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8.第 58 章
    ,精彩小说免费!

    此为防盗章  又或者说, 他完完全全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贺兰叶又抓了抓头发, 对于一团乱麻的现状, 她啧了一声, 毫无躲闪直视着柳五的眸, 沉着声往清楚里说:“你是男人,可我不是。”

    这句话太简单明了, 一听就懂。

    房间中独有他们二人, 外头的吵闹声都隔得远远的,新房中可以说只有贺兰叶与柳五的声音,没有一丝可以回避的机会。

    贺兰叶说的简单,柳五也听得明白,他的表情随着贺兰叶的话渐渐凝固, 本是俊美的脸庞却定格在茫然与讶异之间,意外的有分可爱之感。

    只是贺兰叶这会子可感觉不到柳五的可爱,她小心翼翼往后挪了挪凳子,身体后倾, 浑身紧绷着警惕盯着柳五。

    柳五一眨不眨紧紧盯着贺兰叶, 几乎要把她打量地浑身汗毛竖起,不知看明白了什么,他许久之后缓缓地眨了眨眼,脸上的表情渐渐收起, 面无表情道:“贺兰局主, 你堂堂万仓镖局的局主, 不该这么小心眼。”

    “嗯?”贺兰叶这会儿没有听明白柳五话的意思, 发出疑问。

    柳五目光在贺兰叶的脸颊,脖颈,以及胸前四处扫了扫,而后口吻极其不屑:“伪装女子之前,贺兰局主应该先看看自己与真正的女子之间的天堑差距。”

    一听这话,贺兰叶傻眼了。

    她忍不住低下头看看自己,想知道自己这个真女子,还与女子有何等的差距,让柳五说出这种话来。

    一低头,贺兰叶猛地想起什么似的,她的手在脖子上扣了扣,摸索到了一直以来伪装用的胶皮喉结的衔接边沿,恍然大悟。

    大概是她多年伪装,身体的一些容易暴露的地方都全部妥善处理,没有露馅的地方。

    她声音本就低哑,贴了胶皮伪装的喉结,还有一直用紧束的软甲裹起来的胸,再加上她多年一直以男子的身份活动,行为举止之间不沾女气,难怪柳五不相信她是女子。

    贺兰叶在不知道柳五的真实性别之前,还考虑过在新婚之夜的时候怎么给她坦白,最简单明了的方式,是两人脱了衣服坦诚相待。

    但是柳五她……他是男子,这种法子自然行不通,必须要换一个更简单的方式。

    贺兰叶脖子上贴着的胶皮是用调制的胶粘的,需要调制的药水才能撕的开,而且还比较疼,平日如非必要,她都是三五天才取下来清洗透气。

    她摸了摸脖子,对柳五撂下一句稍等,起身去立柜前翻她的药水。

    贺兰叶把药水揉在脖子上搓了搓,没一会儿,胶皮的边缘翻起,与紧密贴着的肌肤分离。

    她立即走向柳五,在他身前站定,伸手捏着那胶皮的边缘对柳五说道:“你看,我的喉结是假的。”

    说着,她的手一点点掀起胶皮,本没有任何缝隙的喉咙上出现了一大块修整整齐的胶皮,下一刻,微微凸起的喉结消失,她的脖颈彻底暴露了出来。

    端着茶杯的柳五侧身看着贺兰叶的动作,他随着贺兰叶手中的动作而渐渐凝固,等贺兰叶捏着手中胶皮重新坐过来,语重心长对他说:“跑江湖的,总要对自己付些责任。柳姑……柳公子,在下当真……与你并非同一性别。”

    “……你真是女子?”柳五的声音明显增添了不少震惊,他一脸凝滞,“当真不是因为我欺骗了你,你故意逗我玩的?”

    贺兰叶明白了柳五的纠结所在,她揉着手中胶皮叹了口气:“很遗憾,在下没有逗你玩,在下当真是女子。”

    “你……”柳五仿佛要说什么,死死盯着贺兰叶片刻后却失了声般什么也说不出。他紧紧皱起了眉,满脸糅杂着震惊与不可置信的复杂缓缓移开了视线。

    贺兰叶想了想,对柳五说道:“柳公子,你我合作关系,本不该有所欺瞒,我本就打算在今夜坦白,只是没料到……”

    柳五比她先被迫‘坦白’了。

    眼下的局面,当真不好收拾。

    柳五抿着唇,落在桌子上的眼神纠结,他攥紧了茶杯,迟疑片刻后,生涩的说道:“我……我会提出假成婚,是因为我以为你我同是男人,没有太过顾忌。”

    只是没有想到贺兰叶是如假包换的女子。

    贺兰叶也木着脸:“我会答应假成婚,是因为我以为你我同为女子,彼此没有可避讳的。”

    假成婚这种事情,放在一男一女之间着实有着不太好把控的未知,她也就是因为柳姑娘是女子,两个女子担着假成婚的名义,她完完全全可以把柳姑娘当做妹妹养。

    但是惊吓来得太快,让她毫无准备。

    柳五僵硬着说:“我也是。”

    贺兰叶与柳五面面相觑,都看见了写在对方脸上大大的懵,无言以对。

    她没有想到柳五是男子,柳五不知道她是女子,两个人性别只是对调了下,依旧还是一男一女。

    这下……怎么办?

    新房内到处都布置的喜气洋洋,大红的绸缎裹着横梁垂着绣花球,新打的家具上到处都绑着大红扎花,儿臂粗的龙凤喜烛还在燃烧,焰心跳动摇曳的光影落在对面无言的两人脸上,忽明忽暗的。

    贺兰叶觉着这样瞪着眼下去不是个事儿,局面再僵,也要撕出个口子来才行。

    她清了清嗓子,客客气气对柳五说道:“柳公子,你看这事儿,我们现在怎么解决才是?”

    如今的他们俩都因为一时大意,婚书已立,婚事还办得大张旗鼓,全临阳城的人都知晓两家的结缘。

    而且眼下,还是他们的……新婚之夜。

    贺兰叶寻思着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她假装暴毙而亡放柳五归家,之后悄悄会漠北。但这样一来,她千辛万苦来到临阳就一点意义也没有了。

    愁。

    她蹙着眉,对面的柳五默默抬起手遮住了眼睛:“……我不知道。”

    眼看着柳五彻底迷失在彼此性别对调上,毫无以往的精密,让贺兰叶知道,这个局面的破口,好像一时半会儿撕不开。

    贺兰叶深深叹了口气,她也颇为头疼地揉了揉额角。

    怎么办,不能继续僵着啊。

    贺兰叶想了想,试探着问:“今夜瞧着好像不是能细谈的时候,柳公子,不妨你我先把这事暂且放到一边,先解决眼下的事情?”

    无论是柳五是男子也好,还是她是女子也好,这都不是短时间内能让彼此接受的事情,可他们俩总不能这样相顾无言,冷板凳上对视坐上一夜吧!

    就算只是名义上的新婚之夜,贺兰叶也不想用这么凄惨的方式去面对。

    柳五吸了一口气,他沉着地点了点头:“贺兰……你说的对,先解决眼前。”

    所有需要认真对待的事情统统往后推一推,把最简单的解决了,就算今夜能平安度过。

    贺兰叶与柳五对视了一眼,她起身看了眼沙漏,时间不早了,明儿还要早起去敬茶,再耽误下去只怕两个人都要熬一宿了。

    “柳姑……柳公子,眼下你我什么也别想,该休息先休息,别的事日后再说,”贺兰叶把柳五随手扔在床铺上的金冠钿钗拢起来放到梳妆桌上,一边收拾着一边对柳五说,“今夜什么也别想,先对付过去,你看如何。”

    柳五也起了身,站在原地看着贺兰叶手脚麻利地把他刚刚弄得乱糟糟的床铺重新收拾整齐,脸上有些挂不住,他不自在地咳了咳,上前去帮忙把大红床铺上的桂圆枣子收起,应了声:“可。”

    柳五大约不常做这种事,瞧着有些笨拙,左支右绌的样子落在贺兰叶眼中,惹得她轻啧了声。

    她怎么就没有早些看出来呢?

    总是板着一张脸,偶尔换个语调捉弄人的柳五,平日也与她同一个房间待了好些日子,他从未做过女工,没有对女子喜爱的胭脂水粉有半点留意,许多的细节其实都是有迹可循,只要她认真些,大概是能看破他真实身份的。

    还是先入为主蒙蔽了她的双眼,才让她落到现在这般田地。

    贺兰叶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旁边的柳五只当是在对他的不满,脸上有些僵,他捋了捋床铺直起腰后,难得没有什么底气说道:“好了。”

    “嗯。”贺兰叶走到另一侧,放着一口大柜子的位置,她从里头挖出来一床被褥抱在怀中,对旁边的柳五抬了抬下巴:“夜深了,柳……公子早些睡吧。”

    她刚走出两步,就被叫住了。

    “等等!”

    贺兰叶疑惑着回头,只见柳五俊美的脸上满满透露着尴尬,他有些心虚地问:“你这是……要去睡地上?”

    “是啊,”贺兰叶大大方方承认了,“和以往一样。”

    她说完这话,柳五的脸上更显尴尬了,他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了半天,踟蹰了下后,他大步上前来,走到贺兰叶面前,手一伸,从贺兰叶手中抢走了被褥,随即,柳五略显心虚尴尬的声音在贺兰叶耳边低低响起:“你去睡床,我睡地上。”

    “嗯?”

    贺兰叶看着不远处画着精致妆容的柳五,有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她默默移开了视线。

    “你还受着伤,别骑马,去坐马车吧。”

    坐马车?贺兰叶立即摇了摇头:“那是给你准备的。”

    何况她哪里来的伤,真正受伤的是柳五,她今天早上还看见柳五换药的时候,伤口还没有愈合呢。

    “三郎,”柳五柳叶眉似蹙非蹙,一双瞳剪秋水,端的是楚楚动人,他面带难色,朱唇微启,“莫要让我担心。”

    犹如清泉般灵动的声音听在贺兰叶耳中却异样的折磨。她嘴角一抽,怕柳五还能说出更无所畏惧的话来,耷拉着脸下了马,不着痕迹瞪了柳五一眼,往后头马车走。

    柳五得逞,嘴角挂着一抹浅笑,慢悠悠随在贺兰叶的身后一道上了马车,好在自家打的车不省材料,车厢够大,铺着软棉坐垫的内里足以坐三五人。

    贺兰叶与柳五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她视线落在半空中,等马车驶出,才问道:“非要我坐马车,可是有话要对我说?”

    柳五依旧是一副新妇打扮,脸上点了胭脂,白皙的脸颊上多了一份红润,却面无表情毫无喜气:“我一个大男人坐马车,让你一个姑娘家骑马,这事我做不出来。”

    贺兰叶咀嚼了一番这话,依稀明白了柳五的别扭之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