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章 狗宝
    地摊边围了不少人,似是正在议论着什么。

    “这位小姐,我这可是真正的狗宝,是我家养了好几年的那条狗身上取出来的。”

    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传来:“你看,它上面还带着血丝,闻起来却有一股奇异的药香,只要懂行的,就一定能知道它绝不会是假货。”

    “狗宝?”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凝。

    张横自然知道狗宝是什么。

    许多动物的体内,因为结石或其他某种原因,在体内结成石块状的物品,就称为……某某宝。

    狗宝就是狗的胃里生成的结石,又叫狗黄金或金蛋子。

    如果是在牛的体内,那就是牛宝,如果是马,自然就称为马宝。这些在动物体内结出的奇异东西,在许多古藉中都有记载,而且,据说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尤其是在一些偏方里,甚至具有起死回生的神奇作用。

    因此,无论是狗宝牛宝或马宝,都非常的稀罕,也被许多人高价收购。

    据张横所知,上回有人宰牛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牛宝,后来就被人花五十万给买去了,那个养牛人因此发了一笔横财。

    此刻,在这里竟然看到有人出售狗宝,确实是引起了张横的好奇。

    心中想着,张横走了过去。

    地摊边已围了不少人,摊主是位年纪在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看起来很憨厚老实的样子,似是个农民工。

    而且,他的地摊是一张折叠的小凳子,上面放着一块塑料布,很是简陋。

    塑料布上也没有其他的药材,就只放了一块看起来有小孩子拳头大小,表面呈现灰白色,形状并不规则,上面有很多个奇异突起的石头状物品。

    那东西显然就是他所说的狗宝了。

    四周的人或蹲或站,就都围着那石头状物品在细细地察看。

    其中一个年纪在二十多岁,一头长发盘起,穿着一身紫罗兰套裙的女子,似乎对摊主的狗宝很感兴趣,正细细地端详着,满脸的好奇之色。

    摊主正竭力地向她介绍着:“我也不是专做生意的,只是偶然得到一块狗宝,这才过来到这里卖。”

    “这位小姐,这绝对是真的狗宝。”

    看那年青女子似是很有兴趣,摊主也不迟疑,把那块狗宝拿了起来,用手指在上面划了一下,立刻出现了一道浅浅的痕迹:“这位小姐,你看,指甲可以在上面划出痕,这可是真正的狗宝。而且,你闻闻,有一股血腥气,还夹杂着药香。要是你尝尝,它的味道也是特别的古怪,苦又不涩。”

    摊主说的头头是道:“这些都是狗宝的特征,我从狗胃里取出来的时候,可是请我们那儿药材店里的老中医看过的,这些都是他跟我说的。这位小姐,你也可以请人看看。”

    “哦!”

    那年青女子接过了那个狗宝,一边端详,一边问道:“那这东西要多少钱?”

    “原来狗宝竟然与石头长的差不多。”

    张横望着狗宝,也是很感兴趣。

    只不过,光从外表看,张横还真无法判断它是真还是假,也看不出这狗宝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

    不过,微一思索,张横突然想到了自己的天巫之眼,不由眉毛陡地一挑。

    张横那里还会迟疑,立刻开启了天巫之眼。

    他想看看,在天巫之眼的透视下,狗宝会有什么特别的现象。

    那知,天巫之眼一开,张横的嘴顿时张成了蛤蟆,神情也刹那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

    嗡!

    心念一动,意识里的天巫图腾兽陡地睁开了眼来,两道金光,也猛然射到了张横的眼内。

    刹那,张横的视野一阵模糊,他的眼瞳里猛然现出了一个奇异的双瞳。

    如果此刻他用镜子照自己的眼瞳,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眼瞳里出现的双瞳,就象是一个变形的……巫字。

    这就是天巫之眼开启的异相。

    不仅如此,张横视野里看到的东西,也完全变了。

    只见,那枚狗宝一阵恍乎,陡地变得朦胧起来,一圈淡淡的光氲,也刹那笼罩在了它的四周。

    “呃,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个狗宝变成了宝石,竟然会发光?”

    张横有些傻眼。

    他还真没想到,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如同石头一样的狗宝竟然会笼罩着一圈光氲,看起来实在是非常的诡异。

    嗡!

    脑海又是一震,随着狗宝的光氲映入眼帘,意识里陡然浮现出了一段信息:“万物有灵,皆聚灵气,且现灵光,红澄黄绿蓝青紫……”

    “原来是这样!”

    张横神情一震,脸色变得古怪无比:“灵光,我竟然可以利用天巫之眼看到药材散发的灵光。”

    按信息中所说,万事万物都具有一定的灵性,因此,也就会散发出灵气。而根据其本身蕴含的灵气多少,散发的灵光也会不同,从红澄黄绿蓝青紫依次递增。

    果然,目光望向四周,旁边的地摊上正有人出售新鲜的铁皮风斗。

    那是如同草茎一样的植物,在张横天巫之眼的视野里,整株草茎也是光彩奕奕,炫丽之极。

    “不对啊!”

    张横突然神情一僵,心中咕噜了起来:“这怎么可能?铁皮风斗的灵光竟然比狗宝的灵光还强,难道铁皮风斗比狗宝灵气足?”

    “可是,这不可能啊!”

    张横这回是真的迷糊了。

    他自然知道,旁边地摊出售的铁皮风斗,那是人工培育的,根本没多少药用价值。

    但是,在视野中,那些铁皮风斗散发的灵光,却有一寸多长,呈现出淡淡的红芒。

    再看眼前的狗宝,虽然也是红芒,但若有若无,几乎只是一层光氲,根本没有炫彩。

    “啊,我明白了,这是假的,这狗宝是假的!”

    刹那的愣怔,张横猛地反应了过来,嘴角顿时露出了一抹满是玩味的笑意弧度:“怪不得这块狗宝散发的灵光这么弱,连人工培育的铁皮风斗都比不上。嘿嘿,这个家伙真是够损的,他是个骗子,用假货骗人。”

    “老板,这东西什么价?”

    这个时候,那年青女子显然已被摊主说得动了心,问起了价格。

    她一说话,带着浓重的闽南口音,显然并不是本地人,而是福建广东或是港澳台那边的。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