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7.第 47 章
    ,精彩小说免费!

    面前的柳倾和明显有些慌了,他支支吾吾了半天,强行给自己的红脸蛋降了降温,努力故作淡定道:“不过是为了让你能够休息好一些,不要说得那么……难以齿口。”

    贺兰叶犹豫地看着眼前的柳倾和,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定位他眼前的行为。

    讨好她么,还是说有什么小心思在里头,他想要让她睡在他身上,是为了动摇她的心思?以便达到什么目的?

    贺兰叶警惕地盯着柳倾和,在心中不断思考着。柳倾和明知道自己在幽鹿苑,他也出来,昨儿夜里还来和她打招呼,造成一种他们俩其实很熟彼此不是单独的错觉,然后今夜还折转来接她。

    现在就更厉害了,舍己为人,主动提出给她当肉垫子,是想要让她承情,还是想要让她……

    贺兰叶忽地想到了一种有些荒谬的答案,反驳自己的同时,她复杂的目光落在了柳倾和的身上。

    或许,她可以试一试,眼前的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只是出于关心,还是说,真的是别有用心,想要通过这种讨好的手段,从她这里获取些什么。

    贺兰叶想通了这一点,对于柳倾和这种其实很让人羞涩的言行瞬间就转移到了公事公办的状态,神色淡定:“好啊。”

    不就是一起睡么,她也不是没有和他一块儿睡过,抛开衣服下面裹着的身体不一样,其实就完全能够当成两个同性,没有多少压力。

    毕竟,通过以往的经验,贺兰叶清楚的知道,即使柳倾和与她性别不同,那也是安全无虞的那一种。故此,她电光火石之间想明白了,就一口答应了下来,轻松自如,毫无负担。

    柳倾和其实已经后悔了,这种话对一个女子说起来,很是轻薄了,就算贺兰叶身上披着他正正经经夫君的身份,他也是轻薄了。

    怎么就一时管不住自己的嘴,非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撕开他们俩中间的帘子呢。

    低着头的他听见了贺兰叶淡然的回应,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猛地一抬头,对上贺兰叶略带探究的眸,他一下子清醒了,脸上的滚烫也消了温度。

    他扯了扯嘴角,几乎瞬间就明白了,贺兰叶的这个眼神告诉他的东西太多,只怕她是以为,他别有目的。

    目的的确是有的,但是应该不会是贺兰叶能够想得到的。

    柳倾和有些头疼,自己的这位夫君太过理智,想什么都会朝着大方向去想,太难对付了。

    不过这样一来也好,他刚刚的确莽撞了,依顺着她的想法去走,应该能勉强挽回僵局。

    柳倾和只后悔把蒙面巾摘得太早,脸红暴露了他,不然就能伪装的更自然一些了。

    他扫了一眼贺兰叶,只见她神色不见一丝慌乱,淡定自若走过来,蹲在洞穴外拍了拍他铺在上头的夜行衣,感慨道:“五公子当真周到,这洞穴地上坑洼不平的,有个肉垫的确好很多。”

    贺兰叶完全没有把柳倾和当做异性的态度,让柳倾和扯了扯嘴角,有些郁闷。

    “贺兰。”

    “嗯?”

    贺兰叶回头,看见柳倾和逆着火光面对着她,脸上刚刚充血的红晕基本看不见了。这让她更加相信她刚刚的预测,只怕是柳倾和为了赢得她的注意,故意表现出的脸红。

    也是,堂堂风刃的首领,怎么可能是一个说轻薄话脸红的浪荡子呢。

    果然她猜得没有错,柳倾和是别有目的的。

    贺兰叶更加坦荡迎着柳倾和的目光,挑了挑眉。

    柳倾和走过来,在贺兰叶面前停下脚步,蹲下来,口吻凝重:“别人给你做肉垫,你也会答应的这么爽快么?”

    咦?

    贺兰叶感觉这个话题有些微妙,却不知道微妙在哪里。

    不过这话说起来,她怎么可能会让别人给她当肉垫,给当初保护过的小丫头当过肉垫还差不多。她在外是一个男人的形象,自然不会有人提出这种要求,就算有人提得出,她又怎么可能答应。

    贺兰叶刚想说怎么可能,忽地又觉着不对。

    等等,柳倾和问这话的意思是,想要知道她的态度?

    那说别人不会答应,却答应了他,会不会给他造成什么错觉?

    贺兰叶思来想去,索性随口胡诌:“是啊,这么好的事情怎么可能拒绝。”

    柳倾和的脸肉眼可见的黑了。

    他颇为不痛快,却找不出自己不痛快的理由,哼哧了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别忘了你现在是成了亲的人,以后外头有人提出这种要求,你可不能答应。”

    贺兰叶嘴角一抽,这种事情哪里需要柳倾和叮嘱,她又不会答应,不过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好的,贺兰叶敷衍着应了:“知道了。”

    柳倾和还不太放心,又提醒了一句:“这种行为太轻薄了,若是有人对你说这种话,你直接打回去就是。”

    贺兰叶眼神古怪扫了柳倾和一眼:“……还是算了。”

    “算了?怎么能算了?”柳倾和皱着眉头,“你可不能看在面子上,任由别人说这种话,该有的威严还是要有的。”

    贺兰叶哦了一声,慢吞吞道:“你的意思是让我现在打你一顿么?”

    柳倾和:“……”差点忘了,他是才说过这种话的人。

    贺兰叶不屑地哼了声:“所以我说,算了。”

    柳倾和依稀有些脸疼,他想了想,还是努力给自己争取一个特权,振振有词道:“我不一样,我是你明媒正娶回来的妻子,我说什么都可以,别人不可以!”

    一个劲儿强调他是她妻子的身份,到底有什么优势?贺兰叶看不出来也不懂他几个意思,索性随口敷衍了:“行行行,知道了,我家明媒正娶的妻子柳五柳首领,这会儿咱能睡了吗,明儿别被人追上了,休息不好被抓这种事情太丢人了,咱可不能干。”

    柳倾和听见贺兰叶对他的称呼,还有我家,咱这种亲密无间的用词,刚刚低落的心情瞬间好了许多。只是他到底还顾忌颜面,没有好意思表露出来,假装淡定起身拍了怕手掌上的余粉:“好,睡吧。”

    提到了睡,柳倾和就想到了他刚刚的用词,顿时犯难了。

    真的要躺下去,让贺兰叶睡在他身上么?

    柳倾和身体不自然地动了动,站在原地没敢踏出第一步。

    贺兰叶相比较他大方的多,拍了拍地上铺着的夜行衣,对柳倾和道:“垫着你睡虽然隔开了地面,但是到底不舒服,索性我们侧着身,将就着睡好了。”

    “行!”贺兰叶给他解围,柳倾和立即就坡下驴,把贺兰叶往里头推,“你睡里头,我给你挡风。”

    这个贺兰叶就不和他争了,缩进洞穴里头,头脚都抵触在岩壁上时,她才想起来,柳倾和比她稍微高一些,那是不是,他睡进来腿都伸不直?

    贺兰叶侧着身,默默看着柳倾和。

    柳倾和身上只穿着白色单衣,他在寒风中吹了有一会儿,浑身都冰凉,这会儿正原地跳了两下,试图升升温再进去,却对上了贺兰叶若有所思的目光,立即停下了他的动作,跟着往洞穴里挤。

    的确如贺兰叶所料,这个洞穴对于柳倾和来说,短了些。

    她往里头挪了挪,紧紧贴着岩壁,试图给柳倾和多留出一点位置来。

    柳倾和侧着身子躺进去后,也瞬间发现了这个问题。他的头顶着岩壁,脚也顶着岩壁,几乎没有一丝宽松的余地,完完全全把他卡在那里了。

    他不动,面向他的贺兰叶却笑了。

    眼前的人被卡的不得动弹的样子,实在是出乎她意料的可爱,贺兰叶忍着笑,抬手摸到柳倾和的头上。

    “你等等,我给你拆发髻。”

    她三两下把柳倾和的发髻拆开了,乌黑长发散开,而柳倾和的头终于有了一丝宽松的余地,稍微能活动开了。

    柳倾和刚想感谢贺兰叶,只见他一抬眸,就和与他距离不过一个拳头的贺兰叶四目相对上了。

    贺兰叶的眸中还残留着笑意,面对着洞穴外的她眸中闪着火光的流波,像是一汪泉。

    贺兰叶忽地不笑了。

    她发现,近在咫尺的柳倾和,已经屏住了呼吸,一动不动,目光聚焦在她的鼻梁,有种说不出的……赧然?

    他在……害羞?

    贺兰叶心中一动,忍不住重新打量了一番柳倾和。

    眼前的柳倾和故作淡定,脸色还算正常,可他再次充血的耳朵出卖了他,以及他僵硬的贴在腿侧紧紧攥着拳的手,都让贺兰叶看到了一些端倪。

    她眨了眨眼。

    半响,一种莫名的感觉袭上心头。

    贺兰叶忍不住别开了头。

    浅浅的洞穴中明明面对面侧睡的两个人,在狭窄的范围内硬生生隔出了一道距离不说,两个人还不约而同的移开了视线,避开了与对方的对视。

    好像有些不太对。

    贺兰叶的手抚上胸口,她数着心跳的节拍,却找不到一个准数。

    两个人之前说着话时,这种感觉还不明显,两个人都安静了下来,却有一股异样的氛围笼罩着他们,莫名有种令人尴尬的感觉浮上心头。

    贺兰叶强行令自己淡定了下来,重新把目光移到柳倾和身上。

    眼前的他却抿着唇,眉头微微拧着,侧着眸穿过她的肩臂落在岩壁上,聚精会神的,好似认真的很。

    可是贺兰叶知道,她背后什么也没有。

    静静盯了柳倾和片刻后,柳倾和好像承受不住了,目光转过来轻轻扫过贺兰叶,瞬间又落到了岩壁上,用硬邦邦的声音道:“不是说睡么,怎么还不闭上眼睛!”

    贺兰叶深深看了他一眼,明显看到了他在黑暗中都遮盖不住的一丝绯色,好似明白了点什么。

    她从善如流地闭上了眼,嘴角却悄悄勾了勾。

    闭上眼的她感觉到柳倾和仿佛松了一口气,一直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被他控制着的呼吸终于恢复了正常,带着一丝灼热的鼻息喷在她的面颊,有些痒痒的。

    她好像发现了柳倾和的一个大秘密。

    一个让她心痒痒,忍不住想要欺负人的……秘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