

    阿胖看了一眼后没说话,从背包中掏出了四支香。用火机点燃后才将它插进地上青石块镶嵌的缝隙中,做完这一切后这才对着墓门做了三下鞠。同时嘴里还不忘了念念有词,声音很小。就像窃窃私语一样,反正我是什么也没听见。

    我见身后的黄毛也做了弯腰跟着阿胖做了三下鞠,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我摸着后脑勺有些不解的问道。

    “干嘛呢这是?”

    不过他们二人只是白了我一眼没有说话,期间阿胖也示意我也跟着做他们做。不过却被我谢绝了,开什么玩笑。我才不跟着他们二人发疯呢,也不知阿胖在地上点了四支香时干嘛用的,起初我还以为是给土地爷上香呢。

    后来我才得知,原来阿胖点香是拜鬼所用的。

    在中国有个习俗,但很少有人知道。那就是烧香不能乱烧,必须讲究神三鬼四,寓意为烧三柱是给神享用的,四柱是烧给鬼享用的。并不是我想的那样,也不是给土地爷烧的。

    一般在墓内都会给墓主烧香,祈求他(她)能够原谅自己,饶恕自己的缺德。这香烧四炷或者四支,因为墓主是死鬼。

    墓地拜鬼,在过去的盗墓圈中比较常见,现代盗墓贼也会如此这般,以图个心安。

    在“七七事变”发生后,学生军-——赵侗领导的“西山抗日游击队”没钱没抢、缺钱缺物、赵侗便带着人去盗了京郊的清朝王爷墓。在盗墓前,赵侗便在现场搞了个祈祷仪式,拜鬼许愿·········

    当然,传言归传言,毕竟不知真假。或许烧香在古代是为了计时所用。再渐渐的流传下来时已经彻底的变味了,成为了拜鬼所用的必须事物。

    我后来听了这件事情后也是不以为然,都把人家的墓给掘了个底朝天。还要墓主保佑,换做是你不妨试试。还好墓主早就亡了,要不然不得活活被他们的这些所作所为给活活气死不可。

    等他们二人做完这一切后,我才有些不耐烦的对他们催促道:

    “你们是来拜鬼的还是属于来盗墓的?怎么还那么多的规矩。”

    阿胖这才有些尴尬的对我笑了笑,算是对我的一种无奈吧。

    “这座墓应该是个男主”我看着眼前的那对貔貅。”沉吟了片刻说道。

    “九哥你怎么知道的?”黄毛对我问道。

    “我曾经看过一期节目,说的就是貔貅的区别。貔貅在古代有两种,分别是单角貔貅和双角貔貅,有人说单、双角区别公(为貔)母(为貅),还有人说是区别善恶,总之是有单角貔貅的,而今多数都是单角貔貅,已经很难看到双角貔貅了。

    相传貔貅是一种凶猛瑞兽,但这种猛兽分有雄性和雌性,雄性名为“貔”,雌性名为“貅”。在古时这种瑞兽是分一角或两角的,一角称为“天禄”,两角称为“辟邪”。你说眼前的貔貅能有几只角?”我思索了一会说道。

    (本章完)

    ps:本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