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7.第 67 章
    ,精彩小说免费!

    小可爱订阅过一半, 就能消除防盗章节的存在啦(*?▽?*)  这件事是贺兰叶用了一天多时间才确认下来的。

    毕竟自打柳家回来后, 柳五对她就一直爱理不理的,和对家中其他女眷们亲热客气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她再迟钝, 也反应过来对方对她有意见了。

    这事儿贺兰叶还真不知道怎么去说,毕竟柳五所说的前情人捅他刀子如果是真的, 在她看来, 就是一个男人被一个男扮女装的男人给玩弄了感情, 柳五挨得不冤,同样, 柳五是断袖也很明显了。

    这样也能解释的通,为什么柳五在不知道她是女子的情况下也要嫁过来, 而知道了她真实性别,黑着一张脸整天不开心的, 之后也处处留心,对她多有回避。

    断袖也好, 起码对她来说是好事一件啊。

    贺兰叶对于柳五明里暗里的不开心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 她混不在意, 过了没两天就准备着收拾重新在新房里砌墙了。

    再是断袖, 到底也是个男人, 贺兰叶觉着, 他们俩中间是需要给彼此一个私密空间的。

    柳五这两天虽然情绪低沉, 但是提着这件事, 他还是很赞成, 取了张纸来画了画图,规划着在哪里砌墙不影响房间布局。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贺兰叶派了手底下的人去弄砌墙的材料,前头吩咐下去,后头平氏就端着一盘炒核桃来,客客气气和柳五寒暄了两句,一把拽着贺兰叶去了墙角,低声问:“三郎,怎么好好的要砌墙,五娘提出来的?”

    “对。”贺兰叶毫不心虚把锅推给柳五,眼睛都不眨一下,“她说不太方便。”

    若是平氏知道是她的意思,没得要闹她两句,但是说是柳五的意思就不一样了,平氏对这个名义上的儿媳关心又客气,嘘寒问暖,给足了她自由,任何柳五说的话都没有反驳过,可谓是礼遇有加。

    只是这次平氏就皱了眉:“人家姑娘有疑虑也是该的,只是到底是新房里呢,哪里有房里砌墙的,没得让人嗤笑了去,反倒要来寻思你们。听娘的,你去劝劝五娘,收拾一块大的屏风,跨在中间就是。”

    贺兰叶摇头:“不,这个墙得砌。”

    平氏瞅了珠帘背后坐着的柳五,扭过头来瞪了贺兰叶一眼:“你……是不是跟人家小姑娘生气了?三郎,不是娘说你,人家柳姑娘嫁过来就是我们家的女儿,你好歹哄着她,哪里还能让人生气,人家说砌墙你就砌,人家姑娘只当你故意刻薄人家呢,赶明儿她回了柳家,我看你怎么办!”

    说教了贺兰叶一顿,平氏推着她给她识眼色:“去,把人姑娘哄一哄。”

    “这姑娘我可哄不了。”贺兰叶把袖子从平氏手中拽出来,推她娘出去,“别操心了,我知道该怎么办。”

    “那可不行,你得把人哄好了,这个墙不准砌,听见没?”平氏被贺兰叶推着往出走,还不放心叮咛道,“这堵墙你要是真砌起来了,赶明儿奇华公主就得上门来了!”

    贺兰叶心里头一咯噔,把娘亲送出门去,她扶着门板深深叹了口气。

    不是娘说起,她还真忘了,要是她这头新婚起了墙在新房里头,传出去让奇华知道了,八成要生出什么事端来。

    私底下再怎么着,她和柳五表面上新婚恩爱夫妻的关系还得维护住了。

    这堵墙,还真砌不起来了。

    贺兰叶趴在门板上思索了片刻,一扭头,老远就隔着珠帘对上了柳五的视线。

    她也不忸怩,走过去掀起珠帘把情况给柳五一说,叹了口气道:“哄你就不必了吧,看样子这堵墙估计是不能砌了,我去弄个大点的屏风罢了。”

    “你也不必不痛快,”柳五却又冷笑了声,“不砌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你不是说了么,我就是个断袖!”

    他明显是记着贺兰叶那天的话呢,咬重了断袖两个字,画着精致妆容的脸上写满了刻薄。

    贺兰叶眼睛有些难受,她默默移开了目光,忍不住猜测着柳五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做到放下心理防线全身心投入到女子的身份上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柳五也是个厉害的人。

    没有墙,贺兰叶就赶紧让老常去给她弄来了一架足有一丈长的山水屏风,往内间一摆,增添了两份趣味,少去了别人猜疑,还能恰到好处的发挥作用,的确比一堵实沉的墙要好得多。

    屏风入门的第一个晚上,贺兰叶睡在那张新床上,终于不用一睁眼就能看见前头地垫上睡着的柳五了,心情也轻松了不少。

    成婚也有十来天,贺兰叶与柳五默契的让旧事翻了个篇,彼此互不干扰,贺兰叶忙她镖局准备亮镖一事,柳五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经常晚上不见了人。

    到底只是合作关系,贺兰叶晚上醒来发现房间里头没有了人,也不惊讶,第二天起身后看见睡得正香的柳五也不戳破,假装没有发现,两人相处下来,倒也相安无事。

    眼瞧着快到灯节,贺兰叶距离她重伤也过去了一个多月,差不多到了宣布‘伤愈’的时候,同时也打算过了灯节,在夏至那天正式亮镖。

    她与柳五形成了一种互不干涉的微妙生活方式,每天除了必要的打招呼问候外,几乎没有任何涉及到私人事情的话题,所以等柳五问她亮镖要他做什么的时候,贺兰叶还有些惊讶。

    “贺兰,”天气渐渐热了,在屋里头没有外人,柳五穿的也随意,纱制的上襦袖子挽到了手肘,靠在竹椅上一把蒲扇摇的咯吱咯吱响,他用扇子朝不远处盘腿坐在竹席上的贺兰叶挥了挥,说道,“亮镖的时候,给我安排个事儿。”

    贺兰叶袖子一样挽在手肘,她趴在竹席上翻着账本,闻言扫了柳五一眼,见着他一身绫罗玉帛,婉言谢绝了:“还是算了,夏天穿的薄,你出去我怕给人看出个一二来,难得收拾后事。”

    “……后事。”柳五嘟囔了句,明显对贺兰叶的用词不满,他起身走过去,在距离贺兰叶还有一些距离的竹席上学着她的样子盘腿坐了下来,脖子上挂着的狼齿微微晃动,最后嵌在他胶皮贴的假胸的隆起中间。

    “我穿厚些,你得给我一些事儿,不然我在你们家立不住脚。”

    贺兰叶合起账本,看着柳五,认真问:“真的想参与进来?”

    “我这是帮你,”柳五摇着蒲扇,一把圆蒲扇凉快了他们俩,他瞧着也挺认真的,“新婚这么久,你我也从未一起见过人,瞧着太假了一些。”

    “言之有理,”贺兰叶起身绕过柳五,出去放账本时随口说道,“可是我是能拜托你张罗饭菜,还是能请你款待女眷?”

    柳五一个男人,这些新妇都能做的事情,她没有一样能交给他去的。说是帮忙,不添乱就算好了。

    贺兰叶只当柳五是一时突发奇想了,她去了中院书房放了账本,顺带与手底下几个镖师商量了下到时候的流程,等她回去时,之间柳五坐在竹椅上,手中捧着一信笺把玩着。

    一见着她,柳五懒懒起身,把夹在指尖的信笺递了出去:“一个姓任的送来的帖子。”

    贺兰叶从柳五指尖接过信笺时,瞥见了他的修长的手指上一些不太明显的茧,她平静地移开视线,假装没有看见,拆开信笺,随口说道:“任佳是礼部任郎中的儿子,他外祖母是燕深郡主,我请来去你家提过亲的。”

    她当初初入临阳,算是用了些手段才把这些有些身份人品又上乘的郎君们认识了起来,维护了几个月的关系,也算是她临阳难得的友人了。

    她默念了一遍信,看完后,神色复杂地啧了一声。

    “何事?”

    柳五之前未曾动过贺兰叶的信笺,等她看完了面露异色才问了一句。

    贺兰叶慢吞吞朝柳五扬了扬手中的信笺,眼中充满了好笑:“你不是说要一个露面的机会么,机会来了。”

    任佳在信中邀请贺兰叶,于五月初五相会招摇画舫。

    一个妓子云集的花窟。

    这事儿贺兰叶还真不知道怎么去说,毕竟柳五所说的前情人捅他刀子如果是真的,在她看来,就是一个男人被一个男扮女装的男人给玩弄了感情,柳五挨得不冤,同样,柳五是断袖也很明显了。

    这样也能解释的通,为什么柳五在不知道她是女子的情况下也要嫁过来,而知道了她真实性别,黑着一张脸整天不开心的,之后也处处留心,对她多有回避。

    断袖也好,起码对她来说是好事一件啊。

    贺兰叶对于柳五明里暗里的不开心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她混不在意,过了没两天就准备着收拾重新在新房里砌墙了。

    再是断袖,到底也是个男人,贺兰叶觉着,他们俩中间是需要给彼此一个私密空间的。

    柳五这两天虽然情绪低沉,但是提着这件事,他还是很赞成,取了张纸来画了画图,规划着在哪里砌墙不影响房间布局。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贺兰叶派了手底下的人去弄砌墙的材料,前头吩咐下去,后头平氏就端着一盘炒核桃来,客客气气和柳五寒暄了两句,一把拽着贺兰叶去了墙角,低声问:“三郎,怎么好好的要砌墙,五娘提出来的?”

    “对。”贺兰叶毫不心虚把锅推给柳五,眼睛都不眨一下,“她说不太方便。”

    若是平氏知道是她的意思,没得要闹她两句,但是说是柳五的意思就不一样了,平氏对这个名义上的儿媳关心又客气,嘘寒问暖,给足了她自由,任何柳五说的话都没有反驳过,可谓是礼遇有加。

    只是这次平氏就皱了眉:“人家姑娘有疑虑也是该的,只是到底是新房里呢,哪里有房里砌墙的,没得让人嗤笑了去,反倒要来寻思你们。听娘的,你去劝劝五娘,收拾一块大的屏风,跨在中间就是。”

    贺兰叶摇头:“不,这个墙得砌。”

    平氏瞅了珠帘背后坐着的柳五,扭过头来瞪了贺兰叶一眼:“你……是不是跟人家小姑娘生气了?三郎,不是娘说你,人家柳姑娘嫁过来就是我们家的女儿,你好歹哄着她,哪里还能让人生气,人家说砌墙你就砌,人家姑娘只当你故意刻薄人家呢,赶明儿她回了柳家,我看你怎么办!”

    说教了贺兰叶一顿,平氏推着她给她识眼色:“去,把人姑娘哄一哄。”

    “这姑娘我可哄不了。”贺兰叶把袖子从平氏手中拽出来,推她娘出去,“别操心了,我知道该怎么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