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还有墓室呢
    “感情是你说了半天,还没说到点子上。”我有些无奈的说道。

    “这不是我还没说完吗,你好好听好了。”阿胖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接着说道:

    “古时候人们把香看成是一种能预知的祭天神器,所以就有了三长两短的这一说法,包括现在人们也不例外。香有祭天或者祭神的,那么它也有祭鬼的这一用法。一长三短这就是依据,如果在古墓内遇到这种情况不得留下来。必须速退,因为墓主已经发火了。或许那三柱烧尽的香就是它在搞的的杰作,至于脖子冷感觉就像冷风吹过一般。这种情况那就相对而言比较复杂了,老一辈的人常说。人有三盏灯或者是火,两边的肩膀或者是头顶都各有一盏,那三盏灯又相当于三魂。分别为阳火、阴火和人火,要是灭了一盏就算不要了一条命那半条命也几乎丢了。”

    “那刚才我们?”我听完不由得摸了摸脖子,如同冷风嗖嗖的吹在了身上的我急忙问道。

    “怕个毛,三个大男人难不成还怕一个老鬼不成?不过要是早知道会遇上这种情况不如带点辟邪的东西好了,话说九哥·····”说到这阿胖的眼神不由得朝我的下半身瞟去。

    “哥可是有女友的”我看到了阿胖那略带新奇的眼神一眼,吓得我赶紧坐正了身子拒绝道。此时顿时感觉到脸上一阵火辣辣的,还好是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甬道中,要不然我的一世英名可真要完了。

    就在阿胖刚要张嘴之际,黄毛急忙张嘴对我们大声叫道:

    “咦,你们看。那壁画好些有些不对劲。”

    我听后急忙顺着黄毛的手指望去,果然真的不太对劲。

    阿胖抬头望了一眼,顿时脸色大变,急忙招呼我们站起身来朝壁画走去。

    只见那原先分为上下两个部分的那副壁画此时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变成了一副整体壁画。

    那原先的那位王爷级别的人物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此时我们才看清了那位神秘兮兮的人物。只见他全身包裹在一件宽松的长袍衣服里面,脸上挂着一块厚厚的纱巾。把整块脸给遮挡得严严实实的,完全看不出他的真面目,也看不出他的性别。

    此时他好像已经发现了那位王爷不见了,正气暴跳如雷。打着赤脚的他正在一个祭坛边上来回的奔跑,看样子似乎很着急。

    祭坛坐落在一个圆形的大坑之中,就在祭坛中有着许多滚动的黑色曲线波折。似乎里面就是满满的一滩黑水,水上正浮着一块形似长方形物体的东西在上面漂浮着。由于比例是在是太过于缩小,所以看得不是很真切和清晰。要不是黄毛眼尖,我们甚至可能会把它给完全忽略掉。

    “那位王爷呢?他可是正主。怎么可能少了他呢?”黄毛问道。

    “跑了,已经跑到边际上了。”我耸了耸肩说道。

    “跑了?”黄毛不解的说道,直到阿胖用手指向了壁画边缘上的线条他这时才明白是什么意思。

    原来此时的那位王爷已经不见了半个身子,正和壁画的边缘处紧紧镶嵌着。可能是当初雕刻这副壁画时出的差错吧,不过按照他身体的正反面可以看出。他此刻正后背对着那祭坛,半个身子或者头已经超出了壁画的范围。

    这幅壁画不用阿胖解读我都能看出来个大概,但我的心思却不在这。也更没什么心思仔细的看上面所描述的一切,或许墓道外更加吸引我一些。

    我们来来回回的看了好几遍,这才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这副壁画根本上就没什么问题,问题在于这副壁画和刚才那原壁画的问题上。

    “莫非这副壁画弄了些特殊材料不成?”黄毛有些发愣的说道。

    “倒是有这个可能性,但已经不关我们的事了。或许这种奇怪现象还是留给后面的考古队慢慢研究去吧,当务之急还是要找到出路要紧。”我再次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纰漏后说道。

    “怎么找?我看八成是要给这该死的墓主人殉葬了。”黄毛哭丧着脸叫道。

    这时我看了有些发呆的阿胖一眼,对他问道:

    “阿胖,你怎么看?”

    “这墓到底是谁的呢?”阿胖斜了我一眼说道。

    “重要吗?都快要活埋了还想那么多干嘛。”我苦笑道。

    “不不,我发现了这墓有一些不寻常之处。但却想不出其中的一些关联。”阿胖苦思冥的过了好久才说道。

    “嗯,比如?”我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靠在壁画上问道。

    “还记得我们在营地里所看到的龟托方圆吗?”阿胖问道。

    “嗯,干嘛?”

    “那是汉朝之前的石雕。”

    “嗯”什么?阿胖的这随意从他嘴里吐出的话顿时让我心中一惊,就像炸开了锅一样。

    “你确定你没看错?”我急忙平复了下内心如同翻涌的潮水思绪后问道。

    “这位陈独秀同志,你这明显的是在质疑我多年的眼力和能力。这点可用不着你的质疑,你的二叔比你更加清楚这一点,你不妨去问问他。”阿胖瞪了我一眼有些微怒的说道。

    “那又怎样?还不是逃不了要给墓主殉葬的命运。”我又叹了口气重新躺在墓壁上说道,尽管此时这地宫内还有许多让人觉得疑惑之处。但也无济于事,我们这明显的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出不去再说什么也是空谈,就比如身旁在地上躺在地上睡觉的黄毛。他可是比我还要看得开,不过他可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既然无处可逃那就干脆就地睡觉还要好上一些,就是不知他在这种绝境下到底睡着了没。

    “我说你们两个的这种心态可是要不得,我们这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你们放心好了,既然是我把你们俩拖下水的,那我保证一定会把你们会活蹦乱跳的带出去。”阿胖拍着胸脯保证道。

    ”就你?省省吧。“我不屑的斜了他一眼说道,要是他有办法的话也许就不用陪我们在甬道内磨嘴皮了。

    “或许我们应该进墓室看看再说。”就在这时,躺在地上的黄毛突然爬起来看着前方黑漆漆的甬道尽头说道。

    (本章完)

    ps:本文纯属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