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章 少女的隐疾
    “啊,难道……”

    看到那少女的神情,再听到她的惊呼,四周的人们一阵讶异,也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一个个目光惊疑地望向了场中两人。

    一时间,原本喧哗的车厢里,突然静了下来。

    “啊呀,我说这位姑娘,难道他说的是真的?”

    这个时候,少女身边的一位大妈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向少女问道。

    “嗯!”

    少女此刻仍是处于一种极度的震惊中,听到那大妈的话,这才回过神来。

    她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羞涩地点了点头。

    “啊!他真的能仅凭望人气色,就能诊出这样**的病情?”

    四周不禁有人发出了疑问:“看他年纪轻轻,也不应该会有这样高的中医水平吧?”

    “可是,他刚才真的说出了那小姑娘的病啊!”

    也有人表示不同意:“看来,他应该是真的有本领。”

    “各位!我的中医是跟我父亲学的,我们家是中医世家,我从小学的是中医。”

    看到少女承认了自己的判断,张横心中一阵狂喜,原本有些忐忑的心情,此刻也安定了下来,胆量更是大增。

    张横之所以能说出少女胸口有一枚黄豆大小的红班,并说出这枚红班的一些奇怪症状,自然不是靠偷窥看来的,而是刚才天巫之眼开启的时候,洞察到的。

    在天巫之眼下,确实是如同是x光透视一样,可以察看到少女身体的情况。

    不仅如此,天巫之眼也察看到了少女的气运。

    刚才那诡异的情形下,张横看到少女浑身笼罩的那层光氲,就是少女散发的气运。

    按天巫传承的信息,人的气运分为许多种颜色,有紫,金,红以及白,灰黑等。

    紫金红三种颜色代表的是贵气,而白色代表的是正气,至于灰和黑这两种颜色,却代表的是晦气或病煞之气。

    张横就是在少女身上,看到了一缕灰色的气运,顺着那缕气运的色彩,张横在她的胸口,探察到了那粒黄豆大小的红班,这正是这少女灰色气运散发的根源。

    不仅如此,少女的那缕灰色气运一映入张横的天巫之眼,他的脑海中陡地一震,一段信息猛然呈现在了意识里:“心之结,血之淤,沉之荷,积之气……”

    这正是记载在天巫传承中关于少女身上灰色气运来源的解释。

    张横也立刻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这少女身上有隐疾,而且正是一种叫……心之结的怪病。

    现在的张横也已知道,自己得到的天巫传承,无比的神奇,其中包括了巫术以及医道和相术等奥妙的知识。

    古时巫医不分家,又有巫卜是一家的说法。意思就是说,在古代的时候,巫就是医,这两者根本就是一回事。

    而古时的巫更是担任着占卜预测和观察星相的职责,这相当于是现在的相师。

    所以,在古代,巫就包括了医师和相师这些职业。

    只不过,张横的天巫传承,却是把巫以及医道和相道这三者,形成了一个整体。

    探察到少女身上有隐疾,张横情急之下,灵光一动,说出了这病根。却是引起了四周人的好奇,也把自己从猥亵少女的色狼事件中摆脱了出来。

    现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他如何能凭望气,就诊断出少女的病情,反尔倒没有人在意他到底是不是真的色狼了。

    “各位,我刚才确实没有对这位小姐做什么!”

    张横却不能不为自己解释,他目光再次望向了那少女:“我只是因为从望气上,看到了她身上的隐疾,这才忍不住用手触了一下,倒是引起了这位小姐的误会。”

    说到这里,张横向那少女微微欠了欠身:“不过,还是要跟这位小姐说声对不起,我刚才确实是鲁莽了。”

    “当然,这位小姐,你如果信得过我,我愿意为你诊治一下你的这个隐疾。”

    张横满脸的真诚:“相信应该可以很快见效的。”

    说着,张横从自己随身携带的皮包里,拿出了一盒针灸用的银针,目光再次望向了那少女。

    “哦,你们看,他随身带着针灸用的银针呢,看来,他刚才说的应该是真的,他还真是个中医。”

    旁边人看到张横包里的银针,对他的话更信了几分。

    张横的父亲确实是一名乡村里的中医,他从小也跟父亲学过针灸。

    虽然现在在生物公司工作,但他从来就没放弃过针灸的学习。

    因此,身上是随时都带着针灸包。

    现在,更是因为这个针灸包,让他中医的身份被大家所认同。

    刷!

    所有人的目光望向了那少女。此刻,大家都在等着这少女的反应,看她是不是会答应眼前这个年青人替她治疗身上的隐疾。而治疗的结果又会是什么?

    这也许就能最终判断出,这个年青人是不是真的是个色狼!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