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第 27 章
    ,精彩小说免费!

    贺兰叶瞬间抬眸, 不着痕迹扫了眼柳五的身后。

    果然看见捂着嘴悄悄暧昧笑着的几个友人, 正藏在门边上,伸着脖子往里头瞅。

    她眼皮一跳,立即放下水杯, 眸眼一变, 从刚刚的冷淡疏离变成了深情温柔, 她主动伸手摸了摸柳五簪着金钗花钿的云髻,压着嗓子温柔道:“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她的眸中犹如星光闪烁,似芒似光,温柔与暖情交织在一起, 看着柳五的认真就好像他是她最重要的人。

    起了头趴在贺兰叶膝盖的柳五瞳孔一缩, 本松弛的身体渐渐紧绷, 略有僵化。

    背后门口的几个友人捂着嘴抖着肩膀,一个推着一个都出去了,走在最后的周谷还体贴的把门带上,轻轻扣好。

    门一关, 房间内的光线也一弱, 贺兰叶同时松开了摸着柳五发髻的手,温柔的表情逐渐消失,她面无表情对着柳五抬了抬下巴:“人走了,不用装了 , 起来吧。”

    她一发现柳五过来那副姿态就知道后头有人, 若真的没有人的状态下, 别说趴在她膝头撒娇,让柳五给她蹲下都不可能。

    柳五慢吞吞起身,把裙摆顺了顺,也摆出了一副淡漠的表情:“你接的很好,没让我担心。”

    新婚夫妇二人隔着圆桌面对面而坐,贺兰叶屈着手指在桌上敲了敲:“柳五,今儿外头来了哪些人,这会儿是不是该告诉我了。”

    柳五慢条斯理把贺兰叶水杯替换成热水,毫不在意道:“不过是些你心中有数的人,不外乎那些人。”

    “心中有数?”贺兰叶并没有接柳五递过来的水杯,而是勾起了一个冷漠的弧度,意味深长看着柳五,“我可不觉着来的人是我心中有数的。”

    柳五手一顿,他放下水杯,抬头轻笑:“你知道了?”

    他的态度并没多少躲藏,倒也直截了当:“五皇子派人来送礼,是来赔罪的,官家派人来送礼,同样也是来赔罪了。”

    “说起来我倒是嫁了个好人家,”柳五这会儿还能调侃道,“竟然能得到官家垂青。”

    眼前的柳五一脸平静,带着恰到好处的调笑,没有多一份的不自在,也没有少一分的从容,到叫贺兰叶看不太清了。

    “我一个下九流跑江湖的,能得到什么官家的垂青?”贺兰叶不动声色打量着柳五,“只怕是我娶回来了一个不得了的人物,早早就入了官家的眼了吧。”

    柳五露出微微错愕:“贺兰,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五皇子和官家,都是因为奇华的任性才派人来的这一趟。”

    “奇华?”贺兰叶差点被柳五的一推到底给逗乐了,“别说一个我,就是一百个我被奇华逼下水,只要没死,就不可能让五皇子来送礼致歉。至于官家,只怕我死了也不会知道有我这个人。”

    柳五却依旧摆着一张无辜的表情:“贺兰,你太妄自菲薄了,万仓镖局的地位,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你这个掌管着天下之路的主人,会被官家记在眼中,也是应该的吧?”

    天下之路。

    万仓镖局起点漠北,历经三代人,彻彻底底打通了漠北西蛮南荒东土的局限,靠着一队人马,用足迹生生踩出了一条通商大道,开辟了镖贩天下的格局。

    贺兰叶知道,外头有人这样说万仓镖局,万仓镖局也有最炙手可热的时候,在她父亲的那个时候,几乎提起万仓镖局来,都用的是天下第一这四个字。

    只是自从她父亲辞去,兄长接连失踪,轮到她一个小丫头扛起镖局时,这四个字太重,她背负不动,无形之中,削弱了几分万仓镖局的威名。

    贺兰叶垂着眸:“再厉害的镖局,也不过是个卖命的把式活,你太看得起了。”

    她的声音低沉,每一个字的背后,都是她对镖局的前程渺茫的负担。

    柳五小心打量了一眼她,没有说话,起身离去时,贺兰叶才略显疲惫道:“柳五,我还是那句话,不要插科打诨,告诉我,你是什么人。”

    这一次,柳五站在那儿深思了半天,对贺兰叶微微颔首:“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只是我现在什么也不能告诉你。如果你非要知道……”

    “贺兰,回忆一下我们当初定下的合约中的第三条。”

    清冷的声音像是一把钥匙,拧开了贺兰叶的记忆门锁,她揉着额角,想起了她与柳五定下合约那天,他所说的话。

    不可过问他……任何事情。

    贺兰叶露出一个略显嘲讽的笑。

    原来早在一开始,柳五就已经把一切都算了进去。

    行,她棋差一招,应了人家,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她不会去问他的。

    只是……

    贺兰叶端起再一次失去温度冰冷的水杯,慢慢喝了两口,冰冷的水从她的喉头一路冷到心扉,却带来了一股让她兴奋的炽热。

    她的眸光重新泛出光辉,波光中泛着柳五掀起珠帘离去的背影,模糊,变得清晰。

    她倒要看看,他还有何后招!

    盛大的万仓镖局亮镖过后,贺兰叶蒙着头结结实实睡了一觉,不知道是她身体底子好,还是柳五拿来的药糕效果太好,她的病情轻了许多,几乎与之前没有太多差距。

    贺兰叶闲不住,也没法闲。之前未亮镖,她都是靠着周谷三五不时的举荐得到的镖单,如今亮了镖不过一天,外头雪花似的涌来了不少镖单,贺兰叶不得不早早起来就去了二院,和镖师们去看镖单。

    她忙忙碌碌了大半天,从一大堆的镖单中选出了七八个路途合适的内容,很快分配给了底下的镖师们,不多时,挤满了房间熙熙攘攘等着接单的镖师们出去就分成几个队,很快就整理好了行装,一乌泱从后门打马而走。

    吵闹了半天的书房送走了行镖的镖师,一下子变得空落落的。贺兰叶病到底没有好全,她多裹了一件斗篷,盘腿坐在地垫上揉着自己的脖颈。

    也是许久没有这么操劳过,一时间居然有些适应不过来的疲乏。

    留在书房的除了她,还有常一个黑衣劲装的青年,这会儿他去端来了药,等贺兰叶服下后,也不走,细细问着她的病情。

    “没事了,都好了。”贺兰叶揉了揉肩膀,随口道,“老常,你不去走镖么?”

    出去走镖虽然辛苦,但是走镖的镖师能多挣一些。年轻未婚的镖师们大多是卯这劲儿多接两个,也就常恩显,遇着几个合适的镖单都没接。

    常恩显摇了摇头道:“等当家的好了再说。”

    “当家的,我有一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常恩显小心打量了贺兰叶一眼,扭头看了看门外,回过头来压低了声音。

    贺兰叶微微挑眉:“有话就说。”

    该不该说,话都出来了还有不说的吗?常恩显一直都是直来直去的,怎么这次也学着拐弯抹角了?

    到底是什么事儿让他迟疑?

    贺兰叶脸色正经了些,等着他说。

    常恩显迟疑了下,低着声:“新太太有些不太对。”

    贺兰叶揉肩膀的手一顿,她神色淡淡:“哦?”

    常恩显一直在观察着她的表情,只他也看不出太多,犹豫了下,继续说道:“新太太似乎不是养在闺阁中的女子,她对许多事情太过了解,面对镖局的内务,接手太快,而且她似乎一直在观察着我们镖局的人。”

    贺兰叶眨了眨眼:“还有呢?”

    “还有……”常恩显顿了顿,“新太太看着没有什么,但是总有一种奇怪的违和感。我总有些不自觉的提防他。”

    贺兰叶却勾了勾嘴角,看着自己这个得用的人充满欣慰。

    许多人在面对柳五的时候都会表象蒙蔽,至今只有老常有警惕之心,想想柳五这个深不可测的狡猾狐狸样,这样也还算不错了。

    只不过眼下不是让常恩显对柳五起疑的时候。

    “嗯,知道了。”贺兰叶最终也没有给常恩显一个明确的话语。

    等回了房间,贺兰叶看见带着一脸精致妆容的柳五时,她从他身边走过,随口说道:“这几天我病着需要好好休息,镖局里的事情,家中的事情,都交给你了。”

    柳五严格说来自打嫁过来,除了亮镖之外,在贺兰家都是无所事事,家中大小事情都有平氏周氏,镖局的事情他之前从未插过手,这贺兰叶忽然松了口,给他差事,听起来像是把他当做了自己人。

    柳五摇着蒲扇悠哉哉道:“好啊。”

    不出她所料,柳五应的很快。

    贺兰叶心情莫名愉悦,连吃药糕也痛快了几分。

    局主病着,家中大小事都交给了新太太,这件事在贺兰家和镖局里也没有引起什么波浪,大家伙儿都是习惯性听从贺兰叶的安排,她说怎么办,就怎么办,一点儿磕绊都没有。

    贺兰叶每日里就看着柳五早起忙到晚上,自己裹着个斗篷,时不时去看一眼,算得上轻轻松松甩脱了一干麻烦事。

    柳五的确不是个养在闺中的人,他甚至不是普通人家能教的出来的敏锐,对于他该是完全陌生的一应事务交到他手上,他就能很快在短时间内迅速摸清,并且上手,处处彰显着他的能力。

    贺兰叶观察了两天,对柳五的好奇已经越发的浓郁,她几乎要按捺不住,去剥开柳五的皮了。

    只是不能太急了,要缓,要稳。

    这一稳,就稳到了她彻底病愈,告别了每天两晚的苦药,重新变得生龙活虎起来。

    灯节那天的奇华逼迫仿佛已经过去了一个漫长的时间,贺兰叶几次派人去打探,得到的消息都是奇华被端妃禁锢在宫中,以及她在相看人家。

    病一场,换来奇华彻底消失在她的生活中,这样来看,倒也划算的多。

    贺兰叶没有了后顾之忧,心情也松快了许多。

    她病愈了没几天,就张罗着给柳家送去了一些镖师们带回来的外地特产,都是些小玩意,不值钱,却实诚。

    贺兰叶也没有别的可以送的。比起钱财权势,她都是被踩在脚下的那一个,之前搜罗的名人书画,也早早在迎娶柳五的时候都给岳父送了去,这次亮镖柳尚书亲自前来给她造势,无论柳五如何,这个恩情是无法泯灭的,贺兰叶眼下能做的,就是先用小礼告诉柳家,她是一个记恩的人。

    柳家也礼尚往来,送来了一些自制的点心蜜饯什么的,两家来来回回走动着,也让人看得出柳家并未有任何轻视这个低门亲家的地方。

    随着天气越来越热,棉质的衣衫全部被轻薄的纱衣代替时,外头约贺兰叶的帖子就像是雪花般络绎不绝。

    这些帖子中,贺兰叶选取了一些能够长期发展下去,作为雇主的人家,隔三差五就要出去人家的宴席。

    只是她克妓子的名声已经远传,所有画舫妓寨一听有贺兰叶,宁可得罪老恩客都不肯接待,闹得请贺兰叶的人那些子雇主少了许多去处,有的就只能安排在自己的院中。

    贺兰叶这天依旧是去赴宴,她一早儿就吃了解酒药,给平氏说了晚上许要回来迟些,带着常恩显一道去了京郊。

    邀请她的人是京郊的一个开花圃的商户,最近一直在想法儿请贺兰叶接下关于运送活花土的单子,宴请了她几次。

    贺兰叶也是为了长远打算没有推辞,每一次都会尽量打探清楚关于花圃的事情,让她心中有数,几项对比下来看看能不能把这一个之前从没有做过的活计揽下来。

    钟掌柜的也是贺兰叶见过几次的了,对于这个瞧着朴实却摇着狐狸尾巴的老生意人她不敢有半分轻视,处处都是留了心。

    这次的宴请,贺兰叶被钟掌柜的从门口迎了进去,沿着一路花圃团簇进了中庭,她就发现有几分不太对。

    贺兰叶放慢了脚步,对她身前一直在和她絮絮说着话的钟掌柜的问道:“钟掌柜,在下怎么没有看见别的客人,莫不是在下来早了吧?”

    以往她每次来赴宴,钟掌柜的总会带着一些陪宴的人,多也是商人,一来二去,贺兰叶都记下了那些人的身份相貌。

    这一次却不太对,整个庭院中,只有摆在花圃团中的几桌案几,铺满花瓣的中庭遥遥看去,只有一道纤细的背影,一看就不是商人之流,倒像是个女子。

    贺兰叶的脚步顿了顿,不肯再往前走了。

    那钟掌柜的对她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贺兰老弟,今儿就你一位客人,我呢,给老弟准备了一份礼物,叫别人看见了不太好,请局主一个人看就是。”

    贺兰叶眼皮一抖,这有两分熟悉的情况让她很快判断出,眼前的局面有些糟糕。

    钟掌柜的见贺兰叶抵着脚不肯走,拍了拍手,对着那庭中少女唤了声:“女儿,快来见过你贺兰叔叔!”

    贺兰叶差点一口气呛着,她拍着胸脯面色复杂看着眼前一个小巧柔婉的娇羞少女红着脸碎步上来,对着她以袖掩面,蹲了蹲身,娇滴滴冲她眼波一转:“侄女环环见过贺兰叔叔!”

    贺兰叔叔不想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