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章 傻子安
    “啊,他好象是去朝家啊!”

    看到张横所走的方向,四周再次发出了一阵惊呼声:“他这是要去干什么?”

    不错,张横所走的方向,正是朝百万家,这让所有人又惊又惑。

    张横也不理会众人,只是坚定地举步向前。

    但是,前面正在急急地走着的包媒婆却是吓的不轻。

    被张横赶出来,包媒婆自然是立刻赶往了朝家,要把今天的事向朝家汇报。

    可是,她发现张横竟然跟了上来。她还以为是来追打她的,这让包媒婆几乎吓得要屁滚尿流了。

    心中一慌,脚下被石头绊了一下,包媒婆摔了个狗啃屎。

    但她那里还顾得上痛,一骨辘爬了起来,没命地就向前跑。一时间,披头散发地,形象狼狈之极。

    后面顿时响起了一片哄笑声,看到包媒婆这副狼狈样的人们,一个个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白马山村突然出现了一幕奇怪的景象,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在前面没命地跑,后面不紧不慢地跟着一个年青人,而一大群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却远远地跟在后面,嘻嘻哈哈地指点着。

    如果不知内情的人看到,还以为是又发生当年的大批斗事件了。

    白马山村在白马山的一个山岙里,四周群山围绕,村里百多户人家星罗棋布地分布在周围。

    张横的家与朝百万家离的并不远,也就隔了数十米,中间隔着几块田地,一眼就能望到。

    一大群看好戏的村民,就这么跟着张横来到了朝百万的家门口。

    朝百万家是村里最豪华也是占地最多的一户,整个院落足足有两亩多地,高高的围墙,前后有花园,一幢贴着马赛克的别墅型建筑,与四周低矮的土砖房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朝家的院门是两扇大铁门,门口还矗立着两尊一人多高的石狮子,看起来气派威严。

    包媒婆早一步跑到了朝家,气喘吁吁地敲起了铁门。

    门里顿时传来了一阵狗吠,好一会儿,一个身形肥胖,年纪在四五十岁的女人走了出来。

    “啊呀,安子他娘,不好啦,不好啦!”

    包媒婆一看到这女人,不禁夸张地尖叫了起来:“张家那小子赶过来了。”

    “哦,他家四嫂,发生了什么事,这么大惊小怪的?”

    胖女人正是朝百万的老婆,名叫叶翠花,她还弄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不由皱了皱眉头,伸出一只戴了三个金戒指的手,撩了撩头发,满是倨傲地问道。

    “啊呀,安子他娘,不好了!”

    包媒婆有些语无伦次:“张家小子追我来了!”

    “什么不好了?追你干什么?”

    叶翠花更加的不满。

    但她也看出了事情有些不对劲,尤其是抬头一望,便看到了正一脸怒气冲冲地走来的张横,以及后面一大群闹哄哄的村民。

    叶翠花心里咯噔一下,感觉眼前的情形很不寻常。

    不过,朝家在这村里横行了这么多年,叶翠花平时也是蛮横惯了,所以心中却也并不害怕。

    望了望张横,又看看后面的人群,叶翠花那张满是肥肉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意:“啊呀,这不是安子他小舅子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快进屋里坐。”

    朝平安即将与张秀丽订婚,张横就是朝平安的准小舅子,叶翠花不知道张横的来意,因此客气地让张横进屋坐。

    “一,一二一,一二一!”

    这个时候,突然铁门后传出一阵喊口令声,紧接着,一个人和着口令踏出了门来。

    和着口令声踏出门的是一个年纪在二十岁上下的年青男子,他一边嘴里喊着口令,一边手脚齐动,就象是军人练操一样,精神抖擞地走出门来。

    只是,这年青人的模样实在是有些怪异,他歪着头,目光呆板,脸上的神情更是僵化。

    最可笑的是:看起来二十多岁的人了,他的胸口竟然还挂着一个大口罩,仔细看去,他嘴角的口水不断地滴下来,滴在胸前的大口罩上,亮晶晶的一大片水渍,全是口水的痕迹。

    这人就这么一二一地喊着口号走出铁门,对于铁门外的人视若无睹,就象完全没看到一样。

    “傻子安!”

    张横的眉毛陡地凝成了一个角度,神情更见愤怒。

    不错,走出朝家大铁门的这个年青人,正是朝百万的傻儿子朝平安,一个不折不叩的傻子。

    想到这样一个傻子,竟然要与自己的妹妹张秀丽订婚,如何不让张横一团邪火陡地狂窜了上来?

    “啊呀,安子,别玩啦!”

    叶翠花连忙转过了身,拉住正踏步踏得起劲的朝平安:“你看,谁来了?”

    说着,指向了张横:“你老婆的哥哥,你的小舅子来了,还不快叫你小舅子进家里坐坐!”

    “老婆,小……舅……子!”

    朝平安在语言上有障碍,一些稍微复杂的话就说不清楚,所以,他望望张横,结结巴巴地说出了小舅子这三个字来,脸上却是露出了一脸的傻笑,嘴角的口水流得更多了,滴滴嗒嗒地全滴在了胸前的口罩上。

    “闭嘴!”

    张横怒了,厉声喝道。

    “哇!娘,他骂我!”

    朝平安浑身一哆嗦,原本的傻笑顿时变成了苦瓜脸,声音中也顿时带上了哭腔。

    他的智商只相当于几岁的儿童,张横的一声厉喝,竟然把他给吓哭了。

    “啊呀,安子,别怕,你小舅子跟你开玩笑呢!”

    叶翠花连忙抱住了朝平安,象哄小孩子一样拍着他的背安慰道,一边却是眼睛一斜,责备地望向了张横,怪张横吓着她的傻儿子了。

    张横又气又好笑,他那里还会犹豫,神情一肃,向叶翠花道:“我过来是告诉你们,我妹子阿秀是绝不会与你家傻子安订婚的。”

    张横冷着脸,一字一句地向叶翠花道。

    “什么?”

    叶翠花一张满是肥肉的脸一阵抽搐,脸上的笑容顿时僵化,神情中也露出了惊愕之色:“你说什么?”

    “我说,我妹子绝不会与你家傻子安订婚。”

    张横再次重复了一句。

    “安子他娘,这小子是来退婚的。”

    一边的包媒婆这个时候总算反应了过来,连忙朝着叶翠花急急地道:“他还把压贴钱和金器都丢出来了。”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