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1.第 121 章
    ,精彩小说免费!

    小可爱订阅过一半,就能消除防盗章节的存在啦(*?▽?*)  柳五的确是男人, 她觉着不用操心。可是事实上, 现在的柳五在别人眼中是一个刚刚嫁给她的女子,是顶着贺兰这个姓的新妇, 是奇华的……眼中钉!

    她防了很久的奇华, 一直到她成亲,只有一个吴尧曾来试图搅局, 沉寂了这么久, 她一直以为奇华已经放弃了,心中那股劲松懈了下来, 没有多加防备, 才导致了柳五无辜受到牵连!

    贺兰叶紧紧咬着下唇,她的眼中像是燃起了火焰, 几乎要把眼前的一切灼烧的赤焰,写满了无尽的冷厉。

    她绷着脸不去想最坏的结果, 只希望奇华是个有脑子的,知道柳五是柳家人, 有所顾虑。

    五月五灯节, 主街道张罗着色彩斑斓的玲珑灯, 行人熙攘拥挤, 处处欢歌笑语。

    贺兰叶飞快打马从中撕出一条道路,顺着侍女的辨认, 几乎是和她回家时路线一致, 等她翻身下马的时候, 眼前正是她才离开不久的平歌湖畔。

    她家留下跟着柳五的几个镖师并侍女都面带焦急,与一些有些眼熟的随从们被一些侍卫拦着,只能在原地焦急地眺望着平歌湖。

    贺兰叶心中一动,抬眸看去,平歌湖上处处泛舟,其中被一直盯着不放的,是一艘挂着揽客牌匾的画舫。

    这艘画舫静静停在湖中一动不动,明显有异样。

    贺兰叶大步上前,走进了才发现,这艘画舫,赫然是她与友人们相聚的那艘!

    她眼皮一跳,心中泛起了一丝冷意。

    眼前这一切,摆明了告诉她,奇华公主,把柳五带上了那艘妓子的画舫。

    她走到最前边,为首的侍卫们大多都认识她,一看见她,也不拦着,顺顺当当给她让开了路。

    贺兰叶没有被拦下,心中略微松了松气。

    如此来看,奇华是在等她,这样就太好了,起码奇华不会对柳五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侍卫们只准她一个人上小舟,其他人统统拦着。

    贺兰叶不欲在这点小事上起纷争,她也干脆,一个人都没有带,自己摇桨划到了画舫旁。

    平歌湖上吹起了一股风,贺兰叶贴身的衣服是有些湿意的,她在这股冷风中狠狠打了个寒颤,强撑着板着脸上了船,不叫那些奇华的下人们看出一点端倪来。

    “公主,贺兰局主到了。”

    贺兰叶大步上前,隔着远远的,她就看见了甲板上惊险的一幕,瞳孔一缩,立即喝道:“放开他!”

    画舫中原本的妓子老鸨们都跪在甲板上不敢动,唯三站着的人,一个是面对她的柳五,依旧是她刚刚离开前的那副打扮,并没有什么零乱的地方,只是他是被逼着站在了船舷上,画舫只要一晃动,他就会落入水中的危险。

    他面前的是一个华服少女,背对着贺兰叶,听见了她的声音回过头来,一脸泪迹斑驳,哽咽着喊了声:“松临哥哥……”

    贺兰叶一看清她手中还握着一把尖刀,心沉到了谷底。

    奇华她……果然是个不能按常理来谋算的人。

    “你为什么要娶她?她有什么好?松临哥哥,你该娶的人是我!你该是我的驸马!”

    少女撕心裂肺对着她吼着,浑身都在颤抖。

    贺兰叶对这一番有些熟悉的模式的话没有任何触动,她扫了一眼旁边站着面露担忧的齐洵,知道她不能像是柳五对待他一样直截了当,只能抱了抱拳:“公主,请放开内子。有什么,草民一力承当就是。”

    奇华却像是被刺痛一般,眼神一凛:“你喊她内子……”

    “你本就不该娶到她的!”奇华抽噎着拿刀比了比柳五,眸中流露出一股恶意,“如果不是我皇兄拦着我,你那天根本不可能成婚!”

    贺兰叶一愣。

    当初她方方面面做好了会有奇华闹事,甚至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的情况,却只有一个吴尧不轻不重还被她挡了回去。她还以为只是奇华看在了丞相府的面子,这其中,却是五皇子帮了忙?

    “松临哥哥!这个女人配不上你!”奇华又把刀尖对准了旁边的齐洵,对贺兰叶露出一个急切的表情,“她早就和楚阳候世子勾搭上了!她水性杨花!朝三暮四,不是好女人!你不要被她骗了!”

    类似的形容好像是齐洵刚用来说她的,一转眼,就被奇华用来说柳五了。这种夫妇俩都被人嫌弃水性杨花的感觉,让贺兰叶颇不是滋味。

    “不许你诬蔑柳姑娘!”最先跳脚的却是齐洵,他许是酒醒了,许是还醉着,对着公主伸出手指着骂,“奇华你就是个任性顽劣的坏丫头,连柳姑娘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贺兰叶看上柳姑娘是他眼光好!”

    趁着奇华和齐洵互骂,贺兰叶靠近了一步,远远儿问柳五:“没事吧?”

    看起来他该是没有什么磨难,只她实在担心,要是起了浪,柳五掉进水里了怎么办?

    她面露担忧,遥遥看着柳五。

    柳五稳稳站在船舷上,湖面上不时有风吹过,他飘长的流沙裙随风扬起,看得贺兰叶心惊胆战。

    他却慢慢对贺兰叶勾起一个浅笑,简洁说道:“放心,无事。”

    贺兰叶的心随着柳五的一句话渐渐放了下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她觉着柳五面对这个局面,该是能够控制得住。

    这时齐洵却冲着她吼:“没事什么没事!她说你也信?奇华这丫头疯了,刚刚差点想扒柳姑娘衣服!还好柳姑娘躲得快!”

    贺兰叶倒吸一口气,她捂住扑通扑通跳不停的胸口,几乎是震怒地瞪着奇华公主:“公主!身为皇室,身为贵主,你就不能有一点风度么!”

    扒衣服,这种极其卑劣的手段她是怎么想得出来的!还好柳五躲得快!

    一个刚刚出嫁的新妇,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拨了衣服,这种手段活生生是要逼死人!也亏得柳五是男人,勉强压住了贺兰叶两份怒气,只这样,她的眼中几乎是怒火成型,浑身都散发着一股令人害怕的气息。

    奇华与齐洵几乎是同时被镇住了,面对贺兰叶脸上都浮起了一丝害怕。

    贺兰叶步步紧逼,她如同冰霜般的脸上只有怒气是化为实质的火焰,随着她大步而来,奇华忍不住步步后退,摇着头喃喃道:“我没有错!都是你!不对,都是姓柳的不对!她不要脸勾引你,你是我的驸马……”

    奇华喃喃说了几次之后,像是自己被说服了一样,她重重地点了点头:“对,我没错,错的是她柳清荷!”

    她猛地一转身,手中握着的尖刀高高举起,朝着站在船舷上的柳五猛地挥去!

    凌厉的尖刀刺去的瞬间柳五立即身体一偏,躲开尖刀的同时一晃,身体后仰!

    贺兰叶几乎在奇华喃语时就飞速冲上前去,赶在柳五身体晃动的瞬间,伴随着齐洵凄厉的尖叫一把拽住他衣袖,重重拍开奇华手中的尖刀,把柳五从船舷上拽下来的时候,船仿佛遇了浪,船身猛地一晃,贺兰叶脚下一划,本就重心不稳的她,狠狠栽进了水中!

    “啊!——”

    贺兰叶落入冰冷的水中,身体下沉的同时,听见了船上发出了几声重叠的尖叫,只耳中灌了水,分辨不得是谁。

    完了,她不会水!

    贺兰叶在水中努力手脚并用狼狈挣扎了下,猛地发现之前急促套上的衣服,里头的小衣松开了,从胸前滑落到小腹,她的身形,在水中一展无遗。

    不好!

    贺兰叶头皮发麻浑身发凉,紧张之下一张口就呛了一口水,无法呼吸的她在水中无力挣扎了半天,不但没有半点上浮,反而因为窒息无力,眼前渐渐发黑,

    不行,绝对不能被人……

    发现……

    贺兰叶身体越来越重,手再也抬不起,水一波一波压到她身上,直让她浑身再无半点气力,口中吐出一个气泡……

    ‘扑通’。

    远远地,好像有什么声音传来。

    临近昏迷的贺兰叶缓缓睁开眼,依稀透过浑浊的湖水好像看见了一道矫健的身影,撕开水帘,朝她伸出了手……

    柳五的确是男人,她觉着不用操心。可是事实上,现在的柳五在别人眼中是一个刚刚嫁给她的女子,是顶着贺兰这个姓的新妇,是奇华的……眼中钉!

    她防了很久的奇华,一直到她成亲,只有一个吴尧曾来试图搅局,沉寂了这么久,她一直以为奇华已经放弃了,心中那股劲松懈了下来,没有多加防备,才导致了柳五无辜受到牵连!

    贺兰叶紧紧咬着下唇,她的眼中像是燃起了火焰,几乎要把眼前的一切灼烧的赤焰,写满了无尽的冷厉。

    她绷着脸不去想最坏的结果,只希望奇华是个有脑子的,知道柳五是柳家人,有所顾虑。

    五月五灯节,主街道张罗着色彩斑斓的玲珑灯,行人熙攘拥挤,处处欢歌笑语。

    贺兰叶飞快打马从中撕出一条道路,顺着侍女的辨认,几乎是和她回家时路线一致,等她翻身下马的时候,眼前正是她才离开不久的平歌湖畔。

    她家留下跟着柳五的几个镖师并侍女都面带焦急,与一些有些眼熟的随从们被一些侍卫拦着,只能在原地焦急地眺望着平歌湖。

    贺兰叶心中一动,抬眸看去,平歌湖上处处泛舟,其中被一直盯着不放的,是一艘挂着揽客牌匾的画舫。

    这艘画舫静静停在湖中一动不动,明显有异样。

    贺兰叶大步上前,走进了才发现,这艘画舫,赫然是她与友人们相聚的那艘!

    她眼皮一跳,心中泛起了一丝冷意。

    眼前这一切,摆明了告诉她,奇华公主,把柳五带上了那艘妓子的画舫。

    她走到最前边,为首的侍卫们大多都认识她,一看见她,也不拦着,顺顺当当给她让开了路。

    贺兰叶没有被拦下,心中略微松了松气。

    如此来看,奇华是在等她,这样就太好了,起码奇华不会对柳五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

    侍卫们只准她一个人上小舟,其他人统统拦着。

    贺兰叶不欲在这点小事上起纷争,她也干脆,一个人都没有带,自己摇桨划到了画舫旁。

    平歌湖上吹起了一股风,贺兰叶贴身的衣服是有些湿意的,她在这股冷风中狠狠打了个寒颤,强撑着板着脸上了船,不叫那些奇华的下人们看出一点端倪来。

    “公主,贺兰局主到了。”

    贺兰叶大步上前,隔着远远的,她就看见了甲板上惊险的一幕,瞳孔一缩,立即喝道:“放开他!”

    画舫中原本的妓子老鸨们都跪在甲板上不敢动,唯三站着的人,一个是面对她的柳五,依旧是她刚刚离开前的那副打扮,并没有什么零乱的地方,只是他是被逼着站在了船舷上,画舫只要一晃动,他就会落入水中的危险。

    他面前的是一个华服少女,背对着贺兰叶,听见了她的声音回过头来,一脸泪迹斑驳,哽咽着喊了声:“松临哥哥……”

    贺兰叶一看清她手中还握着一把尖刀,心沉到了谷底。

    奇华她……果然是个不能按常理来谋算的人。

    “你为什么要娶她?她有什么好?松临哥哥,你该娶的人是我!你该是我的驸马!”

    少女撕心裂肺对着她吼着,浑身都在颤抖。

    贺兰叶对这一番有些熟悉的模式的话没有任何触动,她扫了一眼旁边站着面露担忧的齐洵,知道她不能像是柳五对待他一样直截了当,只能抱了抱拳:“公主,请放开内子。有什么,草民一力承当就是。”

    奇华却像是被刺痛一般,眼神一凛:“你喊她内子……”

    “你本就不该娶到她的!”奇华抽噎着拿刀比了比柳五,眸中流露出一股恶意,“如果不是我皇兄拦着我,你那天根本不可能成婚!”

    贺兰叶一愣。

    当初她方方面面做好了会有奇华闹事,甚至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的情况,却只有一个吴尧不轻不重还被她挡了回去。她还以为只是奇华看在了丞相府的面子,这其中,却是五皇子帮了忙?

    “松临哥哥!这个女人配不上你!”奇华又把刀尖对准了旁边的齐洵,对贺兰叶露出一个急切的表情,“她早就和楚阳候世子勾搭上了!她水性杨花!朝三暮四,不是好女人!你不要被她骗了!”

    类似的形容好像是齐洵刚用来说她的,一转眼,就被奇华用来说柳五了。这种夫妇俩都被人嫌弃水性杨花的感觉,让贺兰叶颇不是滋味。

    “不许你诬蔑柳姑娘!”最先跳脚的却是齐洵,他许是酒醒了,许是还醉着,对着公主伸出手指着骂,“奇华你就是个任性顽劣的坏丫头,连柳姑娘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贺兰叶看上柳姑娘是他眼光好!”

    趁着奇华和齐洵互骂,贺兰叶靠近了一步,远远儿问柳五:“没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