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丢聘礼
    “啊!”

    突然听到有人喝叱,包媒婆被吓了一跳。

    “阿横,是你回来了!”

    李凤仙浑身一震,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

    “啊哟哟,我说是谁,原来是阿横呀。”

    包媒婆总算看清了来人是张横,不由嗔怒地笑骂道:“你乱说什么呀!我可是给阿秀找了个好……”

    “滚!给我滚出去!”

    包媒婆那句好人家的人家两个字还没说出来,张横已愤怒地喝道:“你再罗嗦,别怪我不客气!”

    张横在何大牛那里了解了情况,心中本就窝着一团火。在门外的时候,就听到了包媒婆在呱噪,这无疑就是火上加油。

    所以,此刻面对包媒婆,确实是恨的牙痒痒。

    “啊哟,你疯了,吃了火药啦,无缘无故的对老娘发这么大的火。”

    包媒婆可不是什么好吃的果子,被张横当面喝叱,泼辣劲顿时上来了,手一叉腰,就准备撒泼。

    但是,他刚扯一嗓子,张横已是一声怒喝:“滚!”

    轰!

    张横的手掌陡地拍在了桌子上,那张老八仙卓猛然一声巨响,轰隆隆地瘫塌了下来。

    木屑横飞,杂物乱溅,屋里顿时腾起了漫天的灰尘。

    “啊!”

    包媒婆象只受惊的野猫,一下子跳了起来,脸色煞白一片。

    张横家的那张桌子是老式的八仙卓,虽然年份很久了,但却依旧非常的结实。

    然而,就是这样一张桌子,被张横一拍给拍散成了一堆木屑,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包媒婆惊骇?

    不仅是她,旁边的李凤仙也是浑身一震,满脸震惊地望向了张横。

    “哥,是哥回来了!”

    正躺在床上暗自伤心的张秀丽浑身一颤,猛地惊醒过来。

    但还没等她有所反应,房外传来的那声巨响把她吓了一跳,张秀丽陡地从床上跳了起来,她还以为是家里出了什么事。

    当她急冲冲地打开房门来到外间,看到原本的八仙桌变成了满屋的木屑,她一时也愣在了当场。

    “滚!”

    张横又是一声厉喝,神情凶狠地瞪住了包媒婆。

    “啊哟,我滚,我滚,我滚!”

    包媒婆这回是真的吓着了,连连说着我滚,逃也似的往门外跑去。

    “这些东西给我带走!”

    刚跑到门口,里面又传来了张横的低喝声。

    紧接着,一个红纸包就直接从门里丢了出来,砸在了包媒婆的身上。

    怦!

    红纸包应声而破,从里面撒出了两捆百元大钞以及几件金器。正是包媒婆送来的聘礼。

    “啊呀呀,你要死啦!”

    看到满地的百元大钞和金器,包媒婆如同是烧了屁股一样跳了起来。

    不过,眼角瞄到正从屋里走出来的张横,包媒婆后面的话立刻硬生生地吞回肚里喂了蛔虫。

    现在的张横脸色十在是难看之极,一脸的煞气,包媒婆吓的一哆嗦,感觉下面都有要失禁的惊恐。

    她那里还敢废话,忙不迭地捡起了地上的钱和金器。

    “阿秀他娘,这事你们可得负责任。”

    包媒婆不敢面对张横,连忙转向了屋里还呆立的李凤仙:“你家阿横这样搞,要是朝百万生气了,这可怪不得我。”

    “阿!”

    李凤仙猛然惊醒了过来,脸色刹那变得非常的难看。

    直到此刻,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儿子张横现在所做的事有多出格,也意识到了后果会有多严重。

    张横把包媒婆轰出去,还把朝家的聘礼丢出门,这岂不是要推翻这桩婚事吗?

    那么。以朝百万的性格,此事岂会善罢甘休?

    想到朝家的势力,再想到朝家的威胁,李凤仙的一张脸都变得没有了血色,连忙急急地道:“阿横!”

    “娘,没事!你不用管。”

    张横打断了母亲的话,举步向门外走去。

    “啊呀!”

    包媒婆正等在门外,想看李凤仙的态度。

    见到张横走出来,还以为是要来打她。顿时如同是受惊的兔子一样,转身就跑。

    一边跑,她那张不饶人的嘴开始喷起了废气:“夭寿的张家小子,你敢欺负老娘,不得好死,看朝家怎么收拾你。”

    “哈哈哈!”

    四周响起了一片哈哈大笑声。

    张横家里传出这么大的动静,早就惊动了四周的邻居,许多人已围在了门口看热闹。

    看到包媒婆象丧家犬一样夹着尾巴逃出来,看到这一情形的人,不禁又惊又奇又是好笑,一个个忍不住都大笑起来。

    张家女儿要与朝家那个傻子儿子订婚,如今在整个白马山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张横一回来,竟然出了这样的事。不但把做媒的包媒婆赶跑了,而且还把朝家的聘礼给丢出了门来。

    刷!

    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张横这边,人人神情怪异,个个脸色异样。

    谁都感觉到了,这回是有好戏要上演。

    “张横他这是怎么了,吃错药了,竟然做这样的事?”

    “啊呀呀,这回阿横是闯祸了,他怎么这么不懂事啊!朝家是这么好惹的吗?”

    “嘿嘿,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张横这是要老虎头上拔毛,准备摸摸朝百万这只老虎的屁股啊!他这不是鸡蛋碰石头,自寻苦吃吗?”

    “是啊,是啊,看这回张家怎么收场。”

    ……

    刹那的愣怔,四周议论四起,所有人望向张横这边的眼神完全都不同了,有惊异的,也有幸灾乐祸的,更有为张横担心的。

    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一个看好张横。以为这回他实在是太鲁莽,闯了祸。

    “呃,阿横,你……”

    何大牛也在人群中。刚才在村口与张横相遇,当他与张横说了朝家的事后,张横怒气冲冲地往家中赶,他就感觉要出事,所以立刻追了上来。

    那知,他还没进张家,就看到了张横赶包媒婆出门,丢聘礼出来的情形。一时也被惊着了。

    “没事!”

    张横朝何大牛摆了摆手,一脸的凛然,他也不在意四周怪异的目光,举步向门外走去。

    “阿横!”

    身后传来了李凤仙的声音,她在张秀丽的扶持下,跌跌撞撞地追了出来,满脸的担忧。

    “娘,没事,我去去就来。”

    张横此刻也无遐安慰母亲,朝她和妹妹张秀丽挥了挥手,依然向门外走去。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