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章 朝扒皮
    “小子,放聪明点,把东西交出来,不然,等会身上要是少了点什么零件,那就别怪哥们没提醒你。”

    彪哥阴恻恻地道。

    “是你们!”

    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他认出了眼前的四人中那个元富康药材铺的伙计强仔。

    “来吧!”

    张横也不废话,神情陡地变得凛然无比。

    他可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城里孩子,以前在乡下的时候,打架斗殴也是家常便饭,因此心中丝毫没有畏惧。

    再加上身体刚刚突破凡巫境界,体内一股澎湃的力量在流转,更是让他信心大增。甚至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期待,想拿眼前这几个家伙试试手,以测定自己真实的力量。

    心中想着,张横已按照天巫传承中的五圣戏,体内巫力运转,摆出了一个古怪的姿式。

    “哈哈,小子,你还以为你是西毒欧阳峰啊!”

    看到张横那古怪的姿式,强仔差点笑歪了嘴。

    此时此刻的张横,双膝微曲,双手横胸,整个人就象是一只大蛤蟆一样,呈作势欲扑状。

    但是,他这也太搞笑了,强仔还以为张横这是在学当年射雕英雄传里的西毒欧阳峰,在练蛤蟆功呢!

    强仔和另两名壮汉互望一眼,手中持着一根钢管,抢先向张横逼了过来。

    强仔根本没把张横放在眼里,尤其是张横身形消瘦,虽然身高有一米七三,但比起眼前的几名打手,却足足矮了一头。

    “蟾蜍戏!”

    张横低喝,身形陡地一跃,象一只大蛤蟆一样,猛然向前扑去,双掌轰然推出。

    怦!

    正冲过来的强仔和另两名打手,只觉一股威压轰然压来,身形竟然一滞。

    紧接着,强仔胸口一痛,整个人已怦地飞了起来,撞向了一边的围墙。

    “啊!”

    另两名打手反应也算是快,但仍是没有逃过张横的手掌,一掌一个,拍在了胸口。

    两人惨号一声,同时飞撞向了一边,倒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了。

    “小子,想不到你是个练家子!”

    彪哥眼眸陡地一凝,神情肃然无比。他还真没想到,只是一个照面,己方的三人就被撩倒了。

    “来吧!”

    张横冷喝,身形直扑彪哥。

    此刻的张横心中也是激动莫名,他刚才以五圣戏中的蟾蜍戏应敌,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信心大增。

    怦!

    张横和彪哥硬碰硬撞了一记。

    “哇!”

    彪哥蹬蹬蹬倒退十几步,口中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脸色骇然之极:“你,你,你……”

    彪哥怎么也没想到,对方的力量竟然是如此的恐怖,把他一掌震得吐血。

    “小子,有种,山不转水转,这仇我彪哥一定会报。”

    彪哥可不是傻瓜,已意识到今天打下去绝对不会有好结果,说了一句场面话,转身就走。

    强仔和另两名打手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三人都是口角流血,肋骨被张横刚才一掌打折了好几根,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不过,看到彪哥逃走,三人那敢留在这里,跌跌撞撞地跟了上去。

    此刻,几人望向张横的眼神完全不同了,就象是在看一头洪荒怪兽,充满了莫名的恐惧和敬畏。

    张横也不阻拦,瞟了一眼几人离开的身影,目光望向了黑暗的天空,眼眸变得炽烈无比:“朝百万,你等着,你敢欺我家无人,小爷绝对要你好看。”

    在彪哥几人身上测试了自己真正的力量,张横心情激荡莫名,他的心也已飞到了自己的老家,想到了朝百万对自家的欺辱。

    朝百万名叫朝柏林,在古越县白马山村里是首富,家里经营着一个苗木培育场。

    朝柏林早年也是一个苦哈哈的山里人,十几岁的时候出外闯荡。那时正好是中国改革开放,他赶上了时代的潮流,在大城市淘得了第一桶金。

    回家后,朝柏林开始在家乡种植苗木,从此逐渐发迹,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就已是有百万资产,这才被村里人叫做朝百万。

    到如今,据说他的资产早已过千万,在整个古越县都是响当当的人物。

    不过,朝柏林野心很大,而且为人心狠手辣,甚至是六亲不认。

    照说他富了起来,也应该照顾一下村里人,让大家一起至富。

    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反尔是借着本身的势力,在村里横行霸道,村里许多人家的好地,都被他用各种手段圈了过来。

    于是,他的苗木场是越做越大,但村里人却并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因此,朝百万还有一个外号,那就是朝扒皮,村里人对他可以说是敢怒而不敢言。

    张横赶到自家所在的白马山村时,已是第二天的早上八点多钟。刚到村口,远远的就听到一人叫道:“阿横,你回来啦!”

    “大牛!”

    张横一抬头,脸上不禁露出了喜色。

    叫张横的是个年纪在二十多岁的年青人,身材很魁梧,有一米七八的个头,一张黝黑的脸,此刻正背着锄头在旁边的地里给苗木锄草。

    这人正是张横从小的玩伴何大牛,也是张横在村里最铁的哥们。

    “阿横,你总算回来了。”

    何大牛放下了锄头,奔了过来,狠狠地一拳砸在了张横的肩头:“你小子都快半年没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是忘了我们这穷山沟了啊!”

    “哈哈,怎么会,我的根在这里啊!”

    张横也回了何大牛一拳:“哈哈,你小子是越来越结实了,真要成大野牛了。”

    两人相视哈哈大笑。

    “对了!”

    打过招呼,何大牛的神情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你这次回来是不是因为阿秀?”

    “嗯!”

    说到妹子的事,张横神情也是一肃:“大牛,我这次回来,就是来阻止阿秀的婚事,我绝不能让阿秀与傻子安订婚。”

    “啊,你要阻止阿秀与傻子安订婚?”

    何大牛一怔,神情陡地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

    “是!”

    张横用力地点点头,神情坚决。

    “唉!”

    何大牛突然长长地叹了口气,脸色变得黯然下来:“你和我是一起与阿秀长大的,我也当她是自己的妹妹看。现在阿秀竟然要嫁给傻子安,我也很不是滋味。”

    “然而,你爹娘实在是没办法啊!”

    何大牛的脸上露出了愤然的神色:“朝扒皮那家伙太狠了,不但用你家欠他的那笔钱逼迫你父母。而且,我还听说,为了让你家就范,他还动了歪点子,说是要建一个停车场,选中的地点,就是你家的那块药圃,若是你家不答应,你家的那块药圃就要被当成停车场的地皮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