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 父亲
    “阿横!”

    李凤仙神情怪异地望向了张横,嘴唇翕合着,似是要说什么,但终于只是叫了一声儿子的小名,别的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哥哥!”

    张秀丽眼眸炽烈地望着自己的哥哥,神情激动之极。

    自张横回来到现在,虽然时间并不长,但是,他的表现确实是把母女俩给震憾了。

    无论是张横一掌拍散了家里的八仙卓,还是之后把包媒婆赶出家门,把朝家的聘礼扔出家去。

    或是刚才拿出数十万巨款,以至现在一脚踹死德国大狼狗,震憾全场。

    每一件事,几乎都是石破天惊之举。

    现在的张横让母女两人感觉都有些不认识了。这与以前的张横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母女两人心头震动。

    不仅是她们,四周看热闹的人们以及何大牛,所有人一个个用怪异而震惊的目光望着张横,人人震憾。

    “张家的小畜生,你这天杀的,你敢弄死我家的镇海王,敢欺负老娘,老娘跟你没完,看等会我家老朝回来,怎么收拾你。”

    等张横兄妹扶着母亲走出老远,后面传来了叶翠花哭天抢地的叫骂声。

    刚才她确实是被吓坏了,直到张横走远,这才回过神来,也总算又回复了她那泼妇的本性,拍着大屁股跳脚大骂:“还有,老残废的老婆,你等着,我们绝不会让你们张家好过。”

    “阿横!”

    听到叶翠花的叫嚣,李凤仙身形又是一震,目光不由望向了自己的儿子。

    “娘,没事,别听那疯婆子狗叫。”

    张横握了握母亲的手,连忙安慰道。

    “嗯!阿横!”

    感受到儿子那镇定自若的神情,李凤仙的脸色总算好看了些。

    “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李凤仙的目光中闪过了浓浓的狐疑:“还有,你的力气现在怎么变得这么大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张秀丽望向哥哥的眼神里也充满了疑惑。

    张横有了如此大的变化,确实是让母女两人又惊又疑。更何况,张横竟然一下子拿出了这么多钱,实在是让两人难以置信。

    现在的张秀丽母女,心中满满的都是疑团。

    “娘,阿秀,我们回家再说。”

    张横可不愿在这里被人们展览,低声地说着,与妹子一起,扶着母亲走入了自家屋里。

    “爹呢?”

    望望屋里空荡荡的,张横微微皱起了眉头。

    “唉!”

    李凤仙脸色一阵黯然:“你爹病了,在房里。”

    因为女儿被迫与朝家傻儿子订婚的事,张横的父亲张远山又气又怒又是憋屈,一下子就病倒了,这段时间来,就一直躺在床上。

    “爹病了!”

    张横心中一惊,连忙向房里走去。

    房间很昏暗,窗户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一个清瘦的人影,正背对着门口,朝里躺在那儿。

    张横的心一阵刺痛,不由加快了脚步:“爹!”

    然而,躺在床上的张远山却是一声未吭,对张横的到来恍若未闻。

    当走到床前,看清躺在床上的父亲,张横的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起来。

    躺在床上的张远山,身上盖着一条薄毯,脸色腊黄,双眼深陷,瘦得几乎只剩下了一层皮包骨头。

    此刻,他紧闭着双眼,眼角却有两滴浑浊的泪痕,嘴唇喃喃地翕合着,在说着什么。

    张横凑近一听,立刻听到了他含糊的声音:“都是我不好,都是我害了阿秀,让我死吧,为什么不让我早点死呢!”

    “父亲!”

    张横浑身一颤,心如刀绞。

    他可以明白父亲此刻的感受,他这是深深的自责和愧疚。

    自从当年摔伤残了两条腿后,张家陷入了困境。这些年来,张远山更是因为病痛的折磨,每日都生活在痛苦的挣扎中。

    这次朝家逼婚,张远山却无力阻止,被迫答应,更是深深地刺痛了他,让他处于了一种极度的自责和愧疚中,这才会一病不起。

    “远山,你怎么了,远山。”

    这个时候,李凤仙和张秀丽也走入了房里,看到张远山的情形,不禁都是吃了一惊。张秀丽更是扑到了父亲的身上,声音中都带上了哭腔:“爹,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娘,阿秀,爹只是气急攻心。”

    张横连忙拉住了母亲和妹子:“我给他揉揉就会好。”

    说着,张横的手按在了父亲的胸口,一股巫力就灌入其中,给父亲按摩了起来。

    “咳!”

    好一会儿,张远山剧烈地咳嗽起来,也缓缓地睁开了眼。

    立刻,他看到了站在床边的张横三人。

    “阿横!你回来了!”

    张远山虚弱的叫了一声,脸上闪过了一丝喜色。

    但是,他的神情刹那黯然了下来,眼中也再次流出了两行浑浊的眼泪:“阿横,我对不起你们。上回你考上了大学,却因为我长年生病,你不愿加重家里的负担,最终放弃了上大学,早早地出外打工。”

    “现在,现在,阿秀她……”

    说到这里,张远山的声音哽咽起来,下面的话却是再也说不出来,变成了呜呜的低泣。

    “父亲,没事了,现在没事了,阿秀她绝不会与傻子安订婚的。”

    张横心中酸楚,眼睛也已湿润了。

    他紧紧地握住了父亲的手:“刚才我就去朝家,向他们退了婚。”

    “退婚?”

    张远山浑身一震,神情陡地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

    他一直躺在床上,刚才又是处于半昏迷的状态,因此,对于外面发生的事一点也不知情。

    “是的,远山,阿横刚才去朝家退婚了,阿秀不会再与朝平安订婚了。”

    一边的李凤仙连忙凑了上来,对张远山道。

    “而且,阿横他还了朝家的那五万块欠款,我们现在再不欠朝家钱了。”

    李凤仙继续道。

    “是啊,是啊,爹,哥带回来好多钱,现在哥好有钱了。”

    张秀丽把张横的那只牛仔包拿了过来,当面拉开了拉链。

    顿时,满满一包的百元大钞,呈现在了张远山的面前。

    “啊,这么多钱!”

    张远山浑身剧震,脸色急剧地变化起来,目光猛地转向了张横:“阿横,你那来这么多钱?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