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章 心比煤碳黑
    “小姐是港澳台那边来的客人吧?”

    地摊主立刻意识到了什么,问了一句。

    “我们杨小姐是台弯来的,老板,你可不要欺负我们是外乡人,宰我们!”

    旁边一个年纪在二十岁上下,打扮得清爽简洁的女孩子,显然与那位小姐是一起来的,立刻在一边道。

    “哪会啊,小姐说笑了,我是老实人,又不是做生意的,那会欺负你们外乡人!”

    摊主说着,眼里闪过了一丝狡黠的神色:“这样吧!你们既然是从台湾来的,来我们钱江也算是客人,我就给你们一个实在价,一百万。”

    “一百万?”

    刚说话的女孩子眉毛陡地一挑。

    “是啊,一百万,这可是最便宜的价格。”

    摊主道:“上次也有人弄到了一个狗宝,比我这个要小一半,但就出价一百万,我这个比那个大了一半,也只要一百万,你说这样便宜的价格,那里去找!”

    “如果不是看在你们是台湾同胞的份上,我绝对不买这个价。”

    摊主一脸真诚地道。

    “一百万?”

    张横的脸都抽搐了一下,心中暗道:“这家伙真是够黑的,嘴上说的漂亮,却分明是亮出了屠刀,准备宰人。最可恨的是,这家伙卖的这个狗宝,还是个假货,却要人家一百万。这是要把人家往死里坑啊!”

    张横望向摊主的眼神中已充满了鄙夷。

    眼前的这个摊主,绝对不象他表面看来那么憨厚老实,甚至极有可能也绝不是个什么农民工,他是个地地道道的骗子。

    而且,他明显就是在欺负眼前这两个姑娘家是台弯来的外地人,不懂这里的行情,在死命地坑她们。

    要知道,象张横上次听过的牛宝,就只值五十万。

    一般说来,牛宝可是比狗宝更值钱。

    可是,他一个假狗宝,就开口一百万,这个心是比煤碳都黑。

    果然,张横细细看那摊主的面相,心中更加的了然。

    摊主看似忠厚老实,但是他目光闪烁,看人时会不自觉地死死盯着对方,眼睛会不由自主地眯起来。

    这在天巫相道中可是大有名堂。

    所谓离火含阴,必是小人。

    眼为离火,目光阴郁,就是小人之相,这就是上面那句相语的解释。

    事实上,人们常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一个人的品质,确实是从这个人的眼睛可以看出些端倪来。

    从这摊主的相道来看,他就是个不折不叩的骗子。

    “哦,一百万?”

    那个被称为杨小姐的台湾女孩沉吟了起来,看她的样子,似是要还价,对狗宝已是表现出了有购买的兴趣。

    但是,她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她拿着狗宝的手,突然被人撞了一下。

    “阿!”

    杨小姐身形一震,手中的狗宝竟然就掉了下来。

    “啊呀,不要把我的宝贝给摔坏了!”

    摊主大惊,忙不迭地弯下腰去捡狗宝。

    幸好,那狗宝掉落在他当地摊的小板凳上,并没有什么损伤,摊主这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然而,就在摊主捡狗宝的时候,杨小姐的身边凑过来一个人,在她耳边轻声道:“假的,不要上当。”

    “呃……”

    杨小姐一怔,连忙转过了头来。

    碰撞杨小姐,并暗中提醒她的正是张横。

    张横也不再多说,向杨小姐微微点了点头,转身就走。

    说实话,张横在这个时候拆穿别人的把戏,给客人暗中提醒,其实已是犯了这里的忌讳。

    要知道,药材集散市场鱼龙混杂,来这里的人有许多是抱着捡漏的想法。

    当然,想捡漏,自然也就会打眼。

    因此,按这里的规矩,在这里交易贵重药材,全凭各自的眼力,能捡到漏是你的水平,如果打了眼,也只好自认倒霉,化钱买个教训。

    要是有人敢故意破坏别人的生意,那可是犯了大忌,轻者会被摊主臭骂一顿,重者甚至还会被人奏。

    但是,张横却是就这么提醒了那位杨小姐。

    对于张横来说,他之所以要暗中提醒她,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一方面张横看这位杨小姐,气度不凡,举手抬足间充满了一种雍荣的优雅,显然是个很有身份的女子。

    另一方面,摊主打扮成农民工的样子行骗,让张横很是反感。

    作为一名来自乡下的打工者,张横本身也是名农民工,他就最恨那些社会上的不良份子,打扮成农民工的样子,博取人们的同情心,从而实施行骗的行当。

    要知道,现在社会上这样的事实在是不少,电视报纸以及网络中总有这样的报导,说是某某骗子,扮成农民工的样子,在街上叫卖甲鱼,把养殖甲鱼当成是野生甲鱼卖。

    也有卖假古董的,扮成刚在工地上挖到了什么古董,私下来兜售的样子。

    许多人因为看他们象农民工,心中认为农民工心地纯朴憨厚,就会下意识地更信任,最终受了骗。

    往往看到这样的消息,张横心中总会有一种莫名的愤怒,那些骗子的行为,无疑就是在给农民工群体抹黑。

    所以,现在看到这位摊主,又以农民工的形象博取人们的信任,实施他的行骗行当,张横心中就无来由的气愤,这才会暗中提醒这位台弯来的杨小姐。

    当然,提醒了杨小姐,张横也不再逗留,转身就走。

    自己也算是仁至义尽,至于这位杨小姐听不听,那就不关张横的事了。

    但是,刚一转身,背后陡地传来了一声娇叱:“喂,你干什么?”

    话声未落,一个年青女子,已拦住了张横,神情很是凌厉。

    “好刁蛮的姑娘!”

    张横不禁皱了皱眉头。

    拦住张横的正是刚才杨小姐身边的那个女孩子,此刻,一脸的凛然,还真有种凶巴巴的气势。

    显然,张横刚才故意碰撞杨小姐,把她手中的狗宝撞落的情形,全被这位姑娘给看到了,所以这才会责问张横。

    “小青,没事!”

    这个时候,那位杨小姐也回过了神,望望张横,又望望那女孩子,向她摇了摇头,示意不要多事。

    “哼!”

    被称为小青的姑娘冷哼一声,极不友善地瞪了张横一眼,这才不情不愿地回到了杨小姐身边,低声嘟囊道:“杨小姐,他刚才故意撞你,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小青姑娘显然并没有听到张横低声提醒杨小姐的话,所以,她现在对张横的感观很不好。

    听到小青的话,张横有些哭笑不得,想不到自己暗中提醒人家,还被人当成不是好东西了。

    不过,张横却也不愿在这里多呆,见那女孩子不再阻拦自己,拍拍屁股走人。

    现在的张横,心里热腾腾的。刚才,再一次体会到了天巫之眼的神奇,发现它竟然可以洞察药材散发的灵光,这却是让张横心中惊喜莫名。

    不是吗?有了这神奇的天巫之眼,自己在这药材市场挑选药材,根本不怕走眼了。甚至能捡个大漏也是有可能的。

    这可是今后自己的又一个倚仗。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