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壁画上的持国天王
    看到阿胖从石门后探出头后,我和黄毛对视了一眼便二话不说的收拾起了地上的背包,朝被阿胖推开的石门走去。

    “你们说我们要不要留一人在外面接应?”就在我快要跨越入石门后的甬道之际,我突然对他们二人问道。

    “这,我想应该不用了吧。你刚才不是说过了吗?这座墓被人掘过,就算里面存在着机关也差不多被破解了。”阿胖听完我的话后愣了一下,看了前方黑暗的甬道一眼说道。

    “是啊,胖哥说得对。就算里面不存在人参果,但这种机会十分难得,我也想进来参观一番。”黄毛搓了搓说道。

    “那成,依着你们。”我拿起手电朝石门上方看了上面用夯土封顶的顶部一眼,确定不存在什么缝隙穴眼的之内的现象。这才放下心来说道,并不是我太过于紧张,而是古往今来。死在地宫中的盗墓贼数不胜数,我并不是来求财,要是不明不白的挂在这里面还真不值。

    想想阿胖说得也是,既然这座墓几十年前迎来了一批土夫子。尽管他们已经为我们探明了前方的甬道,但我们还是不得不防。毕竟这里面除了死了往这里面送的除外,还有一些到这里来送死的;或许也包括我们在内吧。

    确定头顶上方没有封门石等机关的存在后,我们三人这才动身朝狭长漆黑的甬道中走去。

    ···········

    记得刚才谁说墓道里没有壁画来着,要我说那是我们还没来到有壁画的地方。你们瞧瞧,这墙上都是些什么玩意。”才向甬道中走了十来步远的距离时,阿胖看着甬道两旁啧啧啧的叹道。

    正在胡思乱想的我忽然听到了阿胖这么一说,也不由得抬起了正低着的头向甬道左右的墓壁照去。果然浮雕着一幅幅的图画,画中人物形貌古朴,栩栩如生。

    “不过吧,这些壁画真tm的奇怪。”阿胖用手电朝四周扫射了几遍说道。

    “胖哥,这些壁画那里奇怪了?又没什么缺胳膊少腿的。”在一旁的黄毛不解的对阿胖问道。

    “不是说壁画是五颜六色的吗?你看看,这里的壁画那里五颜六色了。”阿胖说道。

    “那就是你的不懂了,原本壁画表面的那层颜料在暗无天日的地底被深埋了数千年。然而随着地宫的大门被开启,随着流动的空气进入墓室,过不了多久这些壁画就会退色。逐渐的这些颜料就随着空气挥发干净了呗,这点最基本的常识都不懂。真的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我现在有点怀疑我二叔有没教过你这些了。”我摇了摇头对阿胖说道。

    “哎,我说那个陈独秀同志啊。要说壁画我见过的可比你在书上看到过的图片还要多,你刚刚说的那些我早就晓得了。但无论它在怎么挥发得厉害,但总要留下点痕迹的是吧。”阿胖有些不服气的反驳道。

    “还有这么一说,我倒是要好好的看上一番。”我听完后便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说罢便起身朝我右手边的壁画走去。想看看是否真的像阿胖说的那样,反正我们纯属下来参观的,再说了已经被打开几十年的地宫又没什么能够危及到我们。

    起身来到壁画前的我伸出手向壁画摸去,但和我想的似乎不太一样。原本我以为壁画的表面应该是平得才对,但我手摸到的却是疙瘩一片。在我的巴掌下似乎还摸到了两颗圆圆的珠子。但是给我的感觉很是冰凉粗糙。起初我还以为是摸在壁画上的手在欺骗我的触觉,就在想要用手电探明时。身旁的黄毛却突然发出了一道惊讶声打断了我手中的动作。

    “卧槽,这就是墓主?怎么感觉凶神恶煞的,就像从地狱中逃出的恶鬼似的。”

    我回过头不满的望向了身后打断了我手中动作的黄毛,但却看见了他两眼有些恐慌的望着我。不觉的他连连向后腿了几步,看他的那个样子似乎在和我拉长距离似的。

    看到他那个样子我心中一阵发虚,转眼便望向了阿胖。没想到那小子也是和黄毛一个德行,眯着眼睛瞅着我的他居然一声不吭的向后退去。

    我见到他们二人如此模样,心中不由得紧绷了起来。不由得想道:莫非我眼前有什么恐怖的东西不成。想到这我的额头渐渐的冒出了虚汗,但也不得不慢慢的转过了头向我前方望去。

    手中一直亮着的手电被我慢慢的向上移去,慢慢的。我的视野中逐渐变得明亮了起来,起先映入眼中的是一对脚踏祥云的**双脚。视线逐渐向上望去的我突然呆住了,我没想道会是这种情况。

    原来在我身前的是一副被污水浸泡过壁画,壁画上画着的正是一个形似恶鬼,面容狰狞的佛教金刚。原来壁画的上半部份被从土中浸透的出的污水给染黑了,不巧的是这位佛教金刚的半个身体也处于污水流淌过的区域。所以在背光的情况下阿胖们这才误认为是从地狱中逃出的恶鬼一般。

    “瞧你们那点出息,一副壁画就把你们吓成那副怂样,出去别对外面的人说我认识你们。”看清楚了眼前的壁画后,被他们二人弄得紧绷住的心这才稍微落地,回过头对他们二人大骂道。

    “那个九哥啊,这不是没看清楚吗。”黄毛有些尴尬的抹了抹额头上的虚汗解释道。

    “原来这墓主人是这副凶神恶煞的模样啊,那么他生前肯定是个十恶不赦的人。难怪得他的墓会被那群土夫子盯上,要我说他这是罪有应得。”阿胖似乎没听到我的骂声,愣在一旁喃喃细语道。

    “妈的,不懂装什么文化人。这明明就是佛教中的东方持国天王的壁画,只不过被那些技术没到家的工匠给画成这副模样了。”我在一旁暗骂了一声对阿胖骂道。

    (本章完)

    ps:本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