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3.第 143 章
    ,精彩小说免费!

    小可爱订阅过一半, 就能消除防盗章节的存在啦(*?▽?*)  也幸亏如此,贺兰叶才免去了太早暴露秘密的问题。

    入夜了睡觉时,她自觉把床榻让了出来, 自己裹了圈小被子躺在地垫上, 熄灯后第三回确认道:“柳姑娘你留在这儿过夜,当真无碍?”

    再怎么情郎,哪有直接就住进她家来的说法?只是柳五太理直气壮, 她拒绝不得, 才造成了现在这般光景。

    “无妨。”柳五打着哈欠, 声音比之以往显得稍微粗了些, “凡事有我担着,贺兰局主没必要担心。”

    既然柳五都这么说了,贺兰叶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她本就疲惫了一天, 一扭头闭上眼,不多时就睡了去。

    感觉还未睡着多久,贺兰叶迷迷糊糊中就听见了外头拔尖儿了声的哭闹,听声音不是平氏周氏,挺陌生的。

    自己家院子里头出现了陌生人的哭声, 贺兰叶再困也睡不下去了,她撑着沉甸甸的眼皮从地垫上爬起来先看了看,床榻上已经空了, 柳五不在房间中。

    自己睡得很死么, 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贺兰叶反思自己是不是松懈了, 一个刀口上讨生活的人连身边这么近的动静都听不到,她差点就怀疑自己是不是真重伤了。

    外头的哭闹还在继续,而且夹杂进去了平氏的哭和周氏的叫骂,越来越闹腾,闹腾的贺兰叶抹了一把脸,无奈地挪到窗台边,脸贴着窗棱眯着眼往外瞧。

    隔着一层绡纱,贺兰叶模糊地看见了外头站着三波人。

    一波是牢牢护在她房间外头只留给她一个背影的平氏周氏,柔弱的母亲在哭,性情爽利的婶娘正插着腰对对面的叫骂,被骂的那波人面对着贺兰叶方向,为首的朴素妇人气得泪珠儿打转,绞着帕子直哆嗦,她身后的侍女婆子们一个声音赛一个的亮,与平氏周氏对骂着。

    两拨人骂着什么互相都听不懂似的,完全不着边际,却格外的和谐,都能接的上。

    贺兰叶看得叹为观止,欣赏了片刻,才扭头去看剩下的那人。

    两拨人中间站着身形高挑的柳五,她抱臂冷眼看着,时不时抬头望外头院子看一眼,眼瞧着时间差不多,扒在围墙上看热闹的邻里邻居都被镖师们轰走了,她这才淡定对着那妇人道:“娘,别闹了。”

    那貌美妇人委屈巴巴瞧了柳五一眼,瓮声瓮气道:“为娘这不是闹。”

    她虽这般说着,还是叫身后的侍女仆妇们停了与平氏周氏的对骂,绞着帕子忐忑着说:“我儿,你到底……怎么好在别人家里头过夜,传出去没得惹人笑话!”

    “笑话就笑话,反正没人敢在您面前瞎说,”柳五在她娘面前还算乖顺,“而且我回头就要嫁进来,早些晚些不影响什么。”

    柳夫人差点又气哭了。

    那头的平氏周氏一上来就被横冲直撞的柳家人吓到了,什么事儿都没闹明白,先热火朝天吵了一大架,眼前才晓得这妇人是柳五的娘,那可说不准就是自己亲家了!

    平氏没敢哭了,悄悄擦了眼泪,有些尴尬地搓着衣角,怪不好意思的。

    周氏换了个笑脸,热热切切着去拉柳夫人的手:“对不住对不住,我们这是被吓着了,三郎是我们家主心骨,他这一受伤倒下啊,我们娘几个就没神了,得罪了您,可千万莫怪!”

    伸手不打笑脸人,眼前周氏笑得灿烂,和刚刚破口大骂的妇人判若两人,柳夫人自己底气也不足,小心瞄了柳五一眼,同样端着笑:“也是我们鲁莽了,为人父母担心孩子,做的不周到,冲撞了。”

    周氏眼睛一亮,立即接话道:“柳姑娘是您家闺女啊,哎哟我说呢,瞧着姐姐您生的这么好,女儿也玲珑剔透的,不光长得好人心善,还能干,我和我嫂子没用,三郎受伤只知道哭,家里家外多亏了柳姑娘操持,姐姐您可真会养闺女!”

    这话说得让柳夫人脸上火辣辣的,她反驳的话都到了嘴边了,迟疑了下,干笑着转移了话题:“贺兰局主可还好,伤得重不重?”

    平氏周氏对视了一眼,齐刷刷把目光投向了旁边的柳五。

    柳五回头透过窗缝看着贺兰叶精神抖擞,扭头对她娘认真道:“伤得很重,活得下来活不下来还是未知。”

    柳夫人明显吓了一跳,扶着胸口吸气:“怎么这么凶险!”

    躲在窗后的贺兰叶没想到柳五骗起人来还是一副认真的姿态,更别说她骗的人还是她娘亲了,不由感慨。

    柳五才没有骗人的心虚,她还一本正经对她娘说:“所以我要留在这里照看着他,万一有个三长两短的……”

    她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未尽之言还是听在了柳夫人耳中。

    柳夫人皱着眉绞着帕子,忐忑看着柳五,左右看看哭得眼红鼻子红的平氏,陪着笑的周氏,还有拐角处趴着瞧的两个稚龄小丫头,寻思来寻思去,重重叹了一口气,犹豫着对柳五说道:“那……你且留着,家里头我去给你说。只一点……”

    柳夫人含含糊糊着给柳五递了个眼神:“注意你的身份!”

    柳五含笑搂了搂柳夫人的肩膀,亲昵道:“孩儿知道。”

    事已至此,柳夫人再留下来也没有意义,柳五主动送了她们一行出门再回来,平氏擦了擦眼睛,主动说:“我去炖汤,柳姑娘爱吃什么给我说,我给你弄。”

    “多谢太太,我不挑嘴的。”

    柳五又等平氏周氏挽着手去了厨房后,进了贺兰叶房间,笑吟吟对还趴在窗台上的贺兰叶道:“看热闹看得可满意?”

    “咳……”贺兰叶干笑着起身拍了拍自己沾了些灰的袖子,赶紧儿转移了话题,“柳姑娘,你家里头当真无妨?”

    犹记得昨夜柳五说的轻松,今儿一大早柳夫人就来了,若是柳家人一个不乐意,三两下把她连根收拾了,那她岂不是比在奇华公主手上还惨?毕竟官家不会为了小女儿事情出手,可柳丞相,就说不定了。

    贺兰叶心里头一下子就发虚,她过去坐在柳五对面,恳切道:“柳姑娘,有什么最好我们提前说开,以免临时发生什么事没有准备。”

    柳五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想了想又给贺兰叶推过去,见贺兰叶接过茶杯往另一侧推开,她眸光闪了闪,漫不经心道:“不用担心,我娘只是太担心了,别人不会的。”

    贺兰叶的心勉强放下去了一半。

    又听柳五慢吞吞道:“只是我阿爹阿爷回头是要见你的,你早些准备才是。”

    贺兰叶的心又提起来了。

    “不过不用担心,起码要等你‘伤’好以后。”柳五见贺兰叶太过紧张,安慰了一句。

    伤好以后……贺兰叶抬手按着自己胸口,迟疑了下:“……不知柳丞相和柳尚书有何嗜好?”

    娶人家闺女,哪怕是假的,也要卯足了劲去做。而且女方还是高门,属于低嫁,这里头她需要考虑的东西就更多了。

    柳五喝着茶随口说了几个大众爱好,贺兰叶点头认真记下来不说,一扭头就蹲到她贴墙放着的实木柜子跟前翻腾着。

    跑江湖这么些年,她手边多少攒了些积蓄,里头也有那么一两副别人送给她的大师名作,闲置多年,如今终于到了有有武之地的时候了。

    她东西多,翻腾起来又全神贯注的,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柳五不见了。

    过了不多时,贺兰叶还坐在地上翻着最下头一层柜子,忽地鼻子嗅到了一股子浓郁的香气,勾引得她食欲大发。

    柳五自己去端了个托盘回来,上头放着两盅汤,热气腾腾散发着香气。

    贺兰叶差不多一天未进食了,这会儿早就饿了,东西也不翻了,赶紧儿去洗了手,与柳五同坐一桌用膳。

    柳五还在那儿夸着:“你娘手艺真好,冲着她厨艺,我也想早些嫁过来。”

    “娘最爱做汤,只要你喝不腻,她能天天做。”贺兰叶头也不抬道。

    她娘自打来了临阳,学会煲汤之后,见天儿炖汤,她没出去在家里头,有时一天三顿都是汤,再好喝,她也怵得慌。

    柳五搅着汤盅,轻描淡写道:“天天喝我也乐意。”

    贺兰叶心中一动,刚想张口说什么,忽地被外头敲门的镖师给打断了。

    外头的镖师隔着门板低声说道:“当家的,外头来了一伙人,自称是楚阳候世子,正在外头砸门!”

    “别说,我还真想,只可惜我身后一大家子脱不得身。”贺兰叶整理了床上的零乱后抱着染血了的一团被单下床,路过柳五时含笑说道。

    “你大可这么做,”柳五目光追随着贺兰叶的背影,轻声说道,“之后你带着你的镖局重回漠北,岂不甚好?”

    贺兰叶忙忙碌碌收拾着,闻言头也不抬道:“那怎么行,好不容易来到临阳就这么回去,我岂不是……”

    “岂不是?”柳五态度软和了许多,贺兰叶看不见的位置她的目光染上了一层探究,“莫非贺兰局主来临阳,是有什么必须的理由?”

    贺兰叶蹲着的身体一僵,而后用漫不经心的口吻说道:“大约是吧。”

    提到这些,贺兰叶手上动作快了分,很快起身拍了拍自己,扭头对柳五说道:“柳姑娘,深夜搅扰在下当真过意不去,这会儿了……”

    她看着柳五慢慢挑起来的眉,咽回了口中的话后很自然说道:“就赶紧睡吧。”

    在柳五的目光下,她说不出赶人的话。

    柳五满意地点了点头,也不计较她的转移话题了。

    依旧是柳五睡床贺兰叶睡地垫,睡到半夜醒来,莫名口干,起身把柳五之前倒在桌上未曾动过的凉茶一口饮尽,刚放下杯子,就听见柳五略带沙哑的声音:“贺兰?”

    许是睡梦刚醒,柳五的声音粗了不少,贺兰叶恍惚间只觉着似乎是个年轻男人的声音。

    她一回头,柳五正坐起身,黑夜中不点烛光只有窗外月光洒进来,让她能看清柳五身形轮廓。

    薄薄的被子从她胸前滑落,柳五穿着的纱衣歪了不少,衣襟松散,松松垮垮挂在肩头,薄弱的微光下依稀能看见她的肩臂锁骨,还有……一平如洗的……胸?

    贺兰叶哐当一声,没有拿稳的杯子碰到了桌上,在寂静的夜中发出震耳的声响。

    她赶紧扭头,目光落在自己手上,干笑着:“夜里口渴。”

    这一眼会瞥见纯属意外,贺兰叶只觉着隐隐有种疑惑感,世间真的有女子的胸,比她还要平么?

    她忍不住低头看了眼长期被紧缚着的自己,居然有种微妙的好奇。

    柳五若有所思看着贺兰叶,低头看了眼自己,慢条斯理拉整齐了衣服,冷笑了声:“眼珠子放对位置,不然我替你摘了去!”

    贺兰叶无辜道:“我什么也没有看见。”

    管她看见没有看见,绝对不能承认才是!

    柳五沉默了许久,等贺兰叶站的难受等到头皮发麻,忍不住小心翼翼扭头去看的时候,她已经重新躺了下去,不知道睡了多久了。

    贺兰叶挠了挠脸颊,啧了一声。

    第二次袭来的重伤,在贺兰叶对外宣布了苏醒之后,首先是她那几个友人的探访,其次,居然是五皇子手下的人带着许多名贵的药材和金银珠宝前来慰问。

    贺兰叶正在屋里头和柳五一起吃着平氏炖的红枣汤,闻言二话不说就让外头的镖师照单全收。

    柳五勺子一顿,汤也喝不下去了,她挑着眉:“……贺兰局主,这种礼你也敢收?”

    “当然要收了,”贺兰叶显得乐滋滋的,“我收下,就等于五皇子之前那番话到此为止了。”

    柳五一愣,她微微思索了下,才明白贺兰叶是什么意思。

    想明白了她也没有拦着,只等贺兰叶用完膳后,冷不丁说道:“为了你的性命着想,我们还是早些成婚的好。”

    “咦?”贺兰叶咬着勺子呆了呆,而后连忙给柳五展示着自己胸前第二重假伤,”可我还受着伤,怎么成婚?”

    前一天伤得差点死了,后一天就准备了要成婚,这不摆明儿了里头不对劲么?

    这种事情贺兰叶觉着柳五该是想得到的,柳五只冷笑:“冲喜!”

    有了柳五这话,贺兰叶等柳五回了家,之后就赶紧儿叫来了娘和婶娘盘点家里头的财务。

    “三郎,你要娶那柳姑娘,柳姑娘可知道事儿?”平氏抱着账簿,与周氏交换了一个忧心忡忡的眼神,格外不踏实,“人家可是丞相府的闺女,金贵的很,她真的愿意么?”

    贺兰叶一身单衣盘腿坐在地上,捧着库房清单一行行看着,头也不抬:“她不知道也无妨,反正我与她各取所需,没得那么多计较。”

    “甭管她知道不知道,反正都与我们三郎说好了,那咱就好好准备着去聘了人家就是。”周氏倒想得开,拍着平氏,“嫂子,大不了等她进门后,我们就当是多了个闺女,平日里好生疼着她。”

    贺兰叶听着长辈们不断说着要怎么怎么对柳五好,她嘴角一勾,笑吟吟抬头道:“那些事以后再说,眼下有桩事,需要娘亲去办。”

    聘人家丞相家的孙女,礼部尚书的闺女,可不是直接大刺刺去说就行的。她需要一个合适的夫人先去探口风,再请个合适的冰人走走过场。

    探口风的人她心中已经有了人选,周谷的父亲是户部主事,他的母亲被封做安人,身份说高不高,说低不低,却很合适此事。

    她作为一介平民,能够找到一个官宦人家的女眷出面,也算用了心思。

    只是这种事情她没法通过周谷去说,只能让她娘出面。

    平氏还当是什么,一听是去请周安人,哪里还有不同意的,立即给周主事家里去了信,点选了些礼物登门拜访。

    那头周安人也惶惶,给人提亲,还是给一个镖局的镖头提丞相家的孙女,这种事情她不太敢应,全靠着周谷知道后在旁边帮腔,勉勉强强才应了下来。

    她做好了去了丞相府被泼冷茶的准备,咬着牙递了帖子,惶惶不安着进去,与那柳尚书夫人分了主宾落座,茶都饮过三杯,她才鼓起勇气陪着笑提了提此事。

    柳尚书夫人的脸色周安人都没敢看,绞着帕子惴惴不安等着人撵人,却不料尚书夫人语气虽僵硬,却是一口应了此事。

    等周安人茫然地被送出了柳家,不知外事的她后知后觉想到,两个小人儿莫不是早就有了意思?

    甭管周安人这里想了多少,事情算是办妥了,贺兰叶让婶娘去与周安人道谢的时候也立即着手去准备下一轮了。

    冰人的身份是贺兰叶考虑了许久的,思来想去,她瞄上了任佳。

    任佳的母亲是是燕深郡主的女儿,燕深郡主则是官家的表姑,关系虽远了点,到底还是宗室,若是能请了燕深郡主来说合婚事,柳五的面子上该是好过些。

    她派人去给任佳递了话,而后就请自己娘亲婶娘去拜访了任家,好说歹说着,任母还是纠缠不过领下了差事,去说合她母亲出面。

    只是燕深郡主并未答应,好几天也不见回消息出来。

    贺兰叶也没有闲着,趁着这几天她透过任佳了解了他外祖母的习性,派人去燕深郡主家后门卖花,把一盆她挖空心思弄来的罕见花植给送了去,第二天,燕深郡主那边就点了头。

    有了冰人,贺兰叶心里头才有了紧张之感。过了冰人这一关,她就真的要娶妻了。

    燕深郡主是个点了头就不反悔的老太太,没过两天就登门了丞相府,去帮贺兰叶说亲。

    很快,全临阳城都知道,被奇华公主看上的万仓镖局贺兰叶,濒死垂危之际认清了自己真心,想要迎娶柳丞相家的孙女柳五娘,而柳家看重他一片赤诚之心,应了下来!

    贺兰叶夜里还做着摆脱奇华的美梦,睡到半夜忽地感觉房间门锁有些动静,她立即警惕地睁开眼,手中握紧了枕边短刀,屏息凝神,数着心跳。

    咔哒一声,被搭扣上的门锁从外头打开了,门被轻轻推开。

    贺兰叶猫着腰从床上快若闪电溜到门板背后,门外闪进一个身影时,她快速提刀上手,夜中之间寒光一闪,对准脖颈位置的短刀忽地刀刃反光,照亮了来人错愕的脸。

    贺兰叶猝不及防猛地收手,身体前倾的趋势让她重心不稳,一个踉跄重重让她扑进柳五的怀里!

    未曾点烛的房间中只有门窗外投进来的一片月光,拉下冰冷的倒影在地上扭曲着。贺兰叶被子直接裹到下巴,对着门口侧身捏着她单衣,面色微妙的柳五干笑了声:“大晚上的,柳姑娘怎么来了?”

    害的她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舒舒服服脱了软甲,就穿着一件细纱的贴身小衣,差点就被看了去。

    这个节骨眼上若叫柳姑娘毫无准备的知道了,婚成得了成不了,就是个大问题了。

    柳五还在盯着她的单衣发呆,听到她的话,幽幽抬起眸,意味深长盯着贺兰叶,只让她头皮发麻。

    “怎的,我来不得了?”柳五一点都没有半夜闯入别人家的尴尬,自然的很。她捏着贺兰叶的单衣走进来,顶着清冷的月色走到床边,看着床上把自己裹成一个蚕蛹的贺兰叶,扯出一抹极淡的笑,抬手把单衣甩出去,正巧盖在了贺兰叶的脸上。

    “若我不知,只当刚刚的是个姑娘,”柳五声音平静,却说着让贺兰叶毛骨悚然的话,“而我倒像是个……登徒子了。”

    夜里的柳五只有月光冷冷的勾勒了一个轮廓,她身形高挑纤细,在没有多余的可见情况下,宽肩细腰修长的身形就单独凸显出来,加上她这个话,落在贺兰叶耳中,让她也心里一个咯噔。

    柳五不提绝美的容貌和声音,单着身材就比她还像男人。

    缩在被子里的贺兰叶来回打量了一圈柳五,羡慕不已。

    若是她也有着柳五这样好的先天条件,就不用在衣肩加衬垫,鞋里塞鞋垫了。

    “柳姑娘说笑了,”贺兰叶干笑着乖巧摇头,“柳姑娘身似柳絮轻摇漫步,任谁也不会把柳姑娘当做男子。只是在下没有衣衫,在姑娘面前不雅,才稍微……遮挡一二。”

    虽然柳五真的很像男人,但她怎么也不会在一个女子面前说她像男人的,太失礼了。

    柳五无语地盯着贺兰叶看了半天,转身绕到了屏风后头,而后她的声音传来:“赶紧穿吧。”

    贺兰叶舒了一口气,小心盯着柳五的方向,不敢掉以轻心,抱着被子缩下了床,赶紧儿翻出个软甲和新的单衣手忙脚乱套好了,才过去点了蜡烛。

    昏黄的烛光瞬间照亮了黑漆漆的房间,洞开的门外吹进一股凉风,让贺兰叶狠狠打了个寒颤。

    一座屏风把小小的房间分作两半,屋里头的光亮起来,躲在后头的柳五才绕过来,扫了一眼穿戴整齐到恨不得裹个斗篷的贺兰叶,坐下随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凉的。

    她皱着眉推开茶杯,手指节在八角桌上敲了敲。

    贺兰叶坐在她对面,视线落在柳五的手指节上,嘴里好声好气道:“这会儿夜深了,不好去烧水吵人。”

    柳五乜了贺兰叶一眼,慢吞吞收回了手缩进纱袖里,冷声道:“这个房子太小了,你我完全没有互不影响共处的可能性。”

    这房子的确小,贺兰叶就寻思着靠后安静,且她以往都是一个人,住的过来,如今多了一个柳五,还是个表面异性的贵人,她的确要思考一番了。

    “行,我回头就把左右两边的隔房打通。”贺兰叶痛快应了,主动提到,“若是柳姑娘对里头布置有什么意见,尽管使人来说,在下尽量让柳姑娘满意。”

    贺兰叶的识相让柳五微微颔首:“我家人来量尺寸打家具的时候一道儿告诉你。”

    提起这茬,贺兰叶忽地想起来了什么,她问了句:“日子是我们来定,还是柳家定?”

    按理说请期都是男方家的事,只他们这个婚事不比寻常,贺兰叶尽量都让过做主,让柳五去掂量。

    “越快越好,”柳五拿过主权果然毫不犹豫,“我与家里已经商量过了,下月初一就是好日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