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植物人马萍儿
    “唉!”

    说到朝百万家的事,李凤仙的脸色也黯然了下来,很是担心:“还有,朝百万曾经威胁我们,要在我们家的那块药圃上建一个停车场,还要让阿横在城里的工作做不下去。”

    “现在阿横有了这高明的医术,那份工作做不做倒是无所谓了。”

    李凤仙满脸的忧色:“但是,他一定会算计我们的那块药圃,这可怎么办呀!”

    药圃是张家老两口以后赖以生存的根本,即使是儿子现在有出息了,李凤仙也不想就这么靠自己儿子拿钱供养,他们还是想自己作点事的。

    更何况,药圃里种着许多药材,这是平时张远山给村里人治病用的药材来源,药圃真的给建成了停车场,只怕以后村里的老人看病都有困难。

    要知道,现在白马山村里的年青人,大多外出打工去了,剩下的都是老人和小孩子,这也是如今许多中国农村的现状,有一个很让人感慨的名字:留守老人或留守儿童。

    白马山村在山区里,离最近的镇上也有半天的路程。村里老人孩子得了什么伤风感冒的,都是先到张远山这里来看。

    若是没有了那个药圃,以后给村里人看病,又拿什么给他们配药啊!

    “哼,朝百万如果敢占我家的药圃做停车场,我就与他拼了。”

    张远山冷哼了一声,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手背上的青筋都梗梗地跳的厉害。

    之前所以受朝百万威胁,不得不答应让女儿与他家的傻子儿子订婚,张远山那也是无奈。

    不是吗?当时的朝百万威胁的不仅是他和李凤仙,更是威胁到了儿子张横的工作和以后的前途。

    张远山可以不在乎自己,但他却不能不为自己的儿子考虑。

    再加上欠朝家的那五万块,更是当时的张家无法偿还的债务。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儿子有了出息,学了一身高明的医术,完全不必在意在城里的那份工作。

    没有了这个顾忌,张远山确实是不怕朝百万。

    “爹,娘,朝百万要占我们家的药圃,难道已经得到村里的同意了吗?”

    张横皱了皱眉头,想到了问题的关键。

    朝百万虽然在村里是一霸,但白马山村毕竟不是无政府领导的地方,朝百万要想占用别人的田地建停车场,那是必须经过村委的同意。

    所以,张横才会问这个问题。

    “唉!”

    李凤仙又叹了口气:“阿横,你知道马书记女儿的事吧?”

    “嗯,知道?”

    张横点点头,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一个清秀纯朴的女孩子面容,心中不由喃喃地念道出了一个人的名字:“马萍儿!”

    马萍儿正是白马山村老支书马贤青的女儿,今年二十二岁,与张横同岁。

    说来马萍儿与张横还是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而且两人关系也一直相当的不错。

    只是,后来张横考上大学,却因不愿增加家里的负担而放弃。而马萍儿上了省城的一所大学,两人的联系才少了。

    然而,在半年前,马萍儿意外地出了一次车祸,成为了一个植物人。如今一直躺在床上无法苏醒。

    张横当时也去看过她,现在母亲突然提起,让张横心中也不禁有些不是滋味。

    不过,张横还是有些狐疑,不明白母亲怎么会把马萍儿,扯到自己家药圃的事上来?

    难道这两者还有什么关联?

    张横满是疑惑地望向了母亲。

    “唉,萍儿是个苦命的孩子!”

    李凤仙又叹了口气:“自从她出车祸后,就一直沉睡不醒,成了植物人。”

    “萍儿他爹虽然是我们村的书记,家里条件也不错。”

    李凤仙继续道:“但是,家里有了这么一个植物人,这半年来,到处求医,也花费了不少。最后,没有办法,只好把萍儿带回了家来疗养,希望她能自然苏醒过来。”

    “嗯!”

    张横点头。他自然知道,对于植物人的治疗,现代医学还真没什么好办法。

    “不过,前段时间听人说,朝家愿意出点钱,送萍儿去北京的大医院看看。”

    李凤仙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据说北京有家专门医治植物人的疗养院,在那里治疗的植物人,重新苏醒过来的机率比其他地方高。”

    “哦,我明白了!”

    张横的眉毛陡地一挑:“娘,您是说,朝家之所以愿意花钱送萍儿去北京的大医院看看,就是为了逼迫马叔叔答应占用我们药圃的事?”

    张横与马萍儿一起从小长大,又是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所以张横一直叫马萍儿的父亲马贤青马叔叔,并不是叫她马书记。

    “唉,就是这样!”

    李凤仙脸色又是一阵黯然:“所以,马贤青马书记是一定会答应的,他绝不会帮我们。”

    在农村,村支书有着很大的权力,村里的许多事,只要他说了就可以拍板。尤其是象白马山村这样偏僻的村落。

    这就是所谓的天高黄帝远。

    “我明白了!”

    张横的眉头微微地蹙了起来。

    一时间,屋里陷入了一片沉寂,大家都因为想到了朝百万家可能的报复而感到心事重重。

    “爹,娘,妹子,我出去走走!”

    好一会儿,张横终于打破了这份沉默,站起身来,向父母和妹子道。

    “嗯,阿横,你去走走也好,你都快有半年没回来了。”

    李凤仙点头:“不过,别忘了中午回来吃饭,我这就去弄点菜。”

    “好的!”

    张横答应着,走出了屋来。

    屋外仍远远地站着不少人,正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指指点点着张家和朝家,似是在议论着什么。

    刚才张横去朝家退婚,又一脚踹死了朝家的大狼狗,此事早已在村里传扬开来。

    现在,谁都知道张家和朝家闹翻了,因此,现在这事也成了整个白马山村最热门的话题,许多看热闹的人一直站在两家的门外,仍在等着看好戏。

    看到张横出来,人们不禁一阵骚动,望向他的眼神都有些怪异。

    不过,这些人却是谁也没有敢上前与张横答话,只是远远地望着张横,小声地低咕着。

    开玩笑,张横竟然敢叫板村里的朝扒皮朝百万,人们在佩服他勇气的同时,也都在为他担心,更是与张家保持了距离。

    谁也不想在这个时候与张家扯上关系,以免朝家的报复牵连到了自己。

    朝家这些年在村里给人们的印象实在是太坏了,也确实是让大家人人害怕。

    张横自然能明白这些村人的想法,所以也不理会那些远远地聚集在门外的人们。正想举步向外走,这个时候,突然旁边传来了一个人的叫声。乡村小神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