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第 26 章
    ,精彩小说免费!

    眼前的柳五一脸淡定的对她伸出了手, 将她腰间**的系带慢慢抽开。

    贺兰叶看着柳五, 高深莫测地挑了挑眉,一点都没有退缩,反而主动摊开了手, 笑吟吟道:“来, 帮我脱啊。”

    柳五一僵, 他伸在贺兰叶腰间的手滞空不敢动,踟蹰了半天,也没有下一个动作。

    贺兰叶看得好笑,早就知道柳五不是个能做的出这种事情来的人,这会儿他的反应全在她的预料之中。

    贺兰叶玩心大起, 作势主动要脱衣服:“既然要一起, 那我就先脱了啊!”

    回应贺兰叶的, 是柳五认输似的瞪了她一眼,以及立即慌张逃走的脚步声,伴随着珠帘被用力拍开的碰撞叮铃,贺兰叶终于笑出了声。

    这会儿没得争了, 柳五都跑了, 她先就她先吧。

    贺兰叶身上的衣服湿漉漉贴在肌肤上,她剥下衣服一看,白皙的躯体已经有些泛红,她忍不住啧了一声。

    她进了木桶, 浑身被热水泡了泡, 血脉毛孔都舒张开, 她趴在桶沿上,惬意地发出一声喟叹。

    她其实是有些怕水的,今天也不知道在水底下挣扎了那么久,她怎么忍下来的。

    贺兰叶舀一捧水泼了泼脸颊,又发出了一声叹息。

    她只轻轻泡了片刻,怕时间长了耽误了柳五,很快就擦了水,重新把软甲穿上,裹了干净衣裳抱着换下来的湿衣服往出走。

    贺兰叶本以为柳五出去了,却不料她在门口看见了盘腿坐在地上背对着屏风,耳中塞着两坨细布的柳五,他听见动静回头,撞进了贺兰叶的眸中。

    眼前的柳五是她很少见到的无妆模样,少去了胭脂水粉的妆点,彻底暴露在她眼前的,是一张恰到好处的容颜。

    贺兰叶无法描述柳五的相貌,眉眼是看惯了的丹凤眼,却少了女气,多了一份英气,失去脂粉遮盖的轮廓棱角分明,与她完全不同的硬朗,处处显露着他男子身份的特征。

    贺兰叶扫了他一眼,想到女装的他也在临阳闯出了美人的芳名,对他的相貌自然是服气的。

    “我去打水,你且等等。”贺兰叶丢下这一句话,抱着湿衣服出了门,把衣服塞进木盆,她就用襻膊挽起了袖子,赶紧去厨房弄热水给柳五。

    院子里刚好有一个装了轱辘的木板,贺兰叶打了四桶水,推着木板回了来,她轻轻松松拎起两桶热气腾腾刚烧的热水,用脚踢开了没有上锁的门。

    “五公子?”

    贺兰叶一进去没有看见人,有些疑惑。她拎着水直接绕到屏风后,猝不及防对上了一双盛满震惊的眼,她倒吸一口凉气,险些握不住水桶。

    柳五他!居然……已经泡上了!

    泡在她刚刚用过的浴桶里!

    贺兰叶眼前一暗,忽地生出了一种想要把眼前人的脑袋打开来看看的冲动。

    她攥紧了手中拎着热水的木桶,咬着牙瞪着眼前的柳五:“我不是给你说,等我去给你拎热水么!”

    就这么等不及么!

    泡在已经有些偏凉的浴桶中的柳五明显没有想到贺兰叶回来,他浑身不自在地往水中缩了缩,只露出了下巴以上,他难得露出一丝窘意:“我没有听见。”

    贺兰叶这才想起来,之前看见坐在门口的柳五时,他耳中塞着两坨细布。

    她简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面对这一幕,她心里莫名升起一股别扭。

    贺兰叶二话不说,抬起一桶水虎着脸哐当一下全部倒进浴桶里,伴随着水花四溅的声音,是柳五的诧异叫声:“贺兰,你做什么!”

    “给你添水啊!”

    贺兰叶阴恻恻对柳五笑了笑,笑得本来有些激动拍着水花差点站起来的柳五一僵,慢吞吞又坐了回去,老老实实把自己在水中掩盖严实了。

    贺兰叶放下空桶,又给柳五倒了第二桶热水,把这位顶着她妻子头衔的男人伺候好了,才放下桶抱着臂,靠着屏风对柳五问道:“伤口可没事?”

    眼前的人已经泡了进去,她总不能把他捞起来,只能任由了他去,先把她关系的问题问了再说。

    柳五的视线落在贺兰叶被襻膊束起来,露出来的两条白皙的胳膊,不自然地移开了目光,点了点头:“无碍,已经愈合。”

    贺兰叶心中因为柳五带伤下水救她的负罪感这才稍微减轻了一些,她弯腰拎起两个空桶,朝柳五努了努嘴:“行,那你先泡着,我去洗衣服。”

    “别!”柳五紧紧抓着桶沿,一脸头疼的样子,“别,放着我来洗。”

    “你?”贺兰叶哧笑了声,“还是算了,柳姑娘千金贵体,十指不沾阳春水,这种粗活我可让你做不得。”

    柳五明显是不开心了,他在水中挪动了下身体,发出哗啦一声,贺兰叶怕他起身,没敢回头,只听见柳五有些无奈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放着吧,交给丫头们洗也一样,你别忙活了,去捂床上睡一觉,免得受凉。”

    “这一点不用担心。”贺兰叶爽朗一笑,无不得意,“我身体底子好,这点受凉我还看不进眼里,病不着。”

    她可是走南闯北这么多年,风里来雨里去的,暴风雪的天气都能踩雪趟路的人,怎么可能因为一场落水而生病。

    贺兰叶混不在意地摆了摆手:“五公子高门贵族,大约没有受过苦。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小心别病着了,你病了,我找不到人来照顾啊。”

    贺兰叶提了桶出去,背靠着门被长长喘了一口气,盯着地板发出意义不明的啧声。

    当天平氏熬了浓浓的姜汤,逼着贺兰叶与柳五喝。

    那切成丝的姜汤不但烫,还辣的厉害,贺兰叶喝了一口就摇着头吐出来,任由平氏怎么说,都坚决不喝。

    她旁边的柳五接过姜汤,抱着碗一小会儿就喝完了去,放下空碗,他还对着贺兰叶挑了挑眉:“三郎不喜欢姜汤,也该顾忌阿家的慈爱之心。”

    平氏眼巴巴坐在那儿盯着贺兰叶,小声劝道:“五娘说的没有错,三郎,你就当是安娘的心,也该喝了去才是。”

    贺兰叶打心里就讨厌姜汤这种辣嗓子的东西,她娘催着她,旁边还坐着一个淡定看好戏的柳五,她抓了抓鬓角,一脸为难。

    柳五瞧着贺兰叶难得忸怩的模样,不知怎么的有几分开心,他眉眼弯弯冲着贺兰叶挤了挤眼,压低了嗓子,用平氏听不到的声音小声说着:“相公,自己喝不下去的,要不要让妾身喂~~~你?”

    贺兰叶浑身打了个激灵,她二话不说,端起姜汤咕嘟咕嘟就是两口,又烫又辣又呛,她好不容易一口气咽了下去,又被姜汤弄得咳不停,眼角都渗出了两滴泪水。

    这一套动作太快,平氏也好柳五也好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贺兰叶已经咳得趴在桌子上艰难地伸出了手:“……水!”

    柳五赶紧把水杯递给贺兰叶,等她好不容易喘匀了气,语气复杂道:“……对不住。”

    贺兰叶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喝了点水把嗓子里的辣味冲淡了些,趴在桌上叹了口气:“五娘,下次别说这么惊悚的话,我胆子小。”

    柳五在平氏面前乖乖低下了头,装害羞。

    平氏瞪了贺兰叶一眼:“怎么说话呢。”

    她又和和气气对柳五笑了笑:“五娘,你与三郎能同住一个屋檐下,就是至亲姐妹,三郎虽小你一点,到底是当家多年的,你就别客气,有什么尽管依靠她,把她当做你亲哥哥就是。三郎就是嘴巴爱说,别的没事,你别恼她啊。”

    “哎,说起来,五娘,阿家真对不住你,委屈你了啊,孩子。”平氏提起这茬,就有些不自在,她绞着帕子忐忑地看着柳五,“我的儿,你可千万别怪罪我们,日后等我们回了漠北,一定给你找个好人家,风风光光把你嫁出去。”

    贺兰叶呛完了喘匀了气,这会儿手撑着腮眯着眼笑,悠悠哉看着柳五怎么应对。

    平氏说的是她们之前就计划好的章法,只是她如今知道了柳五是男人,听着她娘提起这话,就忍不住想笑。她刚刚被柳五才作弄了,这会儿也小心眼报复一下,带着笑意说道:“五娘你不喜欢风雅的男人,正巧了,我们漠北的男人有的是粗犷的,保证有能让你满意的。”

    柳五顾不得他还在装害羞,抬起眸来凶狠地瞪了贺兰叶一眼。

    贺兰叶怕惹他气了,笑嘻嘻移开眼神,不继续刺激他。

    她虽不继续了,平氏却把她的话当了真,疑惑着看着柳五:“我的儿,你喜欢粗狂些的汉子?”

    柳五忍不住嘴角一抽:“……阿家你别听三郎的,她故意取笑我呢,没有这回事。”

    “五娘,有喜欢的可千万要告诉阿家啊,”平氏拍了拍柳五藏在衣袖里的手背,满脸认真,“阿家就是你的娘,做女儿的,什么都可以告诉娘。”

    柳五刚要点头,就听见平氏感慨道:“喜欢粗狂的汉子也没有什么丢人的,羞什么羞!”

    眼见着平氏当真把他以为是喜欢粗狂汉子的那口了,柳五有口难辩,等憋着气送走了平氏,一回头,只见作孽的贺兰叶已经笑得捶桌了。

    柳五站在门口隔着昏黄的烛光看着趴在桌上笑得肩膀抖动的贺兰叶,心中的怒气慢慢慢慢消散了,到最后,只化作了无奈的一声轻叹:“……你也就这会儿能欺负我了。”

    贺兰叶笑得腮都酸了,今儿一天她经历了太多精神紧绷的状态,临到夜间还能这样轻松愉悦的笑出来,几乎把她之前的烦心都驱赶了走,就冲着这个,她都不能继续欺负柳五了。

    “开个玩笑,五公子就当做我是替你把风……”贺兰叶揩去了眼角的泪珠,笑嘻嘻着。

    柳五慢吞吞走过来:“不要叫什么五公子了,你也不怕不小心叫人听了去。”

    “那叫你什么?”贺兰叶伸了个懒腰,漫不经心道。

    柳五在她面前站定,直勾勾看着她:“我不是说过么,倾和。”

    贺兰叶懒腰伸到一半僵了僵。

    柳五似乎知道这会儿她喊不出来,平静地移开了目光,轻声道:“我去铺床。”

    贺兰叶小声应了。

    柳五抱着被褥走了出来,扫了她一眼,也未说话,自顾自在地垫上重新铺了起来。

    贺兰叶坐不住了,连忙起身干笑:“我也去睡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一下子就定不住了,赶紧儿就脱了外袍缩进了被子中,侧身躺在床上的她觉着好像有些奇怪,却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奇怪。

    什么地方出问题了吗?

    贺兰叶等柳五悄无声息的吹了蜡烛,迷迷糊糊想了很久,最终定下一个结论。

    都是柳五的错。

    贺兰叶一晚上不断做着梦,睡得十分困乏,好不容易醒来了,还没有起身,就觉着眼前天昏地转,她撑着床的手一软,整个人摔进被褥中。

    “怎么了?”

    外头的柳五许是听见了内间的动静,也顾不得许多,打了帘子进来,站在屏风背后有些担忧:“贺兰?”

    贺兰叶趴在软绵绵的被子上眨了眨眼,用了一会儿时间反应了一下自己比被子还要软绵绵的身体,得到了一个吃惊的答案。

    她有气无力地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缓慢的喘息比平日都烫了许多,再加上她浑浑噩噩几乎无法运转的脑子,无一不在说明,她病了。

    贺兰叶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唇,沙哑着说了句:“……我好像……受凉了。”

    前一天才夸下海口的她,第二天就狠狠被打了脸。

    多年来几乎没有病过,对这个贺兰家,万仓镖局来说无所不能的贺兰叶终于病倒了,顿时成为了全家的大事。

    病来如山倒,古人诚不欺我也。

    贺兰叶浑身乏力的躺在被窝中,她额上放着一个拧了水的湿帕子,坐在床边的柳五正给她号着脉,来不及点妆的俊脸乌云密布,一眼看过去能吓哭人。

    她的手被柳五赛回了被子中,不多时,被外头平氏领进来的家里头的大夫来了,柳五把人拦在门外,说了几句什么,把人送了回去。

    贺兰叶耳朵几乎听不清什么,也不知道外头的事,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只能无力地躺着等待病情减轻一点。

    泡了没多久的冷水,怎么就把强壮的她给泡病了呢。

    贺兰叶发出一声呻|吟,叹息自己的身体不如以往,却不料外间的柳五耳朵很尖,轻不可闻的声音都落入了他耳中,他立即打了珠帘进来,有些担忧弯下腰:“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他的手抬起,本要落在贺兰叶的额间,只是忽地想起了什么似的,他的手在半空中滞了滞,而后小心取了贺兰叶额头上敷着的湿帕子,重新冰过了一道水,拧干了来,给她小心搭上。

    贺兰叶躺在被褥中一动动不得,她缓慢地眨着眼,看着柳五略显生疏的动作,勾了勾嘴角,用沙哑的声音说道:“柳五,你伤刚好,没必要陪着我,叫我娘婶娘来就是。”

    这话柳五只听过耳朵,没有一丝理会,只说道:“阿家去给你熬药了,你且捂着,有事儿了叫我。”

    因为发汗,贺兰叶身上的衣服脱的只剩一件宽松的纱衣,里头的小衣都是解开了的,柳五自觉不能离得太近,就一直隔着屏风,坐在外头。

    贺兰叶又迷迷糊糊睡了一觉,醒来后,柳五端来了一碗熬得糊糊的粥,坐在床边,扶起她来软绵绵靠在他怀中,用调羹耐心地一口一口喂着贺兰叶。

    病得毫无气色的贺兰叶也想不到太多,靠在柳五怀中吃了粥,又被喂了几口水,恍惚的神志才略有清醒。

    她裹着被子自己坐在床上,对着收拾了碗筷正要往外走的柳五沙哑着声问了句:“我的衣服是我娘给我换的么?”

    柳五的背影一顿,然后含糊了声:“唔。”

    贺兰叶也没有多想,她坐了会儿,等柳五端来了药,眉头都不皱一下,一口饮尽,利索的让准备好了蜜饯的柳五有些楞。

    “你不是怕辣怕苦么?”柳五拿回空了的药碗,复杂地看着她。

    贺兰叶抹了抹嘴,毫不在意道:“怕,可生病的人没有资格怕药,或者说,我没有不喝药的资格。”

    她这么多年来未曾得过大病,或许也是一股子气憋着,从来不曾松懈,一有小问题就会立即解决,绝对不会拖成大问题。

    她是贺兰家的支柱,是万仓镖局唯一的招牌,她没有生病的权利。

    贺兰叶喝了药,打了个哈欠倒头继续睡,留下柳五端着药碗,站在她床边久久未曾离去。

    贺兰叶太久没有病过,这一病,让她久违的多了几分懒散,凡事不管,只躺着睡大觉就行。

    房间里时不时有人来,不是平氏周氏,就是桃儿杏儿,她们都是来了就走,怕打扰了贺兰叶,一直留着的,还是柳五。

    贺兰叶喝了第二顿药,抹了抹嘴,接过柳五执意递过来的蜜饯含在口中,含糊不清问:“老常呢,怎么不见他来?”

    常恩显是她带在身边许久的得力好手,人也年轻,只是她接手他的时候,常恩显已经二十,她就习惯叫他老常,常恩显也默认了这个叫法,导致如今不过二十五的他,被整个镖局称呼老常。

    以往她这里有点什么风吹草动,都是老常在操持,这次她病了一天了,也没有见着人来,未免奇怪。

    柳五淡淡道:“明儿镖局亮镖,你病了,事情太多都堆着,他在和镖局其他人筹备着改期的事,抽不得空。”

    贺兰叶也顾不得抽不得空这种不知真假的话,只听一完柳五的话,她猛地说道:“不能改期!”

    她眸中烈焰灼灼:“提前半个月都散发出去的消息,全临阳的人都看着我们呢,该请的客都请了,如今箭在弦上,绝对不能改期!”

    这是万仓镖局数十年来的名头,容不得她有任何糟蹋!

    “理智点,你病了,镖局的局主不得出面,这个镖,亮不起来。”柳五颇为冷静,劝着贺兰叶。

    贺兰叶咬着下唇,用力摇了摇头:“不行,我一定会让这个镖亮起来!”

    她抬头目光灼灼看着柳五:“你去找北叔,让他给我开一剂加重量的药,只要让我撑过明天就行。”

    “胡闹!”柳五难得在贺兰叶面前冷下了脸,“药岂是能随便加重分量的?贺兰,你不要任性。”

    贺兰叶也沉下脸来:“这是我镖局的大事,岂是任性能来形容的!”

    她何尝不知道药的剂量不能随便加,可是眼前又有什么办法,她是镖局的局主,这个镖,只有她才能亮的起来!

    她必须要在明天仪式上出现。

    “除了你,这个镖局就没有别的可以依靠的人了么?”柳五拧着眉,“要你一个病重的小姑娘拼着加大药剂的危害起来主持,一个得用的人都没有,这就是名满天下的万仓镖局?”

    “柳倾和!”贺兰叶顿时怒了,“不知道就不要乱说!你是谁,有什么资格在我面前指责我的镖局!”

    “我是谁?”柳五冷着脸对着贺兰叶冷冰冰吐出一句话,“我是你明媒正娶的妻,是万仓镖局的当家主母,这样的身份,够了吗?”

    迎着贺兰叶满是怒意的眸,柳五冷静到了极致:“我说这话是要告诉你,镖局里没有别人可以依靠,你可以依靠我。”

    贺兰叶一愣。

    她眼前的柳五依旧是一副新妇打扮,金钗罗裙,面带素妆,娇俏女子的打扮却也遮挡不住此刻他的英气与坚|挺,他像是一道光,在诱惑着飞蛾投焚。

    “论身份,我是镖局局主的正妻,有资格参与此事。”柳五的声音是这静瑟的房间中唯一的存在,“我可以代表你,也可以以柳家人的身份,代表柳家。交给我,我给你办好。”

    贺兰叶迟疑了下,她攥紧了被子,心中很乱。

    交给……柳五?

    说老实话,她直到现在都无法完全信赖眼前的人,哪怕她平时与他说笑打趣,同处一室,甚至他救了她,她也无法放下对他的戒备。

    这个男人让她天然的警惕。

    而现在,柳五却说要帮她把持镖局,接下亮镖一事。

    她究竟是能信他,还是……不能信?

    贺兰叶的眸中像是有一层黑雾笼罩,她直勾勾盯着柳五,缓慢说道:“……我能信你么?”

    柳五毫无躲闪直视着贺兰叶:“你能信我。”

    贺兰叶在眼前这个人的眼中看不见犹豫,也看不见算计,她想了很久,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柳倾和,我信你一次。”

    她也想要看看,这个披着一层皮来到她身边的,到底是人还是……鬼。

    贺兰叶是个果断的,决定了把事情交给柳五,就一点也不犹豫,招来了镖局为首的几个人,简单吩咐了两句,一切事情交由柳五来办。

    镖局中人一点犹豫都没有,立即同意了。

    柳五目送这些镖师们出去,面色柔缓了许多,对贺兰叶打趣道:“贺兰局主还真是御下有方。”

    “他们不是下,是命。”贺兰叶说了会儿话,头疼难忍,重新缩进了被子里,瓮声瓮气道,“行了,都交给你了,你去吧,我要睡了。”

    “行。”

    柳五也知道贺兰叶这会儿困乏难忍,给她手边倒了一杯水,拿了一条斗篷裹了自己,出去与镖局的人商议事情。

    贺兰叶混混沌沌睡了醒,醒来吃饭吃药,安慰了担忧的家中女眷,反反复复了许久,都不知道她到底躺了多久了。

    “哥哥睡糊涂了,天都亮了。”桃儿坐在贺兰叶的身侧,帮他揉着肩膀。

    天亮了……

    贺兰叶心中一动。

    昨儿柳五一夜未归,直到现在也没有见着他人,不知道弄得怎么样了。

    她一个担忧的眼神,平氏就知道了是什么意思。

    平氏笑吟吟道:“五娘是个能干的,昨儿弄了一宿,抓着家里头的人硬是把今儿的事弄得井井有条,出不得乱子。”

    等桃儿杏儿走了之后,平氏又笑了笑:“说起来,三郎与五娘之间关系出的不错吧?我昨儿夜里怕你没有人照顾,过来看看。刚进院子就看见五娘自己提着灯就回来了,照顾了你片刻就走。今儿娘去问了,他们都说,五娘一晚上回来了三五回,专程来看你。”

    贺兰叶缓慢地眨了眨眼,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她娘说的话。

    柳五……

    他回来过了?

    贺兰叶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心情。

    平氏还在那儿笑着说:“也亏得你早些同人家说了,人家现在拿你当姊妹,若是藏着掖着,只怕人家能气得掀翻咱家。”

    贺兰叶干笑:“哈哈,是啊。”

    姊妹,好一个姊妹,她倒是愿意当姊妹,就看柳五愿不愿意了。

    今儿夏至,亮镖的大日子,贺兰叶醒来之后,外头就一直吵吵囔囔的,她抱着被子起身,挪到窗边矮榻上坐着,推开窗瞧着外头。

    她院子在最里头,亮镖是在外院,因为开了门迎客,从二院起都是有人把手着,不准人误闯的。

    再加上本来就忙,一大家子的人都聚到最前头去了,后头空荡荡的,只能听见前院里头传来的声音。

    贺兰叶趴在窗棱上,幽幽叹了一口气。

    来临阳亮镖,开分铺,是她从两年前就一直筹谋的事情,她花了整整两年,才走到了这一步,却被一场落水给逼得只能躲在后院看,不得亲自参与的地步。

    “哎——”贺兰叶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唉声叹气什么,可是无聊了?”

    本空无一人的庭院中多了一个人来,柳五今儿穿着一身撒金流光裙,打扮的光彩照人,提着裙款款而来。

    许是为了遮挡一二,她头上顶着帷帽,垂纱翻开搭在帽檐,露出她画着精致妆容的脸。

    贺兰叶看了他一眼,莫名有些嫉妒。

    若是她没有病,此刻她就能在外头亲眼目睹着她期待了许久的场景。

    柳五也不进来,绕到窗扉下,隔着一扇窗对着贺兰叶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来。”

    他对着贺兰叶抬起了手,手中捏着一碟软糕。

    贺兰叶这才发现,他臂弯挎着一个小篮子。

    她接过软糕,随手抽了一块喂进嘴里,刚咬了一口,她整张脸一皱,嘴一张就想往外吐。

    “可别!”柳五立即拿起第二块软糕强硬地塞进了贺兰叶的口中,逼迫着她吃了下去,他还哄着,“这可是好东西,弄点来不容易,你好好吃了。”

    贺兰叶被两块软糕哽噎地差点都翻白眼了,她捶着自己的胸口,好不容易才把口中的软糕咽下去,就立即抱怨道:“这是什么糕点,怎么这么苦!”

    让她直接吃黄连,都比这糕点要来的舒服的多!

    “好东西,外头没有的。”柳五解释了句,“这个是药糕,苦归苦,比你喝的药有效,你把这些都吃了,能好的快些。”

    贺兰叶打量了柳五一眼,垂下了视线。

    药糕,这种东西柳五是怎么弄来的?

    或者她应该问,从哪里弄来的?

    显而易见,眼前的柳五并没有任何要和贺兰叶解释药糕来源的意思,他只把挎着的小篮子透过窗递给贺兰叶,说道:“我该出去了,外头来客了。”

    贺兰叶盯着柳五逐渐远去的背影,低下头,扫了一眼手中的药糕,沉默片刻,她默默捻起了第三块,也不叫苦了,面无表情吃了去。

    外头锣鼓喧天,鞭炮声一串儿一串儿传来,贺兰叶趴在窗扉上看着空荡荡的院子看了半天,‘啪’的一声关上了窗。

    贺兰叶实在无趣,她索性叫自己的妹妹桃儿,来回跑去前院来告诉她,外头怎么样了。

    “哥哥,嫂嫂的爹来了,还来了好多大官!”

    桃儿的脸蛋跑的粉嘟嘟的,她眼睛亮晶晶:“还有好多礼物!”

    “嗯。”贺兰叶躺在躺椅上,裹着被子懒洋洋应了声,“还有呢?”

    “我去看!”

    小孩儿家家就是跑得快,不一会儿,噔噔噔的脚步声就回来了,桃儿兴奋地给贺兰叶比手画脚:“哥哥,外头好热闹,我听人家说,刚刚有个什么皇子送来了一尊石雕,好像很值钱!”

    “皇子?”贺兰叶精神一震。

    “对啊,我听那些给来送礼的人问候的人这么叫他。”桃儿还有些好奇,“皇子是什么官儿,比户部侍郎大么?”

    贺兰叶面色复杂地摸了摸桃儿的发辫,轻声道:“是个……很大的官。”

    “咦,那为什么嫂嫂没有搭理皇子的人呢?”桃儿有些糊涂,“难道嫂嫂也是大官?”

    “桃儿!”贺兰叶心中一跳,轻声地呵斥了句,“什么官不官的,不要乱说。”

    她说了妹妹,自己心里头也开始泛起了涟漪。

    贺兰叶安慰了自己,又把有些茫然的桃儿哄了两句,令她再去跑一趟看看清楚。

    这一次,桃儿过了很久才回来。

    桃儿爬到贺兰叶的腿边,扬起小脸疑惑地看着贺兰叶:“哥哥,我们家只是跑江湖的,对吧。”

    “对也不对,粗浅的这样说,只能说算不得错。”贺兰叶挑眉,“怎么忽然这么问?”

    桃儿咬着手指头:“那为什么我们家来了这么多厉害的人啊!刚刚外头又来了人送礼,大家都跪了,嫂嫂也跪了,我听他们说,是官家派人来送的礼。”

    官家?

    贺兰叶眼孔一缩。

    官家……怎么会派人来给她送礼?

    不对,不是她。

    是他。

    贺兰叶的心跳渐渐加速,她捂着胸口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外头的喧闹好像过了很久才渐渐平息,贺兰叶一个人坐在竹椅上,捧着水杯静静等候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听见了越来越近的脚步声。

    随着门被推开的咯吱一声,贺兰叶把玩着手中水杯,头也不抬道:“我是不是该问一句,你是什么人?”

    没有人回答她。

    随之而来的是走到她身边的脚步声,穿着流光裙打扮精致堪称绝色姿容的柳五在她脚边单膝跪下,伸出手去握着她的,抬起头对上她的视线,薄唇一勾,清冷的声音中带着一丝说不完的缱绻:“我是你的妻,你心头喜爱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