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第 41 章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当街拦迎亲队伍, 得罪她, 没有什么, 可在柳家还有等待着出嫁的柳五, 误了吉时,柳家一门对奇华自然是会有不喜, 再加上她行事莽撞,最后至少也免不了一顿责骂。

    奇华她还很是……喜爱她啊。

    贺兰叶缓缓吐出一口浊气, 再一次后悔她当初多管了闲事, 摊上这摊子烂事。

    她驾着马慢吞吞顺着中间往前走, 前头的队伍和乐人们纷纷往两边散了散, 任由她一路畅通走到队伍最前头,和吴尧隔着不远对峙。

    后头抢钱的百姓们这会儿钱都不抢了,挤在一堆伸着脖子凑前头看热闹,对着贺兰叶与吴尧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宫里头的人?”

    “我大舅哥的姨妹子认识,是宫里头的侍卫,跟着公主的。”

    “这不会是来替公主抢亲了吧?”

    嗡嗡哄闹声一波不断接连一波,看好戏的兴奋目光如一个巨大的火圈牢牢围着贺兰叶,其中不乏充满嗤笑的, 鄙视的,以及……满满恶意的。

    贺兰叶直视着吴尧,勾了勾嘴角:“吴侍卫若是来贺在下, 请前往小东楼吃一杯酒。”

    “贺兰局主, 今天, 我不会让你从这里过去。”吴尧目光也不躲闪,直直对着贺兰叶,他慢慢吞吞扬起手中弯刀,浑身布满了战意,“除了公主,你不会有任何迎娶别人的机会!”

    吴尧的弯刀有一截刀刃出鞘,在正午的阳光下闪着冰冷的金光,刺眼,而耀目。

    贺兰叶盯着那截刀刃发了会儿呆,直到眼睛有些酸涩,她才慢吞吞把目光挪到吴尧的脸上:“吴侍卫,在下重伤未愈,和你玩不了武的。”

    “我知道,”吴尧毫不意外,“所以你只能退亲。”

    贺兰叶却笑了:“吴侍卫,在下的意思是说,我能和你玩的,是命。”

    迎着吴尧略带震惊的眼神,贺兰叶咧开嘴露出小虎牙笑得可爱,眼睛里却毫无笑意,满满都是沉甸甸的阴郁:“在下曾起誓,除非身死,不然柳家的五姑娘,在下绝对会娶回贺兰家!”

    “你的刀,能要我的命,”贺兰叶缓慢地解下革带下佩戴的短刀,装饰所用的短刀刀鞘上有着精细花纹和宝石,她随手拔出刀锋,直直比着吴尧,冰冷的视线如同渗骨的冰刺,充满杀机,“而我的刀,能让你永远……回不到公主的身边去!”

    贺兰叶一双大大的杏仁眼圆圆的,本该是可爱无比的相貌,却透露出一股疯狂的执拗,大有不顾一切拼杀的姿态。

    吴尧迟疑了。他想到了贺兰叶重伤由来,他慢慢退缩了。

    他手中的弯刀上金光消失,没有了阳光的强烈折射,他一张脸清清楚楚印在贺兰叶的瞳孔里。

    面无表情,嘴角和眼角的肌肉却有着微微的痉挛,他抿着唇,是紧张了。

    果然如此。

    贺兰叶刀锋一转,毫无犹豫插回了刀鞘,在手中转了一个圈,重新佩戴到革带上,与此同时,她抬起手有气无力咳了咳,眸光中闪过一丝冷光:“吴侍卫,在下是个记恩的人,也是个……记仇的人。在下能给吴侍卫的唯一建议,就是……”

    “不要给在下接触到公主的机会。”

    贺兰叶面对吴尧骤然缩紧的瞳,终于展现出了欢愉:“吴侍卫,不如去寒舍吃一口酒,贺上一贺在下新婚,如何?”

    吴尧攥着弯刀的手在抖,他充满厌恶地盯着贺兰叶,这个面部都是一种凌厉。贺兰叶相信,若是他冲动一点,他绝对会杀了她。

    不过吴尧不是冲动的人。

    贺兰叶看着吴尧慢慢低下了头,把攥着的佩刀收起,虚着眼笑了。

    他是一个心中有**的男人。

    而有了**,就有了无限的顾虑,这样的人,就好对付多了。

    迎亲的队伍因为长时间的停顿在骚动着,后头的抱怨和询问慢慢传递到最前头来,不安在蔓延。

    贺兰叶攥着缰绳,含着和气的笑容弯了弯腰,对不远处的吴尧客客气气道:“吴侍卫,请。”

    正午最强烈的阳光下,贺兰叶额头渗出了汗珠,而吴尧却如同置身冰窖,整个人散发着一股枯朽的气息。

    他沉默了许久,挣扎,抉择。

    最终输给了自己的**。

    他沉默着牵起马,拖着沉重的脚步,往旁边移了移。

    前路,畅通。

    贺兰叶笑了。

    她一笑,杏仁眼中充满了喜气,亮晶晶的眸,高扬着唇,一颗尖尖的小虎牙依稀可见。

    乐人们手中的乐器重新吹打起来,鼓着腮帮子的乐人卯足了劲,乐声震天。

    贺兰叶慢慢退回了队伍的中间,她骑着马慢慢往前挪动的时候,周围的百姓们跟着移动,抢钱,看热闹两不相误。

    其中一身黑衣牵着马挎着刀的男人一直沉默着从她的前方,慢慢到了她的身后,那双冰冷的眼始终注视着她,像是一根针,在一点点推进她的背脊。

    贺兰叶毫无无惧,她重新展露笑颜,像是从未遇上人拦路一般,与友人们说说笑笑,稍微加快了一点队伍的速度,赶在了一定时辰内,抵达了柳家。

    柳家是丞相府,家中还有一个尚书一个侍郎,可谓一门高官。这样的人家嫁女儿,排场十足的气派,迎来送往的宾客,都是朝中有名有姓的大人物,在红绸高挂的柳家正门外,寒暄庆贺。

    贺兰叶的迎亲队伍抵达之前,早有下人前去通禀了。柳家的宾客们全在正院,等贺兰叶下马,被友人们簇拥着跨进正门时,来的第一波,是一群广袖长袍年轻儿郎。

    这群柳家的儿郎是贺兰叶娶妻的第一关。气质风流的少年郎们带着坏笑,一窝蜂冲了出来,许是被打了招呼,他们都绕开了贺兰叶,扑向了她身后的友人们。

    “我家的姐姐养在闺中多年,今日你要迎了去,该有何话要说?”为首的没有扑过去的少年眉间一点红痣,相貌与柳五七分相似,他就站在贺兰叶面前,抬着头笑问。

    身后的友人们身上带着的玉环琅佩与打的银圈饼叫这些儿郎们分了一半去,弄得周谷他们衣衫凌乱一片狼狈。

    贺兰叶整理了下衣袖,严肃道:“在下会对柳姑娘好的。”

    “不是这个,”任佳率先发现了贺兰叶的窘境,凑过来低声说,“你要作诗。”

    “作诗?”贺兰叶当即凝固了,她呆了呆,有些茫然。

    她从小就武人一个,识字读书不少,可这作诗……从来没有接触过啊!

    对面的含笑少年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贺兰叶的诗作,与贺兰叶大眼瞪小眼,呆滞了片刻。

    “咳……”贺兰叶一捂胸口,装柔弱地咳了咳,“在下旧伤未愈……”

    “你就吟一句。”那少年有些僵硬,从牙齿缝中挤出一句来,“总要应付应付,不能让人说,柳家的姑娘嫁了个大老粗!”

    贺兰叶傻乎乎站在那儿半天,绞尽脑汁勉强挤出一句:“柳家姑娘入我家,只当添个女娃娃,娘亲婶娘小姑妹,对她疼爱又有加!”

    “噗嗤——”

    笑出来的不是眼前铁青着脸的少年,而是她身后的友人和少年郎们,起初还遮着掩着,后来一个两个都笑出声儿了,都没有忍,哄堂大笑。

    贺兰叶也不觉着尴尬,她带着和气的笑站在那儿,朝面前的少年拱了拱手:“在下当真不善此道,见笑了。”

    那少年见贺兰叶大方落款,没有多少忸怩,脸色渐渐好转,他抬了抬头,哼了个鼻音算是过了。

    通过之后他们往里头走,周谷一路走一路笑,和任佳完全憋不住,佟彩与秦多元还绷住了,安慰贺兰叶。

    “不会作诗没有什么,反正松临你又不靠作诗保护人。”

    贺兰叶的确没有什么羞耻,她不善此道,被笑也无妨,只要她手头上的硬茬子不出事,她就不会有愧疚感。

    柳家很大,从外门一路到了二门,一群穿红着绿粉嫩的少女们笑吟吟聚在门口,捏着扇子偷瞄着贺兰叶。

    贺兰叶率先停下脚,抱了抱拳,笑问:“不知还要不要作诗?”

    “不要了不要了!”女孩儿们笑作一团,连声拒绝了。看样子贺兰叶在前院的丰功伟绩已经传到了后院来,惹得女孩儿们看着她直笑,连催妆诗也不要了。

    贺兰叶把给女孩儿们准备的小玩意分发了出去,没等太久,里头门开了,女孩儿们纷纷让开。

    贺兰叶整理了下衣袖,带着一脸温柔的笑等待着她的新娘。

    洞开的大门,一个身形高挑的俊美青年吃力地背着背上红裙金冠的高挑纤细女子,明明青年也不矮,却在新娘的映衬下显得狼狈不堪。

    俊美青年弯着腰吃力地背着柳五,踉踉跄跄的,脚下几乎走不稳,他抬起头搜寻到贺兰叶的时候,满脸的挣扎与痛苦瞬间化作希望,真情意切呼喊道:“妹夫!快来背你媳妇,为兄——背!不!动!了!”

    她打点好了一切事物,钻进屏风后头去造假伤口,抹药缠绷带都避着柳五,而柳五就在外头抱着平氏炖的大补汤一勺勺喝着。

    柳五与躲在屏风后头还忙活着外头的贺兰叶不同,她就吃吃喝喝,没事儿在房间里绕一圈欣赏欣赏,又把贺兰叶住的院子四处打量着,好似来游玩休闲的,丝毫没有她所说留下来照顾情郎的举动。

    也幸亏如此,贺兰叶才免去了太早暴露秘密的问题。

    入夜了睡觉时,她自觉把床榻让了出来,自己裹了圈小被子躺在地垫上,熄灯后第三回确认道:“柳姑娘你留在这儿过夜,当真无碍?”

    再怎么情郎,哪有直接就住进她家来的说法?只是柳五太理直气壮,她拒绝不得,才造成了现在这般光景。

    “无妨。”柳五打着哈欠,声音比之以往显得稍微粗了些,“凡事有我担着,贺兰局主没必要担心。”

    既然柳五都这么说了,贺兰叶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她本就疲惫了一天,一扭头闭上眼,不多时就睡了去。

    感觉还未睡着多久,贺兰叶迷迷糊糊中就听见了外头拔尖儿了声的哭闹,听声音不是平氏周氏,挺陌生的。

    自己家院子里头出现了陌生人的哭声,贺兰叶再困也睡不下去了,她撑着沉甸甸的眼皮从地垫上爬起来先看了看,床榻上已经空了,柳五不在房间中。

    自己睡得很死么,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贺兰叶反思自己是不是松懈了,一个刀口上讨生活的人连身边这么近的动静都听不到,她差点就怀疑自己是不是真重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