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5.第 75 章
    ,精彩小说免费!

    小可爱订阅过一半, 就能消除防盗章节的存在啦(*?▽?*)

    外头的柳五大概是被她反应惊到了,沉默许久才慢吞吞问:“就算你在里头沐浴,该吓到的人是我才是, 你紧张什么?”

    贺兰叶定了定神, 舒了口气的同时知道柳五不会闯进来, 这会儿头脑才清晰。她对刚刚紧张过度也有些懊恼,没有一个合理的理由这件事情还真搪塞不过去。

    她眼前是青山绿水的屏风,上头搭着她的衣服, 她苦苦寻思着一个最适合用在这里的借口, 猛地想起了之前她知道的一些事。

    贺兰叶不自在似的咳了咳,手搅了搅水, 发出响动之后她轻描淡写而又含含糊糊道:“柳姑娘别问了,有些事情不适合你们女孩儿家知道。”

    外头的柳五似乎被她的回答给镇住了, 半天没有动静。

    过了一会儿, 贺兰叶听见了门被推开, 脚步走了出去又重重带上了门的声音。

    她浑身紧绷着直到房间内重新只有她一个人的呼吸的时候, 才缓缓吐出憋着的这口气。

    趴在木桶边沿上的贺兰叶抬手拍了拍自己湿漉漉的脸, 对于这种在少女面前说出具有一定轻薄定义的话语也是无奈极了。

    水已经凉了, 她起身擦了擦水,有些纠结。

    本以为今夜柳五不会回来,她沐浴之时就没有多拿一个束身软甲,而刚刚她还为了遮盖弄湿了单衣。

    头疼。

    贺兰叶站在屏风后头摩挲着下巴, 忽地扬高了声音:“柳姑娘可在外头?”

    “在。”

    穿过门缝进来的冷清声音有些远, 但是能确定, 柳五就在门外。

    她一挑眉,慢条斯理对这外头提着音量道:“柳姑娘,在下刚刚太急,弄湿了衣裳,还请柳姑娘在外多站会儿,以免看见不该看的,伤了你的眼。”

    与其担心柳姑娘不小心进来看见了什么,倒不如大大方方说出来,女孩儿家听见这话肯定会远远避开她这种没脸没皮的人。

    如她所料,柳五明显被她这话又给镇住了,没有回答。

    贺兰叶侧耳听了听,未有什么声音传来,她就赶紧抓紧时间裹了外袍冲出去,翻出了自己的软甲小衣手脚麻利穿上,又从单衣到外衫穿戴了个整齐,最后去抱了换下来的脏衣拉开了门。

    夜空挂着一轮皎洁的明月,月光洒在院中,照在石桌椅上,让贺兰叶一眼就能看见那坐在石桌边一身清冷的柳五。

    柳五与贺兰叶以往见到的女子都不一样。她身形高挑带有一种别人没有的压迫感,气质别致,性情又古怪反复,相貌长得再好,哪怕是贺兰叶生平仅见的貌美,她也一直对柳五心存警惕。

    月下的柳五又有一种之前贺兰叶没有见过的淡漠,她听见动静微微侧眸时,贺兰叶能够明显看见她眸中的冷淡。

    “贺兰局主还真是好雅兴。”

    柳五起身的时候意味深长看着贺兰叶怀中抱着的脏衣,与她擦肩而过时出言讽刺了她一句。

    抱着脏衣的贺兰叶温吞着笑了笑,走过去另一边把脏衣放进洗衣盆里,自己摇着轱辘打水时,轻描淡写道:“这不是不知道柳姑娘要回来么。”

    贺兰叶捡了个石头墩子一撩衣摆卷起袖子坐了,弯下腰搓洗着衣服,同时还打算为自己辩解几句:“在下保证,只要柳姑娘在的时候,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还请柳姑娘放心。”

    她也有份担心,要是这个借口让柳五觉着她是个轻薄的人,现在后悔了怎么办?

    箭在弦上了强行把箭给撤了,她只怕要呕得吐血。

    柳五也不知道信了没信,她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

    贺兰叶赶紧儿洗了衣服晾起来,这会儿已经夜深了,而她房间里的灯都吹熄了,看得出柳五完全没有给她留灯的意思。

    这是不是说,她今儿晚上要去别的地方睡了?

    寒风中的贺兰叶毅然决然表示,这个房间,她今儿必须得回去才行!

    她小心推门时,心里头想着以往听来的那些闺房事。媳妇儿不许进门了,真不进去,那准要完蛋,以后房间都没份儿了;而要是厚着面皮进去挨一挨蹭一蹭的,说不定能消消火。

    虽然里头睡着的不是她媳妇吧,但也是合约黑纸白字的假媳妇,她忍着点让着点,没什么不妥的,总比直接把房间拱手送人来得好。

    房间里一片漆黑,贺兰叶小心反锁了门,透过微弱的光线能看见柳五早就睡在床上,裹着被子背对着外头,对她进来的响动一点都没有表示。

    贺兰叶看了眼自己的床叹气,没想到今夜还是睡不上去。

    熟门熟路给自己挖了一床被子扔地垫上,贺兰叶躺下去拉好被子,刚闭上眼,就听见不远处床榻上传来柳五的声音。

    她似乎是经过了一番考虑的,冰冷的声音几乎能掉出冰渣子来。

    “贺兰,若是再让我遇到一次这种事,我帮你一劳永逸,直接解决问题。”

    黑暗中的贺兰叶猛地睁开了眼。

    一劳永逸……不是她想的那个意思吧?

    虽然没有任何可以被威胁的解决方式,但是贺兰叶还是有种隐隐作痛的微妙之感。

    想不到她前不久才用这种方式威胁了齐洵,没几天就轮到她被威胁了……

    由此可见,对于一个男人最要命的威胁,还是莫过于此了。

    贺兰叶勾了勾嘴角,信誓旦旦保证:“柳姑娘放心,再有一次,绝对任你处置!”

    反正她也没有可处置的地方。

    或者说,她也根本没有再犯一次的可能性。

    第二天,贺兰叶不顾自己‘重伤’的身体,叫手下人弄来了几块木板,钉子锤子,叮叮当当一鼓作气把房间框出来了个小隔间。

    她把被褥衣裳什么的往里头一扔,算是给自己搭了个小窝棚。

    好在柳五不算是天天都在她家,也就是重伤期间柳五留在贺兰家,每天走走逛逛与平氏周氏闲聊,哄一哄桃儿杏儿,还没等到贺兰叶给她一份家中情况呢,她估计就已经把贺兰家的家底子都摸清了。

    等了几天贺兰叶开始进入‘平缓’期,柳五扭头就回了柳家。

    人一走,贺兰叶也松了一口气,总算能有自己独自一人喘气的时间了。

    她这一重伤,镖局十来天没有接到过生意,一家子老小几十张口,全靠着屯粮过日子。贺兰叶寻思了下自己现状,给手下镖师们接一些单也是可以的,就给与她关系不错的周郎君去了一封信。

    过了两天,她临阳相熟的几个友人登门前来拜访了。

    贺兰叶在他们来之前又把自己装扮了起来,弄出一副憔悴的样子,旁边摆了一碗煎的浓浓的防寒药汤,坐在床上披着外袍对被镖师领进来的几个青年拱了拱手。

    “松临啊松临,你这真是受了一番罪!”来的几个随意自己找了地儿一坐,摇头晃脑就开始同情他,“之前听说你情况不妙,本来想看你,却有柳姑娘守在你身边,哥几个也没好意思来,莫要怪罪啊!”

    贺兰叶笑道:“可不是,你们来早了我也招待不得,如今正好。”

    “怎么听说你是因为和柳丞相家的孙女裹上了,惹恼了公主,被五皇子捅了一刀?”头上簪花的青年叫任佳,家里头和宗室有点关系,得消息比别人都多,也格外的好打听。

    贺兰叶笑容一凝,她微微蹙眉:“外头是这样流传的?”

    这一刀明明是她自己下的手不说,当时还刻意避开了奇华五皇子离开的时间,怎么就还是被风言风语绑到了一起?

    “可不是!”任佳随手抓了个苹果咔擦咬了一口,含糊不清道,“六皇子为了这个参了五皇子一本,两兄弟可闹得厉害了!”

    贺兰叶心里头一咯噔,暗觉不妙,她立即正色道:“纯属无稽之谈!这是我之前走镖不小心中了暗招,与公主也好皇子也罢,毫无关系!”

    她现在是极力要跳出沾染奇华的地界,绝不可以让自己的名字被捆在她们的名字后头被人说道。

    特别是关乎了皇子们的事情……

    贺兰叶眼神一冷。

    这里头,只怕是有人在捣鬼,故意拿她来说事。

    十来天未出门,她没有了消息来源,对外头的掌握削弱了不少,以至于发生了这种她绝对不可能允许存在的流言。

    五皇子动手伤人,六皇子以此为把柄,这种事情闹到最后,指不定她会变成唯一一个牺牲品!

    想到这里,贺兰叶问道:“外头这样的流传可多?”

    似乎也想到了其中关节,几个青年对视了一眼,任佳说道:“算不得多,就有点门路关系的或许听了那么一耳朵。”

    “松临,甭管你怎么伤得,如今在许多人眼中你是被五皇子伤得,再怎么说也迟了……”周谷蹙着眉,他明显想的要更多些,“我之前也帮你打问过,只怕不太妙。”

    贺兰叶听完了友人们说着的话,若有所思。

    到最后,她也没有说出请周谷帮忙找镖单的事情。

    送走了友人,贺兰叶略一犹豫,招来了她身边常用的手下,低语了几句。

    那黑衣青年讶异地看着她,满脸犹豫,贺兰叶态度很硬:“按我说的去做!”

    是夜,贺兰府遭遇贼人偷袭,目标直指养伤的贺兰叶。

    本就受伤的贺兰叶临时遇袭不是其对手,很快被其重伤之昏迷。

    贼人离去前,就在正门外凶狠大声放话:“之前没有杀死他,这一次,定然要了他的命!”

    因那人说话讲话漠北口音,贺兰家哭着报了案后,官府很快就把这事定性为寻仇生事,全力缉拿贼人。

    远在柳家的柳五一得到消息,立即赶了回来。

    贺兰家三进的院子灯火通明,外头镖师们低头丧气的,里头大小四个女人抱成一团,小声啜泣。

    贺兰叶的房间灯亮着,柳五大步过去,她走路带风,满脸冰霜推开了门,只见屏风被转移了位置,挡在门前正好形成了一个阻碍。

    柳五绕过去后,看见坐在床上的贺兰叶手中抱着一瓶血浆正在往自己身上抹,看见她后手顿了一顿,继续抹着,漫不经心道:“柳姑娘来了啊。”

    “怎么回事?!”柳五皱着眉眼神锋利。

    贺兰叶重新给自己缠了一个新的伤口,挠了挠额角,轻声说道:“我之前的重伤被六皇子利用,说是五皇子所为,作为了攻击五皇子的筹码。”

    柳五闻言眸光闪了闪,略带探究看着贺兰叶。

    贺兰叶盘着腿抱着血浆把玩着,嘴角勾起一抹笑:“我这种身份的人被搅进去做垫背的,一不小心就会被他们玩死,我可不想做贵人们争夺的牺牲品。”

    柳五沉默了会儿,轻声问:“所以?”

    贺兰叶咧开嘴一笑,眼中流光熠熠:

    “所以,我的伤绝对不能是五皇子所为。”

    起初她还想拒绝睡床,毕竟柳五胳膊上有一道伤,刚刚又发现他前胸还有一道伤,秉着照顾病患的念头,贺兰叶婉拒了柳五的好意,却不料柳五态度坚决说什么都不肯让贺兰叶睡地上。

    她本来还想对柳五说一句,她早就睡地上睡习惯了,只是看着眼前态度坚定,一脸信念却摇摇欲坠面临尴尬崩溃的柳五,怕再刺激到他,善解人意的没有说出来,别扭的接受了柳五的好意。

    贺兰叶小心翼翼翻了个身,脱了外袍的她躺在绵软的床褥上,盖着芬香细软的喜被,觉着没有推辞挺好的,起码她久违的能好好享受一下睡觉了。

    到底夜深了,贺兰叶昨夜为了柳五一宿没有怎么睡,早就困倦厉害,这会儿她也懒得去花心思想今夜的事,桥到船头自然直,总有解决的法子,不需要她在这里耗费自己。

    打了个哈气,贺兰叶垫着一方玉枕,拢紧了被子,沉沉睡了去。

    光照在眼皮上时,贺兰叶的眼抖了抖,她睡得一身轻松,整个人慵懒松散,慢悠悠睁开眼,大大的打了个哈欠。

    昨夜不知道梦见了什么,像是被人追杀了一晚上,跑啊跑的真累。贺兰叶眯着眼坐起身,盖在身上的被子下滑,落在她腰间堆积着,露出她身上皱皱巴巴的单衣。

    她起身掀开被子的时候,混沌的脑子忽地想起了什么,她伸了伸脖子往珠帘外瞄了一眼。

    原本在那里地垫上睡着的柳五已经起身了,只是盘腿坐在原地背对着她这边,一动不动,也不知道醒了多久。

    “柳姑……”贺兰叶顿了顿,把习惯性的话咽了回去,慢吞吞说道,“柳公子,早啊。”

    新房内准备的私人物品不算多,贺兰叶光着脚下地在立柜旁翻了一身提前准备好的衣衫,暗红色满布花纹的直裾,一副新喜的打扮。

    她拽了拽满是皱褶的单衣,因为柳五在,她没得法换,只能先套上了外衫扣上革带,把自己迅速整理整齐。

    那边被她打了招呼的柳五消瘦的背影一僵,而后慢慢转了转身,涂着苍白面妆都无法遮盖浓浓一双黑眼圈的柳五垂着眼皮低声道:“……早。”

    贺兰叶不经意一回头,被柳五的颓然吓了一大跳,她手中攥着发带,犹犹豫豫问:“……柳公子好像,没有睡好?”

    这话她说的太婉转了,柳五那双充满血丝的眼睛何止是没有睡好,依着贺兰叶的经验之谈,只怕是生生熬了一夜没有合眼。

    柳五隔着珠帘仔细打量了贺兰叶一眼,发现贺兰叶气色不错,沉默了会儿,说道:“……贺兰局主倒像是……睡得很好?”

    贺兰叶一边梳着头发一边漫不经心回道:“还不错。”

    身后柳五没有了声。

    把长发挽做单髻,又插了一根雕花铜簪在头上,贺兰叶挽起了袖子取了一个铜盆帕子往外走,路过柳五的时候交代了一句:“我出去洗漱,柳……公子就趁着这点时间好好把自己收拾一下。”

    贺兰叶多少还有些同情之心,柳五不光受着伤,眼下一看他受到的震惊比她还大,再加上一晚上了连妆都没有卸,好好的绝色美人弄得跟女鬼一样渗人,也是挺惨了。

    让出新房,贺兰叶去了院子里打了桶水,想了想把一桶水拎到门口放下,敲了敲门板:“水在门口,柳……”

    贺兰叶眼睛一扫,沿着回廊走过来了三四个侍女打扮的女子,立即咽下了口中的话,堆起了笑脸亲亲热热喊着:“媳妇儿,水我给你放这儿了啊!”

    房间内诡异的沉默了许久,而后是柳五略显娇柔的声音:“多谢郎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