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4.第 74 章
    ,精彩小说免费!

    小可爱订阅过一半, 就能消除防盗章节的存在啦(*?▽?*)  贺兰叶身体被制住前扑的力度同时,她被紧紧拽住的单衣后领带起了她全身的力度, 说时迟那时快,腰间系着的衣带嗞啦一声干脆断裂,她整个人从单衣中扑了出去!

    贺兰叶情急之下反身抬脚用力勾起身后单衣重重甩起, 衣衫一飞盖住柳五视线的瞬间,她一个鹞子翻身迅速站稳,趁着柳五还没有掀起单衣时一个健步飞速冲了进房间, 掀起被子就缩了进去。

    未曾点烛的房间中只有门窗外投进来的一片月光, 拉下冰冷的倒影在地上扭曲着。贺兰叶被子直接裹到下巴,对着门口侧身捏着她单衣,面色微妙的柳五干笑了声:“大晚上的,柳姑娘怎么来了?”

    害的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舒舒服服脱了软甲,就穿着一件细纱的贴身小衣,差点就被看了去。

    这个节骨眼上若叫柳姑娘毫无准备的知道了,婚成得了成不了,就是个大问题了。

    柳五还在盯着她的单衣发呆,听到她的话,幽幽抬起眸,意味深长盯着贺兰叶,只让她头皮发麻。

    “怎的, 我来不得了?”柳五一点都没有半夜闯入别人家的尴尬, 自然的很。她捏着贺兰叶的单衣走进来, 顶着清冷的月色走到床边,看着床上把自己裹成一个蚕蛹的贺兰叶,扯出一抹极淡的笑,抬手把单衣甩出去,正巧盖在了贺兰叶的脸上。

    “若我不知,只当刚刚的是个姑娘,”柳五声音平静,却说着让贺兰叶毛骨悚然的话,“而我倒像是个……登徒子了。”

    夜里的柳五只有月光冷冷的勾勒了一个轮廓,她身形高挑纤细,在没有多余的可见情况下,宽肩细腰修长的身形就单独凸显出来,加上她这个话,落在贺兰叶耳中,让她也心里一个咯噔。

    柳五不提绝美的容貌和声音,单着身材就比她还像男人。

    缩在被子里的贺兰叶来回打量了一圈柳五,羡慕不已。

    若是她也有着柳五这样好的先天条件,就不用在衣肩加衬垫,鞋里塞鞋垫了。

    “柳姑娘说笑了,”贺兰叶干笑着乖巧摇头,“柳姑娘身似柳絮轻摇漫步,任谁也不会把柳姑娘当做男子。只是在下没有衣衫,在姑娘面前不雅,才稍微……遮挡一二。”

    虽然柳五真的很像男人,但她怎么也不会在一个女子面前说她像男人的,太失礼了。

    柳五无语地盯着贺兰叶看了半天,转身绕到了屏风后头,而后她的声音传来:“赶紧穿吧。”

    贺兰叶舒了一口气,小心盯着柳五的方向,不敢掉以轻心,抱着被子缩下了床,赶紧儿翻出个软甲和新的单衣手忙脚乱套好了,才过去点了蜡烛。

    昏黄的烛光瞬间照亮了黑漆漆的房间,洞开的门外吹进一股凉风,让贺兰叶狠狠打了个寒颤。

    一座屏风把小小的房间分作两半,屋里头的光亮起来,躲在后头的柳五才绕过来,扫了一眼穿戴整齐到恨不得裹个斗篷的贺兰叶,坐下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凉的。

    她皱着眉推开茶杯,手指节在八角桌上敲了敲。

    贺兰叶坐在她对面,视线落在柳五的手指节上,嘴里好声好气道:“这会儿夜深了,不好去烧水吵人。”

    柳五乜了贺兰叶一眼,慢吞吞收回了手缩进纱袖里,冷声道:“这个房子太小了,你我完全没有互不影响共处的可能性。”

    这房子的确小,贺兰叶就寻思着靠后安静,且她以往都是一个人,住的过来,如今多了一个柳五,还是个表面异性的贵人,她的确要思考一番了。

    “行,我回头就把左右两边的隔房打通。”贺兰叶痛快应了,主动提到,“若是柳姑娘对里头布置有什么意见,尽管使人来说,在下尽量让柳姑娘满意。”

    贺兰叶的识相让柳五微微颔首:“我家人来量尺寸打家具的时候一道儿告诉你。”

    提起这茬,贺兰叶忽地想起来了什么,她问了句:“日子是我们来定,还是柳家定?”

    按理说请期都是男方家的事,只他们这个婚事不比寻常,贺兰叶尽量都让过做主,让柳五去掂量。

    “越快越好,”柳五拿过主权果然毫不犹豫,“我与家里已经商量过了,下月初一就是好日子。”

    下月初一……贺兰叶眨了眨眼:“岂不是说,还有十天?”

    太仓促了吧!

    寻常成婚没有一年半载的哪里忙得过来,再怎么着,贺兰叶寻思着差不多也要两三个月,怎么到了柳五的口中,就十天了?

    不对,夜已过半,只有九天了。

    “太仓促了,凡事都做不好,而且这么赶,对你不好。”贺兰叶有一是一,把问题说与了柳五。

    日子女方定,只有往后推的没有往前提的,可柳姑娘倒好,十天的日子也定的出来。

    “以免夜长梦多。”柳五撂下一句话后,起身揉了揉肩,脸上可见一些疲惫。

    贺兰叶跟着起身,见柳五自顾自走向床边了,她含在嘴里半天的话终于问了出来:“柳姑娘,这大半夜的,你来我这儿……”

    “我只寻个住的地方,免得回去闹腾,你哪那么多废话!”柳五心情许是不好,口气极差。

    贺兰叶无可奈何,她对这个即将冠上贺兰姓的未婚妻一点办法都没有。

    重新吹了蜡烛,贺兰叶从床上又睡回了地上,只她睡了一觉了,现在躺下许久也难以入睡。

    忽地床的方向有沙沙的窸窣声,贺兰叶睁开眼,黑夜中什么也看不见,只有听觉和嗅觉发挥着作用。

    衣料的摩挲,柳姑娘大约是睡得不舒服,脱了外纱裙吧。贺兰叶盯着漆黑的天花梁架漫不经心想着,只忽然间,她吸了吸鼻子。

    不太对。

    空气中有一股浅浅的血腥味弥漫开,似乎是经过多番清洗的余味,不浓,却在狭小的空间内散开。

    贺兰叶眼神一凛,她立即想到了柳五今夜的异常。

    夜半时分从柳家来贺兰家,没有任何事情,明显说不通。

    或许不是从柳家来的……难道说她是从什么地方出来,有着不能回柳家的理由,才来贺兰家?

    贺兰叶静静躺着,睁着眼保持着均匀的呼吸,耳朵竖起来听床榻位置传来的声响。

    寂静的夜中,柳五的一举一动声音都被无限放大。贺兰叶能够清楚的听见她衣襟解开的声音,肌肤与衣料摩擦过后,传来柳五唇边忍耐下溢出的一丝闷哼。

    血腥味重了些。

    贺兰叶一动不敢动,她听见了柳五有半天都没有动,然后床榻动了动,她似乎是光脚下了地,轻轻拉开了依靠着墙的一扇柜门。

    第二排第三列,贺兰叶听着动静,心里头默默想着,是她放止血药粉绷带一类外伤用的抽屉。

    柳五受伤了?

    贺兰叶在夜中紧紧皱着眉,她漆黑的瞳中有着一丝流光闪过。

    一个丞相府的仕女,怎么可能会受外伤,而且又怎么会夜半受伤,不回家跑到别处去?

    没有理由。

    贺兰叶数着心跳,一个节拍一个节拍。而不远处的柳五悄无声息地已经把自己处理好了,没有发出任何多余的声音,合上抽屉后,悄悄又躺回了床上。

    十五息。可以说是很短的时间了。

    贺兰叶听着远处床榻上响起沙沙声后,一切重归平静,她却再也睡不着了。

    一夜几乎没有合眼的贺兰叶早早儿就起了身,怕吵醒柳五,悄悄儿整理了穿戴,端着盆儿去了外头院子洗漱。

    自打她两度‘重伤’,这一方小院就成了半个禁地,没有人进来,除了来去自如没有人敢阻拦的柳五。

    房檐上几只鸟雀忽地拍翅飞过,落下一根细羽在贺兰叶单髻上,她还低着头擦脸,身后平氏走过来给她摘了细羽,帮她收着东西小声问着:“我去里头给你收拾床铺,看见柳姑娘了,她什么时候来的。”

    贺兰叶含糊道:“她下人早就把她送来了,就你们不知道。”

    “哦,”平氏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她瞧着气色不太好,我去给她弄些吃的来。”

    气色不好?贺兰叶回了房间,刚刚起身的柳五板着一张与之前别无差异的脸,但是她从柳五脸上的确看见了一丝没有血色的苍白。

    看样子,柳姑娘的确是受伤了。

    贺兰叶也干脆,一确定,就对柳五客客气气道:“柳姑娘,如今我们是一条绳的上……人,有什么还请开诚布公,对你我日后应对都有好处。”

    柳五抱着一杯滚烫的热茶喝着,闻言抬眸扫了贺兰叶一眼。

    这一眼,她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柳五放下了茶杯,抬手令贺兰叶与她同坐了,而后她静静注视着贺兰叶,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中满是严肃:“贺兰,我有话说……”

    “早膳来了来了!”

    门外忽地传来了平氏的声音,打断了柳五的话,堆着一脸笑意的平氏端着托盘进来,在柳五面前先放下一碗粥,再把另外一碗递给贺兰叶,然后亲亲热热对柳五说道:“柳姑娘,我们平头百姓家里没有什么好的,也就红枣枸杞粥能对付对付小日子了,别客气,快尝尝。这女儿家啊,总有这么受罪的几天,你也别硬撑着,喝了粥继续躺着去。”

    贺兰叶低头看了眼自己碗,白花花的米粥,扫了眼柳五面前的,颜色鲜艳的粥里头除了红枣枸杞似乎还有好几样子添料,丰富的很。

    慈爱的平氏拎着托盘走了,留下面面相觑的两个人。

    贺兰叶看着柳五一脸恍然大悟,也不去吃味自己的娘对别人家闺女更好了,问道:“柳姑娘刚刚有话要说,不知是要说什么?”

    瞧着那么慎重,该是要紧的事。

    贺兰叶坐直了身体,严阵以待。

    柳五的目光扫过眼前的粥,慢吞吞挪到贺兰叶身上,她顶着贺兰叶熠熠生辉的眼,用淡定的姿态极其平缓地说道:“……我月信来了。”

    这句话太简单明了,一听就懂。

    房间中独有他们二人,外头的吵闹声都隔得远远的,新房中可以说只有贺兰叶与柳五的声音,没有一丝可以回避的机会。

    贺兰叶说的简单,柳五也听得明白,他的表情随着贺兰叶的话渐渐凝固,本是俊美的脸庞却定格在茫然与讶异之间,意外的有分可爱之感。

    只是贺兰叶这会子可感觉不到柳五的可爱,她小心翼翼往后挪了挪凳子,身体后倾,浑身紧绷着警惕盯着柳五。

    柳五一眨不眨紧紧盯着贺兰叶,几乎要把她打量地浑身汗毛竖起,不知看明白了什么,他许久之后缓缓地眨了眨眼,脸上的表情渐渐收起,面无表情道:“贺兰局主,你堂堂万仓镖局的局主,不该这么小心眼。”

    “嗯?”贺兰叶这会儿没有听明白柳五话的意思,发出疑问。

    柳五目光在贺兰叶的脸颊,脖颈,以及胸前四处扫了扫,而后口吻极其不屑:“伪装女子之前,贺兰局主应该先看看自己与真正的女子之间的天堑差距。”

    一听这话,贺兰叶傻眼了。

    她忍不住低下头看看自己,想知道自己这个真女子,还与女子有何等的差距,让柳五说出这种话来。

    一低头,贺兰叶猛地想起什么似的,她的手在脖子上扣了扣,摸索到了一直以来伪装用的胶皮喉结的衔接边沿,恍然大悟。

    大概是她多年伪装,身体的一些容易暴露的地方都全部妥善处理,没有露馅的地方。

    她声音本就低哑,贴了胶皮伪装的喉结,还有一直用紧束的软甲裹起来的胸,再加上她多年一直以男子的身份活动,行为举止之间不沾女气,难怪柳五不相信她是女子。

    贺兰叶在不知道柳五的真实性别之前,还考虑过在新婚之夜的时候怎么给她坦白,最简单明了的方式,是两人脱了衣服坦诚相待。

    但是柳五她……他是男子,这种法子自然行不通,必须要换一个更简单的方式。

    贺兰叶脖子上贴着的胶皮是用调制的胶粘的,需要调制的药水才能撕的开,而且还比较疼,平日如非必要,她都是三五天才取下来清洗透气。

    她摸了摸脖子,对柳五撂下一句稍等,起身去立柜前翻她的药水。

    贺兰叶把药水揉在脖子上搓了搓,没一会儿,胶皮的边缘翻起,与紧密贴着的肌肤分离。

    她立即走向柳五,在他身前站定,伸手捏着那胶皮的边缘对柳五说道:“你看,我的喉结是假的。”

    说着,她的手一点点掀起胶皮,本没有任何缝隙的喉咙上出现了一大块修整整齐的胶皮,下一刻,微微凸起的喉结消失,她的脖颈彻底暴露了出来。

    端着茶杯的柳五侧身看着贺兰叶的动作,他随着贺兰叶手中的动作而渐渐凝固,等贺兰叶捏着手中胶皮重新坐过来,语重心长对他说:“跑江湖的,总要对自己付些责任。柳姑……柳公子,在下当真……与你并非同一性别。”

    “……你真是女子?”柳五的声音明显增添了不少震惊,他一脸凝滞,“当真不是因为我欺骗了你,你故意逗我玩的?”

    贺兰叶明白了柳五的纠结所在,她揉着手中胶皮叹了口气:“很遗憾,在下没有逗你玩,在下当真是女子。”

    “你……”柳五仿佛要说什么,死死盯着贺兰叶片刻后却失了声般什么也说不出。他紧紧皱起了眉,满脸糅杂着震惊与不可置信的复杂缓缓移开了视线。

    贺兰叶想了想,对柳五说道:“柳公子,你我合作关系,本不该有所欺瞒,我本就打算在今夜坦白,只是没料到……”

    柳五比她先被迫‘坦白’了。

    眼下的局面,当真不好收拾。

    柳五抿着唇,落在桌子上的眼神纠结,他攥紧了茶杯,迟疑片刻后,生涩的说道:“我……我会提出假成婚,是因为我以为你我同是男人,没有太过顾忌。”

    只是没有想到贺兰叶是如假包换的女子。

    贺兰叶也木着脸:“我会答应假成婚,是因为我以为你我同为女子,彼此没有可避讳的。”

    假成婚这种事情,放在一男一女之间着实有着不太好把控的未知,她也就是因为柳姑娘是女子,两个女子担着假成婚的名义,她完完全全可以把柳姑娘当做妹妹养。

    但是惊吓来得太快,让她毫无准备。

    柳五僵硬着说:“我也是。”

    贺兰叶与柳五面面相觑,都看见了写在对方脸上大大的懵,无言以对。

    她没有想到柳五是男子,柳五不知道她是女子,两个人性别只是对调了下,依旧还是一男一女。

    这下……怎么办?

    新房内到处都布置的喜气洋洋,大红的绸缎裹着横梁垂着绣花球,新打的家具上到处都绑着大红扎花,儿臂粗的龙凤喜烛还在燃烧,焰心跳动摇曳的光影落在对面无言的两人脸上,忽明忽暗的。

    贺兰叶觉着这样瞪着眼下去不是个事儿,局面再僵,也要撕出个口子来才行。

    她清了清嗓子,客客气气对柳五说道:“柳公子,你看这事儿,我们现在怎么解决才是?”

    如今的他们俩都因为一时大意,婚书已立,婚事还办得大张旗鼓,全临阳城的人都知晓两家的结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