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章 打恶犬
    “啊,她放狗了,她放狗了。”

    人群一阵骚动,许多人脸色骤变,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去。

    窜出铁门的那条狗实在是太凶悍了,全身黑毛乍起,呜呜呜地低吼着,凶相毕露。

    这条狗村里人谁不知道,正是朝家养来看家护院的一条纯种德国狼犬,名叫镇海王。

    村里被它咬伤的人可不在少数。而且,它凶悍无比,据说一般普通五六个壮汉,都不是这条狼狗的对手。

    此刻,看到叶翠花竟然放出了狼狗,确实是把四周所有看热闹的人给吓着了。

    “你敢!”

    张横眉毛陡地一凝,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

    “哈哈,小畜生,老娘有什么不敢的。”

    叶翠花放肆地大笑:“如果不是看在阿秀的份上,老娘今天就叫你站着来,横着回去。”

    “闭嘴!不要再拿我妹妹说事,我妹子绝不会与你家傻子安订婚。”

    张横怒不可歇。

    这婆娘这个时候还拿自己的妹妹说事,实在是让张横愤怒到了极点。

    “嘿嘿,小畜生,看来你是不见官材不流泪!”

    叶翠花满是肥肉的脸又抽畜了一下,神情中现出了怨毒:“今天看来不给你点苦头吃吃,你还真当老娘是好欺负的。”

    “镇海王,上!”

    叶翠花厉喝,脸上现出了一丝狰狞。

    张横一再地提出退婚,已让叶翠花脸面无存,感觉受了屈辱,更是让这婆娘恶从胆边生,决意要让眼前这不知好歹的小子吃点苦头。

    呜呜呜!

    德国大狼狗一阵低呜,陡地人立而起,向着张横扑了过去。

    这条恶犬站着就有半人高,此刻人立而起,比普通人身高还高出半头。一股带着腥臭,让人窒息的恶风迎面扑来,腥红的舌头滴着涎水,森森的犬牙刺人眼目,形象实在是凶悍到了极点。

    “啊,狼狗咬人啦!”

    四周发出了一片难以抑制的惊呼声,人群刹那骚动一片。

    “快跑,阿横!”

    何大牛大惊,猛地从人群里窜了出来,想上前帮忙。

    “不要,不要啊!”

    人群后传来了李凤仙凄厉的呼喊声,一张脸已是吓的没有了人色。

    “哥哥,哥哥!”

    张秀丽惊呼,跌跌撞撞地向前冲来,不顾一切地想来阻止那头大狼犬。

    但是,一切都已迟了。

    德国大狼狗飞扑而起,直向张横扑去,张开的血盆大嘴,也猛地咬向了张横的肩头。

    “畜生,去死!”

    张横低喝,不避不让,身形半蹲,已摆出了蟾蜍戏的资式。

    下一刻,张横的右腿陡然一踹,向着面前扑来的大狼狗狂踹了过去。

    嚎呜!

    大狼狗猛然惨号,庞大的身形突然象是一段烂木桩一样,被张横这一脚踹得腾空飞起,向着大铁门就横撞了过去。

    轰隆隆!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响彻全场,朝家的大铁门被震得几乎倒塌,大狼狗陡地从铁门上回弹了下来,骨辘辘在地上滚了几圈,摔在地上,身体抽搐着,直挺挺地躺在了那儿。

    “啊!”

    场中许多人原本都已掩上了脸面,以为张横要惨遭狗咬,不忍看那凄惨的一幕。

    那知,突然传来如此的巨响,却是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当人们举目望去,更是一个个刹那被震呆。

    此时此刻,张横依然站在那儿,身上一点也没事。

    扑向他的那条大狼狗,却是已摔到了铁门边,正急剧地抽搐着,口鼻流血,眼珠子都突了出来,形象惨不忍睹,显然是活不长了。

    张横的那一记蛤蟆腿,灌注了巫力,又是以蟾蜍戏的招式发出。德国大狼狗虽然凶悍,却那里吃得消,一腿之下,就已是一命呜乎。

    但是,这一情形,却是震憾了全场所有人。众人怎么也没想到,那条凶悍的德国大狼狗,竟然被张横一脚给踹死了。

    “这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无数人的目光刷地望向了张横,个个震惊,人人骇然。

    德国大狼狗是什么?那是普通四五名大汉都不敢靠近的凶物,别的不说,光是它的体重,就有二百多斤。

    可是,就是这么一头恐怖的大狼狗,却被张横给一脚踹死了。

    你敢信吗?

    你能信吗?

    你可以信吗?

    一时间,场中寂静一片,所有人完全被震憾了。

    “呃,阿横!”

    何大牛浑身一震,整个人呆在了当场。

    他刚才冲过来想帮张横,但刚冲到一半,事情就已结束,此刻却是完全被眼前的情形震傻了。

    “阿横!”

    李凤仙身形一僵,脸上的表情陡地变得难以喻意的震惊。

    “哥哥!”

    张秀丽娇躯剧震,跌跌撞撞奔过来的身形,也是猛然僵在了那儿,满脸的不可思议。

    “啊呀,我的妈!”

    叶翠花正满脸怨毒地叫骂着,猛地被那声巨响给吓了一跳。

    当她看清撞在铁门上摔落的大狼狗时,整个人立刻象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了起来,一张满是肥肉的脸都因惊恐而挤成了一团。

    “你,你,你,你……”

    叶翠花惊恐地望着张横,你你你地你不出个所以然来,已是语无伦次。

    “啊哟!”

    旁边的包媒婆更惨,一声尖叫,整个人软软地瘫倒了下去,她被张横一脚踹死大狼狗给吓得要瘫软了。

    “哇,娘,娘,娘!我好怕……”

    坐在地上的朝平安,猛然哇哇大哭起来,他的裤档里,一大片水渍乘乘地漫延开来,一股热腾腾的热气也缓缓蒸腾,空气中猛然弥漫了一股尿骚味。

    傻子安竟然被这一下给吓得失禁了。

    “娘,阿秀,我们走!”

    张横那里会管叶翠花和包媒婆以及傻子安,他冷冷地望了三人一眼,又看看那条直挺挺摔落在地的大狼狗,拎起牛仔包,转身大跨步走到了人群后的李凤仙和张秀丽身边,一把扶住母亲。

    走过何大牛身边的时候,张横朝他点了点头。

    刚才在大狼狗扑过来咬自己的时候,何大牛不顾一切地冲过来帮自己,张横自然是看到了。

    对自己的这位铁哥们,张横心中还是非常感动的。

    “阿横,你……”

    何大牛此刻仍处于极度的震惊中,望向张横的眼神满满的都是异样。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