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章 善意的谎言
    见到张横竟然带回来这么多钱,张远山大吃一惊,却也陡地意识到了什么,喝问张横是不是做了什么坏事。

    他的语气猛然变得严厉无比,身子也挣扎着要从床上坐起。

    他自然知道儿子在城里打工的情况,以儿子如今一个月两三千元的工资,就算不吃不喝,要赚这么多钱,也是要十几二十年。

    因此,他立刻想到了这些钱可能来路不正,心中顿时焦急起来:“阿横,我们张家虽然穷,但我一直告戒你,一定要堂堂正正做人。你要是为了钱做了什么坏事,你就不是我儿子。”

    张远山有些恼怒,声音更见严厉。

    不仅是他,旁边的李凤仙和张秀丽两人,目光也都望向了张横,满脸的疑问。

    说实话,母女两人对张横竟然一下子带回来这么多钱,心中确实也存着狐疑。

    而且,张横今天的表现,完全象是变了个人似的,这更是让两人心中满是疑惑。

    “是啊,阿横,你老实说,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钱。”

    李凤仙在一边也插了口:“而且,你的力气怎么会变得这么大,竟然可以拍散八仙桌,还一脚踢死了朝家的大狼狗?”

    “什么拍散八仙桌?”

    这回却是轮到张远山满腹的狐疑了,目光望向了自己的妻子:“朝家的大狼狗怎么就被踢死了?”

    “嗯,远山!事情是这样的。”

    李凤仙也不隐瞒,把张横回来后发生的事简单地说了一遍,最后劝慰道:“远山,你别急,我们先听听阿横他自己怎么说。”

    “爹,娘,这些钱是我光明正大地赚来的。”

    张横神情一肃:“你们还记得白马山包公殿的那个香烛老头吧?”

    “怎么?这关包翁殿的香烛老头什么事?”

    屋里的几人互望一眼,都是满脸的诧异。

    白马山上有一座包公殿,里面供奉的是包清天包大人的神像,这是白马山村村民很多年前建起来的一座庙。

    数十年前,村里来了一个流浪汉,饥寒交迫之下,昏死在了村口。

    当时的张远山是村里的赤脚医生,还没残废,见到流浪汉晕倒,便上前救治了他。

    此后,这流浪汉就在白马山村住了下来。村民见他可怜,就让他帮忙管理一下包公殿的香烛,也能让他有一口饭可以吃。

    于是,包公殿就多了一位香烛老头,村里人谁也不知道他的名字,都以香烛老头称呼。

    只是,这香烛老头在几年前就去世了,张远山等人怎么也没想到,此刻张横竟然提起了这香烛老头。

    “其实,那香烛老头是位隐世的高人,他在医卜星相上有很高的造诣。”

    张横继续道:“他感激爹您当年救了他,所以,暗地里就收我做了弟子,把他一身的本领都教给了我。”

    说到这里,张横转向了母亲:“娘,我力气突然变大,就是从小得到香烛老头传授的一些强身练体的功夫,只是我以前没有显露出来。”

    “啊!竟然是这样!”

    李凤仙和张秀丽一脸的震惊,不由发出了一声惊呼。

    “他是位隐世高人?”

    张远山却是沉吟了起来,仍是半信半疑。

    “是的,他确实是位隐世高人。”

    张横信誓旦旦地道:“我这次能赚得这么多钱,就是因为从他那里学得的医卜星相之术,在城里医治了一位大老板的疑难杂症,人家感谢我,这才给了我这么多的酬金。”

    张横撒了一个善意的谎言,把自己的变化,全部推到了当年接受了包公殿香烛老头的传授。

    回家的路上,张横也一直在想,自己获得了天巫传承之后,肯定会有很大的变化,这自然是会引起家里人以及村民的怀疑。

    因此,他也早就想好了应付之辞。

    不管怎么说,天巫传承是如今张横最大的秘密,他可不会向别人透露,那怕是自己的父母和妹子也要隐瞒。

    毕竟,天巫传承的事实在是太匪夷所思,真要是说出来,未必能让人信。

    现在,他编了香烛老头弟子的身份,就算别人有所怀疑,但老头儿都已死了好多年,别人还真的无法查证。

    这就叫死无对证,他想怎么说就可以怎么说。

    “竟然是这样?”

    张远山目光死死地瞪着自己的儿子,似是想从他脸上看出点端倪。

    “爹,我说的都是真的。”

    张横道:“早几年,我不敢出手有所表现,只是因为我以前从师父那里学的东西还没有全部领会贯通。但是,经过这几年在外打工,我不断的领悟和琢磨,渐渐的有了一些领会。”

    说到这里,张横的神情变得肃然起来:“爹,如果你不信,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怎么证明?”

    屋里几人现在都已被张横所说的话引起了兴趣,连忙问道。

    “爹,您这些年一直身体不好,但是,您的这些病症,我马上可以给您治好。”

    张横满怀信心地道。

    “啊,你马上给我治好?”

    张远山身形一震,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张远山本身就是名中医,这些年病魔缠身,自己也一直在调理治疗。

    但是,凭着他祖传的医术,却完全不能让自己的身体恢复过来。

    因此,他是最清楚自己身体的状况。

    此刻,听到儿子说能马上治好自己的病症,这如何不让他又惊又疑?

    不仅是他,旁边的李凤仙和张秀丽也是惊讶地张大了嘴,满脸的不可思议。

    “哥哥,那你快给爹治病吧!”

    刹那的愣怔,张秀丽猛然反应了过来,一把抓住张横的胳膊,喜出望外。

    “嗯,阿秀!”

    张横微微一笑,目光再次落到了父亲的身上,神情却是有些难以喻意。

    说实话,刚才在为父亲按摩的时候,张横就已用天巫之眼探查过了父亲的身体,也了解了父亲的状况。

    只是,天巫之眼探察到的情形,还是让张横心中非常的震动。

    父亲这些年病魔缠身,除了他本身身体虚弱,没有得到好好的治疗之外,张横竟然还发现了一些其他的原因。

    而且,那些原因竟然是关系到张家所住的住宅。

    这也就是说,父亲的病并不是单纯的疾病,而是有阴阳风水冲煞的原故。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