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章 癸水一冲无
    张横念的这句话正是天巫传承中关于相道的一句术语,乾宫正是人的眉梢附近的部位,这里现出潮红的颜色,正说明了此人心情十分的喜悦或激动。

    平常人们说喜上眉梢,就是这个意思。

    现在的元富康,看似对眼前的那根人形黄精毫不在意,可是,他眉角眼梢喜气盈盈,这明显是他内心非常的喜悦,显然对这根人形黄精很感兴趣。

    这也就是说,如果这个时候张横硬插一杠,绝对会引来这位元富康老板的怒火。

    望望富康药材铺豪华的店面,再看看店里几个年青力壮的伙计,张横强自压抑住了心中的冲动,站到了一边。

    以现在的状况,如果开口向那位叫阿根的农民工购买人形黄精,只怕绝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很可能黄精没买到,人却得被人赶出去。

    所以,张横只能静观事态的变化,心中期待着,元富康与阿根的交易不成。这样,自己才有机会弄到这根黄精。

    “唉,好吧,二百就二百,卖给你算了。”

    这个时候,那边的阿根终于做出了决定,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把手中的塑料袋放到了药铺的一个柜台上,向元富康道。

    经历了刚才几次的碰壁,这位叫阿根的农民工已失去了对手中这根人形黄精的信心,更是没有了耐心,已是决定把它随便卖掉算了。

    至少,元富康出的二百块钱,比刚才那些地摊上的人出的钱强多了。

    “嗯,小伙子,这就对了。我元富康可是个公道人,二百块也抵你一两天的工资了吧!”

    元富康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心中自然是乐开了花。

    二百块钱收的这根人形黄精,如果买给自己那位专门喜欢猎奇的客户,想来绝不会少于十万,这一笔生意可谓是大大地赚了一把啊!

    “呃,这回糟了!”

    张横的脸色却是变得难看无比,神情也急剧地变化起来。

    叫阿根的农民工,竟然二百元就把人形黄精给卖掉了,这让张横很是意外,却也让他原本的期待刹那破灭。

    “看来,想用五百元从阿根手里购买这根黄精是不可能了。”

    张横皱了皱眉头:“必须向元富康老板去买它了,只是他要的价会不会很离谱,自己口袋里的二千多块够不够呢?”

    微微沉吟,张横却也不急于这根人形黄精的事,反尔装做看药铺里的其它药材,在店里闲逛了起来。

    在社会上也混了四年,张横知道,自己绝不能表现出对这根人形黄精有兴趣。否则,元富康绝对会坐地起价。

    因此,张横得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找合适的机会再向元富康问这人形黄精的价格。

    收了元富康的二百元,阿根和他的朋友走出了店去,四周围观的人也终于都散了开来。

    “强仔,把那只上品檀木盒拿过来。”

    元富康小心地从塑料袋里拿出了那根黄精,细细地端详着,一边却向柜台里的一名伙计道。

    “好嘞!”

    一名伙计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檀木盒,交到了元富康手里,脸上却满是狐疑之色:“老板,这玩意就二百块钱,您却拿这上好的檀木盒装,是不是有点浪费了啊!”

    叫强仔的伙计确实有些想不通,因为他拿来的这只上品檀木盒,价值就要好几千。

    现在,却拿来装一根二百块钱的黄精,这绝对是奢侈了。

    “嘿嘿,你懂什么啊!”

    元富康的眼眸眯了起来:“这东西虽然不值钱,但是,它的形状却特别。就有人喜欢猎奇,专爱这些西奇古怪的东西。”

    “啊,我明白了,您是说那位广东的朱老板。”

    强仔显然也知道元富康说的是谁,顿时脸上露出了恍然的神色,眼睛也不由亮了起来:“老板,您真高,以朱老板的出手,这东西肯定能买个高价,说不定他能给个十几万。”

    “哈哈!”

    元富康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嘴里却是不由感慨道:“唉,只是现在造假的实在是太多了,如果不是那些人工用模子弄出来的人形何首乌什么的泛滥,我估计这根黄精老朱他能出更高的价。但现在呢,能出到十万,我也就心满意足了。”

    “原来他收购这根黄精,果然早就已有预想的客人了。”

    一边的张横一直在偷偷观注着元富康的一举一动,此刻听到两人的对话,心不由一沉:“怪不得他刚才的面相中乾宫起红潮,喜上眉梢了!”

    原本还想借机问问元富康,看他会不会出售这根黄精。

    现在看来,要想低价从他手中购买这根黄精,已是绝不可能。

    以自己口袋里的那可怜的两千块钱,估计人家连正眼都不会瞄一下吧!

    这可怎么办?

    张横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说实在的,这根人形黄精,张横心中是无比的期待,这是可以替代自己炼体方剂中主药的。如果能把它弄过来,这次自己的目的就完美地达到了。

    可是,现在看元富康的意思,自己根本不可能从他手中买到这根黄精。

    那么,有什么办法可以让他改变主意呢?

    张横的目光又望向了元富康,下意识地细细端详起他的面相。

    “庚金起财运,癸水一冲无!”

    张横喃喃地念了一句,神情变得有些古怪,心中暗道:“难道还有机会?”

    从元富康此刻的面相来看,他鼻梁处有红光,这显然是有财运降临,但是,鼻尖鼻孔处却黯淡一片,又预示了要破财。

    这正是张横刚念道的那句庚金起财运,癸水一冲无的意思。

    面相中鼻梁为庚金,鼻尖鼻孔处为癸水。

    以元富康的面相,庚金有红光,这是有财运的兆头,但鼻尖黯淡,却是破财之相,这相当于是说,他得财之后又会破财。

    这岂不是说,他得到这根黄精后,原本能发一笔财,却会因为某个原因又破财而失去呢?

    那么,这意味着什么?

    张横沉吟了起来。

    “嗯,强仔,拿把小刀过来。”

    那边,元富康细细地端详着手中的黄精,眉头不禁微蹙。

    “哦,老板,怎么了?”

    强仔又是满头的雾水,不知道元富康拿刀做什么?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