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切掉了精华
    “你看,这黄精其他地方都好,就是这个部位看起来不怎么和协。”

    元富康把手中的黄精翻了过来,指指其中的一个地方道:“就象是人的背上长了几个瘤一样,实在是影响整体的美观了。”

    人形黄精的整体就象一个女人,但是,翻过来后,它的背部却长了几粒如同算子一样的一大串根茎。

    如果仔细看去,还真象元富康所说的那样,这一大串根茎,就如同是人体背上长了一串肉瘤一样,实在是有碍整体的美观。

    “有这东西在,老朱肯定不喜欢。”

    元富康沉吟了起来:“我看还不如把它割掉。”

    “是啊,是啊!这东西确实是难看。”

    强仔在一边也符合道。

    说着,拿过来一把切药用的小刀,递给了元富康。

    元富康也不犹豫,小心翼翼地用小刀把黄精背上的那一大串朱状根茎给切了下来。

    望了望那串珠状根茎,元富康眼角瞄了一下四周,看这东西与熟地很象,顺手就把这一大串珠状的根茎丢入了旁边放熟地的药匾中。

    “阿!”

    然而,正望着元富康手中黄精的张横,一看到他的这一举动,浑身不由一震,心中暗呼:“天啊,这家伙竟然把黄精真正精华的部分给割了,小爷的机会来了!”

    张横一直密切地注意着元富康,当元富康用小刀切掉那一大串珠状根茎时,在张横的天巫之眼的视野中,那根黄精散发的光芒陡地一暗,竟然从最初的蓝色变成了红色。

    而那团被元富康切掉的珠状根茎,却是光芒陡然暴盛,比原先的蓝色更浓了几分。

    张横心头大震,他立刻意识到了这是怎么回事:元富康切掉的那串珠状根茎,才是这根黄精最精华的部分。只是,元富康为了人形黄精的整体美观,却是把它最精华的部分,当成垃圾给切掉了。

    “哈哈,果然是庚金起财运,癸水一冲无啊!”

    张横的心里乐开了花,几乎要狂笑出来。

    他那里还会犹豫,强自压抑心中的狂喜,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走向了那边放着熟地的药匾。

    熟地是一种很普通的药材,现在的人都当它食料在食用。因此,这药铺中自然不会把熟地当一回事,就放在靠门口的一个大药匾里。

    张横走上前去,伸手抓了把熟地,装模作样地看了看,然后开始拿过旁边的一个塑料袋,自己装了起来,一边向伙计道:“给我秤一斤熟地。”

    说话间,张横已把那一大串元富康切掉的珠状根茎,混和着熟地,一起装入了塑料袋里。

    伙计自然不会怀疑张横,很麻利地给张横称了一斤熟地。

    付过钱,张横走出了元富康的药材铺,心里已是最也无法抑制那份激动,立刻察看起那串珠状根茎来。

    珠状根茎一共有八粒,大的如同算子,小的却只有罗汉豆大小,每一粒都并不规则。

    张横摘下其中的一粒,把其他的收到了口袋里放好,细细地察看了起来。

    珠状根茎触手冰凉,从表面上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

    但是,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这珠状根茎却散发着氲氲的蓝色光芒,纯净的就象是一泓碧蓝的湖水折射的光氲,让人赏心悦目。

    张横下意识地手指一用力。

    突然,啪的一声,指尖的那粒珠状根茎陡地炸了开来,一股血红色的液体,也猛地喷薄而出,刹那沾满了张横的整只手。

    “呃!”

    张横吃了一惊。

    但是,让他吃惊的却还在后面。

    随着那珠状根茎外壳的破裂,一粒有小指头大小的碧蓝色珠子,陡地现出形来。

    “黄精珠?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黄精珠?”

    张横的嘴顿时张成了蛤蟆。

    张横家里有几本古藉,里面记载了一些奇花异草。

    一些名贵的药材,因为年份久远以及其他特殊的原因,会象河蚌一样,在体内蕴育出类似珠子的东西。

    这些珠子,往往蕴含了天地精华,是真正的天材地宝。

    张横怎么也没想到,被元富康切掉的那几粒珠状根茎,里面竟然就是蕴育了珠子。

    怪不得这几粒珠状根茎的灵光会这样的纯正浓郁,原来它里面是天地精华蕴育的黄精珠啊!

    张横的心一片热腾腾的,眼眸都变得无比的炽烈:小爷这回是真的捡到宝了!

    细细看去,那粒黄精珠内,似有一团雾气在浮沉,而一幅清晰的黄精的图案,在那雾气中浮沉,美伦美焕。

    果然是天地精华蕴育的天材地宝,这珠子里竟然还有黄精本体的影像,实在是太神奇了。

    张横眼睛都有些直了,感觉上实在是不可思议。

    “啊呀,小伙子,你怎么了,手流血了?”

    这个时候,突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怎么搞的,快拿东西包扎一下啊!”

    话声未落,一个年纪在六十多岁的老者,凑了过来。

    但是,下一刻,老者的声音嘎然而止,发出了一阵难以抑制的惊呼:“啊,黄精珠,小伙子,你手中的这枚珠子,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黄精珠吗?”

    老者终于也看清了张横手中的珠子,猛然醒悟过来,眼前这个年青人手中的红色液体,并不是流血,而是其他原因造成的。

    “黄精珠?”

    四周响起了一片惊异声,许多旁边摆地摊和正在逛药材市场的客人,听到老者的惊呼,哗地一下就围了过来。

    来这药材市场的人,都是有一定见识的,老者的那句黄精珠,确实是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呃!”

    一下子被人围住,张横也猛然惊醒,望望四周一个个或狐疑或惊奇的人们,再看看手中的黄精珠,张横满脸的苦笑,心中暗道糟糕!

    果然,许多人已看到了张横手里的珠子,顿时惊呼声一片:“啊,真的是黄精珠,真的是传说中的黄精珠,你们看,珠子里竟然有黄精的影像,天啊!”

    “哇,这小伙子竟然弄到了一枚黄精珠,这回是要发财了!”

    四周发出了一片惊叹声,人们望着张横手中的珠子,人人羡慕不以。

    “对了,小伙子,这黄精珠你卖不卖呀?”

    也有人马上开口出了价:“你要是卖的话,我出十万。”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