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争执
    在这犹如死寂般的一片黑暗中,只听见阿胖失声叫道:“妈的,这又是啥玩意?这山洞不会是要塌了吧。”

    我急忙伸手打开了头顶上的头灯,向前方照射过去;但这失去了原样的溶洞此时变了个样似的,一般的手电的照射范围可比不上头灯,除非是一些野外的专业设备。但头灯少说也得十多米;但当下能看见五米开外的范围就算很不错了,也不知眼前这一望无际般的黑暗中有什么未知的存在导致了头灯发出的光芒这么微弱···········

    我心中顿时大惊失色,不由得急忙把头上的头灯取下来。拿在手中来回的拍打着,起初我还以为坏了呢。不过回过头望向他们二人时,顿时也变得了释然了许多。

    三根惨白色的光柱顿时从不同的角度向四周照射而去,但这一片黑暗实在是太过于漆黑了;如同倒扣的锅口一般,黑漆漆一片;三盏头灯所发出的光柱就像黑夜中被风吹得摇摇欲灭的火烛,仿佛随时会灭掉一般。

    在昏暗的灯光下,我们所能见到的也就是脚下先前踏过的石梯;至于其它的一切此刻就像隐藏在云里雾里一般,始终难以查看原本它的真面目。

    突然,“咻”的一声顿时打破了吵闹的四周,刹那间仿佛来源于溶洞中传出的声音都这此刻消散得不见了踪迹。耳中顿时一片轰鸣,转身望去;原来阿胖估计是被吓得不轻,早就迫不及待的从背包中掏出了一根冷烟火,点燃后便从手中扔了出去。

    冷烟火从阿胖手中一脱手,在空中翻转着正在燃烧的身体,划出了道令人直叫心安的光芒后便掉落在了远方的破罐子上;那冷烟火身上的淡红色火焰没了空中气流的阻挡后,掉落在地上瞬间燃起了半米高的火焰。

    惨红色的光芒瞬间把冷烟火周围的一小片区域照亮得如同白昼一般,伴随着火焰的燃烧;其中还有股青色的烟雾从冷烟火中冒出,不过这些我们都没注意去看了。

    尽管冷烟火的照明射程比不上头灯手电,但照明范围依旧还要比头灯之内的还要广得多。尽管如此,但这溶洞还是太大了。炽白色的光芒还是不能照亮全部,也只是把它周围的范围照亮了不少而已;其它地方依旧是漆黑一片。

    此时我们的目光全都盯在了如同黑锅底部般黑的黑色罐子上,那枚被阿胖抛出的冷烟火刚好插进了好几个黑色罐子的缝隙中;这样一来它的燃烧速度虽然快了不少,但照明度也较为平稳。

    在我们的注视下,被淡红色的光芒照射在其中的一个满身尽是裂痕的一个罐子上。此时那黑色罐子有的地方已经剥落了好大一块,看这易碎的构造应该是陶罐制成的罐子。

    凹陷进去好大一块的黑色罐子此刻就如同一枚鸡蛋一样,只要那么轻轻那么一碰;浑身随时会破裂似的。不过的它们已经破裂了,就在我刚刚一路狂奔的同时;脚下已经不知踩破了多少黑色陶罐,流出了一滩滩黑色的污水,渗透进了下面被层层叠压的陶罐缝隙中。

    “那什么玩意?”阿胖突然看见了脚下的石阶上的黑色污水,吃惊的指向它问道。

    我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原来那黑色的污水已经趁着刚刚一片黑暗的瞬间在我们不知不觉中流到了我们的脚下的石阶上。这玩意由于我们暂时还不知它的底细,所以并没有轻举妄动,毕竟是从黑色陶罐中流淌出来的;说不定是什么毒水毒气的东西,毕竟只有存在着地宫的古墓中从不缺这些要了老命的东西。

    阿胖怕这东西有毒,便从包中掏出了三幅口罩依次递给了让我们戴上。我摆了摆手拒绝了他的好意,这黑色污水我之前不光见过,还用手接触过;非要说有毒的话那么我现在肯定躺在地上了,不过我刚才也只是用手触摸了而已。

    我微微的弓下了腰,再次用手沾了点放在手上;阿胖见此急忙向前想要拦住我,不过被我看他的眼神给拒绝了。透过头灯一看,这才发现这黑色的污水已经比刚才的还要清亮得许多;不过还是依然浑浊不堪,此时应该叫它污水较为合适。

    放在鼻尖嗅了嗅,顿时一股难闻的味道冲鼻而来;我急忙用另一只手捏住了鼻子,这才对正用疑惑的目光向我询问的他们说道:“一种难闻的中药味,还要一股腥味······”幸好我们之前并没有心情吃什么能够填饱肚子的东西,要不然此时我的胃中已经在翻江倒海了。

    “这到底是谁的墓室?怎么到处尽是这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的玩意?”阿胖看了四周一眼说道。

    “如果记忆没有出错的话,那我们所处的地宫应该是先秦时期所建造的。”我紧盯着脚下难闻的污水说道。

    “你逗我是吧?先秦时期?”阿胖一脸变得有些痴呆的问道,看他样子似乎被我这句话给震惊了不小。

    “那被抓住要判多少年?无期或者死刑?”黄毛被吓得顿时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低着头抽泣道。

    “你想得美,据说盗墓被抓的在必要时可以直接击毙。”阿胖白了黄毛一眼说道。

    “想不管被抓住会怎么样,当前我们要寻找的是离开这里的通道。并不是谈论这个,对了;阿胖事先不是说过这地宫看样子并不像是中原地区的,现在我也不得不相信了。”我扫了四周一眼说道。

    “早知道就不和你们来淌这才浑水了·········”正在抽泣中的黄毛还在独自低声抱怨道。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知道些什么?”阿胖不满的看了黄毛一眼,不过并没有对他说些什么;只是疑惑的对我问道。

    “这里算是古夜郎国建造的地宫。”我看了他们二人一眼说道。

    “放屁,当老子我没读过书是吧;那不是在贵州的一个连国都没有的小国家吗?”阿胖一听顿时破口大骂道。

    “既然没有国都,那不就是连国家界限都还没确定吗?又或者这里是他们后来移居过来所建造的呢·········”

    (本章完)

    ps:本文纯属原创,若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