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第 25 章
    ,精彩小说免费!

    窒息, 沉重, 一波一波的挤压让贺兰叶的心跳难以维继。恍惚,混沌,她已经陷入最孤立无援的绝望之中。

    模糊的意识中, 一只强有力的手掌划破水波, 一把稳稳搂在她腰间。

    那人的气力很大, 把毫无挣扎之力的她轻轻松松搂紧怀中,早已失去一切力量的她犹如轻飘飘的藤蔓,依附在那人的强劲的臂弯中,感受着一层层水浪不停划破涌来的强壮冲击,两个人紧紧相拥着冲破水面。

    随着‘哗啦——’一声水波被强烈冲击荡漾开的水声, 贺兰叶长时间的窒息后, 她终于呼吸到了一口空气, 她脑中一片混沌,本能的攀附着她身边的支撑,发黑的眼前什么也看不见的她大口大口呼吸着,心跳像是被拨动了一般如擂鼓般急促紊乱。

    她的手紧紧搂着同样湿漉漉的那人肩膀, 因为呛水而不断咳嗽, 被她扶着的人僵硬了片刻,伸手给她拍了拍后背。

    贺兰叶这会儿也顾不得那么多,她好不容易喘匀了气,睁开眼, 额前碎发上滴落的水珠滚落在她的鼻尖, 她抬手摸了去, 有气无力道:“多谢了。”

    “客气。”抱着她的人一身金钗罗裙泡了水,堆云髻散落垂在湿漉漉的肩膀,轻薄纱衣紧紧贴着他的身躯,勾勒出一个有棱有角的躯体。

    他画着精致妆容的脸被水一泡,如今成了花脸,他倒也没有在意,搂着贺兰叶踩着水,试图带她游到旁边一个单独小舟上。

    “等等!”贺兰叶却拉住了想要带她一起游的柳五,抿着唇,她湿漉漉的脸上略显尴尬,也不敢纠结,飞快小声说道,“先别过去,我……我衣服松开了。”

    她如今浑身全湿透了,之前在水中挣扎时,没有勒紧的小衣直接滑落,导致她一直紧缚的胸此刻只有两层薄薄的衣服裹避,却也无法遮挡其轮廓,在湿漉漉的衣衫下,一览无余。

    抱着她的柳五浑身一僵,他几乎是在瞬间松开了紧紧搂着贺兰叶的手,下一瞬,失去了支撑的贺兰叶差点又一头滑进水中,还好他反应快,在贺兰叶身体一沉时赶紧抓住了她,一用力,把人抱了个满怀。

    猛地被松开的贺兰叶心里一个咯噔,刚要感受痛苦绝望的时候,还好有惊无险被拉了回去,她感觉到这个重新抱住她的怀抱摇摇欲坠,几乎又有要松手的架势,贺兰叶无声呻|吟,生怕眼前浑身僵硬的柳五再松开一次,把她这个北方长大的人重新扔进毫无依仗的水中,为了小命着想,她直接揽住了他的腰,死死揪着他衣服。

    附近的画舫上还有声嘶力竭的重叠在一起的鬼哭狼嚎,她远远抬眸扫了眼,只见不远处画舫船舷上爬满了人,其中还有尖叫不断的奇华和嘶吼着的齐洵,万分焦急。

    这副模样,想必奇华也没有料到吧。

    贺兰叶刚想动,就被柳五一巴掌拍在背上,他压低了嗓子有些冷厉:“别瞎动!老实待着!”

    她一愣,柳五这有些异样的态度让她有些茫然,她看着柳五那张被妆容弄花了的脸,看不见好笑,只看见了一层冰霜。

    他在生气?

    怎么又生气了?

    贺兰叶摸了一把脸上的水,吐了一口气,只觉着莫名其妙的茫然。

    水波在一圈圈荡开,来回起伏不平的湖面上下饺子似的跳下来许多人,口中喊着,奋力朝他们游过来。

    贺兰叶紧紧抓着柳五,她的身体在水中不断随着波浪晃动,只能依靠着稳健的柳五固定身体,她的视线透过柳五的肩膀看见后头画舫上跳下来的随从,脸色一变。

    不能让他们过来!

    不等她出声,只见搂着她手脚僵硬的柳五回过头,凌厉的朝着身后呵斥了句:“不许过来!统统退回去!”

    他的声音本就有着如琴弦撩拨般的清灵,在没有压抑怒意提高了声音的情况下,充满锋利气息。

    那些正要游过来的人明显被他这一声给吓住了,踟蹰不前,纷纷回头去看画舫上的主人。

    画舫上船舷趴着的奇华哭哭啼啼指着贺兰叶这边,拔尖了声音:“别管她!去救松临哥哥!”

    那些人自然听从奇华的指挥,继续朝着贺兰叶方向过来。

    贺兰叶浑身紧绷,被陌生人可能撞破她秘密的紧张传递她全身,她头皮发麻,抓着柳五的手忍不住用劲,抠到了他背脊。

    柳五呆滞了片刻,下一瞬,他猛地一用劲,把还和他身体有一两分空隙的贺兰叶抱紧,瞬间两个人的身体紧紧相贴,没有一丝的缝隙。

    贺兰叶猛地感受到一个冰冷而带着一股压抑着的炙热的怀抱,身体与身体紧密接触的无隙让她浑身传递着一种血液跳动的炙热感,她呼吸一滞。

    水波在不断摇晃,浮在水面上的两个人额头发间不断渗落的水珠滴在他们的眉间脸颊,让贺兰叶有种恍惚的错觉。

    她只是眼前一个恍惚,就立即收了心思,眼下的她没有半点时间可以浪费,不远处的那些随从们已经快要游过来了!

    贺兰叶吸了一口气,反手紧紧搂着柳五的腰,同时抬手把柳五的头按在自己的肩膀,彻底调转了一个体|位,面对着即将游过来的那些人,气沉丹田,用粗迈的声音怒喝道:“停下!”

    贺兰叶的怒喝在这些人眼中比柳五的话有分量的多,为首的距离贺兰叶还有不足一丈远,闻言赶紧停了下来。

    贺兰叶按着柳五的手微微有些颤抖,她能感觉到柳五静静靠在她肩头,灼热的鼻息喷在她肩膀上的温度,在浑身湿透一片濡湿中,带有一份别样的痒,让她难以忍受的想要逃离。

    她微微吸了口气,目光沉着投向不远处的画舫:“齐世子!劳驾扔两件衣服来!”

    她也好,柳五也好,绝对不能被这些人近距离看到。

    画舫上的齐洵手忙脚乱脱下了自己的外袍,又呆住了,对着贺兰叶扯着嗓子吼:“我怎么给你啊!”

    贺兰叶的目光落在了她来时划过的小船,对齐洵吼了句:“扔到那个小船上!”

    齐洵一个命令一个动作,把自己的外袍扔进去后,还剥了几个妓子的外纱全部揉成一团,让他随从把小船推过去。

    贺兰叶紧紧盯着,等小船距离近了,她够得着了,立即让那些人退后。

    她的顾虑落在别人眼中,就成了为柳五担忧,泡在水中的随从们也都知道好歹,统统撤退了回去。

    湖面上泡在水中的人只有他们新婚夫妇二人,一阵凉风吹过,浑身湿冷的贺兰叶狠狠打了个寒颤。

    她忽地想起来,柳五的伤口虽然愈合了,但是在这么冰冷的水中泡着,到底不好,现在不能再耽误了,必须赶紧上船。

    她伸手去勾了勾,摇摇晃晃的小船中团着的衣裳倒是多,她一把抓过来,从柳五的背后开始裹,把他牢牢实实裹好了。

    一直没有动过的柳五这会儿才慢吞吞抬起手,把甩到背后来的衣摆抓住,缠在了贺兰叶的后背上。

    身上有了一层衣裳,贺兰叶就松了一口气,感觉她整个人都有了安全感,混沌麻木的思绪也重新开始运转。

    小船不大,几乎是仅能容纳一人的空间,贺兰叶看着这条小船,松开了按着柳五脖颈的手:“你先上去。”

    她必须要考虑到柳五的身体,选择一个合适的方式来把眼前的境遇转变。

    柳五抬起头来,他的手依旧揽着贺兰叶的腰,侧眸看了眼小船,冷静道:“不用分先后,我们都可以一起走。”

    “嗯?”贺兰叶又看了眼小船,这个空间的确很狭小,就算她和柳五都不是五大三粗的人,也难以一起挤上去。

    柳五却没有给她解释,只是松开了一只手,单手撑着小船的船身,另一只搂着贺兰叶的手猛地使劲一提,同时用力一撑,直接把贺兰叶从水中拎起,自己则借着这股力跟着起身,两人一道跌入了大幅度晃动不止的小船中。

    柳五的这一番动作太快,加上他的故意遮挡,落在外人眼中,就变成了贺兰叶发力带着他一起跳出的水中,完全遮盖了自己。

    贺兰叶一时不察,被柳五整个人提起摔进了船身中,不等她有所反应,柳五又整个人都压了上来,好在他理智还在,双手撑在船板上,虚虚环着贺兰叶,并未有身体上的接触。

    她含在舌尖的话转了一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

    两个人无法在狭小的船身中有任何幅度的动作,特别是眼前这个样子,让贺兰叶颇为头疼。

    “你别动……”柳五扫了一眼远处,低声对贺兰叶说道,“我来划船,保持这样就能靠岸。”

    贺兰叶抬起头一眼就看见柳五那张妆容完全花了的脸,偏生他一脸的严肃,融合在一起,让她终于有了一分轻松之感。

    “还是我来吧。”她小心往前缩了缩,小船一晃,她赶紧停下,然后示意柳五趴下,“怎么也不能让你这个新嫁娘划船啊。”

    而且就柳五现在的这个鬼样子,让人看了去,指不定要闹出什么事儿来。

    还是她来比较好。

    贺兰叶从柳五身上剥下来一层衣服,刚要往自己身上裹,却被柳五一把按住:“换一件。”

    “嗯?”贺兰叶定睛一看,她手上拿着的杂蓝色的袍衣,好像是齐洵身上的那件。

    她拿这件,也是因为只有这个是男装,穿在她身上适合。

    柳五却强硬地把衣服抽回来,把他身上裹着的两层纱衣递给了贺兰叶:“穿这个。”

    贺兰叶眉头高高挑起,慢吞吞问:“……你这是,不许我穿齐洵的衣服?”

    所以柳五之前说对齐洵毫无感觉,到底是真是假?

    柳五脸色一僵,他侧过头去,别别扭扭道:“说这个作何,先穿上再说。”

    贺兰叶知道这会儿不是细说的时候,毕竟两个人都还是湿漉漉的,再加上不断吹来的风,越早离开这里才是她当下该做的。

    她利落的把那三层纱衣裹在了自己身上,看不出来什么问题之后,她对柳五比划了一下:“准备——翻!”

    小船猛地晃动,荡开一圈一圈激烈的波纹,久久才平息下去。

    此刻的船上,贺兰叶与柳五的位置再次发生了转换,柳五僵硬着躺在船板上,贺兰叶两脚踩着船舷,裹着衣服拿着船桨毫不费力划了起来。

    在平歌湖中逗留太久的小船终于移动,带着一圈圈波浪朝着岸边靠拢。

    平歌湖畔早就被几家人围满了,眼见着贺兰叶与柳五过来,贺兰家的人连忙上前,把准备好的几件干衣服用一根竹竿远远挑过去,在船未靠岸时给贺兰叶多加了一层保护。

    岸边的公主随从们这会儿都围到另一侧即将靠岸的小船上,只有贺兰家的人七手八脚把裹着几层衣服的贺兰叶拉上来,然后面对裹着别的男人衣服的当家奶奶,下不去手了。

    最终,趴在船板上的柳五还是被贺兰叶好不容易拉起来,一上岸,就立刻把他塞进了停靠在侧的辇车中,用厚厚的毯子把人从头到尾裹了起来。

    柳五任由贺兰叶给他忙前忙后,只抬起了一点毯子,盯着贺兰叶轻声问:“你呢?”

    贺兰叶身上裹着几件衣服,宽大而颜色沉重,完全把她里头曲线暴露的身体裹了起来,一点都看不出性别的特征。

    她把最危险容易暴露的柳五弄好,这会儿也不会有人来,她稍微放了点心,闻言淡淡说道:“我去和奇华说说清楚。”

    今天奇华能闹这样一出,改明儿只怕还能闹出别的事端来。

    她太高估了奇华的理性,也太低估了奇华的任性。

    这样的奇华只要一直盯着她,她就如锋芒在背,难以松懈。

    她能够防御一时,总不能永远的防御下去,源头上的根源,该掐断的,还是要掐断。

    “等等,你别去,我去。”柳五一把按住贺兰叶,起身就要从辇车上下来。

    贺兰叶有些头疼:“你去不得,她现在只怕对你有不好的心思。”

    柳五出身丞相府,奇华公主都敢试图剥他衣服,用刀对着他,他的身份只怕在奇华眼中没有半点用处,而名义上顶着她妻子的柳五,在这种情况下只会是吃亏的。

    “你信我。”柳五想了想,对贺兰叶说道,“我的话……”

    “松临哥哥!”

    他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身后不远处传来奇华公主的哭腔,贺兰叶心一沉,一回头,就看见被侍女们簇拥着过来,泪眼婆娑的奇华。

    她咬着唇小心翼翼看了贺兰叶一眼,不住道歉:“松临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没有想要逼你下水。我知道你是漠北人,你不懂水,我绝对不是有意害你的。”

    贺兰叶这次面对奇华一点都不客气,她把毯子扔回到柳五的头上,转过身面对着奇华,一双眼中满满都是冰霜:“你不是故意逼我落水,却是故意逼他……逼我的妻子落水!公主,你明知道他刚成婚,也明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逼他,和逼我有何区别!”

    “不一样的!”奇华忍不住又哭了,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哽咽着,“松临哥哥,我真的只是想吓吓她!都怪她,如果不是她,你就是我的驸马了!”

    “从来不会有这种假设存在!”贺兰叶看见跟在奇华身后赶来的齐洵,想到柳五拒绝齐洵时说过的话,也直截了当,“就算不是他,是别人,是世间任何一个人,都不会是你——奇华公主。”

    奇华公主表情明显一呆,随之而来的就是汹涌而出的眼泪扑扑掉落。

    她身后的齐洵听到这话,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也是一脸不是滋味。

    这时,被贺兰叶牢牢藏在身后的柳五慢慢掀开了一点毯子,露出他在衣服上擦干净了的脸,锋利的视线透过贺兰叶直直投向奇华,用清冷犹如冰冻过的声音对她说道:“奇华公主,我敬你是皇族,本不欲与你多有争执。只是你似乎太为所欲为了些。”

    本在贺兰叶的话打压中,整个人都丧了气的奇华,一听见柳五的声音,立即挺直了背一抹眼泪,指着他怒斥道:“都是你!姓柳的,我告诉你,识相点自动请辞回你的柳家去!日后我准许你一桩好姻缘!若是你不肯离去,就是摆明了要和我奇华作对,我必然不会让你好过的!”

    贺兰叶头疼了,她回头看了一眼柳五。

    柳五也不甘示弱,高昂着下巴,面对奇华公主没有半分退缩:“公主这是要仗势欺人了?且不知你一个没有实权的公主,哪里来的这份底气?”

    奇华指着柳五怒道:“你信不信,只要我与我父皇说一声,松临哥哥就是我的驸马了!”

    “哦?”柳五眸光一闪,嘴角却微微勾起,用略显嘲弄的声音说道,“既然公主这么有底气,不如回去先问问陛下,看官家他愿不愿意!”

    “你!”奇华只一个十五岁的少女,历来被人捧着长大,斗嘴也只会最简单的仗势欺人,被柳五堵了回去,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指着他气得浑身发抖,口不择言,“你会后悔的!你等着,我会让你整个柳家都替你承担!”

    “奇华!你在胡说什么!”

    远远地,一声青年的呵斥犹如一盆冷水狠狠浇在奇华公主的头上,她微微露出了一个慌乱的表情。

    贺兰叶听这声音有些耳熟,顺着声音看去,被侍从们围着隔开人群的边沿,大步走进来一个青年,那青年眉眼含着一丝怒意,直直盯着奇华。

    五皇子……

    贺兰叶刚看清来人是谁,五皇子已经带着身后的吴尧等人大步上来,站在奇华面前厉声道:“你与我怎么说的!出来赏灯为何变成了给贺兰家找事?!你当初不是说放弃了么!”

    奇华面对自己的亲哥哥,眼泪又止不住了:“都怪你!如果不是你拦着我,松临哥哥就不会娶姓柳的了!都怪你!”

    五皇子拽着她胳膊往后一送,皱着眉:“蝶儿,你不要见人都怪,说来说去,都是你自己的不是。”

    “哥哥!”奇华被吴尧禁锢似的扶着,挣脱不开,苦苦哀求着,“是我的不是,那你也要帮帮我!如果没有了松临哥哥,我就不嫁了!”

    “哥哥,求求你,他是我唯一喜欢的人!”奇华哭得浑身乏力,软软倒在吴尧的身上,全凭借着吴尧的力气站着,一双泪眼看着五皇子,充满了哀求。

    面对妹妹的哀求,五皇子眉头一皱:“蝶儿,你还看不明白?贺兰叶宁可……也不愿意接受你,无论你做什么,都是枉然的。”

    人多口杂,他掩去了一些字眼,同时扫了贺兰叶一眼,对着她微微点了点头:“贺兰局主,舍妹顽劣,多有得罪了。”

    贺兰叶仔细打量了五皇子一眼,他的眼中倒也真诚,看不出别的痕迹来,倒像是真的对她在致歉。

    她对五皇子还是多了一份心,警惕着慢慢说道:“公主这种行为若说是顽劣,似乎有些浅薄了。五皇子不妨问问她,她刚刚做了什么。”

    五皇子一愣,他身边的人都刚来,公主的随从不敢上前,也就齐洵一脸愤愤不平上前,低声对他说了几句。

    五皇子的脸色随着齐洵的话变得铁青,再次看向奇华时,充满了怒意。

    奇华明显是被她哥哥的眼神吓到了,她瑟缩了下。

    五皇子吸了一口气,强压回怒意,对着辇车上的柳五抱拳弯了弯腰:“柳姑……贺兰夫人,舍妹多有得罪,还请贺兰夫人念在她年幼,原谅一二。”

    贺兰叶看着五皇子的动作,眸光一闪,视线落到了柳五身上。

    依旧披着毯子的柳五面对皇子也不亢不卑,带着一丝凉薄的笑,懒懒道:“只要五皇子保证,奇华公主不会在出现在我与我郎君一家人面前,我就原谅她一二。”

    五皇子稳重地点了点头:“我会看住她的。”

    “哥哥!”背后奇华公主还在那儿叫着,五皇子又对贺兰叶点了点头,打算带着她先走。

    奇华根本不听他的话,不住挣扎着,对着贺兰叶喊道:“松临哥哥!松临哥哥!你明明喜欢我为什么不肯娶我?是因为我是公主么?我可以不是公主,只做你的妻子的!”

    贺兰叶面对柳五意味深长的眼神,她头皮一发麻,连忙摇头:“我从来没有喜欢你!公主何出此言!”

    她又不是磨镜,为何要喜欢一个小丫头,还是一个高高在上又性情恶劣的任性丫头?

    她又不是疯了!

    奇华抽抽噎噎道:“你明明喜欢我……你之前救了我,温柔的对我笑,教我怎么给花儿浇水,教我玩游戏,还因为我怕黑,让桃儿杏儿陪我睡。你这么温柔,是世间对我最好最好的人,你怎么可能不喜欢我?你只是知道了我是公主,故意疏远我!”

    她满脸期待地看着贺兰叶:“我还可以变成那个蝶儿,不做奇华公主,松临哥哥,你娶我,继续对我好,好不好!”

    贺兰叶慢慢回味着当初她所做的一些事。在她看来,救人是必然的,对她好,是因为看着她一个娇养出来的小丫头可怜,多了一份照顾妹妹的心情,想让她少一些害怕。

    却不料她的一时温柔,倒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尖刀,戳向了她的喉咙。

    柳五扫了她一眼,收回视线,落向奇华时,略带同情道:“关于当初的事情,我家郎君同我说了,我只能说,公主,是你想太多了。”

    “我家郎君一贯温柔善良,莫说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就是一只小猫小狗,她也会温柔以待。”柳五嘴角一勾,拖长了音,“还请公主不要会错了意,我家郎君——只喜爱我!”

    被贺兰叶无微不至照顾着的柳五,此刻说出的这话,就像是一把利剑,刺穿了奇华的心。

    奇华目光落在贺兰叶身上,咬着唇死死也要等一个结果。

    贺兰叶虽于心不忍,但是想到她,她身后的一家人,被无辜牵连的柳五,还是对着奇华慢慢点了点头。

    奇华哭得几欲崩溃,再无反抗之力,被五皇子带来的人匆匆塞进了马车,迅速送走。

    五皇子临走前,留下一句欠他们一个人情的话,落在贺兰叶耳中,也不知是真是假。

    他们一走,贺兰叶心头松了松,她立即转过身先去对着柳五说道:“你这般对奇华,会不会给你招来麻烦?”

    “不会。”柳五轻轻松松道,“她不过是个顽劣的小丫头,不值一提。”

    贺兰叶啧了一声。

    一个在柳五眼中顽劣的小丫头,就把她逼进了这般田地,还真是对比鲜明。

    不过这样也好,奇华公主应该是彻底消失在她生活中了。

    这种甩开了麻烦的轻松只是片刻,贺兰叶看着辇车上的柳五,真心实意道了个歉:“对不住,害你无辜受了连累。”

    “怎么能是无辜呢,”柳五不动声色对贺兰叶挤了挤眼,“我是你的妻,患难与共是应该的。”

    贺兰叶瞬间领悟了柳五的眼神,摆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伸手去握着隔在毯子里的柳五的手:“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新婚假夫妇二人深情款款对视片刻,贺兰叶发现柳五的表情一松,她就知道,敌情解除了。

    松开手,贺兰叶跟着爬上了马车,问:“刚刚是谁?”

    “齐世子。”柳五把四面垂纱全部放下来,把他和贺兰叶遮挡的严严实实,随口说道。

    贺兰叶若有所思。

    其实和她这个大麻烦相比较起来,齐世子算得上是一个不错的人了。她这样想着,也这样说。

    “算一算,还是你委屈了。”贺兰叶深深叹了口气,“真想和你换一换。”

    齐世子这种的,她随便都欺负了去,毫无顾虑。偏生她身后的奇华公主,顶着一个极高的身份,又有着极度任性的脾气,再加上她背后,贺兰叶实在是头疼她。

    “换?”柳五用有些警惕的眼神扫了贺兰叶一眼,“他有什么好的?他会在你落水的时候,跳下去救你么?”

    咦?贺兰叶不知道自己随口一句话怎么让柳五有些防备。

    不过提起这个来,贺兰叶也想起来了。在她落水的时候,对她来说时间过得很慢,但是实际上,或许只是短暂的一瞬,柳五就能判断出她不会水,不顾旧伤跳下水来救她,这种行为,着实让她有两分感动。

    他们其实认真说起来只不过是合作,柳五还因为她的关系受到拖累,这种情况下却能把她的安危放在心上,的确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

    贺兰叶想了很多道谢的话,在脑中过了一遍又一遍,总觉着什么样的话说出来都有些失色,最后她沉默了许久,抬起头认真对柳五说道:“我会对你很好,好好养你的!”

    柳五瞳孔一缩,似乎有些受到了惊吓,他难得磕绊了下:“什么……养不养的,不要乱说!”

    贺兰叶不懂这句话又哪里不对了,只能把其归纳为柳五自己的问题。

    说不定她还真的是要感受一番娶个媳妇的各种滋味。

    浑身湿透的两个人分别裹着毯子衣裳,乘着辇车回了贺兰家,一下辇车,贺兰叶几乎是打着哆嗦往进走,这会儿了她都还不忘做做样子,扶着柳五。

    柳五妆花了,他裹着毯子把整个人都要包住了,走路全靠贺兰叶牵着,小心翼翼的。

    进了二院,周氏正在院子里坐在太阳下择菜,一看见浑身湿漉漉的两个人进来,吓了一跳,起身差点把菜篮子都扔了:“三郎!侄儿媳妇!你们这是怎么了?掉水里头了?”

    “嗯。”

    贺兰叶应了一声,刚要往进走,被周氏凑过来牵着手赶紧打量着:“三郎可没吓着吧!没事吧?”

    不等贺兰叶回答,她又一脸诧异看着柳五:“哎呀,我的侄儿媳妇哦!怎么弄着这么狼狈!”

    柳五装害羞低着头不回答。

    “婶娘,不说了,我和五娘都冷,”贺兰叶抽出手对周氏说道,“浑身都湿着呢,我们要先去换衣服。”

    “我的儿,这样怎么换衣服!快去洗洗!”周氏立即推着她,“我正好烧了热水,你与侄儿媳妇且等等,婶娘给你们拎热水来!”

    添了热水?贺兰叶精神一震,她这会儿已经冻僵了,浑身湿冷的感觉实在是太难受,能够在这个时候洗洗热水澡太好了。

    周氏动作也麻利,喊了几个柳家陪嫁过来的丫头们一道去打水,自己则把贺兰叶和柳五带到她二院的房间,给俩人把浸湿了的外袍换了,又给了俩大毯子,重新把人裹了起来。

    “姑娘家家的可冷不得,”周氏一边给柳五又递了一杯热茶,一边絮絮叨叨,“这冷水里头泡一泡,姑娘家可受罪了,没得要难受些日子,侄儿媳妇,你可赶紧驱驱寒,莫要病了。”

    柳五接过了茶杯,若有所思瞄了贺兰叶一眼,把手中的茶杯递给了她:“喏,驱驱寒。”

    怎么给她?

    贺兰叶哪里能接,她连忙摇了摇头:“别,你喝吧,稍暖一暖了就回去,别耽误了。”

    周氏看着眼珠子乱转,捂着嘴笑:“三郎,这是你媳妇心疼你呢!”

    她又递给贺兰叶一杯茶,笑着说道:“哪里还能少得了你。”

    贺兰叶接过热茶,也顾不得烫,赶紧灌了两口。从骨子里渗出的寒意总算是略有驱赶,她喟叹了一声。

    她一抬眸,发现柳五还捧着茶杯不动,不由挑眉:“赶紧喝啊,还愣着做什么?”

    柳五慢吞吞看了她一眼,这才默不作声捧着茶杯抿了几口。

    两人喝了点茶暖了暖,得了消息的平氏就赶了来,一看见屋里头贺兰叶与柳五裹着毯子**的这模样,眼泪差点就下来了。

    “三郎,你们怎么弄的这么狼狈!”平氏擦了眼泪,又疼惜地看了眼柳五,“五娘也是,女儿家哪里能这样泡冷水,仔细病了去。”

    两个人有些同样的话让柳五又忍不住扫了贺兰叶一眼,贺兰叶倒没有多想,只安慰着:“无妨,如今天气暖和,该是无碍。”

    “行了,嫂子,他们俩也喝了点茶取了驱寒,这会儿让他们赶紧儿回去洗洗,泡泡热水的好。”周氏扶着平氏安慰了句。

    “对对对,”平氏立即上前牵着贺兰叶往外走,同时对柳五说道,“刚刚儿你们屋里头的热水已经添上了,这会儿回去刚好。我的儿,可受了罪了,快快与三郎一道泡一泡,免得被湿气给拖病了。”

    二院进了三院,房间门打开,里头拎水的丫头们都出了来,一进去屋里头,屏风后放着的一个大木桶里冒着热气腾腾的水雾,平氏赶紧儿把贺兰叶与柳五身上裹着的毯子拽了去:“俩孩子别愣着了,你们房间就着一个桶,好在大,够你们俩一块儿洗了。”

    贺兰叶一愣,她猛地一把要去抓平氏:“娘!使不得!”

    一道洗?这不是要了他们俩的命么!

    “有什么使不得的!”平氏一巴掌就拍开了贺兰叶的手,对着傻站在那儿僵着脸的柳五笑了笑,“我的儿,今儿先委屈委屈,与三郎一起泡泡啊。”

    柳五梗着脖子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贺兰叶还在争取:“娘,再叫人打些水来我去后头杂屋里洗!”

    “这会儿哪儿来的这么多热水!”平氏一边说着一边抱着毯子往外走,“大白天的和五娘就将就将就吧!”

    平氏走了出去,隔着屏风,贺兰叶听见了外头门被带上的吱嘎声,与门一起关上的,是来自外界的一切声音,好似这里与世隔绝了一般,只有她的呼吸和心疼存在,别无半点声音。

    贺兰叶身上又浸湿了的毯子被平氏收了走,她站在热气腾腾的浴桶旁抓了抓湿漉漉的发髻,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叹息。

    “贺兰。”

    发了会儿楞的柳五手扶着木桶边沿,他的脸被雾气遮盖,让贺兰叶有些看不清他的表情。

    “嗯?”贺兰叶扫了他一眼,还未说话,忽地鼻子一痒,她大大的打了一个喷嚏。

    柳五一贯淡漠的脸上浮起了一丝复杂:“你娘让我们……一起洗?”

    提起这个,贺兰叶差点翻白眼了:“我娘以为你是个姑娘,这会儿怕受凉,一道儿洗省时间。”

    但是柳五可不是个姑娘,别说一道洗了,柳五在这儿,她都不自在。

    柳五点了点头,往后退了半步:“行,那你先洗,我出去。”

    “你先洗吧,”贺兰叶也要往后退,“你身上还有伤,受不得凉。”

    “你是女儿家,才受不得凉。”柳五捡着刚刚平氏周氏的话,态度颇为坚定。

    贺兰叶挑了挑眉,对这个时候柳五对她的退让感觉到了两份有趣,她嘴角一勾:“行了,我没事,我身体好着呢。你先吧。”

    她走南闯北这么多年,真叫一湖水给泡病了,她就妄为万仓镖局的局主了。

    柳五却坚决摇了摇头,忽地想到了什么,他伸手就去抓隔着不远的贺兰叶湿透的衣袖,抬手抓住她系带,作势要帮她脱衣裳:“既然如此,那就谁也别让谁,一起洗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