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章 相道中的三花聚顶
    心中想着,张横那里还会迟疑,再次天巫之眼开启,细细地察看起了父亲的状况。

    嗡!

    眼前一阵朦胧,眼瞳里顿时现出了一个奇异的双瞳,如同一个变形的巫字。意识中更是刹那呈现出了父亲身上代表气运的光氲。

    “果然是这样,果然是宅地冲煞,这才让父亲这些年病情一直无法治愈。”

    张横的眉毛陡地挑了起来。

    得到天巫传承也有两天时间,现在的张横对天巫之眼观察到的代表人体气运的光氲,也有了更多的了解。

    代表人体气运的光氲,其实并不是杂乱无章,而是有迹可寻。

    如果仔细看去,就可以看到,笼罩人体的光氲,在头顶会汇成三团色彩不同的气雾。

    这在天巫相道中,被称为……三花聚顶。

    三花聚顶每一团气雾都有它所代表的含意。

    左边第一团气雾代表的是祖荫气运,中间头顶中心的那团气雾正是本身的命理气运,右边的那一团气雾所代表的却是宅地气运。

    祖荫气运不仅包含了这个人祖先的行善积德,或是行恶损福。更是包含了它祖辈所埋葬的坟地风水好坏。

    一般来说,如果此人的祖先生前行善积德,那么,它的祖荫气运就会非常的旺盛。

    反之,如果他的先人是个行恶损德之人,他的后辈代表祖荫气运的光团就会非常黯淡,甚至是阴晦之气。

    所以,民间一直流传着先人行善,后人积福,前人行恶,祸及子孙的说法,这并非空穴来风,其实是很有道理的。

    至于说祖坟风水的好坏,对后人的影响,自然是不必多说。

    如果先人所葬的地方是一块真龙宝穴,后辈子孙当然受益多多。反之要是葬的是恶煞凶地,后人就绝对会受灾减福。

    所住的阳宅风水也是一样,人住在风水好的屋里,受地气影响,气运就会旺盛。反之,也会受阳宅风水冲煞,从而影响到本人的气运命理。

    当然,三花聚顶的三团气运中,最重要的仍是本人的命理气运,它是三团气运中的主导。

    总的来说,三团气运以中心的命理气运为主,但它受两边祖荫气运和宅地气运的影响。

    当本人的命理气运旺盛之时,就算是祖荫气运和宅地气运有所衰败,对本人的影响也不会太大,甚至能把损德的祖荫气运和恶煞的宅地气运的影响减到最小的程度。

    只有当这人的命理气运发生转变,由旺而衰时,祖荫气运和宅地气运的影响才会逐渐加强,最终让本人的命理气运加速衰败。

    这是三花聚顶三团气运的相互关系,这里只作简单的论述,要想说清楚,还真不是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可以说得详细的。还得看具体到每个人本身。

    所以说,一个人的运程,不但跟他本身的命理运势有关,还与他祖宗阴德和祖坟风水以及所居住的阳宅风水紧密相关。

    此刻,张横观察到父亲头上的三花聚顶,就是非常的特别。

    尤其是右边那团代表宅地气运的雾气,漆黑一片,隐隐的透出一股煞气。

    这自然是意味着,宅地气运受煞气冲刑,而且,父亲做为家里的家主,正是首当其冲。

    再看中间代表他本身命理的气运,也因为受宅地气运的影响,变得灰黑一片,只余下中心极小的一部分,还残留着一团白色。

    这也就是说,父亲本身的气运是很纯正的白色,却因为受宅地气运冲煞,如今已几乎到了完全衰败的程度。

    幸好,右边代表祖荫气运的那团气雾非常的强盛,呈现的是详和纯正的光芒,闪烁炫丽的华彩。

    详和的光芒意味着父亲先人的祖坟风水十分不错,至少没有凶煞之气影响到他,甚至还能对他有所帮助。

    闪烁的华彩,却是代表着父亲的先人积善,福泽子孙。

    正是因为有祖荫气运的不断地在补充和增强中心的那团本身命理气运,这才让父亲的命理气运,还不至于完全衰败到不可救药的地步。否则,父亲只怕挨不到今天,早就一命呜乎了。

    张横自然知道,自己的爷爷也是位中医的郎中,在这白马村中早年也是行医为生。

    爷爷平生为人和善,一生救人无数。如果遇到那些贫苦之人,不但不收诊金,甚至还会赠送他们草药。

    他当年在世的时候,人们称他是菩萨心肠,极受人尊重。

    看来,爷爷当年行善,果然是积下了阴德,如今方能保住父亲的一条命。

    但是,如果不及时改变父亲宅地气运的冲煞,只怕父亲也坚持不了多久。

    当然,要改变宅地气运,并不是简单的事,必须找出住宅因何受冲煞的原因,从而想办法克制或化解。

    而且,即使是改变了宅地气运,父亲本身命理气运所受到的影响,也不会一下子改变,这还需要一个过程。

    因此,张横如今并不着急寻找自家住宅到底是受了什么冲煞,他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父亲身体的元气。

    父亲这些年受宅地气运影响,常年病魔缠身,身体已是虚亏到了几乎灯枯油尽的程度。如果再不帮他恢复元气,只怕等自己找到住宅的冲煞,他也无法恢复过来。

    “爹,您的身体主要是气血亏空,阴阳不调,其实治起来还是很简单的。”

    微微沉吟,张横向父亲道:“只要我给你扎上几针,就能有所见效。”

    他并没有向父亲说出受宅地风水影响的事,以免父母和妹子担心。

    反正自己现在已得到了天巫传承,宅地风水的事,自然能够凭自己的能力解决,说出来徒添他们的担忧。

    “哦!”

    张远山微微颌首,脸上露出了欣然之色。

    张横的诊断完全符合他的病情。

    要知道,张远山身体一直很虚弱,常年虚弱无力,胸闷胸堵,食欲不振。

    在西医的角度来说,这是肝炎,是当年从山上摔下来时,伤到了肝经留下的后遗症。

    前几年,正是因为肝炎恶化,导至了肝腹水,不得不住进县里的医院抢救,这才向朝家借了五万块的高利贷。

    当然,张远山的病从中医的理论来说,正是阴阳不调,气血亏空引起的。

    所以,他对自己儿子能一眼就诊断出自己的病根很是欣慰。

    不过,听到张横说只要扎上几针,就能见效,他心中却是有些狐疑。

    张远山本身就在针灸上有很深的造诣,自己得病后,他自然也经常为自己针灸。

    但也就只能暂时缓解一下,却并不能有太多的效果。

    那么,自己的儿子敢说这样的话,难道他在针灸的技术上,已超越了自己,或是他的针灸之术,另有秘法?

    张远山对自己的儿子给自己治病更有了兴趣,他想看看,儿子等会到底会怎么样给自己治病。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