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3.第 73 章
    ,精彩小说免费!

    小可爱订阅过一半,就能消除防盗章节的存在啦(*?▽?*)

    她一个小角色可拼不起, 一不小心把命折进去了可没地儿哭。

    房间内的血腥味惹得柳五一脸不快, 她转着手中茶杯, 见贺兰叶窸窸窣窣收拾着之前给外人装样子用的血衣,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她嘴角一勾:“照我说, 贺兰局主也不用与我装什么成婚躲避公主了, 继续重伤几次, 你直接就可以报个不治而亡, 奇华总不可能追你追到阴曹地府去。”

    “别说,我还真想, 只可惜我身后一大家子脱不得身。”贺兰叶整理了床上的零乱后抱着染血了的一团被单下床, 路过柳五时含笑说道。

    “你大可这么做,”柳五目光追随着贺兰叶的背影, 轻声说道, “之后你带着你的镖局重回漠北, 岂不甚好?”

    贺兰叶忙忙碌碌收拾着,闻言头也不抬道:“那怎么行, 好不容易来到临阳就这么回去, 我岂不是……”

    “岂不是?”柳五态度软和了许多,贺兰叶看不见的位置她的目光染上了一层探究,“莫非贺兰局主来临阳, 是有什么必须的理由?”

    贺兰叶蹲着的身体一僵, 而后用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大约是吧。”

    提到这些, 贺兰叶手上动作快了分,很快起身拍了拍自己,扭头对柳五说道:“柳姑娘,深夜搅扰在下当真过意不去,这会儿了……”

    她看着柳五慢慢挑起来的眉,咽回了口中的话后很自然说道:“就赶紧睡吧。”

    在柳五的目光下,她说不出赶人的话。

    柳五满意地点了点头,也不计较她的转移话题了。

    依旧是柳五睡床贺兰叶睡地垫,睡到半夜醒来,莫名口干,起身把柳五之前倒在桌上未曾动过的凉茶一口饮尽,刚放下杯子,就听见柳五略带沙哑的声音:“贺兰?”

    许是睡梦刚醒,柳五的声音粗了不少,贺兰叶恍惚间只觉着似乎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她一回头,柳五正坐起身,黑夜中不点烛光只有窗外月光洒进来,让她能看清柳五身形轮廓。

    薄薄的被子从她胸前滑落,柳五穿着的纱衣歪了不少,衣襟松散,松松垮垮挂在肩头,薄弱的微光下依稀能看见她的肩臂锁骨,还有……一平如洗的……胸?

    贺兰叶哐当一声,没有拿稳的杯子碰到了桌上,在寂静的夜中发出震耳的声响。

    她赶紧扭头,目光落在自己手上,干笑着:“夜里口渴。”

    这一眼会瞥见纯属意外,贺兰叶只觉着隐隐有种疑惑感,世间真的有女子的胸,比她还要平么?

    她忍不住低头看了眼长期被紧缚着的自己,居然有种微妙的好奇。

    柳五若有所思看着贺兰叶,低头看了眼自己,慢条斯理拉整齐了衣服,冷笑了声:“眼珠子放对位置,不然我替你摘了去!”

    贺兰叶无辜道:“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管她看见没有看见,绝对不能承认才是!

    柳五沉默了许久,等贺兰叶站的难受等到头皮发麻,忍不住小心翼翼扭头去看的时候,她已经重新躺了下去,不知道睡了多久了。

    贺兰叶挠了挠脸颊,啧了一声。

    第二次袭来的重伤,在贺兰叶对外宣布了苏醒之后,首先是她那几个友人的探访,其次,居然是五皇子手下的人带着许多名贵的药材和金银珠宝前来慰问。

    贺兰叶正在屋里头和柳五一起吃着平氏炖的红枣汤,闻言二话不说就让外头的镖师照单全收。

    柳五勺子一顿,汤也喝不下去了,她挑着眉:“……贺兰局主,这种礼你也敢收?”

    “当然要收了,”贺兰叶显得乐滋滋的,“我收下,就等于五皇子之前那番话到此为止了。”

    柳五一愣,她微微思索了下,才明白贺兰叶是什么意思。

    想明白了她也没有拦着,只等贺兰叶用完膳后,冷不丁说道:“为了你的性命着想,我们还是早些成婚的好。”

    “咦?”贺兰叶咬着勺子呆了呆,而后连忙给柳五展示着自己胸前第二重假伤,”可我还受着伤,怎么成婚?”

    前一天伤得差点死了,后一天就准备了要成婚,这不摆明儿了里头不对劲么?

    这种事情贺兰叶觉着柳五该是想得到的,柳五只冷笑:“冲喜!”

    有了柳五这话,贺兰叶等柳五回了家,之后就赶紧儿叫来了娘和婶娘盘点家里头的财务。

    “三郎,你要娶那柳姑娘,柳姑娘可知道事儿?”平氏抱着账簿,与周氏交换了一个忧心忡忡的眼神,格外不踏实,“人家可是丞相府的闺女,金贵的很,她真的愿意么?”

    贺兰叶一身单衣盘腿坐在地上,捧着库房清单一行行看着,头也不抬:“她不知道也无妨,反正我与她各取所需,没得那么多计较。”

    “甭管她知道不知道,反正都与我们三郎说好了,那咱就好好准备着去聘了人家就是。”周氏倒想得开,拍着平氏,“嫂子,大不了等她进门后,我们就当是多了个闺女,平日里好生疼着她。”

    贺兰叶听着长辈们不断说着要怎么怎么对柳五好,她嘴角一勾,笑吟吟抬头道:“那些事以后再说,眼下有桩事,需要娘亲去办。”

    聘人家丞相家的孙女,刑部尚书的闺女,可不是直接大刺刺去说就行的。她需要一个合适的夫人先去探口风,再请个合适的冰人走走过场。

    探口风的人她心中已经有了人选,周谷的父亲是户部主事,他的母亲被封做安人,身份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却很合适此事。

    她作为一介平民,能够找到一个官宦人家的女眷出面,也算用了心思。

    只是这种事情她没法通过周谷去说,只能让她娘出面。

    平氏还当是什么,一听是去请周安人,哪里还有不同意的,立即给周主事家里去了信,点选了些礼物登门拜访。

    那头周安人也惶惶,给人提亲,还是给一个镖局的镖头提丞相家的孙女,这种事情她不太敢应,全靠着周谷知道后在旁边帮腔,勉勉强强才应了下来。

    她做好了去了丞相府被泼冷茶的准备,咬着牙递了帖子,惶惶不安着进去,与那柳尚书夫人分了主宾落座,茶都饮过三杯,她才鼓起勇气陪着笑提了提此事。

    柳尚书夫人的脸色周安人都没敢看,绞着帕子惴惴不安等着人撵人,却不料尚书夫人语气虽僵硬,却是一口应了此事。

    等周安人茫然地被送出了柳家,不知外事的她后知后觉想到,两个小人儿莫不是早就有了意思?

    甭管周安人这里想了多少,事情算是办妥了,贺兰叶让婶娘去与周安人道谢的时候也立即着手去准备下一轮了。

    冰人的身份是贺兰叶考虑了许久的,思来想去,她瞄上了任佳。

    任佳的母亲是是燕深郡主的女儿,燕深郡主则是官家的表姑,关系虽远了点,到底还是宗室,若是能请了燕深郡主来说合婚事,柳五的面子上该是好过些。

    她派人去给任佳递了话,而后就请自己娘亲婶娘去拜访了任家,好说歹说着,任母还是纠缠不过领下了差事,去说合她母亲出面。

    只是燕深郡主并未答应,好几天也不见回消息出来。

    贺兰叶也没有闲着,趁着这几天她透过任佳了解了他外祖母的习性,派人去燕深郡主家后门卖花,把一盆她挖空心思弄来的罕见花植给送了去,第二天,燕深郡主那边就点了头。

    有了冰人,贺兰叶心里头才有了紧张之感。过了冰人这一关,她就真的要娶妻了。

    燕深郡主是个点了头就不反悔的老太太,没过两天就登门了丞相府,去帮贺兰叶说亲。

    很快,全临阳城都知道,被奇华公主看上的万仓镖局贺兰叶,濒死垂危之际认清了自己真心,想要迎娶柳丞相家的孙女柳五娘,而柳家看重他一片赤诚之心,应了下来!

    贺兰叶夜里还做着摆脱奇华的美梦,睡到半夜忽地感觉房间门锁有些动静,她立即警惕地睁开眼,手中握紧了枕边短刀,屏息凝神,数着心跳。

    咔哒一声,被搭扣上的门锁从外头打开了,门被轻轻推开。

    贺兰叶猫着腰从床上快若闪电溜到门板背后,门外闪进一个身影时,她快速提刀上手,夜中之间寒光一闪,对准脖颈位置的短刀忽地刀刃反光,照亮了来人错愕的脸。

    贺兰叶猝不及防猛地收手,身体前倾的趋势让她重心不稳,一个踉跄重重让她扑进柳五的怀里!

    又或者说,他完完全全没有往这方面去想。

    贺兰叶又抓了抓头发,对于一团乱麻的现状,她啧了一声,毫无躲闪直视着柳五的眸,沉着声往清楚里说:“你是男人,可我不是。”

    这句话太简单明了,一听就懂。

    房间中独有他们二人,外头的吵闹声都隔得远远的,新房中可以说只有贺兰叶与柳五的声音,没有一丝可以回避的机会。

    贺兰叶说的简单,柳五也听得明白,他的表情随着贺兰叶的话渐渐凝固,本是俊美的脸庞却定格在茫然与讶异之间,意外的有分可爱之感。

    只是贺兰叶这会子可感觉不到柳五的可爱,她小心翼翼往后挪了挪凳子,身体后倾,浑身紧绷着警惕盯着柳五。

    柳五一眨不眨紧紧盯着贺兰叶,几乎要把她打量地浑身汗毛竖起,不知看明白了什么,他许久之后缓缓地眨了眨眼,脸上的表情渐渐收起,面无表情道:“贺兰局主,你堂堂万仓镖局的局主,不该这么小心眼。”

    “嗯?”贺兰叶这会儿没有听明白柳五话的意思,发出疑问。

    柳五目光在贺兰叶的脸颊,脖颈,以及胸前四处扫了扫,而后口吻极其不屑:“伪装女子之前,贺兰局主应该先看看自己与真正的女子之间的天堑差距。”

    一听这话,贺兰叶傻眼了。

    她忍不住低下头看看自己,想知道自己这个真女子,还与女子有何等的差距,让柳五说出这种话来。

    一低头,贺兰叶猛地想起什么似的,她的手在脖子上扣了扣,摸索到了一直以来伪装用的胶皮喉结的衔接边沿,恍然大悟。

    大概是她多年伪装,身体的一些容易暴露的地方都全部妥善处理,没有露馅的地方。

    她声音本就低哑,贴了胶皮伪装的喉结,还有一直用紧束的软甲裹起来的胸,再加上她多年一直以男子的身份活动,行为举止之间不沾女气,难怪柳五不相信她是女子。

    贺兰叶在不知道柳五的真实性别之前,还考虑过在新婚之夜的时候怎么给她坦白,最简单明了的方式,是两人脱了衣服坦诚相待。

    但是柳五她……他是男子,这种法子自然行不通,必须要换一个更简单的方式。

    贺兰叶脖子上贴着的胶皮是用调制的胶粘的,需要调制的药水才能撕的开,而且还比较疼,平日如非必要,她都是三五天才取下来清洗透气。

    她摸了摸脖子,对柳五撂下一句稍等,起身去立柜前翻她的药水。

    贺兰叶把药水揉在脖子上搓了搓,没一会儿,胶皮的边缘翻起,与紧密贴着的肌肤分离。

    她立即走向柳五,在他身前站定,伸手捏着那胶皮的边缘对柳五说道:“你看,我的喉结是假的。”

    说着,她的手一点点掀起胶皮,本没有任何缝隙的喉咙上出现了一大块修整整齐的胶皮,下一刻,微微凸起的喉结消失,她的脖颈彻底暴露了出来。

    端着茶杯的柳五侧身看着贺兰叶的动作,他随着贺兰叶手中的动作而渐渐凝固,等贺兰叶捏着手中胶皮重新坐过来,语重心长对他说:“跑江湖的,总要对自己付些责任。柳姑……柳公子,在下当真……与你并非同一性别。”

    “……你真是女子?”柳五的声音明显增添了不少震惊,他一脸凝滞,“当真不是因为我欺骗了你,你故意逗我玩的?”

    贺兰叶明白了柳五的纠结所在,她揉着手中胶皮叹了口气:“很遗憾,在下没有逗你玩,在下当真是女子。”

    “你……”柳五仿佛要说什么,死死盯着贺兰叶片刻后却失了声般什么也说不出。他紧紧皱起了眉,满脸糅杂着震惊与不可置信的复杂缓缓移开了视线。

    贺兰叶想了想,对柳五说道:“柳公子,你我合作关系,本不该有所欺瞒,我本就打算在今夜坦白,只是没料到……”

    柳五比她先被迫‘坦白’了。

    眼下的局面,当真不好收拾。

    柳五抿着唇,落在桌子上的眼神纠结,他攥紧了茶杯,迟疑片刻后,生涩的说道:“我……我会提出假成婚,是因为我以为你我同是男人,没有太过顾忌。”

    只是没有想到贺兰叶是如假包换的女子。

    贺兰叶也木着脸:“我会答应假成婚,是因为我以为你我同为女子,彼此没有可避讳的。”

    假成婚这种事情,放在一男一女之间着实有着不太好把控的未知,她也就是因为柳姑娘是女子,两个女子担着假成婚的名义,她完完全全可以把柳姑娘当做妹妹养。

    但是惊吓来得太快,让她毫无准备。

    柳五僵硬着说:“我也是。”

    贺兰叶与柳五面面相觑,都看见了写在对方脸上大大的懵,无言以对。

    她没有想到柳五是男子,柳五不知道她是女子,两个人性别只是对调了下,依旧还是一男一女。

    这下……怎么办?

    新房内到处都布置的喜气洋洋,大红的绸缎裹着横梁垂着绣花球,新打的家具上到处都绑着大红扎花,儿臂粗的龙凤喜烛还在燃烧,焰心跳动摇曳的光影落在对面无言的两人脸上,忽明忽暗的。

    贺兰叶觉着这样瞪着眼下去不是个事儿,局面再僵,也要撕出个口子来才行。

    她清了清嗓子,客客气气对柳五说道:“柳公子,你看这事儿,我们现在怎么解决才是?”

    如今的他们俩都因为一时大意,婚书已立,婚事还办得大张旗鼓,全临阳城的人都知晓两家的结缘。

    而且眼下,还是他们的……新婚之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