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章 溶洞中狭窄的缝隙
    这溶洞形似蒙古包,顶部就像是一个圆锥体。哪怕四周岩壁还能听见“滴滴答答”的流水声,但洞穴顶部仍然没发现一丝潮湿的痕迹;这很有可能和它的体型有关。

    在溶洞顶部,有一些很是奇怪的图案。那图案从底部看上去就像是抽象画一般,由于年代久远的缘故所以导致了一些地方的颜料已经脱落。不注意看得还以为是天然形成的呢,但就算是发现了也无法看清那图案究竟是什么玩意。

    但隐隐约约的还能看清它的大体轮廓,如果没有脱落的话那么它就像是一个整体。就像是一条巨龙或者长蛇在空中盘旋,迟迟不肯离去。

    整幅图案很大,几乎已经把整个洞顶给占据了。但仔细一看,便会发现它并不像是被雕刻上去的;而是用颜料涂染上去或者是喷上去的。

    “我滴个乖乖,这少说也有三五层楼那么高吧。如果这是人为的话,那当时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我有些吃惊的说道,而我指的他却是当年喷绘这些彩绘的工匠们,不得不说当年的他们还真他妈的伟大。

    “这个墓似乎并不小,而且目前得知;这个墓并没有发现被挖掘过的痕迹,或许这里有我要的人参果。”阿胖似乎对我的惊讶声充耳不闻,自顾自的说道。当说道人参果的时候我还能看见他那双大眼眼睛在冒出炽热的精光和兴奋。

    “或许这才算是真正的危险,不过阿胖。像这种墓压墓的葬法似乎有点不符合逻辑,你见过吗?”我点了点头问道。

    “切,这就是九哥你孤闻寡见了。这算得了什么,不是我吹;在河南有座大山自古以来一直被传为最具有灵性的山脉,白居然有句诗就是这么说它的,北邙冢墓高差峨。在当地有句俗语来着,叫做:生在苏杭,死葬北邙。就是不知道叫什么山来着·····”说到这的阿胖顿时有些卡住了,有些着急的摸后脑勺。

    “叫邙山,我在陕西听说过。”黄毛这时插嘴道。

    “哦,对对对,就是叫这个名字。啧啧啧,这可不是我吹啊。北邙山上朔风生,新冢累累旧冢平。富贵至今何处是,断碑零碎野人耕。你想想啊,这那里地下埋葬的坟墓啊,简直就是数都数不过来。大有皇帝陵墓,小到普通人家。一层压一层,层层挤压。在下面的那一部分古墓反反复复的一直被上面兴建的墓几乎把封土堆都给铲平了。”阿胖此时又做回了他的讲解员,孜孜不倦的一直说道。

    “打住打住,别扯这些没用的。我问你件事,你还记得我们在外面所遇到的那龟托方圆吗?”我见阿胖一直在不停的唠叨,我急忙打断了他问道。

    “记得啊,你问那邪门的东西干嘛?”阿胖不解的问道。

    “你不是说那东西是汉朝以前的产物吗,那它怎么会出现在明朝地宫的不远处?而且还不止一个。”我越发觉得奇怪,便把一直在心中压着的这件事提出来对阿胖说道。

    ”对哦,你这一说我倒是觉得有些不对。“阿胖与黄毛一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解。

    “既然你说这下面有墓,那你能从上面壁画中可以看出这下面是什么年代的地宫和规模?”我问道。

    “这么高,要是能亲手触摸一下那就好了。”阿胖抬头望了洞顶上的抽象画一眼,然后摇着头说道,示意不能。

    “那我们走吧,现在这种状况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此时我已经心凉了大半,出路被封;其实也不算什么被封,那根本就是一条死路。现在我们除了继续摸着黑走下去也被无他法了。

    我们三人顺着阿胖指出的那条缝隙依次钻了进去,此刻由我带路,黄毛其次,阿胖殿后。我们之所以这么走法是阿胖首先提出的,估计是他在溶洞缝隙中身体太胖,实在是不好走前面。再说了在我们身后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把我们的绳索给解开的,万一前面难免有些一些限制着他体型的路段那我们走在后面的也极有可能跟着遭殃。

    他走后面好歹也能阻挡一二吧,这样谁也不拖累谁。毕竟他说的这也是个道理,我和黄毛也当仁不让的走在了前方。

    这条缝隙刚好够我们一人通过,手脚难免有时会施展不开,所以我们腾不出手用手电,就一直开着头上的头灯向前探去。身后的他们二人也没敢开灯,毕竟身上的能源资源有限;这个洞也不知有多长,还要耽误多久,所以有些物品能省则省吧。

    缝隙的两边岩壁上长满了一层手指厚的青色苔藓,甚至还能摸到苔藓里所蕴含的水分。摸上去软软的、湿湿的。用手朝上面一按顿时手上尽是一片水渍,咋一看手上也被这水染得通绿,也不知这叫不出名字的苔藓有没毒。反正看起来怪恶心的,甚至被那绿色所沾染上的部分还滑溜溜的。

    就这样走了十来分钟吧,十来分钟的路程要是在平地上能有几百米甚至上千米的距离,但在这溶洞的缝隙中一个成年人还不及一个五六岁的小孩走得快。毕竟体型摆在那,从开始到现在我们走过的直线距离能有一百米以上就算很不错了。

    我和身后的黄毛要好上一些,这可苦了殿后的阿胖了。这家伙从开始到现在都一直气喘吁吁的,嘴里还不停的咒骂呢。弄得整个溶洞听到的全是他一个人的声音,不过好在我和黄毛与他待的时间较长;也就对他的这种脾气不见不怪了。

    就手电照射在绿色的苔藓有些毛骨悚然,就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般。不过我们此刻所在的地方本来就是另一个世界,一个死人长待的寂静世界。只不过此时这个寂静的世界杯我们这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给打破了·······

    (本章完)

    ps:本文纯属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我知道欠多了,但总是没灵感。我会尽量的把没更的补上来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