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第 23 章
    ,精彩小说免费!

    贺兰叶浑身一僵。

    远处那骑着马冲过来一脸悲愤的,可不是楚阳候世子,齐洵么!

    一想起他来,贺兰叶就头疼无比,她忍不住往后缩了一缩,小声唇语着问:“怎么办?”

    一时忘了把垂纱放下来挡住,他们俩的脸都暴露在外,让人给看了仔细,这会儿想躲都来不及了。

    柳五看起来比她还头疼,攥紧了扇子遮着脸,用更小声说道:“我怎么知道!”

    新婚夫妇二人面面相觑,贺兰叶猛地捂着胸口往后一躺:“这是你的旧情人,你去解决,为夫伤口痛。”

    柳五几乎在贺兰叶躺下的瞬间扔开扇子顺势跟着她往后一倒,同时飞速说道:“让自己的媳妇儿出面,贺兰,你还算不算个……当家的!”

    就在两口子怒视对方迫切希望能有一个主动站出来承担的时候,那头齐洵已经骑着马到了辇车跟前。

    贺兰叶眼皮一跳,拍了拍还和她靠的很近的柳五,两个人起身,把刚刚弄得有些凌乱的衣服整理了下,对着齐洵抱了抱拳:“世子。”

    “贺兰叶,你伤好了?”齐洵一脸扭曲盯着贺兰叶上下打量了半天,无比失望。

    这分明是盼着她死啊!贺兰叶哪里不知道眼前人的心思,她沉住气,笑道:“托福,有五娘照顾,把在下从阎王殿拉回来了。”

    这会儿柳五重新捡了扇子遮着脸装仙女,目光一直落在贺兰叶的脸上,没有偏移半分。

    齐洵一直眼巴巴盯着柳五,半天都没有得到一点回应,整个人都垮着,苦涩对柳五说道:“柳姑娘,许久不见,你……可还好?”

    柳五摇着扇子目不斜视,用清冷的女声道:“不劳世子牵挂,都好。”

    齐洵肉眼可见的更焉了,他沉默了会儿,极其不解:“柳姑娘,他贺兰叶一个水性杨花的下等小白脸,你究竟看上他什么了?嫁到那个巴掌大的穷窝窝里,你……”

    ‘下等小白脸’贺兰叶啧了一声,还在观望,只见柳五猛地向齐投向锐利的目光,语气冰冷的掉冰渣:“齐世子,你太无礼了,向贺兰……我家郎君道歉!”

    贺兰叶一愣,她侧眸小心打量了柳五一眼,只见挺直着背的柳五紧绷下颌,的确是一副生气了的样子。

    他在气什么?

    齐洵比她还迷茫,扫了贺兰叶一眼,梗着脖子道:“我说的又没有错!他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娶你!不知死活!”

    柳五拧着眉头,冷冰冰的注视着齐洵,在他的目光下,齐洵渐渐声音弱了弱,最后不甘示弱的用略带哭腔的声音吼了一句:“本来就是!我喜欢你!本以为柳姑娘你会嫁与我为妻,却被他姓贺兰的半道截了!这个仇我不报誓不罢休!”

    齐洵也算是个铁骨汉子,这会儿眼圈都有些发红,他恶狠狠盯着贺兰叶:“是男人就不要躲在女人后头,出来!我们好好算算账!”

    贺兰叶也觉着,早些解决得好。她刚一起身,就被柳五身上按住了胳膊:“你别去。”

    “事情总是要解决的。”贺兰叶看得清淡,起身从柳五身边走过的时候,还低声笑了句,“刚刚不是还巴望着让我去解决么。”

    柳五低声回了句:“他要的是和男人当面谈!”

    贺兰叶就更打趣地看了柳五一眼:“是啊,所以你好好看着就是了,‘媳妇儿’。”

    柳五张了张嘴没有说话,见贺兰叶大大方方下了辇车,齐洵也翻身下马,他想了想,提起繁重的裙子也跟着下了去。

    “齐世子,”贺兰叶环顾四周,指了指旁边的一座酒楼,“大街上有些事情不方便说,你我不如进去坐下好好谈谈?”

    他们一个楚阳候府的世子,一个丞相府的姑娘,一个威震天下镖局的局主,在大街上的确太引人注目,齐洵也嫌丢人,抹着眼睛粗声粗气同意了。

    一行人上了酒楼,直接包了二层,随从们把持着楼梯,只三个人在上头。

    贺兰叶也自在,上去就自己找了个椅子一坐,柳五立即贴着她坐下,一副顺从的模样。

    齐洵满肚子的气还没有发泄,就被贺兰叶笑吟吟打断了:“世子,请坐下说。”

    她说着拍开了旁边的一坛酒,拿了两个碗分别倒满了,一碗推给齐洵,一碗留给自己。

    “在下与柳姑娘当真两情相悦,彼此盟定终身,如今也成了婚。”贺兰叶转了一圈酒碗,诚心实意对齐洵说道,“说有对不住世子的地方,在下自认为没有。但是世子的确枉费了一番感情,在下自当为妻向世子致谢,致歉。”

    齐洵发现面对贺兰叶,他的怒气总是不能成功的发出,憋着一股气坐在那儿抱着酒碗,悲从中来:“我喜欢柳姑娘,喜欢很久了!贺兰叶,是男人,你就不该横刀夺爱。”

    旁边的柳五这会儿淡淡说道:“我不喜欢你。”

    他一脸淡漠:“齐世子,你的喜欢只会让我有负担,包括你现在一副声讨我家郎君的样子,都令我十分厌恶。”

    齐洵一愣,吸了吸鼻子,瓮声瓮气道:“柳姑娘……你从来都不……一点点都没有……喜欢我么?”

    贺兰叶也有些好奇,侧眸小心看着柳五。

    柳五抬着下巴,一脸冷漠:“从来没有,齐世子,你在我眼中,与街上的路人无差。”

    齐洵抱着酒碗浑身颤抖的样子,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贺兰叶到底心有不忍,她开了腔:“世子,世间多有痴情错付,早些看明白,也好。”

    毕竟这会儿抽身还来得及,他要是很久之后才抽身,等知道了柳五是个男人,只怕他会想不开做些傻事。

    秉着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心态,贺兰叶客客气气道:“今日你我相逢即是缘,过往种种就随风而去,世子到底委屈了,在下愿意陪世子痛饮一场,驱赶烦心。”

    齐洵沉默了下,用颤抖的手端着酒碗,用力碰向了贺兰叶的酒碗:“干!”

    贺兰叶刚抬起碗,柳五手疾眼快就一把按住了她,满眼都是不赞同:“你喝什么,让他自己喝就是了,大不了我们掏钱。”

    “无妨,只此一次,让齐世子痛快了罢。”贺兰叶笑着说道,“这里酒味大,你去旁边坐着。”

    柳五想了想,用手帕在贺兰叶的脸上扫了扫,凑在她耳边轻声关切道:“少喝点,不然我可不许你睡床。”

    贺兰叶憋笑憋得浑身发抖,无力地点了点头:“是。”

    她等柳五坐到了旁边去,一回头,只见齐洵瞪大了眼,伸着手颤巍巍指着她,好似她罪大恶极一般:“你……你!”

    “喝酒,喝酒。”贺兰叶假装不知道齐洵是在想什么,客客气气劝着。

    齐洵许是化悲愤为酒量,抬起酒碗一口喝完,连续与贺兰叶拼了三碗,不过瘾,自己把酒坛抱过来倒,一边倒得到处都是,一边打着酒嗝:“你……爽快!我……我真的是喜欢柳姑娘……你们成婚,我都没有去搅局!你看,我是不是一个……”

    他放下酒坛,狠狠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力气大的啪啪作响:“大好人!”

    贺兰叶见他差不多醉了,自然是哄着:“世子心善,自然是好人。”

    也多亏了齐世子没有来凑热闹,不然她能解决的了一个,解决不了两个。

    “贺兰叶,你……”齐洵抬起醉意朦胧的眼,盯着贺兰叶,“你……你要是不是柳姑娘的郎君,多好……”

    “嗯?”贺兰叶没有听太清。

    齐洵喝得脸都红了,他眼睛里慢慢渗出了一滴眼泪,颠三倒四道:“我真的……喜欢柳姑娘啊……”

    贺兰叶沉默了下,主动端起酒碗,一饮而尽。

    旁边的柳五盯着贺兰叶一直眉头紧锁,不知在想些什么。

    “柳姑娘……”齐洵抬着头眼巴巴看着坐在角落远离他们的柳五,一声一声儿唤着。

    贺兰叶啧了一声,莫名有些心疼眼前的齐洵了。

    这时,上来了一个黑衣青年,赫然是她得用的常恩显,他走过来扫了眼齐洵,直接走到贺兰叶面前低声道:“镖局有些事,请局主现在回去。”

    现在?贺兰叶端着空碗有些犯难。眼前的齐洵还眼巴巴地,柳五摇着扇子理都不理,她这会儿要是带着柳五走了,齐洵估计要在这儿哭一场了。

    “你先回去,”许是看出了她犯难,坐在角落的柳五摇着扇子对她昂了昂下巴,“我开导开导他。”

    柳五是男人,留在这里倒是不影响什么,只贺兰叶担心柳五开导过头了,把人家世子给开导去寺庙了,就不好了。

    她对着柳五挤了挤眼,想要让柳五把握好分量。

    柳五接到她眼神明显一滞,而后悄悄抬起扇子盖了盖脸,朝她摇了摇放在膝头的左手。

    这是懂她意思了。

    贺兰叶这才放心,赶紧和常恩显离开了。

    镖局到底怎么回事,常恩显也说不清,她只能打马快些往回赶。

    回来之后,贺兰叶发现就是一桩小事,只是没有她不行。

    她很快就处理好了,与娘亲说了几句话,回了房间,闻着她身上在画舫沾染的杂乱脂粉味简直不喜欢到了极点,皱着眉打算先洗洗。

    她衣裳一脱,刚用水冲了冲身体,外头猛地响起了零乱地敲门声,以及一个陌生侍女慌乱的声音:“姑爷!不好了,公主!奇华公主把我家姑娘带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