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0.第 140 章
    ,精彩小说免费!

    小可爱订阅过一半, 就能消除防盗章节的存在啦(*?▽?*)  贺兰叶情急之下反身抬脚用力勾起身后单衣重重甩起, 衣衫一飞盖住柳五视线的瞬间, 她一个鹞子翻身迅速站稳, 趁着柳五还没有掀起单衣时一个健步飞速冲了进房间,掀起被子就缩了进去。

    未曾点烛的房间中只有门窗外投进来的一片月光,拉下冰冷的倒影在地上扭曲着。贺兰叶被子直接裹到下巴,对着门口侧身捏着她单衣,面色微妙的柳五干笑了声:“大晚上的,柳姑娘怎么来了?”

    害的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舒舒服服脱了软甲,就穿着一件细纱的贴身小衣,差点就被看了去。

    这个节骨眼上若叫柳姑娘毫无准备的知道了,婚成得了成不了,就是个大问题了。

    柳五还在盯着她的单衣发呆, 听到她的话, 幽幽抬起眸, 意味深长盯着贺兰叶,只让她头皮发麻。

    “怎的, 我来不得了?”柳五一点都没有半夜闯入别人家的尴尬,自然的很。她捏着贺兰叶的单衣走进来, 顶着清冷的月色走到床边, 看着床上把自己裹成一个蚕蛹的贺兰叶, 扯出一抹极淡的笑, 抬手把单衣甩出去, 正巧盖在了贺兰叶的脸上。

    “若我不知,只当刚刚的是个姑娘,”柳五声音平静,却说着让贺兰叶毛骨悚然的话,“而我倒像是个……登徒子了。”

    夜里的柳五只有月光冷冷的勾勒了一个轮廓,她身形高挑纤细,在没有多余的可见情况下,宽肩细腰修长的身形就单独凸显出来,加上她这个话,落在贺兰叶耳中,让她也心里一个咯噔。

    柳五不提绝美的容貌和声音,单着身材就比她还像男人。

    缩在被子里的贺兰叶来回打量了一圈柳五,羡慕不已。

    若是她也有着柳五这样好的先天条件,就不用在衣肩加衬垫,鞋里塞鞋垫了。

    “柳姑娘说笑了,”贺兰叶干笑着乖巧摇头,“柳姑娘身似柳絮轻摇漫步,任谁也不会把柳姑娘当做男子。只是在下没有衣衫,在姑娘面前不雅,才稍微……遮挡一二。”

    虽然柳五真的很像男人,但她怎么也不会在一个女子面前说她像男人的,太失礼了。

    柳五无语地盯着贺兰叶看了半天,转身绕到了屏风后头,而后她的声音传来:“赶紧穿吧。”

    贺兰叶舒了一口气,小心盯着柳五的方向,不敢掉以轻心,抱着被子缩下了床,赶紧儿翻出个软甲和新的单衣手忙脚乱套好了,才过去点了蜡烛。

    昏黄的烛光瞬间照亮了黑漆漆的房间,洞开的门外吹进一股凉风,让贺兰叶狠狠打了个寒颤。

    一座屏风把小小的房间分作两半,屋里头的光亮起来,躲在后头的柳五才绕过来,扫了一眼穿戴整齐到恨不得裹个斗篷的贺兰叶,坐下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凉的。

    她皱着眉推开茶杯,手指节在八角桌上敲了敲。

    贺兰叶坐在她对面,视线落在柳五的手指节上,嘴里好声好气道:“这会儿夜深了,不好去烧水吵人。”

    柳五乜了贺兰叶一眼,慢吞吞收回了手缩进纱袖里,冷声道:“这个房子太小了,你我完全没有互不影响共处的可能性。”

    这房子的确小,贺兰叶就寻思着靠后安静,且她以往都是一个人,住的过来,如今多了一个柳五,还是个表面异性的贵人,她的确要思考一番了。

    “行,我回头就把左右两边的隔房打通。”贺兰叶痛快应了,主动提到,“若是柳姑娘对里头布置有什么意见,尽管使人来说,在下尽量让柳姑娘满意。”

    贺兰叶的识相让柳五微微颔首:“我家人来量尺寸打家具的时候一道儿告诉你。”

    提起这茬,贺兰叶忽地想起来了什么,她问了句:“日子是我们来定,还是柳家定?”

    按理说请期都是男方家的事,只他们这个婚事不比寻常,贺兰叶尽量都让过做主,让柳五去掂量。

    “越快越好,”柳五拿过主权果然毫不犹豫,“我与家里已经商量过了,下月初一就是好日子。”

    下月初一……贺兰叶眨了眨眼:“岂不是说,还有十天?”

    太仓促了吧!

    寻常成婚没有一年半载的哪里忙得过来,再怎么着,贺兰叶寻思着差不多也要两三个月,怎么到了柳五的口中,就十天了?

    不对,夜已过半,只有九天了。

    “太仓促了,凡事都做不好,而且这么赶,对你不好。”贺兰叶有一是一,把问题说与了柳五。

    日子女方定,只有往后推的没有往前提的,可柳姑娘倒好,十天的日子也定的出来。

    “以免夜长梦多。”柳五撂下一句话后,起身揉了揉肩,脸上可见一些疲惫。

    贺兰叶跟着起身,见柳五自顾自走向床边了,她含在嘴里半天的话终于问了出来:“柳姑娘,这大半夜的,你来我这儿……”

    “我只寻个住的地方,免得回去闹腾,你哪那么多废话!”柳五心情许是不好,口气极差。

    贺兰叶无可奈何,她对这个即将冠上贺兰姓的未婚妻一点办法都没有。

    重新吹了蜡烛,贺兰叶从床上又睡回了地上,只她睡了一觉了,现在躺下许久也难以入睡。

    忽地床的方向有沙沙的窸窣声,贺兰叶睁开眼,黑夜中什么也看不见,只有听觉和嗅觉发挥着作用。

    衣料的摩挲,柳姑娘大约是睡得不舒服,脱了外纱裙吧。贺兰叶盯着漆黑的天花梁架漫不经心想着,只忽然间,她吸了吸鼻子。

    不太对。

    空气中有一股浅浅的血腥味弥漫开,似乎是经过多番清洗的余味,不浓,却在狭小的空间内散开。

    贺兰叶眼神一凛,她立即想到了柳五今夜的异常。

    夜半时分从柳家来贺兰家,没有任何事情,明显说不通。

    或许不是从柳家来的……难道说她是从什么地方出来,有着不能回柳家的理由,才来贺兰家?

    贺兰叶静静躺着,睁着眼保持着均匀的呼吸,耳朵竖起来听床榻位置传来的声响。

    寂静的夜中,柳五的一举一动声音都被无限放大。贺兰叶能够清楚的听见她衣襟解开的声音,肌肤与衣料摩擦过后,传来柳五唇边忍耐下溢出的一丝闷哼。

    血腥味重了些。

    贺兰叶一动不敢动,她听见了柳五有半天都没有动,然后床榻动了动,她似乎是光脚下了地,轻轻拉开了依靠着墙的一扇柜门。

    第二排第三列,贺兰叶听着动静,心里头默默想着,是她放止血药粉绷带一类外伤用的抽屉。

    柳五受伤了?

    贺兰叶在夜中紧紧皱着眉,她漆黑的瞳中有着一丝流光闪过。

    一个丞相府的仕女,怎么可能会受外伤,而且又怎么会夜半受伤,不回家跑到别处去?

    没有理由。

    贺兰叶数着心跳,一个节拍一个节拍。而不远处的柳五悄无声息地已经把自己处理好了,没有发出任何多余的声音,合上抽屉后,悄悄又躺回了床上。

    十五息。可以说是很短的时间了。

    贺兰叶听着远处床榻上响起沙沙声后,一切重归平静,她却再也睡不着了。

    一夜几乎没有合眼的贺兰叶早早儿就起了身,怕吵醒柳五,悄悄儿整理了穿戴,端着盆儿去了外头院子洗漱。

    自打她两度‘重伤’,这一方小院就成了半个禁地,没有人进来,除了来去自如没有人敢阻拦的柳五。

    房檐上几只鸟雀忽地拍翅飞过,落下一根细羽在贺兰叶单髻上,她还低着头擦脸,身后平氏走过来给她摘了细羽,帮她收着东西小声问着:“我去里头给你收拾床铺,看见柳姑娘了,她什么时候来的。”

    贺兰叶含糊道:“她下人早就把她送来了,就你们不知道。”

    “哦,”平氏若有所思点了点头,“她瞧着气色不太好,我去给她弄些吃的来。”

    气色不好?贺兰叶回了房间,刚刚起身的柳五板着一张与之前别无差异的脸,但是她从柳五脸上的确看见了一丝没有血色的苍白。

    看样子,柳姑娘的确是受伤了。

    贺兰叶也干脆,一确定,就对柳五客客气气道:“柳姑娘,如今我们是一条绳的上……人,有什么还请开诚布公,对你我日后应对都有好处。”

    柳五抱着一杯滚烫的热茶喝着,闻言抬眸扫了贺兰叶一眼。

    这一眼,她似乎是发现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