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18.第 118 章
    ,精彩小说免费!

    小可爱订阅过一半, 就能消除防盗章节的存在啦(*?▽?*)  贺兰叶身体被制住前扑的力度同时,她被紧紧拽住的单衣后领带起了她全身的力度, 说时迟那时快,腰间系着的衣带嗞啦一声干脆断裂, 她整个人从单衣中扑了出去!

    贺兰叶情急之下反身抬脚用力勾起身后单衣重重甩起, 衣衫一飞盖住柳五视线的瞬间, 她一个鹞子翻身迅速站稳, 趁着柳五还没有掀起单衣时一个健步飞速冲了进房间, 掀起被子就缩了进去。

    未曾点烛的房间中只有门窗外投进来的一片月光,拉下冰冷的倒影在地上扭曲着。贺兰叶被子直接裹到下巴, 对着门口侧身捏着她单衣, 面色微妙的柳五干笑了声:“大晚上的,柳姑娘怎么来了?”

    害的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舒舒服服脱了软甲,就穿着一件细纱的贴身小衣,差点就被看了去。

    这个节骨眼上若叫柳姑娘毫无准备的知道了,婚成得了成不了, 就是个大问题了。

    柳五还在盯着她的单衣发呆, 听到她的话,幽幽抬起眸,意味深长盯着贺兰叶, 只让她头皮发麻。

    “怎的, 我来不得了?”柳五一点都没有半夜闯入别人家的尴尬, 自然的很。她捏着贺兰叶的单衣走进来, 顶着清冷的月色走到床边,看着床上把自己裹成一个蚕蛹的贺兰叶,扯出一抹极淡的笑,抬手把单衣甩出去,正巧盖在了贺兰叶的脸上。

    “若我不知,只当刚刚的是个姑娘,”柳五声音平静,却说着让贺兰叶毛骨悚然的话,“而我倒像是个……登徒子了。”

    夜里的柳五只有月光冷冷的勾勒了一个轮廓,她身形高挑纤细,在没有多余的可见情况下,宽肩细腰修长的身形就单独凸显出来,加上她这个话,落在贺兰叶耳中,让她也心里一个咯噔。

    柳五不提绝美的容貌和声音,单着身材就比她还像男人。

    缩在被子里的贺兰叶来回打量了一圈柳五,羡慕不已。

    若是她也有着柳五这样好的先天条件,就不用在衣肩加衬垫,鞋里塞鞋垫了。

    “柳姑娘说笑了,”贺兰叶干笑着乖巧摇头,“柳姑娘身似柳絮轻摇漫步,任谁也不会把柳姑娘当做男子。只是在下没有衣衫,在姑娘面前不雅,才稍微……遮挡一二。”

    虽然柳五真的很像男人,但她怎么也不会在一个女子面前说她像男人的,太失礼了。

    柳五无语地盯着贺兰叶看了半天,转身绕到了屏风后头,而后她的声音传来:“赶紧穿吧。”

    贺兰叶舒了一口气,小心盯着柳五的方向,不敢掉以轻心,抱着被子缩下了床,赶紧儿翻出个软甲和新的单衣手忙脚乱套好了,才过去点了蜡烛。

    昏黄的烛光瞬间照亮了黑漆漆的房间,洞开的门外吹进一股凉风,让贺兰叶狠狠打了个寒颤。

    一座屏风把小小的房间分作两半,屋里头的光亮起来,躲在后头的柳五才绕过来,扫了一眼穿戴整齐到恨不得裹个斗篷的贺兰叶,坐下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凉的。

    她皱着眉推开茶杯,手指节在八角桌上敲了敲。

    贺兰叶坐在她对面,视线落在柳五的手指节上,嘴里好声好气道:“这会儿夜深了,不好去烧水吵人。”

    柳五乜了贺兰叶一眼,慢吞吞收回了手缩进纱袖里,冷声道:“这个房子太小了,你我完全没有互不影响共处的可能性。”

    这房子的确小,贺兰叶就寻思着靠后安静,且她以往都是一个人,住的过来,如今多了一个柳五,还是个表面异性的贵人,她的确要思考一番了。

    “行,我回头就把左右两边的隔房打通。”贺兰叶痛快应了,主动提到,“若是柳姑娘对里头布置有什么意见,尽管使人来说,在下尽量让柳姑娘满意。”

    贺兰叶的识相让柳五微微颔首:“我家人来量尺寸打家具的时候一道儿告诉你。”

    提起这茬,贺兰叶忽地想起来了什么,她问了句:“日子是我们来定,还是柳家定?”

    按理说请期都是男方家的事,只他们这个婚事不比寻常,贺兰叶尽量都让过做主,让柳五去掂量。

    “越快越好,”柳五拿过主权果然毫不犹豫,“我与家里已经商量过了,下月初一就是好日子。”

    下月初一……贺兰叶眨了眨眼:“岂不是说,还有十天?”

    太仓促了吧!

    寻常成婚没有一年半载的哪里忙得过来,再怎么着,贺兰叶寻思着差不多也要两三个月,怎么到了柳五的口中,就十天了?

    不对,夜已过半,只有九天了。

    “太仓促了,凡事都做不好,而且这么赶,对你不好。”贺兰叶有一是一,把问题说与了柳五。

    日子女方定,只有往后推的没有往前提的,可柳姑娘倒好,十天的日子也定的出来。

    “以免夜长梦多。”柳五撂下一句话后,起身揉了揉肩,脸上可见一些疲惫。

    贺兰叶跟着起身,见柳五自顾自走向床边了,她含在嘴里半天的话终于问了出来:“柳姑娘,这大半夜的,你来我这儿……”

    “我只寻个住的地方,免得回去闹腾,你哪那么多废话!”柳五心情许是不好,口气极差。

    贺兰叶无可奈何,她对这个即将冠上贺兰姓的未婚妻一点办法都没有。

    重新吹了蜡烛,贺兰叶从床上又睡回了地上,只她睡了一觉了,现在躺下许久也难以入睡。

    忽地床的方向有沙沙的窸窣声,贺兰叶睁开眼,黑夜中什么也看不见,只有听觉和嗅觉发挥着作用。

    衣料的摩挲,柳姑娘大约是睡得不舒服,脱了外纱裙吧。贺兰叶盯着漆黑的天花梁架漫不经心想着,只忽然间,她吸了吸鼻子。

    不太对。

    空气中有一股浅浅的血腥味弥漫开,似乎是经过多番清洗的余味,不浓,却在狭小的空间内散开。

    贺兰叶眼神一凛,她立即想到了柳五今夜的异常。

    夜半时分从柳家来贺兰家,没有任何事情,明显说不通。

    或许不是从柳家来的……难道说她是从什么地方出来,有着不能回柳家的理由,才来贺兰家?

    贺兰叶静静躺着,睁着眼保持着均匀的呼吸,耳朵竖起来听床榻位置传来的声响。

    寂静的夜中,柳五的一举一动声音都被无限放大。贺兰叶能够清楚的听见她衣襟解开的声音,肌肤与衣料摩擦过后,传来柳五唇边忍耐下溢出的一丝闷哼。

    血腥味重了些。

    贺兰叶一动不敢动,她听见了柳五有半天都没有动,然后床榻动了动,她似乎是光脚下了地,轻轻拉开了依靠着墙的一扇柜门。

    第二排第三列,贺兰叶听着动静,心里头默默想着,是她放止血药粉绷带一类外伤用的抽屉。

    柳五受伤了?

    贺兰叶在夜中紧紧皱着眉,她漆黑的瞳中有着一丝流光闪过。

    一个丞相府的仕女,怎么可能会受外伤,而且又怎么会夜半受伤,不回家跑到别处去?

    没有理由。

    贺兰叶数着心跳,一个节拍一个节拍。而不远处的柳五悄无声息地已经把自己处理好了,没有发出任何多余的声音,合上抽屉后,悄悄又躺回了床上。

    十五息。可以说是很短的时间了。

    贺兰叶听着远处床榻上响起沙沙声后,一切重归平静,她却再也睡不着了。

    一夜几乎没有合眼的贺兰叶早早儿就起了身,怕吵醒柳五,悄悄儿整理了穿戴,端着盆儿去了外头院子洗漱。

    自打她两度‘重伤’,这一方小院就成了半个禁地,没有人进来,除了来去自如没有人敢阻拦的柳五。

    房檐上几只鸟雀忽地拍翅飞过,落下一根细羽在贺兰叶单髻上,她还低着头擦脸,身后平氏走过来给她摘了细羽,帮她收着东西小声问着:“我去里头给你收拾床铺,看见柳姑娘了,她什么时候来的。”

    贺兰叶含糊道:“她下人早就把她送来了,就你们不知道。”

    “哦,”平氏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她瞧着气色不太好,我去给她弄些吃的来。”

    气色不好?贺兰叶回了房间,刚刚起身的柳五板着一张与之前别无差异的脸,但是她从柳五脸上的确看见了一丝没有血色的苍白。

    看样子,柳姑娘的确是受伤了。

    贺兰叶也干脆,一确定,就对柳五客客气气道:“柳姑娘,如今我们是一条绳的上……人,有什么还请开诚布公,对你我日后应对都有好处。”

    柳五抱着一杯滚烫的热茶喝着,闻言抬眸扫了贺兰叶一眼。

    这一眼,她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柳五放下了茶杯,抬手令贺兰叶与她同坐了,而后她静静注视着贺兰叶,一双狭长的丹凤眼中满是严肃:“贺兰,我有话说……”

    “早膳来了来了!”

    门外忽地传来了平氏的声音,打断了柳五的话,堆着一脸笑意的平氏端着托盘进来,在柳五面前先放下一碗粥,再把另外一碗递给贺兰叶,然后亲亲热热对柳五说道:“柳姑娘,我们平头百姓家里没有什么好的,也就红枣枸杞粥能对付对付小日子了,别客气,快尝尝。这女儿家啊,总有这么受罪的几天,你也别硬撑着,喝了粥继续躺着去。”

    贺兰叶低头看了眼自己碗,白花花的米粥,扫了眼柳五面前的,颜色鲜艳的粥里头除了红枣枸杞似乎还有好几样子添料,丰富的很。

    慈爱的平氏拎着托盘走了,留下面面相觑的两个人。

    贺兰叶看着柳五一脸恍然大悟,也不去吃味自己的娘对别人家闺女更好了,问道:“柳姑娘刚刚有话要说,不知是要说什么?”

    瞧着那么慎重,该是要紧的事。

    贺兰叶坐直了身体,严阵以待。

    柳五的目光扫过眼前的粥,慢吞吞挪到贺兰叶身上,她顶着贺兰叶熠熠生辉的眼,用淡定的姿态极其平缓地说道:“……我月信来了。”

    她可是还受着伤,经不得摔。

    那青年还未说出话来,周围的一圈女孩儿们都笑了,纷纷打趣。

    “姐夫当真是个有心的,五姐姐嫁对人了。”

    “二哥听见没,小心别摔了五姐姐,五姐夫不乐意了!”

    那青年磨了磨牙,小声对他背着的柳五嘀咕了句:“还真是你选的人!”

    柳五悠哉悠哉,除了一身大红喜服打扮外,她并无一点紧张的新嫁娘感觉,闻言轻笑:“还不错吧。”

    青年恶狠狠盯着担忧看着柳五的贺兰叶,冷哼了声。

    贺兰叶只帮扶了一把,等那青年站稳了,她退了两步让开了路,等着青年把柳五背到二门放着花辇上,同时又嘱咐了句让青年小心着些。

    柳五的个子高,她一直是知道的,曾经她还脱了鞋比对了一下,柳五比她不穿鞋还要高一些,看起来再纤细,这么高的个子也定然是有些分量的,整个人的气力全部放在一个人身上,贺兰叶自问,换作是她,只怕背不了两步就要趴下。

    眼前的舅兄明显是个文人,手脚没多大力气,背的吃力又脸红脖子粗,还好脚下勉强稳着,一步步往前走。

    贺兰叶两个手虚虚抬着,一直跟在后头,生怕舅兄脚下一绊摔了柳五,弄着了伤口可就麻烦了。

    贺兰叶吸了吸鼻子,再瞧瞧打量了一眼淡定的柳五,空气中从她身上传来的淡淡花香和脂粉味作为掩盖,将她伤口的血腥味完全遮掩了去。

    扎着银铃铛红花球的喜辇停在二门外,柳五的一干兄弟姐妹送她上了喜辇,抹眼泪的抹眼泪,抓着贺兰叶叮咛的叮咛,鞭炮声震耳欲聋,外头的锣鼓一敲,时间就到了。

    贺兰叶整理了下衣袖,对着柳家正堂的位置恭恭敬敬鞠了一躬,而后弹弹衣袖与柳家的儿郎女儿们拱手告辞。

    随着喜辇被牵着往前走,柳五坐着的位置四周响起了清脆的铃铛声,贺兰叶再次行了行礼,带着友人们簇拥着喜辇一道往外。

    贺兰叶重新翻身上马时,天色已经将近黄昏,橘黄色的暖光拉长了他们的影子,一路绵延。

    把人接到了。

    贺兰叶骑着马,心里头终于松了口气。从此以后,她就会彻底告别被奇华公主搅扰的过去,全心投入万仓镖局的分铺,在临阳城有新的势力,能够帮助她早日完成未完之事。

    与来时的一队列儿郎不同,折返时,迎到的柳家的姑娘一身大红喜袍端坐在喜辇上,手握团扇,只得相见流光金冠,旁边四个粉裙侍女步步相随,队伍中又多了一些陌生的面孔混迹其中。

    这会子已经不是围观的好时机,道路两旁的百姓少了不少围观的人,也没有被贺兰叶放在心上提心吊胆会不会来找事的齐洵出没,算是轻松了不少。

    迎亲的队伍比来时要顺利的多,一路吹吹打打,不急不慢赶在了余光收尾之前,踩着贺兰家的鞭炮声请柳五下喜辇。

    贺兰家早已经张灯结彩,通红的灯笼挂了一排又一排,穿着艳色新衣的婶娘周氏带着一脸喜气洋洋的笑容,牵来了打扮一新的贺兰杏儿贺兰桃儿。

    “去,牵你嫂嫂衣角,送她去新房。”

    穿着新衣的两个小丫头怯怯看着喜辇上端坐着的柳五,大概是打扮过于华丽,这个之前见过的姐姐变得陌生,她们俩还有些踟蹰。

    贺兰叶给妹妹们挤了个眼神。

    桃儿杏儿对视了一眼,上前左右牵着柳五宽大的袖袂,稚嫩的声音齐齐说道:“请嫂嫂下辇。”

    柳五也配合,举着团扇在两个小姑的引领下下了喜辇,放着缓慢的步子跟着桃儿杏儿带着身后的侍女们走向新房。

    贺兰叶这会儿还不能直接跟着去,她被平氏周氏拉着絮絮叨叨询问了不少关于今天宾客的事情。

    这些事情平氏周氏都习惯交给贺兰叶拿主意,她只能留在外头一项一项说清楚,等时间瞧着差不多了,她才赶紧去了新房。

    新妇初入门,怕她不自在,大多是请了家中女眷相陪。贺兰家的女眷太少,无奈只能请了几位友人家中的姐姐嫂嫂一起来,能帮助新妇减少一些心理压力。

    友人们的姐姐嫂嫂都是文臣家的女子,温婉淑德,该是极好的人选。

    贺兰叶在跨进焕然一新的房间之前,是这样认为的。

    直到她走进去,感觉到空气中几乎化为实质的凝重气息,才觉出两份不太对。

    打通了左右的房间扩大了三倍不止,左边用雕花木拱扇隔开内外,外头放满了红色的喜物,等待着使用,内里则摆着一些杌子绣凳,坐着不少挽做妇人髻的少妇。

    贺兰叶打了珠帘刚往进走,就看见坐在床上的柳五已经放下了扇子,挑着眉看着面前坐着的一个抓髻妇人,意味不明:“依这位夫人的意思,因为是低嫁,所以可以为所欲为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那妇人有些讪讪的,这会儿听见了珠帘响声,一扭头看见贺兰叶大步而来,吓了一跳,起身抬袖遮脸,急匆匆就往外走。

    剩下的几个面色都不佳的妇人们也没有留,纷纷起身,也没有和贺兰叶打个招呼,冷着脸甩了袖子就走。

    贺兰叶目送这群友人们家的女眷离去,摸不着头脑,扭头去问坐在床榻上的柳五:“怎么了这是?”

    这会子没有了外人,柳五明显放松了不少,她揉着手腕口吻清淡:“你从哪里找来的人,嫌弃你出生低是个跑江湖的粗人,怂恿我在你家立立威。”

    贺兰叶想了想没想起这人是谁,也没有在意这事,走过去一撩衣摆在桌前坐了,自己倒了两杯茶水,递给了柳五一杯,留给自己一杯,喝了两口润了润干了一天的嗓子,这才说道:“说的也是实话,我身份太低,你的确是低嫁。”

    “和身份高低没有多少关系,你我是合作关系。”柳五也不在意那套规矩,捧茶喝了两口,伸手就要摘自己头上的金冠。

    这时门被敲了敲,外头桃儿杏儿一人端着合卺酒一人端着小小的烤乳猪一前一后进来,看见在喝茶的哥哥嫂嫂,桃儿杏儿对视了一眼,都去看贺兰叶。

    贺兰叶放下茶杯,又接过柳五手中的茶杯放回桌上,自己去与柳五并肩坐了,朝妹妹们露出一个笑脸:“可以来了。”

    杏儿率先上前把端着的烤乳猪递到两人面前,托盘中有一把银制的短刀,用来切割分食。

    贺兰叶请柳五先,柳五也不推辞,她抖了抖袖子,伸手用刀切下薄薄一片肉,吃了去。

    贺兰叶这才跟上,切了小小一块吃了,放回银制短刀,拍了拍杏儿的头。

    桃儿端着合卺酒上前来,有些生疏说着祝福的词:“祝哥哥嫂嫂永结同心,白首不分离。”

    贺兰叶接过合卺酒,递给柳五一半:“喏。”

    卺一分为二,中间连着红线,柳五接过后,与贺兰叶同时饮下乘在其中的一口酒。

    送走了桃儿杏儿,完成了简化的仪程后,贺兰叶与柳五大眼瞪小眼。

    这会儿,该干嘛?

    贺兰叶心里头犯嘀咕,她没有成过亲,许多内容都不知道,这会儿她坐在柳五的身侧,几乎能感觉到不远处顺着柳五胳膊散发过来的体温,让她分外尴尬。

    明明两个人都是女子,却还是让她尴尬了。

    贺兰叶咳了咳,刚想说话,外头有人敲了敲门,请她出去。

    对了,外头还有宾客!

    贺兰叶眼睛一亮,她起身对柳五说道:“我且先出去,你早些睡,我若是回来了,只丢我一床被子就是。还与以往一样。”

    再是新婚,她在柳五的眼中还是个男人,床对她而言,是可望不可即的。地窝也好,睡习惯了也别有一番滋味。

    柳五也不客气,自顾自拆了金冠,昂了昂下巴:“你去就是。”

    外头院子里的宾客不多,一些是相熟的,一些是强行攀着柳家关系让贺兰家无法推辞的,这些都分开放了。

    这里的人都知道贺兰叶两度重伤,说了些祝福的词,也不敢多劝她酒,轻轻松松放过了她。

    只贺兰叶身后的周谷任佳几人就惨了,作为陪郎们,他们被逮着一桌喝完下一桌,几个青年被逼的倒了酒悄悄兑了水,豪气万丈继续陪着。

    贺兰叶端着一杯水招呼了全部的宾客,又与家中的镖师们结结实实喝了三杯酒,就借着伤痛要退。

    她有伤在身大家都知道,这会儿没有谁敢拦她,让她露了个面没一会儿就溜了。

    贺兰叶一个人早早回了后院,她沿着回廊走到了张灯结彩的新房前,守在门外的几个侍女刚想给她行礼,就被她摆了摆手挥退了去。

    贺兰叶担心柳五已经睡了,小心翼翼轻轻推开了门。

    房间里头其他的蜡烛都被吹灭了,只有大红喜烛还燃着,偌大的房间显得昏暗无比。

    她放轻了脚步走进去,手刚抬起珠帘,只听珠帘内传来凌厉的低呵:“出去!”

    贺兰叶的脚一滞,她刚想说话,却被眼前的一幕狠狠震惊,她缓缓睁大了眼睛,撩起的珠帘从她的手指缝中落下,在寂静的房间捏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她一个小角色可拼不起,一不小心把命折进去了可没地儿哭。

    房间内的血腥味惹得柳五一脸不快,她转着手中茶杯,见贺兰叶窸窸窣窣收拾着之前给外人装样子用的血衣,也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她嘴角一勾:“照我说,贺兰局主也不用与我装什么成婚躲避公主了,继续重伤几次,你直接就可以报个不治而亡,奇华总不可能追你追到阴曹地府去。”

    “别说,我还真想,只可惜我身后一大家子脱不得身。”贺兰叶整理了床上的零乱后抱着染血了的一团被单下床,路过柳五时含笑说道。

    “你大可这么做,”柳五目光追随着贺兰叶的背影,轻声说道,“之后你带着你的镖局重回漠北,岂不甚好?”

    贺兰叶忙忙碌碌收拾着,闻言头也不抬道:“那怎么行,好不容易来到临阳就这么回去,我岂不是……”

    “岂不是?”柳五态度软和了许多,贺兰叶看不见的位置她的目光染上了一层探究,“莫非贺兰局主来临阳,是有什么必须的理由?”

    贺兰叶蹲着的身体一僵,而后用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大约是吧。”

    提到这些,贺兰叶手上动作快了分,很快起身拍了拍自己,扭头对柳五说道:“柳姑娘,深夜搅扰在下当真过意不去,这会儿了……”

    她看着柳五慢慢挑起来的眉,咽回了口中的话后很自然说道:“就赶紧睡吧。”

    在柳五的目光下,她说不出赶人的话。

    柳五满意地点了点头,也不计较她的转移话题了。

    依旧是柳五睡床贺兰叶睡地垫,睡到半夜醒来,莫名口干,起身把柳五之前倒在桌上未曾动过的凉茶一口饮尽,刚放下杯子,就听见柳五略带沙哑的声音:“贺兰?”

    许是睡梦刚醒,柳五的声音粗了不少,贺兰叶恍惚间只觉着似乎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她一回头,柳五正坐起身,黑夜中不点烛光只有窗外月光洒进来,让她能看清柳五身形轮廓。

    薄薄的被子从她胸前滑落,柳五穿着的纱衣歪了不少,衣襟松散,松松垮垮挂在肩头,薄弱的微光下依稀能看见她的肩臂锁骨,还有……一平如洗的……胸?

    贺兰叶哐当一声,没有拿稳的杯子碰到了桌上,在寂静的夜中发出震耳的声响。

    她赶紧扭头,目光落在自己手上,干笑着:“夜里口渴。”

    这一眼会瞥见纯属意外,贺兰叶只觉着隐隐有种疑惑感,世间真的有女子的胸,比她还要平么?

    她忍不住低头看了眼长期被紧缚着的自己,居然有种微妙的好奇。

    柳五若有所思看着贺兰叶,低头看了眼自己,慢条斯理拉整齐了衣服,冷笑了声:“眼珠子放对位置,不然我替你摘了去!”

    贺兰叶无辜道:“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管她看见没有看见,绝对不能承认才是!

    柳五沉默了许久,等贺兰叶站的难受等到头皮发麻,忍不住小心翼翼扭头去看的时候,她已经重新躺了下去,不知道睡了多久了。

    贺兰叶挠了挠脸颊,啧了一声。

    第二次袭来的重伤,在贺兰叶对外宣布了苏醒之后,首先是她那几个友人的探访,其次,居然是五皇子手下的人带着许多名贵的药材和金银珠宝前来慰问。

    贺兰叶正在屋里头和柳五一起吃着平氏炖的红枣汤,闻言二话不说就让外头的镖师照单全收。

    柳五勺子一顿,汤也喝不下去了,她挑着眉:“……贺兰局主,这种礼你也敢收?”

    “当然要收了,”贺兰叶显得乐滋滋的,“我收下,就等于五皇子之前那番话到此为止了。”

    柳五一愣,她微微思索了下,才明白贺兰叶是什么意思。

    想明白了她也没有拦着,只等贺兰叶用完膳后,冷不丁说道:“为了你的性命着想,我们还是早些成婚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