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第 20 章
    ,精彩小说免费!

    不管柳五是男是女,他既然顶着女子的名义嫁了过来,目前是贺兰家的媳妇儿,贺兰叶就要对他负责,该走的流程不能含糊,让人嗤笑柳家。

    贺兰家对于娶来这个高官仕女也比较上心,昨儿家里头就已经把给新嫁娘的回门礼整理好了,结结实实装了一车的礼物。

    贺兰家本没有女儿家出门用的车辇小轿,一干镖师们现场干活,昨儿就叮叮当当捣腾出来了一架马车来,怕被嫌弃粗糙,扯了细布印花棉把漆了红漆的车厢包了起来,瞧着也像模像样。

    给柳五准备的都准备好了,临出发了,柳五带着两个侍女走出来,一看见高头骏马后头那个由矮脚小马拉着的马车,脚步一顿,不往前走了。

    贺兰叶脸依旧涂了白,病恹恹的模样,她翻身刚上马,就被柳五叫了声:“三郎。”

    “嗯?”

    贺兰叶看着不远处画着精致妆容的柳五,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她默默移开了视线。

    “你还受着伤,别骑马,去坐马车吧。”

    坐马车?贺兰叶立即摇了摇头:“那是给你准备的。”

    何况她哪里来的伤,真正受伤的是柳五,她今天早上还看见柳五换药的时候,伤口还没有愈合呢。

    “三郎,”柳五柳叶眉似蹙非蹙,一双瞳剪秋水,端的是楚楚动人,他面带难色,朱唇微启,“莫要让我担心。”

    犹如清泉般灵动的声音听在贺兰叶耳中却异样的折磨。她嘴角一抽,怕柳五还能说出更无所畏惧的话来,耷拉着脸下了马,不着痕迹瞪了柳五一眼,往后头马车走。

    柳五得逞,嘴角挂着一抹浅笑,慢悠悠随在贺兰叶的身后一道上了马车,好在自家打的车不省材料,车厢够大,铺着软棉坐垫的内里足以坐三五人。

    贺兰叶与柳五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她视线落在半空中,等马车驶出,才问道:“非要我坐马车,可是有话要对我说?”

    柳五依旧是一副新妇打扮,脸上点了胭脂,白皙的脸颊上多了一份红润,却面无表情毫无喜气:“我一个大男人坐马车,让你一个姑娘家骑马,这事我做不出来。”

    贺兰叶咀嚼了一番这话,依稀明白了柳五的别扭之处。

    这算什么,男人的自尊心作怪么?

    她看着柳五依旧有些冰霜之感的脸,没好意思说,婚礼当天,是她骑马把他接来的,更不好意思说,当初她骑马保护坐马车的柳五也有几天。

    贺兰叶沉默了许久,等一路摇摇晃晃抵达了中府,在丞相府后门停了下来之后,她率先跳下马车,给柳五掀着帘子。

    柳五现在明显不适应接受贺兰叶的照顾,他满脸别扭,眼神中都透露着一股子尴尬。

    贺兰叶扶着柳五下了马车,收起脚凳的时候,她低着声凑在柳五耳边小声快速说了句:“我知道你想什么了,放轻松些,你在我面前,已经可以不需要男人的面子了。”

    说完这话,柳家的几个郎君出门来迎接,贺兰叶端着大大的笑脸转身去和这些舅兄舅弟寒暄了,没有去管柳五。

    柳家人看不出对贺兰叶有什么不满意的,就算身份有着天地悬殊,柳家人也是客客气气与她寒暄,引她进去。

    柳家因柳丞相尚在,并未分家,家中几房具在,这种回门的日子,大家也都聚在一起,等着新婿去见人。

    贺兰叶被柳家的郎君们簇拥着,说笑着往里头走时,柳五忽地加快了步伐上来,挤开他兄弟们,丢了一个眼神给贺兰叶,同时扬了扬下巴赶人:“哥哥们若是没有事,该忙去忙,这里不用你们来带路。”

    柳家儿郎们与柳五这个几乎养在外头的妹妹似乎不太熟识,闻言都有些尴尬,也有个与他关系亲近些的小郎笑道:“五姐姐要和五姐夫一道走说话,要撵我们去呢!”

    柳家儿郎们这才笑着推作一团,对贺兰叶拱了拱手,让开了路。

    贺兰叶不好反驳柳五的话,含笑与舅兄舅弟们拱了拱手后,与柳五并着肩往前走了几步,等离人远了些,她才低声问:“你这是作何,太失礼了。”

    “我这是在帮你。”没有了外人,柳五的脸色凝重了些,“他们都是男人,围着你到底不好,总要让他们离远些才是。”

    贺兰叶这才回味过来柳五忽然的动作,原是为了把她和那些柳家儿郎们分开。

    这算是一种好意吧?贺兰叶心中少了些刚刚的困顿,她勾了勾嘴角:“那就谢过了。”

    其实她早已经习惯在男人堆中,这种时候她也没有把自己当做一个女子,只顶着万仓镖局局主的身份与人周旋应酬。

    忽然被当做女子维护的感觉,虽然有些别扭尴尬,但是柳五的好意她还是很好的接收到了。

    新婿第一次带着嫁出去的姑娘回门,柳家的长辈们也都重视,齐聚在正堂,笑吟吟受了贺兰叶的礼,之后就直接摆开了桌子,款待新婿。

    偏堂设了三桌,一桌是长辈与贺兰叶柳五,一桌是儿郎,一桌是女眷,所以的一切几乎都是围着贺兰叶展开。

    长辈们倒是没有说什么,只和蔼的问了一些常规问题。平辈的就少了许多禁制,柳五的亲哥柳照承第一个端起了酒杯,隔着两个位置朝贺兰叶举了举:“妹夫,新婿上门,没有不喝酒的道理,我做兄长的,先请妹夫一杯酒。”

    舅兄敬酒,贺兰叶受宠若惊,她放下筷子站起身来,刚要端起面前的酒杯,就被一直安静坐在身侧的柳五伸手盖住了酒杯,同时柳五对着他亲哥不客气的说道:“三郎身上有伤,喝不得酒。”

    贺兰叶这才想起自己还在‘伤重’阶段,也随着柳五的话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拱了拱手:“舅兄敬酒,本不该推辞,只是有伤在身着实喝不得酒,还请准许我以茶代酒。”

    “是我忘了,既然喝不得就算了。”柳照承杯子一转,点了点柳五,嘴角挂着一抹意味深长的笑,“他喝不得,妹妹,你总该喝的吧。”

    柳五?

    贺兰叶一愣,在柳五去拿酒杯的时候连忙按住了,迎着柳五困顿的表情她微微摇了摇头,而后充满歉意对柳照承说道:“舅兄,……他也喝不得酒。”

    早上柳五换药时她瞥见了,长长的一道刀伤,尚未结痂。她是假病重,柳五是真受伤,这个酒,也不能让柳五去喝。

    贺兰叶看似温柔却很强硬地按下了柳五的手,硬塞了茶杯在柳五的手中:“在下与五娘以茶代酒,舅兄请——”

    柳照承面带错愕,来来回回打量了贺兰叶与柳五几眼,他许是有什么念头,面上写满了古怪,慢吞吞说道:“既然你夫妇二人都喝不得,茶水就茶水吧。”

    柳五这种时候算是给贺兰叶面子,并未驳了她,沉默地看了她一眼后,接受了这份好意,与她一起端着茶杯敬了柳照承。

    有亲兄长开头,其他的兄长弟弟们都端着酒杯,只是任由他们嘴皮子说烂了,贺兰叶也坚定地拒绝了喝酒,从头到尾都盯着柳五一起用茶水代替。

    席间坐在一侧的一个婶母瞧着他们半天,捂着唇对柳夫人笑道:“嫂子真是好福气,五娘嫁的人当真是好,会疼惜人呢。”

    一直食不下咽的柳夫人脸上复杂极了,一会儿笑,一会儿叹气的,闻言更是勉强地勾了勾嘴角:“是个好孩子。”

    一般新婿陪姑娘回门,没有哪个不被灌酒的,唯独贺兰叶身上顶着重伤的名头,硬是滴酒未沾,虽然如此,她也融入柳家的儿郎们之间与之谈笑风生,游刃有余的姿态没有半点拘谨,很容易让人对她产生好感。

    撤了桌,长辈们先离开,柳夫人给柳五递了个眼神,笑着对贺兰叶道:“五娘闺房有样东西忘了拿,我与她去拿了来。”

    贺兰叶起身恭恭敬敬对柳夫人行了一礼:“岳母请。”

    其实不需要什么借口,不过是孩子嫁出去了做母亲要抓他去问问话罢了,她懂。

    柳五跟着柳夫人出去的时候,悄悄给贺兰叶挤了个眼神,然后面无表情就出去了。

    什么意思?贺兰叶有些茫然,并没有理解柳五的这个眼神是想要做什么。

    “来来来,妹夫,你跑江湖的人,肚子里的东西多,快给我家这些不知事的弟弟们讲讲外头的事情。”

    柳照承是亲舅兄,长辈一走,就属他与贺兰叶关系最近,走过来手一搭她肩,把人往旁边带。

    贺兰叶不着痕迹甩开了柳照承的手,带着笑过去,随意拈出一二趣事,只哄得柳家一众儿郎女眷们连声惊呼,不多时这些人看着她的目光中都充满了崇拜。

    贺兰叶不过坐在那儿喝完了一杯茶,讲了几个趣事,就见柳五面色中带着一丝僵硬走了进来。

    他一来,与他不太相熟的姊妹兄弟都起身,让开了位置,露出了被围在中间含笑讲故事的贺兰叶。

    “收拾收拾,该回了。”柳五看起来有些疲累,丢下一句话后,又对柳照承说道,“大哥,家里头你多操操心,别的事情,就别瞎操心了。”

    “哎你怎么说话呢!”柳照承眼睛一瞪,刚要说些什么,忽然意识到周围都是人,嘴角一抽,白了柳五一眼,许是生气了,袖子一甩就走了。

    贺兰叶简直服了柳五在自己家中这个得罪人的脾气,她起身后对着这些都还可爱的儿郎女眷们拱了拱手,笑着辞别,再三留步,眼看着柳五差点绷不住要自己一个人走了,才无奈叹口气,赶紧追了上去,

    柳五步伐迈的大,顺着没有人的回廊走出了一股气势汹汹的姿态,看得贺兰叶颇为头疼。

    贺兰叶大步跟了上去:“岳母和你说什么了,你这么气。”

    提起这个,柳五的脸上染上了一丝恼火:“我娘以为我是断袖,看上你了才非要嫁过去的!”

    贺兰叶脚步一顿,若有所思看着眼前的柳五。

    见她不走了,柳五也停了下来,嗤笑道:“你说这是不是可笑,难道我是断袖么!”

    贺兰叶犹豫了下,小心翼翼打量了柳五一眼,然后用颇为纠结的语气说道:“……难道你不是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