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7.第 127 章
    ,精彩小说免费!

    小可爱订阅过一半, 就能消除防盗章节的存在啦(*?▽?*)  柳五令侍女带着一些碎银果子出来, 站在廊下,由着贺兰叶介绍给了底下众多人, 也一个个先认了认脸。

    贺兰叶一个一个给柳五介绍着, 几十人,她只能简单把名字说一说,就这都说的她嘴皮子发干。

    柳五一个个扫了过去,都让侍女一人递了一个银果子作为见面礼,一圈人见下来,有印象的也不过站在最前排的几个,也是当初保了他一路的那些人, 一看就是贺兰叶平日里得用的。

    贺兰叶没有说太多, 关于她手下人的身份职务什么的, 她觉着暂且没有告诉给柳五的必要, 毕竟她现在也说不好, 柳五能在她家呆多久。

    把该有的内容都匆匆走了一遍, 贺兰叶与柳五用了午膳,瞧着今天时间还多, 她起身去砰砰关了门窗,大白天的点了几根蜡烛, 往桌子上放了两碟瓜子花生,又倒了两杯蜜糖水, 招呼柳五过来坐。

    “趁着这会儿有些时间, 我们该掰扯的好好掰扯清楚。”

    贺兰叶如今知道柳五不是女子, 她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对他上心,等人过来坐下了,自己就嗑起了瓜子,对着他挑了挑眉。

    柳五比起她要少一分从容,面对瓜子花生无处下手,沉默了片刻后,问道:“先掰扯什么?”

    “自然是你我的合约,还作不作数。”贺兰叶嗑了瓜子,把瓜子壳在手中揉碎成渣渣,随手拍掉,漫不经心说道。

    提起这个,柳五眉眼中多了一份深思,他慢吞吞捧过蜜糖水喝了口,转着杯子边思考边说着:“你我的合约不是说终止就能终止,就算我们之间出了一点小小的意外……”

    “是大大的意外。”贺兰叶忍不住打断柳五的话,扶额叹气。

    “好吧,就算是大大的意外。”柳五一点挣扎也没有顺着贺兰叶的话说下去,“即使如此,你我之间牵扯太多,最好的法子是继续下去才是。”

    关于继续,这一点贺兰叶也想过,她别的不担心,唯一一点就是柳五的性别所带来的不方便,是最大的问题。

    与一个女子同处一室,生活在一起,暴露一些自己的私事倒也无妨,反正在她之前的设想里,嫁过来的女子一般都会依靠她,她尽全力把人家姑娘养好,到时候带回漠北去,当做娘家人重新给姑娘找个好人家,也能作为一家人过下去。

    但是眼前的柳五,男扮女装到把自己嫁出去也就罢了,他还有几分神秘,婚前的消失,身上的刀伤,明显不是一个普通人。

    她对柳五一直就有几分警惕,事实告诉她,她的感觉是准确的。

    对柳五坦露自己的性别是为了寻求更好的一个合作,而且她的性别,只要不涉及到骗婚公主这种要命的事,对她来说都不是什么致命把柄,但是更多的别的,就不是能和柳五分享的。

    眼前的局面,若是直接一拍两散,她只有宣布病逝,可这样一来她牺牲太多还没有达成她的目的,心有不甘。别的法子思来想去都没有一个合适的,实在苦恼。

    这种情况下,他们要怎么继续合作下去,就成了问题。

    贺兰叶手里抓了把瓜子,也磕不下去了,手插进瓜子盘里搅来搅去,寻思了半天,试探性问道:“柳公子,不若你我开诚布公,先把信任问题解决了?”

    想要继续合作,两个人之间没有一点信任是完全做不到的。

    柳五眼睛都不眨一下:“我从小体弱多病,大师说要当做女儿家养才能活。”

    贺兰叶一脸真诚:“真巧,我从小命太硬,有个老和尚让我家里头把我当男孩儿养。”

    面对面坐着的新婚夫妇二人面面相觑,硬邦邦对视许久后,两人同时移开视线。

    看样子,初步信任感,两个人都是做不到了。

    柳五还在那里尽量挽回:“贺兰局主,其实关于你我的过往,对于这桩婚事没有太大的影响,我们目前只要定好计划,顺着往下走,彼此互帮互助就行。”

    怎么可能没有影响,一个陌生男人顶着她新婚妻子的名义堂而皇之嫁入了她家来,还是个充满未知总有危险之感的一个男人,让贺兰叶完全放不下戒心来。

    贺兰叶想了想,说道:“那起码告诉我你的伤是怎么来的,你有没有仇家,我要确定一下,毕竟你现在是我贺兰家的人,若是有什么事,我这边是一家老小,顾忌多。”

    柳五轻描淡写说道:“前情人发现我真实身份怒了,砍了我两下一拍两散了。不会有后续问题,牵扯不到贺兰家。”

    贺兰叶嘴角一抽,再次打量柳五的眼神中多了一份思考。

    柳五也大方,任由贺兰叶打量。

    这种情况,好像对她稍微有利?

    “那行。”贺兰叶对于柳五的**不做打听,只干脆说道,“你我再约法三章,确保家人无虞,出了任何事也不会牵连到他人的前提下,这个合约,我们继续。”

    “我先说。”

    贺兰叶严肃认真道:“你不得接近我家任何一个女眷,大的小的都不行。”

    这一点柳五欣然颔首:“我也是这么想的。”

    “关于镖局,以及家中一切事物,你不得插手。”和之前计划的,等新妇入门,把家中这些都清清楚楚交给她,让她有家的感觉不一样,眼前的柳五必须要防备着些,家中一概事情,能不让他知道,就不让他知道。

    “可。”柳五可有可无地应了。

    贺兰叶想了想,继续说道:“在外装一装就够了,回来之后……柳公子,我觉着房间里可能需要重新砌一堵墙。”

    她说到底也是女儿家,就算柳五有些什么非同寻常的癖好,她与柳五共处一室也还是多有不便。

    柳五直接点了点头:“应该的!”

    对方没有任何意义,这样说起来就简单了多。贺兰叶回顾了一下刚刚的几条,觉着没有疏漏了,就说道:“我这边就这些,柳公子,说说你的要求吧。”

    她松了一口气,重新嗑起了瓜子,咔嚓咔嚓吃得津津有味。

    柳五被她带的主动伸手抓了把瓜子,攥在手里把玩着,面对贺兰叶的话只是摇了摇头:“我没有要求。”

    贺兰叶一愣,她抬头看了眼柳五。

    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没有要求,难道是图谋更大的?

    贺兰叶双眼盛满了警惕,身体跟着往后仰了仰。

    柳五有些难以启齿,他沉默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你决定就好。”

    虽然不知道柳五是怎么想的,但是这样的局面对于贺兰叶来说是占有优势,并且好掌控的。

    她放下瓜子拍了拍手,朝柳五抱了抱拳,干脆利落道:“既然如此,那柳公子,日后就有劳了。”

    柳五同样回以抱拳:“在下柳倾和,日后有劳了。”

    重新商定了婚约继续,算是解决了一桩大事,接下来贺兰叶觉着,唯一需要操心的,就是关于怎么砌墙了。

    毕竟没有墙,他们俩人晚上洗漱休息都是问题。

    贺兰叶躲在中院去,给柳五一个补觉的时间,等天擦黑了一道吃了饭才回去,又面临了睡觉的问题。

    柳五自觉,主动抱了被子去珠帘外地垫上,把床留给贺兰叶。

    贺兰叶在她之前住的小杂屋那儿简简单单洗了个澡,回来后和柳五客客气气打了个招呼,合衣睡了床。

    第二天一大早,贺兰叶强迫自己早些醒过来,天刚擦亮,她就坐起身打了个哈欠,闭着眼穿衣服。

    “……贺兰?”

    珠帘外传来柳五睡意朦胧的声音,带着一份沙哑,有种猫抓挠人的撩拨。

    贺兰叶迷迷瞪瞪的状态瞬间清醒,她眨了眨眼,扭头去看,柳五许是还未睡醒,坐了起来,抱着被子满脸迷茫投来视线。

    “今日怎么这么早?”

    贺兰叶一直知道柳五长得好,不然她也不会被她的相貌骗了去,只是清晨尚未清醒的柳五,细软的发丝贴着他脸颊,困惑的眸中还带有一丝水意,松散的单衣露出他单薄的锁骨,以及一根红绳挂着在他胸前坠着的狼齿,这幅毫不设防又充满柔弱气息的样子,让贺兰叶微微一滞。

    美色……

    不对!这是个男人!

    贺兰叶眼神一凛,回归清醒后,一边穿着衣服一边漫不经心回答柳五:“今日你回门,”

    “回门……”柳五后知后觉三朝回门一事,他远远投向贺兰叶的眼中有些古怪,“可是我是男人。”

    贺兰叶咬着发带反手给自己梳着发髻,随口说道:“一样,你现在是我妻。”

    梳好发髻,贺兰叶扭头,朝着柳五挑了挑眉:“别让你家人等太急,早些收拾好,我送你回家。”

    贺兰叶成婚前到迎亲,这些友人对她帮助颇多,她出门前把几分漠北好不容易得来的小玩意儿都交给了常恩显带着,等去了画舫,赠与友人们。

    她把自己收拾好,照着镜子看看脸色有无疏漏,随口问:“我这样可行?”

    不远处一身纱裙坐在桌前的柳五闻言抬头看了她一眼,慢吞吞道:“别的都还行,就差一点。”

    “哪一点?”贺兰叶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袖袂一边回头看了柳五一眼。

    柳五慢吞吞起身朝她走来。

    今天的柳五打扮的格外华丽,一身金红流沙裙,腰间系着一串玉佩,压裙角的是一颗金铃铛,随着他的步伐,发出清脆悦耳的琳琅声。

    他一头青丝专门找侍女来挽做了堆云髻,簪着几根嵌珠玉簪,耳垂坠着的明月珰流光夺目,与他脖上带着的东珠璎珞相互照应。

    一身写满了华贵的柳五走过来,面对摊开手等着他帮助的贺兰叶,若有所思打量了一眼,对她说道:“来摸摸我的嘴。”

    贺兰叶一惊,条件反射往后退了半步,警惕道:“摸你的嘴作何?你涂了毒|药不成?”

    柳五白了她一眼:“是摸口脂,弄一点在你的身上。我不好朝你伸手,所以你自己来。”

    贺兰叶盯着柳五唇上抹着厚厚一层的暖红口脂恍然大悟。

    她小心伸手,用食指指尖轻轻从柳五的唇角抹了抹,尽量不碰触到他的情况下,指腹沾染了一些绯红。

    抹在哪里,又成了问题。

    贺兰叶寻思着,女子的口脂该存在那个位置更合理一些,她绯红的手指举在空中,左右晃来晃去,没找个定点。

    柳五看不下去了,扬起下巴,反手指了指自己白皙光滑的颈侧:“喏,这里。”

    贺兰叶得到指点,把指尖上的一点绯红擦在了颈侧,同时看了看铜镜,嘀咕了句:“瞧着没有多显色,会不会没有什么用?”

    “多了就过了,这样刚好。”柳五又仔细打量了她一番,微微露出一点笑容,“三郎,出去玩的开心哦。”

    贺兰叶忽地后背一凉。

    时隔两个月的再次聚首,贺兰叶侧倚着软垫上把玩着酒杯,看着眼前笙歌鼎沸的热闹场景,吐出一口气,有种阔别许久的惬意之感,舒服的很。

    画舫里头是一些不太出名的妓子,长得不比名气大的差,只是有名气的听见来的人中有贺兰叶,都不敢接待,让了这些不敢推辞的小妓子来应付。

    这些妓子们不太知晓贺兰叶的事情,倒也端着一脸媚笑,亲亲热热服侍着一圈人等,贺兰叶身边的妓子,还想对她以嘴哺酒,被贺兰叶一扇子挡了回去。

    “我们松临是成了亲的人,不玩这些。”攒局的任佳依旧一副风流倜傥的样子,衣衫半开,搂着一个妓子笑着用酒杯指着贺兰叶,“他家中可有不得了的媳妇儿,你们可别害他。”

    贺兰叶笑了笑:“就算没有成亲,我也不玩这些。”

    她每次来画舫应酬,准许妓子给她斟酒,最多给人家搂搂就是极限了,再多的她不喜欢,也不敢,万一碰触了身体发现了什么呢。

    这也导致她在友人中的名声挺好的。

    “没有成亲的松临还是要更好玩些,这成了亲,我们都不敢起你的哄了。”佟彩笑眯眯从自己的位置走过来,往贺兰叶旁边一坐,挤开了妓子,“松临,之前没好意思问你,你和那丞相府的柳姑娘,怎么就成了好事?”

    “多谢周兄,保了一桩媒。”贺兰叶冲着周谷挑了挑眉,含笑道。

    在场的大多都是当初与贺兰叶共同饮酒作乐的人,这一说,大家都想了起来,笑着道:“说起来松临可该好好请周兄一顿才是,人家给你送来了个媳妇儿!”

    贺兰叶倒了一杯酒,远远朝着周谷举了举:“该的,周兄,来,我们先喝一杯。”

    周谷与她一同一饮而尽,放下酒杯道:“这个媒人我当不起,毕竟这种事情我可想都没有想过。”

    “三杯三杯,谢媒怎么才一杯,继续满上!”佟彩给贺兰叶主动倒了一杯酒,笑着起哄。

    贺兰叶没说什么,旁边几个人就劝着:“算了,松临伤刚好,别让他喝多,伤身。”

    贺兰叶心中流过一股暖意,笑着朝大家拱了拱手:“小弟就谢过诸位兄长的关心了。”

    “哪个是关心你,”任佳歪歪扭扭靠着,对着贺兰叶撇了撇嘴,“还不是怕你喝多了,你家新太太找我们麻烦!”

    “可不是!人家那种身份的,要是来给我们找麻烦,可就够我们喝一壶了!”佟彩连忙收起了酒壶不说,顺便还把贺兰叶的酒杯也收走了。

    贺兰叶盘坐在原地看着他们直笑。

    “说来我们当中最小的就是松临了,唯一成了亲的也是你,是不是该给哥哥们讲一讲,这成了婚,有何不同啊?”几个青年挤眉弄眼地,脸上浮起了一丝暧昧的坏笑。

    提起这,走回原位坐下的佟彩一拍巴掌,笑呵呵道:“可不是不同,松临脖子上,可留了印子了啊!”

    贺兰叶反手按住颈侧,知道了柳五给她抹口脂的真正用意。

    男人们的聊天,果然绕不开这事儿去。

    她摆了摆右手:“没有什么不同,吃酒,吃酒。”

    一贯大方的贺兰叶难得有一丝赧然,这惹得满堂哄笑,几个端着酒指着她乐不可支的友人还没有笑够,忽地船舱帘子被打起,一身黑色劲装的常恩显面带急色走进来,扫了一圈衣衫不整的妓子们,疾步走到贺兰叶面前单膝点地:“局主,不好了,当家太太来了!”

    贺兰叶装模作样大吃一惊:“他怎么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