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第 30 章
    ,精彩小说免费!

    人生第一次被扫地出门的贺兰叶绷着脸走出花街后, 靠在墙上用扇子遮着脸痛苦地呻|吟了声:“耻辱啊!”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她贺兰叶,堂堂万仓镖局的局主, 居然会因为没有带钱被撵了。

    旁边的柳五有些讪讪的:“……我忘了钱这回事了。”

    贺兰叶扶着墙深深叹了口气:“……怪我。”

    她以往出去身边都带的有人,每次与人相聚都轮不在她亲自付账,身上最多放一二碎银子买些小玩意儿, 今天也没有想的起来。

    柳五不带钱,是因为柳五没钱。毕竟是刚嫁过来的新妇,除了他一应物件,陪嫁银子都是封存在给他的小库房里的, 临时出来看花魁,谁也没有想到这一茬。

    “怪我,”柳五背靠着墙, 手中折扇一开一合, 他垂着眉, 有些不甘心似的, “嫁过来时日长了, 连我自己做什么的都忘了。”

    贺兰叶眼皮一抖, 她几乎有瞬间的冲动想要问柳五, 抬起头后,话在舌尖打了个转,看着眼前的柳五, 她最终还是沉默了。

    “回去吧, 在外头晃着小心给人撞见, 你身份就暴露了。”

    “不会的。”

    柳五倒是坦坦荡荡:“临阳城不会碰见认识我的人。”

    贺兰叶忽地有了一个想法,她嘴角噙着笑,跟在柳五脚步后慢吞吞走着,花巷中这会儿尚且无人,她就放心大胆的说道:“只怕是认识你的人,不会出现在临阳的大街上吧?”

    柳五脚步不停,只回眸给了贺兰叶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白白浪费了一个时辰的二人只能灰溜溜又翻墙回了家中,柳五赶在平氏过来和她说话之前赶紧儿又换了女装,贺兰叶眼睁睁看着柳五从男变女,心情有些复杂,抹了一把脸不看他,索性出去忙事儿了。

    进了仲夏,天气越来越热,新房内到了夜里,时常就只剩贺兰叶一人睡觉,有时候第二天早上也难能见到柳五一眼。

    贺兰叶经常晚上起来瞧不见人,只有那么一次两次,依稀听见了隔着一条游廊以及窄窄的一处儿小院后的杂屋里有些细碎动静。她就算听见了动静,也从来没有去看过一眼,只觉着,有些事情要提上议程了。

    暑气越来越大的时候,镖局的事情也少了很多,来来回回跑了一个多月的镖师们大概有一个月的空闲时候,贺兰叶趁着这点时间,安排着人在内院后头再修几个独立小房子。

    柳五听见贺兰叶给老常吩咐这些事的时候,他手中攥着一把掐丝绕金的扇子,喝着贺兰叶从外头买回来的酸梅汤,顿时心生好奇,等老常一走,他起身给热得满头大汗的贺兰叶扇了会儿凉,问道:“怎么好端端的要修房子?”

    贺兰叶不比柳五能穿纱裙,她一身依旧裹得严实,外头高温顺着开的窗子爬进来,出了她一身的汗。

    有柳五的扇子给她扇一扇,勉强有点凉爽,却不怎么顶事,她正盘算着要去买点冰来,闻言头也不抬随口道:“不再弄两个杂屋,你带回来的人往哪里安置?”

    柳五扇扇子的手一顿。

    清爽的凉风一停,贺兰叶早有心理准备,直接从柳五手中夺了扇子自己扇着,等感觉到热气渐渐少了些,才有功夫抬起头来笑着打趣柳五:“就算是后头没有人去,你也小心些,别叫家里巡逻的人抓个现行,只当你偷汉子。”

    贺兰叶不知道是该佩服柳五胆大,还是该骂他没头脑,直接把人带进她家来,真因为她贺兰叶镖局局主是白当的,可以任意欺蒙?

    柳五慢吞吞对上贺兰叶的视线,意味不明一勾唇角:“……多谢提醒。”

    他似乎是有些探究的,只是还克制着。就像是贺兰叶一样,充满了好奇,却一言不发,没有半分深究。

    表面夫妇俩对视了一眼,同时移开了视线。

    几间杂屋很快就修了起来,叮叮当当了没有几天就收拾好了,平氏一开始还好奇问了两句,贺兰叶只搪塞说家里头人多了稍微备下几间来,哄了长辈们去,私底下则是直接把那儿给柳五一指,让他自己看着办。

    新房里头贺兰叶与柳五还是共处一室,她白天出去晚上回来,柳五白天在家,三五不时晚上就消失,她都习惯了这个妻子的神秘了。

    又是一夜,贺兰叶睡的迷迷糊糊只觉着燥热得厉害,身上的被子根本盖不住,她一脚踢开了被子翻了个身,等把新的一处儿暖热了,又受不了了,索性坐了起来揉了揉眼。

    这会儿已经过了丑时,夜半人眠,四周一片寂静,蝉鸣虫声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只有冷情的月光透过半推的窗照了进来,落下一地冷光。

    贺兰叶起身翻开被子,光着脚下地,她身上薄薄一层丝衣早在睡梦中翻滚的不像样,皱褶不说,右侧的衣带也有些松散,衣襟微微洞开,露出了她白皙分明的锁骨。

    她打了个哈欠,步伐轻巧走到圆桌旁,就着月光翻起一个杯子,拎着水壶往里头倒水。

    寂静的房间被水流声打破了安静,贺兰叶睡眼朦胧,双眼无神地落在杯子上,另只手抬起来把黏在身上的衣领戳了戳,驱散一点黏湿感。

    临阳的夏日真是难以忍受的湿热,与漠北完全不同的温度让贺兰叶毫无防备,她浑身汗湿,呼吸都带着烫人的温度。

    好热啊……

    贺兰叶放下水壶,端起冰凉的水杯一口饮尽,冷冰冰的水顺着咽喉下滑蔓延到身体,带来了难得的一丝冰爽。

    她惬意地发出一声叹息。

    说起来,柳五今天也不在吧。

    贺兰叶虽不知道柳五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多少猜到了那么一点边沿,对于他的神秘早以习惯,对于他的半夜溜走也见多不怪了。

    她一边想着,一边把目光投向珠帘外地垫上铺着的被褥那儿,这一眼看去,让她瞳孔一缩。

    本在想象中那儿该是空无一人的地方,却躺着柳五,柳五今儿并未悄悄离去。

    这也就罢了,柳五许是被她倒水的声音吵醒了,睁开了眼坐起身,正茫然地把视线投向她来。

    这本没有什么,可关键是……

    柳五居然没有穿衣服!

    贺兰叶猛地移开了视线,用力之大导致她用手扶着的圆桌都为止一颤。

    只是匆匆一眼,贺兰叶却清清楚楚透过月光看见柳五裸|露的胸膛肩臂,好在他的被子多少还堆积在身上,没有让她看见更多。

    贺兰叶垂着眸,攥紧了拳,只觉着刚刚浑身的燥热就像是被冰窟吸走了一样,这会儿倒是冷冰冰了许多。

    那边的柳五也像是发现了问题,低着头的贺兰叶听见不远处传来了衣料摩挲的声音,过了会儿,柳五依旧带着两份睡意的声音传来:“……贺兰。”

    “我不是故意的!”

    贺兰叶吸了一口气,利索道:“我以为你今儿不在。”

    “我不是说这个……”

    听声音感觉柳五比她还要尴尬的多,他难得结结巴巴到有些赧意:“你……你赶紧……把你自己的……衣服……衣服收拾收拾。”

    贺兰叶一听不对,立即低头。

    她衣裳是丝质的,遇汗几乎是紧紧贴在她身上,不舒服不说,还完完全全把她没有穿小衣的身体勾勒一览无余。

    贺兰叶杯子一扔一个健步冲回床上,也不嫌弃太热了直接裹上了薄被,把自己裹得像是蚕蛹一样结实。

    她脸色渐渐浮起了一丝热度,与之前温度的热意不同,这一次多了些尴尬。

    柳五也沉默了,房间中再一次回归安静。

    贺兰叶捂得浑身冒汗,她觉着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她小心掀开被子一角,换了口气,然后轻声说道:“……柳五,你经常要出去,晚上不太方便,不若你直接住到后头去,省事些?”

    她虽然是因为两个人天气热了同住一个屋檐下,彼此之间多有不便才这样说的,但是总不能明晃晃的赶人,只能稍微委婉一些。

    柳五自然听得懂她是什么意思,当场也表态了:“我明天就住过去。”

    这一夜,两个人都是半宿没有怎么睡,第二天呵欠连天的,困意十足。

    到了晚上,柳五自觉的抱了他自己的一些东西去了后头的杂屋,贺兰叶难得有了一个人独处的夜晚,自己去拎了水来好好冲洗了下,穿着清凉,好好享受这一个人的夜晚。

    却不料她还没有睡,正在看账本的时候,平氏敲了门进来,递给她一碗酸梅汤,问道:“我看五娘去后头睡了,怎么回事,你们吵架了?”

    在平氏看来,两个年岁差不多的小姐妹偶尔拌嘴也是常有之事,倒是毫无别的怀疑。

    贺兰叶迟疑了下,顺着平氏的话往下说:“是啊,有些争执。”

    “再有争执你也不能让人家出去谁睡,”平氏劝解道,“她小姑娘家嫁过来不容易,这里到底不是她自己的家,心里头只怕还认生,再有什么争执,你也不能把人弄出去了,把人家孩子委屈哭了呢?”

    贺兰叶无法想象柳五委屈哭了的样子:“……娘,您就别操心了,不会的。”

    “不操心不行,人家姑娘手里头捏着你的把柄呢,就算不看在她是自家姐妹的份上,你也该对人家客气。”平氏直接把贺兰叶拽起来往外推,“你去让人家回来睡,好好道个歉啊。”

    贺兰叶知道自己娘的性子,她也懒得墨迹,去换柳五回来,少受些唠叨。

    夜里的游廊有两盏灯照明,她身着白色长袍,直接去了她之前的杂屋,屋里头灯熄着,不知道是睡了还是没有人。

    贺兰叶敲了敲门,没有反应,她立即知道这是柳五又出去了,当即就直接推门进去,点了灯一看,果然房内空无一人。

    正巧了,这样一来就不用被平氏唠叨,柳五不在,她直接在这儿睡就是。

    杂屋狭小,堆积的许多的东西,贺兰叶翻出来一个竹编垫子扔到床上,也懒得盖被子,吹了灯就睡。

    夏日炎热,前半夜睡起来总是难以深眠,翻来覆去的强行睡着,十分难受,贺兰叶睡到一半起来开了窗,夜里降了温,外头一股风一股风的吹进来,带走了热气,她才勉勉强强睡着。

    她睡得正深沉,迷迷糊糊之间感觉到似乎有些异样,不等她睁开眼,只听两声脚步踉跄了下,紧接着,她感觉床垫一沉,一个带着温热体温的人影已经缩进了薄薄的被中。

    薄薄的被中,两个人的胳膊紧紧相贴,互相的体温传达给彼此的瞬间,贺兰叶眼睛猛地一睁,她一侧头,直直对上了昏暗夜色中柳五那因为震惊而忽然睁大的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