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诡异的墓室
    我听完后也吃了一惊,由于家里的镰刀把略有二十公分长。这么长的蜈蚣那还得了,不过也有可能是一种还未被人类所发现的未知生物也说不一定。我安慰自己道,不过就在我要说话时在一旁的黄毛突然快步的走上前来说道:

    “操,原来是这家伙把我弄出帐篷的。我非得要他偿命不可,害得我差点因此丢下了小命。”在一旁的黄毛一听是雷公虫,顿时火冒三丈的骂道。说罢也顾不上害怕了,从阿胖的身旁拾起了放在地上的撬棍后朝棺椁地下捅去。

    这一刻发生的太过于突然,快得我和阿胖都还来不及阻止黄毛就已经把手中的撬棍朝棺材底捅了进去。

    正当我想阻止时棺椁底下的黄毛抬头疑惑的问道:“胖哥,你们这是忽悠我是吧。”

    “你什么意思呢?这是。”阿胖不解的问道。

    “这底下妈的什么也没有。”黄毛朝棺椁底下看了一圈后站起身说道。

    “有可能是你胖哥由于压力过大,眼花或着幻觉也说不定呢。不过先不管那么多了,阿胖;你不是要开馆吗?赶紧的,快点打开来看看有没你要找的人参果。实在不行的话赶紧想办法找出路,要不然早晚要被憋死在这鬼地方。”我扫了四周一眼,神情有些低落的说道。

    “百无禁忌,拜托。在这种地方你能不能先管好你那张破嘴,要不然哥几个早晚要被你给害死不可。”阿胖瞪了我一眼说道。

    我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从黄毛手中接过手电筒后便朝棺椁走去。围着巨大的石椁绕了一圈后这才脚步略轻的靠近了眼前的棺椁。

    在手电发出的白色光芒下我把眼睛凑近了刚才阿胖一直在捣鼓的覅方,这才看清原来那仅有小指大的区域处。有一层灰白色的凝固体,看样子应该是阿胖所说的石蜡。

    我用手搓了搓敷在石椁上的松香,很硬。放在鼻尖闻了又闻,想了一会这才对身旁正在擦拭汗水的阿胖说道:

    “火,你用火试试。”

    “火,什么意思?”阿胖楞了一下,疑惑的问道。

    “松香遇见火便会融化,既然这是明朝墓穴。那么这松香使用的年份应该不是太久,按理来说还没完全石化。你不妨用火试试,毕竟松香怕火。”我说道。

    “说得好像有点道理”阿胖摸了摸下巴说道,说罢便摸出了火机朝那凝固物体点去。

    看了一眼正忙着在身上掏火机的阿胖,我来到了石椁的另一旁。说实话,我从小就对棺材有着特殊的惧意。可能是童年时期就听他们说关于棺材的事听多了,这才心里有了抹不掉上的阴影。

    所以到现在只要我一遇见棺材便会躲而远之,毕竟是个不吉利的物品。不过此时非彼时,既然已经下来了那岂有不看之理,于是我便屏住了呼吸轻轻的把耳朵贴在了石椁上。

    听了好一会,直到一直没听到棺中已经再没有了任何声响传来后我这才稍微的放下了一直在肚中半挂着的心,就在我细看棺椁上的图案时,阿胖的那边这时已经有了动静,只听见“咔嚓”一声响动。

    我回过头望了阿胖一眼,只见他双手紧握着撬棍。正握着撬棍的另一端在上下的来回掰动,身前的撬棍已经有了多半伸进了棺椁之中,也不知他是如何打开这被石蜡封闭的棺椁。

    见此我便回过头朝他们靠拢过去,经过短暂的商议后,于是我们三人合力把棺椁盖子给掀到了一旁,直到棺椁盖被推开了大半阿胖这才摆手朝我们示意停手,阿胖率先把头上的头灯对准了被打开的棺椁中。

    只见棺椁里放了一口朱红色的大红棺材,棺材上的漆料稍微剥落,露出了棺材最里面的木质层表面。棺椁中的空间很大,棺椁内部的边上和棺材中间的距离刚好能容下一只略有四十二码的鞋。

    “我听说过用青铜或木质的棺材,但用红漆刷过的棺材这还是第一次见。”黄毛朝棺椁中探了一眼有些吃惊的说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不是我吹。我和你九哥在小时候就曾经见过一次用红漆涂过的大红棺材,就因为那次我和他还弄了个连续好几天都做噩梦呢。”阿胖朝棺材边上的缝隙中扫了一眼说道。

    我见阿胖再继续吹我也没打断他,但他说的的确没错。因为那次我没敢去看,就只有他一个人兴致勃勃的跑去观看去了;后来做噩梦的也是他,还听说这小子在一旁对那大红棺材不敬这才遭遇这劫。

    后来我才在我爷爷的哪里得知,原来那大红棺材里面装的是一个女子。听说这女子是被她嗜酒如命的丈夫给毒打致死的,阿胖这小子就有个坏毛病。那就是嘴贱,我当时还经常说他活该来着。

    “其实红棺材很正常,在博物馆就有许多大红棺材。就是不知道那是前期做成那般的还是后期受环境所影响的了。”我看了棺椁中的棺材沉吟道。

    “胖哥,既然我九哥都说很正常了。那你还愣着干嘛,开棺啊。”黄毛一脸兴奋的说道,不过可以理解。这种事普通人可不是有机会就能见到的,就连我也是。稀里糊涂的被阿胖拐来了不说,现在又要陪着他们瞎搞。要是被我那两位叔叔给知道的话那我可就遭殃了。

    只见阿胖没有回应黄毛,只是把手中的撬棍扔进了棺椁后这才双手向棺椁沿上一撑。便爬进了棺椁中向对摆放在中间的棺材盖上又是一阵摸索。

    “这玩的又是哪出?莫非这又是他们北排开棺前的规矩不成?”黄毛摸了摸后脑勺不解的对我问道。

    “可能是看看有没棺材钉吧。”我一时也被阿胖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含糊着回答道。

    “这墓真他妈的邪门了啊,先是甬道壁画,后是隐藏的封门石、紧接着又是完好无损的棺椁,现在又是没有订上棺材钉的棺材·····现在我有点怀疑这墓到底有没被盗了。”阿胖回头一脸稍微煞白的对我们说道。

    (本章完)

    ps:本文纯属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