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8.第 48 章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我求得又不是他领我的情。”贺兰叶整理着自己身上的新伤, 漫不经心道, “只要把我自己摘出来就行。”

    她一个小角色可拼不起,一不小心把命折进去了可没地儿哭。

    房间内的血腥味惹得柳五一脸不快,她转着手中茶杯,见贺兰叶窸窸窣窣收拾着之前给外人装样子用的血衣,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她嘴角一勾:“照我说, 贺兰局主也不用与我装什么成婚躲避公主了, 继续重伤几次,你直接就可以报个不治而亡, 奇华总不可能追你追到阴曹地府去。”

    “别说,我还真想, 只可惜我身后一大家子脱不得身。”贺兰叶整理了床上的零乱后抱着染血了的一团被单下床, 路过柳五时含笑说道。

    “你大可这么做,”柳五目光追随着贺兰叶的背影, 轻声说道, “之后你带着你的镖局重回漠北,岂不甚好?”

    贺兰叶忙忙碌碌收拾着,闻言头也不抬道:“那怎么行, 好不容易来到临阳就这么回去,我岂不是……”

    “岂不是?”柳五态度软和了许多,贺兰叶看不见的位置她的目光染上了一层探究, “莫非贺兰局主来临阳, 是有什么必须的理由?”

    贺兰叶蹲着的身体一僵, 而后用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大约是吧。”

    提到这些,贺兰叶手上动作快了分,很快起身拍了拍自己,扭头对柳五说道:“柳姑娘,深夜搅扰在下当真过意不去,这会儿了……”

    她看着柳五慢慢挑起来的眉,咽回了口中的话后很自然说道:“就赶紧睡吧。”

    在柳五的目光下,她说不出赶人的话。

    柳五满意地点了点头,也不计较她的转移话题了。

    依旧是柳五睡床贺兰叶睡地垫,睡到半夜醒来,莫名口干,起身把柳五之前倒在桌上未曾动过的凉茶一口饮尽,刚放下杯子,就听见柳五略带沙哑的声音:“贺兰?”

    许是睡梦刚醒,柳五的声音粗了不少,贺兰叶恍惚间只觉着似乎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她一回头,柳五正坐起身,黑夜中不点烛光只有窗外月光洒进来,让她能看清柳五身形轮廓。

    薄薄的被子从她胸前滑落,柳五穿着的纱衣歪了不少,衣襟松散,松松垮垮挂在肩头,薄弱的微光下依稀能看见她的肩臂锁骨,还有……一平如洗的……胸?

    贺兰叶哐当一声,没有拿稳的杯子碰到了桌上,在寂静的夜中发出震耳的声响。

    她赶紧扭头,目光落在自己手上,干笑着:“夜里口渴。”

    这一眼会瞥见纯属意外,贺兰叶只觉着隐隐有种疑惑感,世间真的有女子的胸,比她还要平么?

    她忍不住低头看了眼长期被紧缚着的自己,居然有种微妙的好奇。

    柳五若有所思看着贺兰叶,低头看了眼自己,慢条斯理拉整齐了衣服,冷笑了声:“眼珠子放对位置,不然我替你摘了去!”

    贺兰叶无辜道:“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管她看见没有看见,绝对不能承认才是!

    柳五沉默了许久,等贺兰叶站的难受等到头皮发麻,忍不住小心翼翼扭头去看的时候,她已经重新躺了下去,不知道睡了多久了。

    贺兰叶挠了挠脸颊,啧了一声。

    第二次袭来的重伤,在贺兰叶对外宣布了苏醒之后,首先是她那几个友人的探访,其次,居然是五皇子手下的人带着许多名贵的药材和金银珠宝前来慰问。

    贺兰叶正在屋里头和柳五一起吃着平氏炖的红枣汤,闻言二话不说就让外头的镖师照单全收。

    柳五勺子一顿,汤也喝不下去了,她挑着眉:“……贺兰局主,这种礼你也敢收?”

    “当然要收了,”贺兰叶显得乐滋滋的,“我收下,就等于五皇子之前那番话到此为止了。”

    柳五一愣,她微微思索了下,才明白贺兰叶是什么意思。

    想明白了她也没有拦着,只等贺兰叶用完膳后,冷不丁说道:“为了你的性命着想,我们还是早些成婚的好。”

    “咦?”贺兰叶咬着勺子呆了呆,而后连忙给柳五展示着自己胸前第二重假伤,”可我还受着伤,怎么成婚?”

    前一天伤得差点死了,后一天就准备了要成婚,这不摆明儿了里头不对劲么?

    这种事情贺兰叶觉着柳五该是想得到的,柳五只冷笑:“冲喜!”

    有了柳五这话,贺兰叶等柳五回了家,之后就赶紧儿叫来了娘和婶娘盘点家里头的财务。

    “三郎,你要娶那柳姑娘,柳姑娘可知道事儿?”平氏抱着账簿,与周氏交换了一个忧心忡忡的眼神,格外不踏实,“人家可是丞相府的闺女,金贵的很,她真的愿意么?”

    贺兰叶一身单衣盘腿坐在地上,捧着库房清单一行行看着,头也不抬:“她不知道也无妨,反正我与她各取所需,没得那么多计较。”

    “甭管她知道不知道,反正都与我们三郎说好了,那咱就好好准备着去聘了人家就是。”周氏倒想得开,拍着平氏,“嫂子,大不了等她进门后,我们就当是多了个闺女,平日里好生疼着她。”

    贺兰叶听着长辈们不断说着要怎么怎么对柳五好,她嘴角一勾,笑吟吟抬头道:“那些事以后再说,眼下有桩事,需要娘亲去办。”

    聘人家丞相家的孙女,刑部尚书的闺女,可不是直接大刺刺去说就行的。她需要一个合适的夫人先去探口风,再请个合适的冰人走走过场。

    探口风的人她心中已经有了人选,周谷的父亲是户部主事,他的母亲被封做安人,身份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却很合适此事。

    她作为一介平民,能够找到一个官宦人家的女眷出面,也算用了心思。

    只是这种事情她没法通过周谷去说,只能让她娘出面。

    平氏还当是什么,一听是去请周安人,哪里还有不同意的,立即给周主事家里去了信,点选了些礼物登门拜访。

    那头周安人也惶惶,给人提亲,还是给一个镖局的镖头提丞相家的孙女,这种事情她不太敢应,全靠着周谷知道后在旁边帮腔,勉勉强强才应了下来。

    她做好了去了丞相府被泼冷茶的准备,咬着牙递了帖子,惶惶不安着进去,与那柳尚书夫人分了主宾落座,茶都饮过三杯,她才鼓起勇气陪着笑提了提此事。

    柳尚书夫人的脸色周安人都没敢看,绞着帕子惴惴不安等着人撵人,却不料尚书夫人语气虽僵硬,却是一口应了此事。

    等周安人茫然地被送出了柳家,不知外事的她后知后觉想到,两个小人儿莫不是早就有了意思?

    甭管周安人这里想了多少,事情算是办妥了,贺兰叶让婶娘去与周安人道谢的时候也立即着手去准备下一轮了。

    冰人的身份是贺兰叶考虑了许久的,思来想去,她瞄上了任佳。

    任佳的母亲是是燕深郡主的女儿,燕深郡主则是官家的表姑,关系虽远了点,到底还是宗室,若是能请了燕深郡主来说合婚事,柳五的面子上该是好过些。

    她派人去给任佳递了话,而后就请自己娘亲婶娘去拜访了任家,好说歹说着,任母还是纠缠不过领下了差事,去说合她母亲出面。

    只是燕深郡主并未答应,好几天也不见回消息出来。

    贺兰叶也没有闲着,趁着这几天她透过任佳了解了他外祖母的习性,派人去燕深郡主家后门卖花,把一盆她挖空心思弄来的罕见花植给送了去,第二天,燕深郡主那边就点了头。

    有了冰人,贺兰叶心里头才有了紧张之感。过了冰人这一关,她就真的要娶妻了。

    燕深郡主是个点了头就不反悔的老太太,没过两天就登门了丞相府,去帮贺兰叶说亲。

    很快,全临阳城都知道,被奇华公主看上的万仓镖局贺兰叶,濒死垂危之际认清了自己真心,想要迎娶柳丞相家的孙女柳五娘,而柳家看重他一片赤诚之心,应了下来!

    贺兰叶夜里还做着摆脱奇华的美梦,睡到半夜忽地感觉房间门锁有些动静,她立即警惕地睁开眼,手中握紧了枕边短刀,屏息凝神,数着心跳。

    咔哒一声,被搭扣上的门锁从外头打开了,门被轻轻推开。

    贺兰叶猫着腰从床上快若闪电溜到门板背后,门外闪进一个身影时,她快速提刀上手,夜中之间寒光一闪,对准脖颈位置的短刀忽地刀刃反光,照亮了来人错愕的脸。

    贺兰叶猝不及防猛地收手,身体前倾的趋势让她重心不稳,一个踉跄重重让她扑进柳五的怀里!

    柳五自打回来就心不在焉的,一个人坐在窗下竹椅上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闻言眼中才有了一丝光彩。

    贺兰叶想了想,觉着自家镖师们大多走南闯北,见多识广的,保持些距离会有利于柳五的身份免于暴露,让柳五在台阶上隔着几丈远的距离和镖师们见个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