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章 羡慕妒忌恨
    “嘿嘿,我出十五万,小伙子,卖给我!”

    也有人立刻加了五万,迫不急待的凑了上来。

    现在的情形与刚才在元富康药材铺里的情况不一样,刚才是那名农民工自己选定了要与元富康药材铺交易,所以,别人是绝不能在旁边参与的。

    现在张横手中的黄精珠并没有固定的买主,所以,有人加价,并不违反这里不成文的规矩,只要张横愿意,价高者得。

    “二十万,小伙子,我愿意出二十万,你买给我吧!”

    加价的人越来越多,已从最初的十万,加到了二十万。

    一时间,张横的身周围满了人,或惊奇,或感叹,更有想要他手中黄精珠的,一个个脸红脖子粗地开始喊价。场中乱哄哄的一片,热闹之极。

    张横有些不知所措。

    说实话,黄精珠的突然出现,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更重要的是,四周那一个个喊价的人,每一声都让张横心头突突地跳的厉害。

    二十万,这对于一些有钱人来说,也许并不算是什么。但是,对于张横来说,这无疑是他自出生以来,所能见到的最大一笔巨款。

    这让他全身的血液都有种要沸腾的感觉,心中难以莫名的激动。

    “二十五万!”

    “三十万!”

    “三十五万!”

    ……

    然而,让张横目瞪口呆的还在后头,四周喊价的人越来越多,而且价格也节节攀升,很快就已有人出了四十万。

    此刻的情形,象是拍卖会一样,所有看中了张横手中黄精珠的人,开始高价竞拍了。

    “各位!”

    张横总算回过了神来,他紧紧地握着手里的黄精珠,声音因激动有些干涩:“这黄精珠我也是无意中得到,卖不卖它,我还要考虑一下。”

    “哦!”

    四周发出了一片惊叹声,乱哄哄的声音也总算有些静了下来。

    “小伙子,你确实是好运气。”

    这个时候,刚才提醒张横手出血的那位老者凑了过来,他向张横递过了一张名片:“我是杭城胡庆堂的胡博渊,小伙子,你如果想要出售这枚黄精珠,价格我们可以商量。”

    “胡庆堂!”

    张横的眉毛微微一挑:“胡博渊?”

    胡庆堂张横自然知道,这可是一家百年老字号的药店,在业内的声誉也是响当当的。

    低头一看名片,果然看到那名片上赫然写着胡庆堂总经理胡博渊三字。

    胡博渊是位年纪在六十岁上下的老者,身形很清瘦,穿着一身绸质唐装,看起来很有几分儒雅气。

    他见张横接过了自己的名片,脸上微微一笑:“小伙子,你的这枚黄精珠确实是罕见,如果你愿意出售,我可以出五十万。”

    “哇,五十万!”

    四周响起了一片惊叹声,许多人望向张横的眼神已满是羡慕妒忌恨了。

    “胡总!”

    张横有些迟疑,不知该不该就这么把手中的黄精珠卖给胡博渊。

    “小伙子,五十万的价格已是很实在的价格了。”

    胡博渊又是微微一笑:“黄精珠虽然稀罕,但它也相当于是一支百年老山参的效用。如果你的这枚黄精珠的精血没有泄漏,价格还能再高点。但是,你的这枚黄精珠,精血却泄漏了,所以,我出五十万,已是很公道的价格了。”

    说着,胡博渊目光望向了张横的左手,那里,仍是沾染了一大片如同鲜血的汁液。

    胡博渊的神情中露出了一丝婉惜,不由微微摇了摇头。

    “哦!”

    张横的眉毛又是微微一凝,望向胡博渊的眼神不禁多了一丝钦佩。

    胡博渊说的确实就是事实。张横从家中的古藉中看到过,能蕴育出天地精华珠子的药材,需要精血滋养。

    而这精血,也是相当珍贵之物,效用不比其蕴育的珠子差。

    自己刚才无意中捏碎了那珠状根茎,里面喷溅出来的如同鲜血般的液体,显然就是滋养黄精珠的精血。

    只是自己先前并不知情,却是让它泄漏了出来。

    从这一角度来说,自己手中的这枚黄精珠确实已并不完美,胡博渊出五十万,确实已算是很公道。

    心中沉吟,张横正想开口,这个时候,突然一声厉喝响起:“小子,这黄精珠是我们店里的,你竟然偷了它。”

    “啊,这黄精珠是偷来的?”

    四周一片哗然,人人脸色怪异。

    “小子,快把东西交出来,否则,对你不客气!”

    四五个人已围住了张横,一个个脸色不善,领头的正是刚才元富康药材铺里的老板。

    张横所在的地方离元富康的药材铺也就十几米路,外面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自然引起了元富康的注意。

    当听到人群在叫喊着黄精珠的时候,元富康心中咯噔一下,猛然意识到了什么。他连忙朝自己刚才丢掉那串珠状根茎的熟地药匾跑去。

    然而,一看那药匾,那里还有那串珠状根茎。

    再问旁边的伙计,这才知道,刚才那个年青人,在买熟地的时候,把那串珠状根茎也一起买走了。

    而且,那人正是现在在店外被人围住的那个年青人。

    这下,元富康如果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就真是要当傻瓜了。

    元富康那里还会迟疑,就这么带着店里的几名伙计,冲了出来,一下子围住了张横,责问他偷了店里的黄精珠。

    “老板,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我怎么会是偷了你店里的黄精珠,这明明是我买来的。”

    张横自然不能就这么耸了,神情一肃,大声道。

    “嘿嘿,小子,你买来的?你能买到黄精珠?你给我去买几个来看看?”

    元富康此刻神情愤怒之极,指着张横大骂道:“给我老实点,今天如果不交还我的黄精珠,看你走不走得出这个市场。”

    说着,元富康手一挥,已是准备叫手下的几名伙计动手了。

    “怎么回事,元老板?”

    胡博渊皱了皱眉,伸手拦住了元富康。

    “哦,是胡总啊!”

    元富康显然与胡博渊挺熟,一见他出面,不禁微微一滞。

    当下,他也不隐瞒,把刚才发生在他店里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道:“胡总,你说这小子是不是偷了我店里的黄精珠?我刚才不知道那珠状根茎里面有黄精珠,所以才会随意丢在了熟地堆里。那知,他竟然把它们给拿走了,这不是偷是什么啊!”

    元富康越说越激动,神情也变得愤怒无比。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