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章 七煞针
    旁边的李凤仙和张秀丽两人张大了眼睛,神情显得很是紧张。

    两人虽然不懂针灸,但平时也是经常看张远山使针的,现在看到张横这怪异的针灸手段,心中也是又惊又奇。

    不过,她们紧张的却是张横施针后的效果,心中确实是在不断地祈祷,希望张横这怪异的针法会真的有奇效,让多年被病魔缠身的张远山能恢复过来。

    啪!

    一声轻微的声响响起,挑了十几下,张横手中的那枚桃木针终于承受不住,一下子折断了。

    张横也不多看,顺手丢了手中的断针,从旁边取过了一枚新的桃木针,继续施针。

    屋里的气氛陡地变得无比的压抑起来,大家都目光灼灼地望着张横施针,连大气也不敢透。

    张横自然不敢有丝毫大意,手中桃木针一起一落,按着天巫之眼投影在父亲小腹上的图案,如同是象绣花一样,在父亲的皮肤上挑出一点点血痕。

    渐渐的,张远山的小腹上,已现出了一幅由鲜血凝成的怪异图案,张横准备的那数十枚桃木针,也已折损了大半,他的额头上更是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用桃木针挑破皮肤,在上面画镇煞符,必须灌入本身的巫力。否则,新鲜的桃木枝削成的木针,又软又脆,那里能挑破皮肤。

    所以,数百针下来,张横也已感觉到体内巫力有些接续不济。

    不过,张横咬牙坚持,他可绝不想出任何一点的差错。

    终于,张远山小腹上那幅奇异的图案越来越完整,点点的血痕,已形成了一个类似八卦的影像。

    “镇……煞……符!”

    张横心中低喝,陡地拿过了一枚长有七八寸,粗有筷子的桃木针,猛然刺入了那幅血痕凝成的图案中心处。

    这枚桃木针是数十枚木针中最粗最长的,其实它的正确长度是七寸七,有一个特殊的名字……七煞针。

    七煞针具有定煞的作用,是制作镇煞符的符眼。

    此刻张横动用七煞针,正是到了镇煞符完成的最后一步。

    “啊!”

    旁边的李凤仙和张秀丽不禁一阵惊呼,不由自主地掩住了嘴。

    张横的这一手,确实是把母女两给吓了一跳,那根粗如筷子的桃木针,刺入小腹有数寸,这岂不是要刺穿了皮肤,刺入张远山的腹腔内了吗?

    但是,还没等两人回过神来,一幕让她们难以置信的情形却发生了。

    张横出手极快,那枚粗如筷子的桃木针一刺入父亲的小腹,随即就立刻拔了出来。

    可是,被如此粗的桃木针刺穿的地方,并没有想象中的血洞出现,甚至连一点痕迹也没有,好象刚才张横只是虚刺了一下。

    然而,随着那枚粗如筷子的桃木针拔出,留在张远山小腹上的那幅由血点绘成的图案,陡地蒸腾起了一道血芒,隐隐约约的,一个虚幻的八卦图案,怒旋狂舞,刹那间弥漫开来,一下子笼罩住了张远山全身。

    嗡!

    空气似乎出现了一阵奇异的扭曲,整个房屋都仿佛震动了一下。

    “呃,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李凤仙和张秀丽互望一眼,目光惊疑不定地望向了张横,满脸的惊疑。

    刚才出现的那一幕影像,实在是有些诡异,确实是把她们给吓着了。

    不仅是李凤仙母女两人,躺在床上的张远山也是浑身一震,目光陡地望向了张横,神情却在下一刻变得难以喻意的古怪。

    不错,在这一刻,张远山突然感觉到了身体的异样。

    多年被病魔缠身,张远山一直感觉自己的身体,就象是被压了一座大山一样,无时不刻感受着一种沉重的负荷。

    但是,此刻他突然感觉到,压在身上的那座大山,仿佛一下子被消除了,浑身是说不出的轻松和舒坦。

    这样的感觉,是他自患病以来,从所未有的。

    张远山心头狂震,立刻意识到,这应该就是儿子给自己扎针的效果。

    “阿横!”

    张远山喃喃着,激动的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爹,你现在感觉应该好些了吧!”

    张横脸上露出了一抹欣然的神色,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心中也是激动之极。

    在天巫之眼的视野里,他能清晰地看到,父亲头顶的三花聚顶此刻已有了变化。

    只见,那团代表宅地气运的漆黑光团,已被一个朦胧的八卦虚影所笼罩,完全与中间那团代表本身命理气运的光氲隔离了开来。

    这也就是说,自己以父亲鲜血为媒,画在他身上的镇煞符已起到了作用,把影响父亲命理气运的宅地气运给暂时镇住了。

    不仅如此,张横也可以感受到,此时此刻,所在房屋内的气场似乎也有了一些变化,不再象进来时那样阴暗,似乎亮堂了许多。

    这也就是刚才镇煞符产生作用时,整座房屋都似乎震动了一下的原因。

    自己的这枚以血为媒的镇煞血符,不但暂时镇住了影响父亲命理气运的宅地气运,而且对住宅本身,也有一定的保护作用。

    接下来,只要找到对自己家住宅冲煞的源头,那么,自家这宅地冲煞,就能化解了。

    “阿横!”

    张远山终于回过了神来,缓缓地从床上坐了起来,舒展了一下双臂,脸上露出了一副轻松的神情:“我感觉从来没有象今天这样轻松,阿横,你的针法果然神奇。”

    “啊!远山!”

    “爹!”

    看到张远山竟然自己坐了起来,一边的李凤仙和张秀丽又惊又喜,一时激动莫名。

    “啊,你们看!”

    不过,张秀丽猛然似是发现了什么,满脸震惊地指向了张横,神情难以喻意。

    “啊!这是怎么回事?”

    张远山和李凤仙两人也立刻发现了异常,不禁大为惊讶。

    “没事!”

    张横的神情也是有些难以莫名,望望手中的那根七煞针,眉毛微微地挑了起来。

    不错,张横手中的那根粗如筷子的七煞针,现在确实是出现了异常,针尖三寸左右的一截,如同是被火烧过一样,焦黑一片。

    要知道,刚才这根七煞针刺入的是张远山的小腹,如果上面沾了血,谁也不会奇怪。

    但是,它上面沾的不仅没有血,而是象被火灼过一样,这样的事实如何不让人震惊?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