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89.第 89 章
    ,精彩小说免费!

    姑娘她是万仓镖局的局主, 夜袭将军府抽了他裤腰带把人绑在床柱子上的贺兰叶。

    眼前的策名眼中放着一种光, 上下打量着她, 不等她说话, 自己就主动问道:“莫不是风使者的手下?姑娘这趟辛苦了。”

    说着他又补充了一句:“都怪贺兰叶那个死断袖的瞎跑,连累你们了。”

    死断袖的贺兰叶飞了的魂重新归位, 面对策名一踩一捧的抱怨,她嘴角一抽, 幽幽道:“对不起啊策小将军, 都怪我这个死断袖的瞎跑。”

    她沙质的声音辨识度更高, 一说话,策名吓了一跳,脑袋左右晃晃到处找人, 没有找见, 后知后觉发声的人是眼前娇俏的少女。

    “……贺兰叶?”策名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呆呆盯着她。

    “嗯。”贺兰叶随口应了声,转而对瞪大了眼不敢置信的镇南将军抱了抱拳, 一如以往的大气得体, “赵将军, 在下潜入乌可,成功击杀了宋铁航。”

    她声音没有一丝改变, 与之前在柳倾和面前说话时放软了些不一样, 任是熟悉她的谁听了都能认得出来。

    赵将军也有些懵, 不过他到底有阅历, 见多识广, 当即道:“贺兰公子这是扮作女装逃回来的?”

    送上来的被找好的借口贺兰叶自然是欣然接受:“正是,乌可还有宋书皓,他认得在下,所以乔装打扮一番方能顺利出关。”

    危急之时乔装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算得上是好的计谋,故此赵将军立即接受了这个说法,并且陈赞道:“贺兰公子思绪敏捷,做得很好。”

    贺兰叶本就是假扮男儿多年,行为举止毫无女气,纵使一身裙钗,谈笑间皆是以往的风流。

    也就只有策名眼神古怪,不断小声嘀咕着什么围着贺兰叶转了一圈。

    “这也太像了吧,和我妹妹当真有的一比了。”他一边打量着贺兰叶,一边悄无声息伸出了手,直直朝着贺兰叶的胸前按去。

    一本正气的策名嘴里还说道:“你胸里头塞得什么,让我摸摸……”

    贺兰叶倒吸一口凉气,退后抬手要拨开策名时,一只手从她身侧伸过来,一把狠狠捏住策名的手腕,力气之大让策名话音未落一个吃痛差点叫了出来。

    柳倾和一个闪身挡在贺兰叶面前,冷冰冰道:“策小将军好奇,不如我帮你装填一次,如何。”

    “哎哎哎不劳烦风使者了我不好奇一点也不好奇!”手腕的剧痛让策名马上知道了来自看似面无表情的对方真正的怒意,后知后觉想起来贺兰叶和柳倾和之间的关系,哪里还敢去摸贺兰叶,头都摇圆了。

    柳倾和定定看了他一会儿,见对方的确是没有多余的念头,好奇也被他打散了,这才慢慢松开手。

    策名抽回了手,他手腕上一圈青白。

    他吸了一口气,一时气不过瞪了柳倾和一眼:“贺兰叶又不是女人吃不了亏,不就摸一把么,你至于这么大的劲么?而且说起来,她还看了我屁股,礼尚往来我摸她一把胸怎么了?”

    嘴里头直嚷嚷的策名在下一刻,敏锐的察觉到了来自柳倾和身上的危险。却觉着自己没有错,依旧选择了梗着脖子下巴朝天。

    柳倾和瞪了贺兰叶一眼。

    贺兰叶委屈大发了,她什么也没有说,什么也没有做,差点被人摸了胸也就罢了,柳倾和还给她摆脸子?

    都怪策名!

    她皮笑肉不笑上前拍了拍策名的肩膀,温温和和道:“小将军明知道在下是个断袖,还来搂搂抱抱摸摸的……莫不是想让在下给你开个苞,不好意思直说拐弯抹角着暗示在下?”

    策名呆滞了片刻,反应过来贺兰叶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跳起来反驳:“放屁!老子不是断袖!姓贺兰的我告诉你我策名与你势不两立!有种来打一架啊打一架!”

    比起跳了脚的策名,贺兰叶更显淡定:“打架就不用了,势不两立挺好的,不然下次见到老将军,在下定然会提醒老将军注意一下,让小将军早日完婚生子,以免策家后继无人。”

    策名沉默了:“……姓贺兰的,你还能更无耻一些么?”

    “能啊。”贺兰叶大大方方接道,“端看小将军怎么做了。”

    “贺兰叶我告诉你……”策名抬起头来一脸认真,“下次你我相见之时,就是你我拔刀相向之际。”

    “那在下就等着了。”贺兰叶毫不把策名的话放在心上,笑眯眯回应道。

    此刻的她一身罗裙,脂粉勾勒面庞,娇俏中带有着狡黠,灵动的眸中水波涟漪,说不出的清灵可人。

    上一句还想和贺兰叶拼个你死我活的策名,看见贺兰叶的笑之后,僵了僵脸,有些别扭的扭过头去,小声嘟囔:“死断袖的,长得怎么跟个娘们儿似的。”

    贺兰叶听见了,只能当做没有听见。

    反正她是女儿家,长得女气也是正常的事,权当他是在夸她好了。

    柳倾和却不太开心,冷着脸记了策名一笔。

    得知这军营中除了赵将军女儿外难得出现的女子是个男人后,一圈圈围着打量的视线全部消失。

    贺兰叶乐得轻松,她还十分不习惯自己一身女装被人打量的拘谨。

    军营中该说的正事全部交接,贺兰叶也没有在军营多待的必要,等柳倾和出来,两个人先回将军府落脚暂且休息一下。

    这次回将军府,两个人的身份是点名了的,将军夫人一看见贺兰叶,都要忘了她是男儿郎耳朵身份,牵着她的手来回打量,嘴里头不住问道:“贺兰公子家中可有姐姐妹妹还未许人的,只要长得和公子有五分像,我就厚着脸讨个儿媳妇了。”

    贺兰叶嘴角一抽,勉强从将军夫人手中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客客气气道:“家中两个妹妹,大的十岁,小的九岁。”

    将军夫人盘算着,还乐滋滋道:“无妨无妨,我家小儿子不过十六,等上几年也刚刚好。”

    贺兰叶赶紧想走,不然她出来走一趟镖,把妹妹许出去了,只怕回家等待她的不是娘亲婶娘温暖的怀抱,而是几十根擀面杖了。

    还好,奇华救了她。

    得知贺兰叶没有回临阳而是被宋铁航绑走去了乌可,奇华多少还觉着是自己的责任,一得知贺兰叶回来了,就要见她。

    贺兰叶马不停蹄从将军夫人手中挣脱之后,赶紧去见奇华。

    奇华作为和亲的公主,此刻太过尴尬,走不得嫁不了,待在将军府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难得盼来了贺兰叶,她也有些激动,早早等在门口守着贺兰叶到来。

    阴沉的天空已经淅淅沥沥开始下起了雨,贺兰叶让柳倾和先回去洗漱,自己沿着回廊去了公主落脚的院子,一见着门口身着罗裙的顾盼少女,遥遥抱了抱拳:“公主。”

    谁知奇华却狐疑地扫了她一眼,还不等她走近,休养了几日养好了伤的吴尧已经尽职尽责守在奇华身侧,这个时候他立即侧身而出,横刀而立阻止了贺兰叶的进一步。

    “你是何人?”

    奇华略显好奇地打量着她,口中询问着。

    贺兰叶一僵,脸上端着的笑容差点没有稳住。

    又忘了自己还穿着裙子呢。

    “公主,草民……贺兰叶。”贺兰叶只能假装不别扭,自报家门。

    奇华眼睛差点都瞪出来了,吃惊道:“你是贺兰叶?松临哥哥?”

    哄骗小丫头比起哄骗大人要来的轻松,贺兰叶一个借口简化了,还是事出有因不得不异装而行,本以为奇华会很快信她,却不料十五岁的少女咬着手指头,纠结着看着她,小心翼翼道:“松临哥哥……这些年来,你过得也挺委屈的啊。”

    贺兰叶闻言一头雾水:“公主何出此言?”

    奇华一副你不要装了我已经知道的大度表情,却没有了以往在她面前的娇羞,正常了许多。

    “松临哥哥你都能喜欢男人了,既然这样,你喜欢假扮女子也没有什么奇怪的,我懂你。”奇华说道,“在临阳众目睽睽之下你做不得,这边疆无人识的你,你稍微放……咳,那么一点,也无妨,无妨。”

    贺兰叶总觉着眼前的少女好像误会了什么。

    只是到底奇华与她没有多少干系,她也懒得一句句解释,假装认下了自己喜欢扮女人的癖好。

    “不过松临哥哥,我有一事不明。”奇华好像压不下去好奇了,她小心翼翼扫了眼吴尧,挥手令他推开两步之后,她一点防备也没有的凑上来前,扶着贺兰叶的肩踮起脚,捂着嘴小声问道,“松临哥哥,你穿裙子,是不是你和风使者之间……”

    后面那句话奇华说的太小声了,只可惜贺兰叶耳力不错,一字不落全听见了。

    她面无表情盯着凑她许近的奇华,只看得小丫头干笑着推开两步,摆着手假装云淡风轻:“哈哈,我就是随口问问,随口问问。”

    贺兰叶忽地扯开一抹微笑,她眯起眼扬起的唇角,沙哑的声音充满了暧昧:“床笫之间嘛,风使者此人甚是喜欢被在下穿着女装——压在身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